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章:邪门的八咫镜
    下一页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八咫镜,日本传说中的三神器之一,另外两个则是草雉剑和八尺琼勾玉。

    据说,这面镜子是天照大神所有,所以人们一直将其当作天照大神的化身所祭祀。在传说中,它具有神秘的魔力,能够引来吉祥,映照人心,能够将妖物照出原形,更加能够预见生死吉凶。总之,在传说中,这是一件当之无愧的神器。

    织田义信虽然不太了解八咫镜的各种传闻,但他却知道,这玩意是和他手中的八岐并列的三神器之一。因为前世他玩拳皇的时候,神乐千鹤就是掌管八咫镜的家族族长。

    拿在手中,织田义信不断好奇的查看着,只是任他如何的观察,这面镜子似乎都只是一个普通的破旧铜镜而已。

    “龟田太夫,你是不是在耍我啊?这不过就是一面铜镜而已,怎么可能是八咫镜?”织田义信不屑的问道。

    “这……应该不会吧?我当初……咳咳……可是看到藤本太夫可是将它藏的很好呢。”龟田太夫闻言,竟然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八咫镜哪怕在他们神官之中,那也是传说中的东西,除了世代掌管它的神官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太多的机会看到它。

    “藏?”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龟田太夫,“既然是天照大神的化身,为什么不将其祭祀起来,而是藏起来?”

    织田义信的话让龟田太夫无言以对,确实,如果真的是八咫镜的话,那么藤本太夫理应天天祭祀它才对,怎么可能藏起来呢?

    “算了算了,估计是藤本太夫收藏的家宝之类的东西,反正你来得也不干净,就归我了。”织田义信说着,随手将八咫镜塞入了怀中。

    对此,龟田太夫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但想到织田义信的心狠手辣,最终也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过了许久,死神众这才重新集合起来,几乎每个人的手中,都有那么一个袋子。

    “呵呵~龟田太夫,看来这些年你捞得不少啊……”织田义信看着龟田太夫轻笑道。

    “呵……呵……”龟田太夫讪笑着,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比哭还难看。“我的财富啊!”龟田太夫心中呐喊着,看来此时他的心肯定是在滴血吧。

    织田义信随手拿过一个袋子,随便瞄了一眼,就被里面的东西给惊住了,“啧啧,看来我刚才还是小看了你呢。”织田义信怪笑道,随手将那个袋子丢给了龟田太夫。

    “这些给你,足够你带着你那几个女人孩子过几辈子的了。”织田义信说完,就直接带着人离开了。而龟田太夫抱着那个袋子,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笑好。

    离开丰受大神宫,织田义信立刻就率军前往川方城,他并不打算去支援其他人,因为他对李华梅他们非常有信心。他相信,李华梅他们绝对不可能被北田家的那些渣渣击败的。

    入夜,织田义信的营帐内。

    织田义信摸出八咫镜,揪着油灯的昏暗光线,继续研究着这传说中的三神器之一。虽然之前和龟田太夫说这玩意是假的,但不知道为何,织田义信心中隐隐却觉得它是真的。只是不管怎么看,它似乎都没有任何神器的模样。

    “这玩意如果真的是神器的话,那这世间的神器也太多了点。”在研究不出什么名堂后,织田义信自嘲着说道,随手就准备把这面破铜镜当垃圾丢掉。嘛,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这个铜镜真的太过于旧了呢?有些地方都起了铜锈了。

    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织田义信不小心用了力气,只听“啪!”的一声,铜镜被织田义信手抓的那一边突然裂开了。

    “擦,不单单不是神器,而且还是个垃圾玩意。”织田义信不爽的嘀咕着,随意撇了断裂的地方一眼。只是就这么一眼,他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了。

    只见那破碎的地方,竟然露出了一个金黄色的圆弧,织田义信忍不住摸了摸,光滑清凉,着实让人爱不释手。

    “难道?”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这面铜镜,手上忽然一用力,铜镜瞬间就裂成了无数碎片。左手轻轻在上面一抹,铜镜中的事物就彻底的显露了出来。

