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三章:儿戏一般的结局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ps:请有推荐票的亲们多投投吧,票王是自己这种事,超级尴尬的说

    以下正文

    大河内城天守阁展望台。

    “织田大人,相信您应该没有意见吧?”北田具教沉声问道。那表情,似乎也并没有给织田义信拒绝的选择。

    而织田义信自然也不会拒绝,毕竟,他早就想和北田具教比试一番了,而且如果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北田家降服的话,那显然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嗯?两家交战,以单挑的形式来决定胜负?嘛,最少北田具教如果输了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丧失抵抗的勇气不是吗?

    “求之不得!”织田义信想到此,站起身来看着北田具教沉声应道。

    闻言,北田具教不再多言,只是走到一旁的架子上拿起了他的爱刀菊一文字后,缓缓拔了出来。

    当刀出鞘的那一刻,织田义信顿时感觉到面前的北田具教不同了,怎么说呢?如果说之前的北田具教,是北田家家督的话,那么如今的北田具教,才是那位被誉为剑豪大名的强大剑客。

    见状,织田义信同样缓缓拔出了八岐,两人默默地对视着,不断提升着自身的气势。忽然,织田义信脚下一点,眨眼间就来到了北田具教的面前。

    “飞天御剑流·九头龙闪!”

    织田义信出手就开大招,因为他明白,以北田具教的实力,一般的剑招根本不可能产生任何作用的。虽然织田义信早已经达到了无招的境界,但就算如此,有些招式依然还是非常的好用的。

    而且北田具教和冢原卜传、上泉信纲不同,他并没有给织田义信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同时,也没有名声上的压力,所以织田义信压根就没有试探的想法。

    “来得好!”一瞬之间,织田义信就同时攻向自己的九处要害,这让北田具教忍不住大声叫好着。与此同时,他手上也不慢,手中太刀划过一道难以形容的弧线,瞬间就轻松破了织田义信的九头龙闪。

    “一之太刀?!”织田义信震惊的看着北田具教,不过随即就想了起来,“冢原殿下曾经说过,北田殿下您已经得到了一之太刀的真传,想不到却是真的。”

    “不错,不过我也听闻,冢原殿下使出了一之太刀后,依然败在了你的剑招之下。”北田具教沉声说道。

    对于自己能够获得剑圣真传这件事情,北田具教可是非常得意的。毕竟这个年代,所有流派的奥义基本上只会传给一个人,如果教给了一个人后,那么就算是那个人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再教。

    嘛,先不说这种模式的坑爹程度,最少,这件事情证明了北田具教的实力。

    “就算不及之前的上泉大人,恐怕也相去不远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织田义信所言的上泉信纲,却是刚到尾张还没有和织田义信交过手的上泉信纲。那时候的上泉信纲,不过是刚刚离开了武田家,为了找寻心中的剑道以及推广新阴流的剑客而已。

    而那时,上泉信纲直接就被织田义信一招九头龙闪给击败了。不过在败给织田义信之后,上泉信纲肯定有了质的飞跃,到底和北田具教孰强孰弱,到也不好说。

    想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北田殿下,昔日上泉大人曾说过和您比试过,不知道结果如何?”

    闻言,北田具教楞了一下,但还是老实回答道,“确实有过,当时虽然在下拼尽全力,但最终还是输于了上泉大人,而上泉大人也指点了在下的缺点。正因为如此,在下的剑术才能够再进一步,并最终完成了那梦幻的一剑。”

    听到北田具教这么说,织田顿时就有些蛋疼了,因为他忽然想到,如果没有自己击败上泉信纲的话,那么上泉信纲和北田具教究竟谁会比较强呢?同时,他心中也暗暗吐槽着这两人的天赋,“输一次就升级,你丫的是赛亚人的后裔吗?”

