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二十八章:松永久秀的谋划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信贵山城。

    松永久秀表情淡然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似乎三好三人众联合四国的安宅信康一同准备讨伐他这件事情,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一般。

    “主公……”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信啊……你觉得本家打得过三人众他们吗?”松永久秀淡淡的问道。

    “这……”本多正信闻言楞了一下,随后低声说道,“不能……”好吧,他这么说就不怕被松永久秀给砍了吗?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连将军足利义辉都敢杀,被誉为天下极恶的凶人啊。不过显然,本多正信跟随了松永久秀这么久,早已经摸透了对方的脾气。

    “哈哈!正信啊,我的麾下中,也就只有你敢和我这么说了!”松永久秀闻言,转头看着本多正信大笑道。不过正如本多正信所料的那般,松永久秀并没有生气,反而笑问道,“那你觉得,本家应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织田!”本多正信从嘴缝中蹦出了两个字来。

    “哈哈!说得好!说的太好了!”松永久秀大笑道,只是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本来我以为觉庆那小子很快就会去找织田家帮忙,可没想到他竟然一直缩在六角家。难道他真的以为如今的六角家还有那个本事让他重回京都吗?”

    “或许,是因为他看不起织田家?”本多正信淡淡的接道。

    “看不起?”松永久秀好奇的看着本多正信,不过反应了过来。“嗯,应该是这样了,这些所谓的公卿贵族,总是有这种莫名的傲慢。”

    松永久秀摸了摸下巴,随后对本多正信说道,“觉庆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让他赶快滚出近江。至于朝仓家那边,就由我来应付。”

    松永久秀就这么笃定觉庆会去朝仓家吗?当然了,因为在近畿的附近,真正有实力能够上洛的,也只有越前朝仓和美浓的织田了。而以觉庆那种傲慢的性格,肯定不会去被他看不起的织田家求助。当然了,如果觉庆真的去织田家,那无疑是松永久秀最希望看到的。

    “是。”本多正信淡淡的应道,随后转身离去。

    待本多正信离去后,松永久秀再次转头看向窗外,颇为无奈的叹息着,“唉……这边太快了……那边也太快了……准备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只能成为别人的家臣,世事真是难料啊……”

    矢岛城。

    “什么?你说得是真的?!”觉庆不敢置信的看着和田惟政质问道。

    “千真万确,属下也是不经意间得知的消息。”和田惟政慌乱的说道。

    “怎么办?那现在怎么办?!”觉庆闻言,顿时慌张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边走着,嘴里一边嘟囔着。而一旁的和田惟政和仁木义政,也统统没有了主意,傻傻的站在那边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小姓匆匆小跑了过来,“殿下,细川大人回来了。”

    “快请!算了,我亲自过去!”觉庆说着,就直接快步走了出去。

    “殿下?”细川藤孝正往觉庆处走去,却忽然发现觉庆正快步向自己走来,顿时愣住了。虽然自己是幕府的老臣,又对觉庆有救命之恩,但一直以来,觉庆可从来没有当作一回事的说,各种架子摆的那叫一个顺溜。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刻就准备施礼。

    不过腰还没有弯下,就被觉庆一把抓住了手臂,“藤孝,大事不好了,六角义治那混蛋竟然和三好三人众勾结了。”

    “不可能吧!?”细川藤孝脱口而出说道,要知道六角家世世代代都是幕府重臣,这些年来更是先后帮助足利义晴、足利义辉和如今的觉庆避难。如此忠于幕府的家族,又怎么可能反叛呢?

    “是真的!惟政亲耳听到的!快想想办法吧。”觉庆慌乱的说道。

    听到觉庆的话,细川藤孝一时间也无法察觉真假。不过对于他来说,真的假的根本就无所谓,因为他这次回来,本来就是要带觉庆离开的。

    “既然如此,请殿下立刻随我离开近江。越前的朝仓殿下已经答应属下,愿意帮助殿下重返京都,继承将军一职。”细川藤孝飞快的说道。

    “真的吗?朝仓家答应了?!”觉庆闻言,顿时兴奋的大笑道,“果然,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不会拒绝我的命令!我可是将军!”

