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二章:孤身拜会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大河内城天守阁。

    北田具教一脸凝重的站在展望台上,双手靠着栏杆,眼睛死死的盯着城外那密密麻麻的织田军。

    “2万人……竟然有2万人……”北田具教口中不断念叨着,虽然事先已经有了准备,但当其得知织田军的数目后,他还是忍不住震惊了。要知道这还只是织田义信自己的部队以及伊势国那些降服了织田义信的豪族们而已,织田信长还有他麾下的美浓、尾张、三河部队,可还呆在领地上呢。

    “呵呵,这么看来,本家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吗?”北田具教自嘲的笑道。他怎么都想不到,在面对强势的织田义信大军时他的退却,让伊势国的豪族瞬间全都倒向了织田义信。更加想不到他部署的防御系统,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起到。

    而如今,面对织田军的2万大军围城,虽然大河内城已经被北田具教加强了数次,但在他的心中,依然没有任何可能取胜的想法。毕竟就算暂时抗住了织田军的进攻,可又能挡多久呢?

    如今在伊势国的周围,近畿因为三人众和松永家的敌对,已经再次陷入了战火之中,而尾张、美浓、三河又全是织田家的领地。可以说,除了长岛城那些无利不起早的和尚,根本没有人能够帮得了北田家。可惜,那些和尚不可能在此时和织田家为敌的。因为那么做的话,他们根本捞不到任何的好处。

    就在这时,北田具房一脸慌张的跑了过来,“父亲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啊?”北田具教随口问道,如果是之前北田具房如此表现的话,少不得会挨一阵臭骂,不过如今的北田具教,真的没有太多的心情理会这个没用的儿子。

    “是……是……”北田具房结巴的说着,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竟然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到底为什么不好了。

    “到底什么事?!”看到北田具房的模样,北田具教顿时愤怒的质问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北田具房竟然瞬间说话顺溜了。

    “织田义信想要求见父亲大人。”

    “什么?!”闻言,北田具教古怪的看着北田具房,“他来做什么?难道是想要劝降?”北田具教暗自嘀咕着。不过既然织田义信想要见自己,北田具教也不会不见。因为如果不见的话,岂不是表示北田具教怕了织田义信?不管是北田家家督的身份,还是一名强大剑客的自尊,都无法忍受这种事情的发生。

    大河内城城墙上,北田具房看着一脸淡定的站在城门前的织田义信,心中忍不住起了一丝邪念,“如果命令弓箭手齐射的话……”可惜,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北田具房却完全没有付之行动的勇气。

    “将偏门打开。”北田具房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于自己的胆怯,他自己都有些不满了。

    随着命令的下达,大河内城的偏门被缓缓打开,缓缓走入城内,织田义信就看到无数的北田家足轻一脸恐慌和警惕的看着自己。

    “呵呵,不用这么紧张。”织田义信轻笑着,随后看向不远处躲在旗本身后的北田具房问道,“北田殿下就在天守阁那边吗?”

    “啊?是的,父亲大人就在天守阁展望台上等候着织田大人。”北田具房闻言连忙应道。

    “嗯,那带路吧~”织田义信随手比了一下,那边北田具房连忙在前面引路。

    这一路,织田义信是面带笑意仿佛散步一般,完全无视身旁那无数的北田家足轻。而北田具房呢?却是战战兢兢的,不过也不能怪他,谁让他听过关于织田义信的无数传闻呢?而如今,虽然身边有十数名旗本保护,但他毕竟是背对着织田义信,天晓得织田义信如果突然想要杀他的话,这些人到底能不能挡得住。

    不多时,织田义信就来到了目的地,“呵呵,北田大人倒是好兴致啊~”织田义信笑道,却是看到北田具教正坐在那边泡着茶。

    “具房,你下去吧。”北田具教没有回答织田义信的话,而是把北田具房赶走了。不过这位老兄显然是巴不得快点离开,所以在听到北田具教的话,立刻就闪人了。

    而织田义信看到北田具教没有理会自己,却也老实不客气,直接就走到北田具教的面前坐了下来。

    见状,北田具教挑了挑眉毛,却也没有多言,只是静静的泡着茶。而织田义信见状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北田具教泡着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北田具教将茶碗往织田义信面前轻轻一送,而织田义信似乎也不担心北田具教在碗内下毒,直接端起来就一饮而尽。

    见状,北田具教摇了摇头,“织田大人如此作为,恐怕活不了太多时日啊……”

    “呵呵,最少今天死不了不是吗?”织田义信放下茶碗笑道,“不过比起茶,我还是更爱喝酒~”说着,织田义信摘下腰间的葫芦丢给了北田具教,“尝尝吧,这是我自己酿的酒。”

    “哦?”闻言,北田具教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不过也没多言,直接拿过一只酒杯,到了一些后尝了起来,“确实不错……”

    喝完之后,北田具教轻叹道,“确实不错~”说着,北田具教淡淡的看着织田义信再次问道,“织田大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哈哈,爽快。其实我来此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呢,自然是希望北田殿下能够降服本家。相信您也能看得出来,北田家的失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闻言,北田具教不置可否的再次问道,“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嘛~自然是想要和北田殿下比试一番了,当初我从冢原殿下口中,可是听过不少关于北田殿下的传闻。”织田义信说到这里,眼中散发着兴奋的光芒。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武艺高强的人都有这么一个通病,反正织田义信是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想要和北田具教比试一番。要知道从来到这个时代后,唯一让他想要出手比试的,就只有昔日第一次见到前田庆次时,以及冢原卜传、上泉信纲来访的时候。其他时候,织田义信根本就没有任何动武的想法。

    或许,这是因为当你拥有强大实力的时候,也只会对那些同样拥有强大实力的对手感兴趣?织田义信是不晓得,反正他只知道,他现在很想和北田具教打一场。而这,就足够了。

    “原来如此……”北田具教闻言点了点头,虽然织田义信在战争之时突然跑出来说要和自己比试这种事,已经不能用坑爹来形容了,但北田具教同样身份强大的剑客,却非常了解织田义信的想法。毕竟,到了一定的高度时,强大的对手可是非常难求的说。

    北田具教说完,就莫名的沉默起来,见状,织田义信也不催促,只是安静的喝着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北田具教才长叹一声,“我自从继任家督以来,一直在努力让北田家重新找回昔日的荣誉,只是没想到,多年的苦心经营,竟然在转瞬之间就被织田大人您击破了。”

    “呵呵,北田殿下过奖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或许,这就是北田家的命运吧……”北田具教长叹着。

    听到北田具教的话,织田义信眨了眨眼,并没有应声。在他看来,北田具教其实并不是没有机会,最少,他的开局可比织田信长好太多了。可惜,虽然北田具教的剑术据说很牛逼,但打仗方面,却实在是差得可以。

    不单单只是家臣团的问题,北田具教本身似乎也是对军事一窍不通。最少,织田义信如果把自己换到北田具教那个位置,绝对会破釜沉舟打一场的,就算是输了,也总比眼睁睁看着城砦一座座被攻陷强。虽然打一场之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直接就崩盘了。

    但织田义信虽然这么想,却显然不可能表现出来,他就坐在北田具教的面前安静的喝着酒,仿佛一个美男子一般。嘛,毕竟是来劝降的,他可不希望北田具教被自己搞得恼羞成怒,最终决定死守了。

    虽然织田义信并不觉得以目前自己的实力攻不下大河内城,但显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谁愿意去攻城呢?毕竟从古至今,攻城都是战争中最差的选择了。

    也不知道北田具教抱怨了多久,忽然,他一脸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织田大人,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