    织田义信胡思乱想着,那边北田具教依然自顾自的说道,“昔日上泉大人前来时,曾经言道织田大人的剑术才是天下第一,更说其甚至连织田大人您一招都接不下来。从那个时候起,在下就一直希望能够和织田大人您比试一下……”

    “你小子,怎么说着说着就用上敬称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暗吐槽着,不过嘴上却说道,“呵呵,想见识一下击败冢原大人的剑招吗?”说着,织田义信缓缓将八岐收入了刀鞘。

    “当然!”北田具教摆出了一个守势,表情严肃的盯着织田义信。看起来,他对于战胜冢原卜传的剑招,也是相当忌惮呢。

    北田具教双手持刀,摆着防御的架势,眼神死死的盯着织田义信。“拔刀术吗?”北田具教心中暗想着。

    前面有提到,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有了拔刀术的存在,而且几乎每个剑客都会。不过这种所谓的拔刀术更多的是在需要突然拔刀的时候使用,而不是专门收起太刀以拔刀的姿态来进攻。但显然,北田具教是不会大意的,毕竟冢原卜传就是摆在这一招之下,虽然北田具教一直认为冢原卜传已经老了,但人的名树的影,能够打败冢原卜传的剑招,又岂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对面,织田义信摆着poss看着北田具教,试图找出他身上的破绽,只是很遗憾的是,北田具教虽然只是随便摆了一个防御的架势,但看过去,却毫无破绽。

    看到这种情况,织田义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一句话,“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

    “北田殿下,还请小心了……”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请!”北田具教沉声吐出了一个字,双目死死的盯着织田义信。他相信,不管织田义信那剑招到底多么的强大,只要被他看到,那么就绝对挡得住。

    “飞天御剑流·天龙翔闪……”

    织田义信淡淡的说着剑招的名字,随后整个人忽然间就消失在了北田具教的面前。

    “什么?!”北田具教见状大惊,不过手上却不慢,太刀一歪就身侧挡去。虽然看不到织田义信的踪影,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反应,但北田具教本能觉得,织田义信这一刀肯定是砍在这里。

    事实证明,他猜对了,可就算如此,他还是输了。

    “你输了……”

    一句淡淡的声音在北田具教的身前响起,北田具教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太刀竟然在织田义信太刀的前面。

    这说明什么?说明织田义信的太刀已经砍到他的身上时,北田具教的太刀才挪到正确的位置上。

    “世间竟然有如此极速的刀法?”北田具教震惊的看着织田义信叹道。

    “呵呵,可不光光是速度快哦~”织田义信闻言笑道。天龙翔闪其实只是速度和力量提升到极致的剑术而已,就算刚才北田具教的太刀来得及抵挡,最终的结果也是被织田义信的太刀切断之后,继续砍向其身体。

    收刀回鞘,织田义信缓缓走到一旁的案几上抄起酒壶饮了一口,虽然看向北田具教笑道,“北田殿下,您输了哦~”

    “哼!一句话不用说两遍!”北田具教冷哼一声,也缓缓走了过来,一把抢过织田义信的酒葫芦就往嘴里倒。见状,织田义信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见状,北田具教怎么会不知道织田义信在想些什么?顿时无奈的叹息着,“唉,想不到打仗打不过你,剑术也同样惨败……”

    “呵呵,北田大人不用如此叹息,您的剑术还是相当高明的,如果能够潜心修炼的话,相信早晚可以和上泉大人比肩。”织田义信笑道。

    闻言,北田具教看了看织田义信,忽然没头没脑的问道,“你刚才让我了吧?”

    “呃……”织田义信听到北田具教这么问,顿时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他确实让了,而且让的很多……这也是为什么织田义信没有觉得一刀破掉自己的九头龙闪的北田具教,比上泉信纲强的原因。

    虽然织田义信没有回答,但他的反应无疑已经告诉了北田具教答案了。

    “杀人的剑术,如果使用者没带着杀气的话,威力最少会减弱一半……而就算如此,我依然没能够接下那一刀……”北田具教低声自语着,也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感慨织田义信的强大。

    沉默了片刻,北田具教忽然拜伏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织田大人,北田家可以降服于您,但希望您可以过继一名子嗣来继承北田家!”北田具教恭声说道。

    “这……”织田义信看着拜伏在面前的北田具教张了张嘴,显然对他的态度很是震惊,不过,他还是飞快的答应了下来,“当然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