    听到觉庆如此不要脸的话,细川藤孝、和田惟政以及仁木义政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这段时间一来,他们已经完全适应了觉庆的这种傲慢自大的性格。毕竟不管怎么说,人家是货真价实的前将军足利义辉的弟弟,前前将军足利义晴的儿子。不管他的性格如何,才能怎样,身份摆在这里。

    做好决定后,当天夜里,由和田惟政麾下的忍者引路,一行人飞快的离开了矢岛城,向越前方向出发。

    好吧,和田惟政和仁木义政全都放弃自己在近江的一切,选择跟随觉庆。这个选择无疑有一些赌博的性质,毕竟他们在六角家虽然不得重用,但好歹也是一方领主。

    但在和田惟政两人看来,这辈子是否能够混出头,在六角家肯定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跟着觉庆赌上一赌了。毕竟,他们可是拯救觉庆于危难之中,届时只要觉庆成为了将军,那他们肯定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哈?觉庆到时候会不会不认账?嘛,难道觉庆一辈子就靠着细川藤孝一个人吗?显然不可能。

    当六角义治得知觉庆离去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了。嘛,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自从觉庆来到六角家后,他就天天缠着六角义治要求他出兵帮助自己返回京都,并正式继任征夷大将军一职。

    可觉庆根本就没有看到如今六角家有多么的衰弱,根本不可能有那个本事帮助他的说。于是,为了躲避觉庆的骚扰,六角义治几乎没事就装病或者装不在,后来同意让他移居矢岛城,也有那里距离观音寺城有些远,觉庆不会天天来烦自己的因素。

    所以,六角义治压根就没有派人去盯着觉庆,只求他不来烦自己就佛祖保佑了,哪里想得到他竟然忽然不告而别?

    “混蛋!那个混蛋!枉费我对他礼遇有加,竟然敢不告而别?!”六角义治怒吼着,随后指着一名家臣怒喊着,“你,去将他们给我带回来!如果不回来,直接宰了!”

    “这……”那名家臣闻言,顿时为难的看向一旁的蒲生定秀等人。自从六角父子被家中重臣永田、三上等人联合赶出观音寺后,六角义治对于六角家的掌控力就消减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没有那些重臣的许可,他甚至连一个兵都调动不了。

    “去吧,不过别伤着觉庆大师他们。”一旁的蒲生定秀出言说道。他一直是中立派,六角义治能够回来,也多是他从中调和,如今,他几乎成为了六角父子和六角重臣派系的和事佬,天天都在劝架。

    听到蒲生定秀的话,那名家臣这才快步离去,不过显然,在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情况下,想要抓回觉庆他们,显然是天方夜谭。

    一乘谷城。

    “哈哈~将军殿下大驾光临,实在让本家倍感荣幸啊~”朝仓义景大笑着说道,他算是给足了觉庆面子,率诸多重臣出城迎接。当然了,这里也不乏明智光秀在其中出力。

    “多……多谢朝仓公了,普天之下,如果那些大名都如朝仓家一般的忠心,幕府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觉庆眼睛湿润,语气哽咽的说道。

    “哈哈~微臣只是做了臣子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朝仓义景大笑道,随后就将觉庆引入了城内。

    热闹的欢迎宴会,美酒、美人尽在眼前,不过觉庆显然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东西。“朝仓公,不知道贵方何时才会出兵上洛呢?”觉庆焦急的问道。

    闻言,朝仓义景顿了顿,才大笑着应道,“请将军殿下放心,待本家准备好,就立刻发兵上洛,助将军殿下夺回应有的权利!”

    幸好,觉庆没有再追问朝仓家什么时候才会准备好,不然恐怕他刚刚才找到的收留地,很快又会失去了。

    宴会结束,朝仓义景给觉庆安排了一间华丽的宅邸居住。并在不久后,亲自为觉庆举办了还俗仪式。

    “从此之后,世间再无觉庆和尚,只有将军足利义秋!”觉庆,哦不,是足利义秋看着诸人傲然说道。那架势,还真的颇有将军的样子呢~难道是因为有了朝仓家的支持,又让他有底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