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五章:并不好搞的学院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在织田家,虽然因为织田信长的强势以及织田义信这位死忠的存在,导致织田家的派系之争并不是太严重,不过在其他大名家中,派系之争很多时候都会是家族走向灭亡的开端。

    最近的例子,恐怕就是美浓斋藤家了吧,因为长井道利和安藤守就三人的争权夺利,让美浓一直无法得到恢复,最终,面对休养生息许久的织田家,斋藤家彻底失去了与其抗衡的能力,最终导致家族走向灭亡。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自然也有考虑过,“兄长,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武艺方面,可以找上泉大人帮忙,而且这段时间,我正在琢磨另外一个东西,不过暂时还没有很成熟的想法。不过如果能够实现的话,那么以后武艺方面的老师就不用发愁了。至于文化方面,我们可以找那些公卿、僧侣、神官什么的帮忙教导。”

    “这样啊……”织田信长闻言沉思着,片刻之后织田信长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恐怕很难达成,上泉信纲那边自然没有问题,但不管是公卿还是僧侣,不可能来教导这么多人呢。你也知道,那些公卿都是死要面子的主,而僧侣嘛……也同样高傲的很。”嘛,从织田信长的话中,就能够听出他对于僧侣和公卿真心没有什么好感。

    听到织田信长这番话,织田义信沉吟后赞同道,“确实,公卿虽然很穷,但恐怕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情,而僧侣和神官差不多,也不可能专门来做教师……”说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看着织田信长说道,“不如先由阿松来做老师如何?”

    “阿松?”织田信长疑惑的看着织田义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前田家的那个丫头?”

    “嗯,就是她!”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阿松虽然只是一名女子,但这些年却也是一直在练习武艺,学习文化,就算成为武士相信也是搓搓有余了。”

    “这样啊……”织田信长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并没有怀疑,而是想着关于这件事情的可能性。虽然阿松是女人,不过因为织田义信麾下那几个女人都是相当优秀的武士,所以织田信长倒也不会怀疑其能力的问题。

    而那边,织田义信倒是因为这个问题联想到了其他的方面,“我们现在只弄基础班,专门用来挑选出色的人才,所以阿松的学识和武艺也都足够了。同时她是我的妾室,自然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偏颇。而且如果有些试图拉帮结派的话,他们也得考虑是否会被我和兄长你知道……”

    织田义信越说越兴奋,通过阿松,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学院的雏形了。“另外,读基础班的孩子年纪都不会很大,这种时候由女人来带显然会更好一些。我觉得以后还可以培养更多的女老师,让她们来负责教导下一代。”

    “嗯……”织田信长闻言沉吟着,随后又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女老师的问题暂且不提,基础班学完的孩子呢?丢还给各自的家族?”

    “我觉得可以让各个家族那些已经隐居的老人出面来教导他们。”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

    “他们?”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随后醒悟了过来,“没错,他们虽然隐居了,但不过是因为年纪大无法再继续做武士了,如果只是单纯教导孩子们知识的话,相信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错,而且相信他们也不会拒绝这件事情。虽然不能拉帮结派,但他们教导的毕竟都是本家的下一代,如果能够建立师生情谊,那么以后他们的家族显然也会得到很多照顾。”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附和着。

    “而且,这件事情对他们还有一个好处。”织田义信笑道。

    “什么好处?”织田信长好奇的问道。

    “那就是人才!”织田义信一脸得意的笑道。

    “人才?!”织田信长听到织田义信的话,莫名的看着他。“那些孩子都是各个家族的人,就算是人才,也和他们……”话说到一半,织田信长忽然仿佛醒悟了什么,震惊的看着织田义信惊道,“你打算让平民的孩子也一起来学习?”

    “不错!”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语气严肃的说道,“兄长,本国武士多少人,平民多少人,难道那些平民真的都不适合当武士吗?显然不可能!唯一制约他们的,只不过是知识而已!”

    对于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并没有反驳,因为这件事情实际上已经延续不晓得多少年了。所谓的愚民政策,结果就是领内的平民几乎没有能够成为武士的人才,最多,也不过是因为武勇过人,成为一名足轻大将。这已经算是平民身份能够达到的最高地位了。

    呃……好吧,织田义信这个怪胎除外。

    这种弊端,许多年来难道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吗?显然不可能。但所有统治者、领主依然末期的进行着这个政策,为什么?理由可想而知。毕竟这个世界有什么比愚蠢的平民更加容易统治的吗?有,愚蠢而且无知的平民。

    就是因为这种政策的延续,才使得日本一直处在一个相当极端的社会阶段。它的存在,使得社会从皇权时代变成了武家时代时,和平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在如今武家政权破落的时候,对于平民来说,依然没有任何的影响。

    只要吃饱喝足,他们才不会贯统治者到底是谁呢。这样虽然很利于统治,但同样,一旦出现试图改变时代的武士或者其他人时,当权者很难获得平民们的支持。

    而相对的,神佛这种信仰类的事务,因为平民的愚昧无知,则很容易被他们接受和支持。所以自从一向宗玩起了一向一揆之后,各路大名终于见识到了愚民政策的弊端。可就算如此,他们依然没有想过要改变。

    而如今织田信长,虽然想要改善一向宗的威胁,但他同样也没有想过改变愚民政策这一点。“义信,你难道不清楚如果这么做的话,会引来什么后果吗?”织田信长一脸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当然想过,不过就是本家的武士变得更多了一些……”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表情很是轻松,“兄长大人,其实你想太多了,想要在学院就读,那些孩子就必须成为本家的家臣。和预备役差不多的性质,只不过年纪更小而已。”

    织田义信不断解释着,“这么做的话,平民依然还是那些平民,但本家,却多了一个人才来源。而如果经过学习后,那些人真的没有成为武士的才能,那么可以让他成为预备役嘛。”

    “但这么一来,平民中拥有知识的人就会变多。而他们教育自己的孩子时,肯定也会将自己所学教给他们。长此以往,愚民政策也就不再存在了。”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嗯……”织田义信想了想,点了点头应道,“确实如此,但这样不好吗?”织田义信反问道。“虽然愚民政策可以更好的统治领民,但毫无疑问,这种制度最关键的一点,是坐大了那些家族!”织田义信很直白的说道。

    “就算愚民政策被打破,但本家人才也会变得更多,受到损失的,只是那些依靠祖辈传下来的身份混吃等死的人。那北田具房,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织田义信不断说着,“而且兄长大人,您应该对明国有所了解才对,那里的平民,只要有钱就能够很轻易的读到书,而他们的朝廷,也不断通过会考来选拔全国的人才。”

    “嗯……”织田信长闻言,不说话了,虽然他还可以说出许多理由来,但那些理由都不用织田义信说,织田信长自己就能够找到反驳的话,“难道你在担心害怕什么吗?”

    是的,说一千道一万,愚民政策改或不改,都只是统治者自己有没有信心在平民们获得知识之后,依然能够稳固自己的统治。而织田信长有信心吗?当然有了……

    沉默了半响,织田信长这才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了,你尽管放手去做!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织田信长充满霸气的说道。虽然这件事情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但不得不说,织田义信所言的那些可能产生的利益,足以让织田信长忘记那些后果。

    毕竟,如果这个学院真的能够做起来的话,那么织田家日后的人才储备将达到一个很恐怖的地步。乱世拼的是什么?除了财力和兵源之外,不就是人才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