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四章:学院的想法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虽然说织田义信就是来劝降的,可就算他再怎么乐观,也没有想过真的一仗不打就能让北田家降服。所以他这次来,不过只是想要告诉北田具教,你们不需要太过于拼命的防守,实在不行就降服吧。

    嘛,这种也是属于心理战的一种,毕竟当人的选择多了起来后,他就很难坚定的一条路走到黑。毕竟织田义信可不希望一路攻来都顺顺当当的,结果在大河内城下吃瘪。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如果真的让北田具教从守城战中找到自信,那么以大河内城的坚固,短时间内织田军未必能够拿得下来。

    毕竟2万大军摆在这里,多打一个月,那消耗可是非常恐怖的。虽然在外人的眼中,织田义信可以说的上是织田家第二有钱的主,可在织田义信自己看来,自己可是穷得叮当响呢。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钱越多的人,就越会发现自己的钱不够用。

    所以,直到大河内城城门大开,看到下方不断涌入城中的织田军,织田义信依然感觉到有些不现实。

    “北田殿下,您就真的这么直接降服了?”织田义信不敢相信的问道。

    好吧,哪怕北田具教本来心情再怎么低落,听到织田义信这个问题也不禁失笑起来,“主公,如今您的大军都已经进城了,再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呢?”虽然心情很是低落,但不知道为什么,当身上的重担终于可以放下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从来都不曾有过的轻松感觉。

    “呵呵,确实如此呢……”织田义信听到北田具教的话,终于明白这确实是真实发生的一切,顿时忍不住咧嘴笑道。

    不久后,在李华梅等家臣,以及伊势诸多豪族的见证下,织田义信正式接受了北田家的降服,同时将宣布将自己的子嗣五郎过继给北田家,待其成年之后继承北田家家督一职。而现在,北田具房依然是北田家的家督。

    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所有人都明白,北田具房只不过是一个空有名头的家督罢了。而北田具房自己也明白这一点,但他也没有抗争什么。就好像明明他才是北田家的家督,但从北田具教决定降服织田义信,到织田义信接受北田具教的降服一样。

    虽然他是明面上的北田家家督,但不管是织田义信也好,伊势国的诸豪族也罢,北田具教才是那个能够代表北田家的人。

    随后,织田义信又交代了众人一番,并命令李华梅统计一下战功,就将伊势的事情丢给了李华梅,自己孤身前往美浓了。

    岐阜城。

    当织田义信将攻下伊势的事情汇报给织田信长时,他的脸色别提有多么的精彩了。

    “真的吗?这么轻易就拿下来了?北田具教那小子只是和你比试了一场,就直接降服了?!”织田信长震惊的问着,一句比一句大声。

    也不能怪他如此失态,谁让织田义信这些话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呢?如果不是织田信长知道织田义信不会拿这件事情和他开玩笑的话,恐怕织田信长根本就不会相信。

    “当然是真的了。”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似乎在说“这点小事也值得大惊小怪?”不过嘴巴上,他还是老老实实将一切经过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不过看到织田信长在他面前不断的晃来晃去,嘴上更是念念有词,织田义信就知道自己这番解释是白说了,织田信长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好半响,织田信长才算消化了这个消息,见状,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再次解释了一遍。

    “嗯,做得好!将你的子嗣过继给北田家,这样足以让那些北田家的家臣们不再起二心。”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织田义信附和着,“另外,我打算接下来好好整顿一下伊势国,顺便给家臣们一些赏赐。”

    闻言,织田信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难道你担心我会将伊势收回来吗?我是那种说话不算的人吗?!”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质问着。不过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有些颤抖。

    毕竟,那可是伊势啊,整整50多万石的伊势国啊!做个简单的对比,现在三河国的石高才20多万石,而尾张则是40多万石,伊势一国都快顶上两国的石高了。而且别忘了,织田义信的手上还有尾张国海西、海东、爱智、知多四郡以及志摩国的领地。如果全部加起来,恐怕都快要80万石了。

    而看看织田信长,如果除去那些家臣们占有的领地,他直辖的领地石高,估计都快和织田信长差不多了。这种情况,要说织田信长没什么想法的话,那绝对是骗人的。只是这个想法只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了不到一秒钟,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毕竟,织田义信是和他从小就玩到大的好兄弟,更是他的好妹夫。在如今他的老师平手政秀、叔父织田信光等人都已经去世的情况下,织田义信可以说是织田信长最亲的人了,哪怕是浓姬、吉乃、奇妙丸,都得排在织田义信的后面。如果连他都无法相信的话,那织田信长还能够相信谁呢?

    “嘿嘿,那就好~毕竟那可是将近60万石啊~”织田义信闻言笑道,只是那笑容怎么看起来那么贱呢?还特意将50多万变成了将近60万,这不是特意刺激织田信长吗?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就不爽了,“你小子还有其他事情吗?没事的话就快滚,”织田信长没好气的骂道。

    “有,当然还有事情了。”听到织田信长这么说,织田义信连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学院?”织田信长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口中重复着这个从未听过的名词。

    “不错!就是学院!武士学院!”织田义信严肃的说道,他是在看到北田具房那怂样后才产生的想法。

    “一直以来,武士后代的教育都是由每个家族自身来进行,这样一来,后代的成才只能看那个家族自身的教育水平以及教育者的性格。可以说,除了少部分天生奇才,或者老师非常厉害之外,绝大部分的武士后代,都很难比得上先代,更有甚者,只会变得平庸。”

    “嗯,确实不错,但这和你说得那个学院有什么关系?学院……难道你是打算将这些人统一起来教育?”织田信长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不错,兄长你看,臣弟麾下的死神众、忍军都是进行的统一教育,在之前,他们都只是有些天赋的普通人罢了。再看看新阴流道场的那些弟子,原本也大多都是普通人。这就证明了,只要进行统一教育的话,成材率必定会大幅度提高!”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可某些天才呢?就比如说你小子,我可记得从小到大,老爷子就根本没教你半点武艺,都是你随便比划两下练出来的。”织田信长说道这里,语气中忍不住带着一丝嫉妒。

    没办法,因为织田义信的武艺天赋,只要看过的人都不可能不嫉妒,任何剑招瞄一眼就会,而且用得还比教导者更好。实际上,平手政秀在指导了织田义信不到一刻钟的剑术后,就一脸不爽的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了。

    “我们完全可以分班嘛,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普通版进行全面的武士修业,等到了一定的年龄时,再按照他们的各项成绩因材施教,实在没有什么天赋的,凭借多年的基础学习,相信也能够胜任一些简单的工作。”对于织田信长的问题,织田义信几乎没有考虑就直接脱口而出,毕竟这种问题实在有太多的解决办法了,压根就不用想,各种例子就摆在织田义信的面前。

    “那谁来当老师?如果是那些家族的人,先不说他们愿不愿意做这种苦差事,而且他们自己的孩子就在学院内,恐怕也很难真的全心教导所有人吧?”织田信长一脸严肃的问道,“而且都是武士之子,他们会不会在学院内就开始拉帮结派呢?”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而且绝对会发生的事情,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况是这么一群武士子弟。而且就算他们自己没那个意思,他们家中的大人也会不断怂恿着。其实看看后世那些所谓的贵族学院就知道了,很多家长砸锅卖铁也想把孩子送进去为的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贵族学校的教学更好吗?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