<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六章:缺乏信心的阿松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织田信长毫无疑问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大名,尤其在得到了美浓和伊势后,更是坚定了自己要征服天下的野心。毕竟,以前只是一个梦想说说罢了,而现在,却是已经有能力去实现这个目标。

    所以织田信长渴望让织田家变得更加强大,为此他可以付出任何能够接受的代价。比如昔日的预备兵役以及新政,推行的时候并不是没有任何阻碍的。对于这些阻碍,织田信长用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坚决,那就是杀……杀一儆百,在许多时候,没有比这招更好用的手段了,尤其当你处在非常强势的阶段。

    当织田信长同意织田义信创办学院后,并没有先让他试试看,或者先局部实验一下。虽然这么做的话,就算发生了什么负面情况,那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不但损害微小,更容易控制和处理。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在他看来,如果搞出来一个不三不四的东西,那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效果,而且同样会引来那些豪族的不满。毕竟那些豪族可不会因为你弄的规模小就看不出其中的利弊,这些人,对于事关自己家族利益的事情,可是比谁都精。

    所以,他让织田义信全力去做这件事情,就像之前他在回答今川义元的问题时说得那样,如果有人有问题的话,杀掉就好了……嘛,这可不是说织田信长是嗜杀的暴君,指的只是他和今川义元两人执政方针的不同而已。

    今川义元自从继承家督之后,对于麾下的家族、领民,都是以一种解决问题的态度来执政的。有任何问题,那么解决就是了。如果解决不了,那就多想想办法去解决。所以虽然在今川义元的治理下,今川家达到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但却也埋下了祸根,那就是各个家族的实力太过于强大了。同时,因为收留了太多的流民,也让今川家的开销越来越多……

    事实上今川义元之所以要进攻尾张,除了他真的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上洛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为了解决领内的各种问题。这种问题其实也是绝大部分国家、势力所面临的问题,当领内的问题已经无法在领内解决时,那么只能向外侵略了,将所有的问题都转移到国外去,这么一来,领内自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而织田信长这个想法就简单多了,当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那么就用武力去解决。如此一来,问题就不再存在,而领内也将重新变得稳定安泰起来。

    这两种政策并不能说到底谁好,但显然,织田信长的这个方法更加的激进。这种方式,需要一个绝强的统治者,因为一旦他无法压制主领内的豪族,那么结局将会非常惨淡。华夏的秦始皇和杨广,毫无疑问都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幸好,织田信长如今对领内的统治力正处于最高点,倒也不用担心这些问题。而织田义信呢?更是懒得去想这么多,反正在他看来,天塌下来也有织田信长顶着,实在不行,他去宰了那些闹事的家伙不就好了?

    呃……好吧,还真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啊。

    离开岐阜城,织田义信就直奔那古野城,将创办学院之事告诉了阿松。

    “这……夫君,您让我来做这种事情,是不是不太好啊……虽然我确实学过武艺,也看过很多书籍,但……”阿松看着织田义信一脸犹豫着,显然,织田义信的话让她很动心,但她却又担忧由她出任的话,会给织田义信带来负面的影响。

    “阿松,难道你整日看书习武,就真的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吗?难道不是因为不甘心这么一直下去才这么做的吗?我相信,看到鹤、华梅她们统帅大军征战沙场的时候,你肯定也很羡慕吧?”

    闻言,阿松沉默了,确实,如果她说不羡慕的话,那绝对是假话。事实上有哪个女人会不羡慕李华梅她们呢?没有!包括浓姬和阿市她们同样如此。只不过,浓姬和阿市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身为正室,首先要做的不是去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是掌管好夫君的后宫,让其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外征战。

    所以,哪怕有织田义信麾下各种姬武士摆在面前,浓姬也从来没有向织田信长提出过也想成为姬武士。只有不时帮织田信长出出主意来过过武士的瘾而已。

    而如今,作为学院的老师来教导那些武士之子,虽然依然不算是武士,但也同样可以展露自己的才华。而且如果有哪位弟子日后立下大功,她这位老师自然也会一荣俱荣。

    想了良久,阿松依然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夫君,您真的认为我足以教导他们吗?”