    “这是怎样的一件宝物啊……”织田义信看着手中事物低喃着。

    只见手中事物,依然还是一面镜子,只是这面镜子却完全不是刚才那个破铜镜能够比拟的。金黄色的镜架,光滑、圆润,上面刻着无数仿佛咒文一般的神秘纹路。这些纹路,让织田义信想起了八岐剑上的那些纹路。而八岐剑的前身,可是草雉剑的说。

    再看镜面,银白色的镜面,光滑冰凉,倒映着织田义信的面貌。织田义信敢发誓,镜面映照的人物,和前世那些镜子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织田义信总觉得从镜面总,隐隐传来的一种莫名的吸引力,那种感觉,仿佛要将他吸入镜中一般,让他完全挪不开目光。

    织田义信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面镜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他腰间的八岐极其轻微的震动了一下,而不远处的弑神戟,也同样轻微的晃动了一下。而这一切,呆呆注视着镜子的织田义信却没有任何的发觉。

    与此同时,织田义信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镜中的自己似乎怪怪的,但到底哪里怪,他却又说不出来。突然,织田义信猛地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忽然发现在自己的身后,一支拥有八个脑袋的怪蛇正不断挣扎着,看上去,它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困住了。

    而另外一边,却是一只面容狰狞,双目炯炯的怪物。头部有一对兽角,身躯像牛却又不是牛,虎爪,长有肉翅。它正张大着那恐怖的嘴巴,似乎是在嘲笑,似乎又是在怒骂。

    “尼玛!什么鬼?!”织田义信惊叫一声,双手不自觉的一松,铜镜顿时掉落在了地上。

    “主公?!”望月千代女瞬间出现在织田义信的身旁,她一直在屋中,所以对于这面铜镜的来历一清二楚。而就是因为如此,她才有些惊疑不定。毕竟刚才织田义信那情况着实怪异,一直傻傻的看着这面镜子。

    “嗯?”望月千代女的声音顿时惊醒了织田义信。看了她一眼,随后又瞅了瞅那面镜子,心中同样惊疑不定着。不过随即,他还是捡起了这面镜子,再次像镜中看去,只是这一次,却什么都没有发生,那种一直吸引他的莫名感觉也消失不见了。

    “古怪,还真是古怪……”织田义信不但念叨着,他相信自己刚才绝对不是出现了幻觉,而是确确实实从镜中看到自己身后有两只怪兽。而且其中一只他还认识,那就是日本神话中绝对无法忽略的妖兽八歧大蛇。

    看着织田义信又抱着那面镜子研究着,望月千代女顿时大急,“主公,这面镜子肯定有古怪,还是丢了吧!”说着,劈手就将镜子夺过,狠狠往地上砸了下去。

    “我擦!”织田义信见状顿时大急,可却也来不及阻止,因为他根本没有防备望月千代女。

    “啪!”的一声,镜子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让两人想不到的是,这面镜子却没有像想象中的那般破裂。

    “嗯?”织田义信将镜子捡了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镜子竟然屁事都没有。“还真是邪门。”织田义信嘀咕着,随后将镜子放在案几上,转头看向望月千代女说道,“千代女,用刀砍。”

    “是!”望月千代女闻言,立刻拔出短刀狠狠的劈向镜子,“啪!”的一声,案几断了,镜子却依然啥事都没有,甚至连一丝裂纹都没有。

    “哈哈~看来真的是八咫镜呢!”织田义信见状,拿着镜子大笑道。好吧,看不坏就是八咫镜了?这是什么道理?不过仔细想想,刀都劈不坏的镜子,就算不是八咫镜,也是一个神器了。

    “主公,这镜子太过于邪门了,还是丢了吧。”望月千代女见状,再次劝道。

    “干嘛丢了,这可是好东西啊!”织田义信笑道,随后往怀中一揣,“还能做护心镜呢~”

    望月千代女见状,还想再劝,不过却被织田义信制止了。“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此宝物,哪有不要的道理?”

    说着,织田义信忽然想起什么来,转头看向望月千代女问道,“今天除了龟田太夫之外,知道我得到这面镜子的那些人你还记得不?”

    “主公的意思是……”望月千代女闻言,低声问道。

    “这面镜子估计是真的八咫镜,那么,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毕竟,这可是本国的三大神器之一啊!”织田义信摸了摸胸口说道。

    “属下明白了!”望月千代女点了点头,随后消失在了营帐中。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