    “当然了,一群小鬼头而已,以你如今的才学,完全不成问题的!”织田义信肯定的说道。他算是看出来了,阿松这丫头只是缺乏自信心而已。

    “大姐,你可是战国三夫人之一啊!竟然没有信心……”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

    嘛,其实这也很正常,毕竟此时的阿松,和历史上的阿松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在历史上,阿松可以说是苦尽甘来的代表人物了。从小就被送去当养女,而随后在嫁给了前田利家后,好日子只过了几年,就因为前田利家的过失,再次过上了贫苦的日子。

    而在那些岁月里,阿松逐渐锻炼出来的不屈的意志以及自强的本能,所以哪怕在前田利家得势后,对阿松也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因为如果没有当时的阿松帮助,前田利家可能就没有后来的百万石了。

    但如今,在嫁给了织田义信后,阿松就一直过着很简单的生活,每天不是看看书、练练武,就是和阿市她们聊天,再不就是陪陪太郎他们。这种日子,或许是这个时代女人最为幸福的生活,而阿松也并没有因此觉得有什么不甘。

    可如果有机会的话,阿松会不愿意去证明自己吗?显然不会。毕竟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个想要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的想法。这和野心无关,不过只是物竞天择的本能罢了。在历史上,因为除了少数女人之外,其他女人都只能乖乖的呆在男人的身后。而这一点,并没有谁做得能比阿松更好。

    如今,当姬武士在织田义信的麾下越来越多时,阿松又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其中之一呢?唯一差的,恐怕就是织田义信所说的,信心罢了。

    “阿松,你要有信心,难道你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哦~你可是非常出色的女人!要对自己有信心……”织田义信不断劝说着。

    “是啊,阿松,你就去吧。说实话,如果不是我身为正室不能离开的话,我都想去了。你想想,那些家臣们的孩子在自己的教导下,最终成为本家的优秀家臣,那种成就感可比成为真正的武士强多了!”阿市在一旁也不断的劝说着。

    “好吧……那我就试试看吧……”阿松闻言,低声应着。

    “嗯,你就放心吧,而且我们都会帮你的!”织田义信说着,就将前世一些教学方面的东西告诉给阿松,比如制作一些教材啊,比如组织弟子去实践之类的事情。对于经历过应试教育的织田义信来说,或许做题什么的他不擅长,但如果怎么折磨……咳咳!是怎么教好学生的话,他还是非常有经验的。

    “那就一切拜托主公您了。”阿松恭敬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欣喜,看来她是很喜欢这件事情呢。

    “呃……怎么这么叫我?”织田义信闻言,古怪的看着阿松问道。

    “属下现在身为学院的老师,难道不是您的属下吗?所以自然要叫您主公了。”阿松眨了眨眼笑道。

    “好吧~不过我是不会给你发俸禄的哦~”织田义信无奈的捏了捏阿松的鼻子说道。

    “哼!如果霸王丸哥哥您敢不发的话,我就让阿松叫那些孩子学坏!”阿市闻言,立刻跳出来主持着公道。

    “嗯?怎么学坏啊?我好想知道呢~”织田义信听到阿市的话,顿时捏着她的下巴怪声怪调的问道。

    “我就……我就……”阿市焦急的想着,可想了半天,又能想出什么来呢?结果……

    “哎哟,你属狗的啊!”织田义信惨叫着,却是阿市一口叫住了他的手指。

    “哼!叫你小看我!”阿市娇哼着应道,随后拉着阿松飞也似的跑掉了。显然,她是非常清楚织田义信的性格,如果不快点跑的话,恐怕今天都不用下床了。

    嗯……她跑的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