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二十七章:说服
    下一页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说实话,很早之前在细川藤孝刚刚将觉庆带出来的时候,他就希望觉庆能够向织田家求助。那个时候,织田家就已经是统一了美浓、尾张、三河三国的强大势力了。最少在细川藤孝的眼中,近畿附近最强大的势力,就只有织田家而已。

    可偏偏,觉庆对于这个提议非常的抗拒,而且完全无法给出让细川藤孝满意的理由。这种情况,又如何能够让细川藤孝心服呢?而且在他寻找其他大名求助时,其他人也会这么问,就比如如今的明智光秀一样。

    “既然如此,为什么觉庆大人不去请求织田家的帮忙呢?相信织田殿下是不会拒绝这种事情的吧?”明智光秀看着细川藤孝古怪的问道。

    虽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但一直都非常关注织田家情况的明智光秀,却还是非常清楚织田家的动向。比如,他就知晓织田信长使用了名为天下布武的新印章。而且博学的他,也很容易从岐阜这个名字中,明白织田信长的野心。

    所以,他非常相信,如果觉庆派人去联络织田信长的话,他是不可能不答应的。但事实上,觉庆非但没有派人联络织田家,反而跑来了越前。难道在觉庆的心中,越前朝仓家的实力比织田家还强吗?

    嘛,最少在朝仓家呆了5年的明智光秀,完全没有这个想法。石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5年来,明智光秀已经彻底看透了朝仓义景这个人,虽然有才,但根本没有任何的进取心。而且这些年来,明智光秀深刻认识到了越前国内一向一揆的夸张程度。

    或许是因为旁边就是加贺国的原因,使得朝仓家绝大部分的力量都浪费在了镇压一向一揆中。虽然这几年来,随着朝仓义景和一向宗和谈,越前和一向宗的关系变得密切起来,但想要上洛?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果然问了,”细川藤孝暗想着,随即苦笑一声,脸上写满了无奈,“明智大人,织田家确实也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毕竟朝仓氏乃是名门望族,如果朝仓殿下能够出兵相助的话,天下豪雄定然闻风而动。”细川藤孝毫不要脸的吹捧着。

    自从足利义辉时代起,细川藤孝就已经不晓得在诸多势力那边失败了多少次,早就练出了城墙后的脸皮。

    “原来如此……”明智光秀应了一声,却已经明白了细川藤孝话中的潜意思,那就是织田家的家格太低了。再说白一点,就是觉庆看不起织田家。

    嘛,明智光秀相信,将织田家排除在外的人绝对是觉庆自己,因为如果细川藤孝是这种人的话,根本不可能跑出来四处碰灰。这种想法,只有那些京都中自以为是的公卿们才会有。而觉庆,明智光秀只能说,这位刚刚从寺庙中逃出来的将军,恐怕还没有认识到世间的残酷。

    看到明智光秀沉默了,细川藤孝连忙说道,“明智大人,您经常和朝仓殿下参加诗会歌会,如果您能够帮将军殿下美言几句的话,相信将军殿下知道后,一定会非常感激您的。”

    闻言,明智光秀沉声说道,“请细川大人放心,在下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那就拜托明智大人了!”细川藤孝闻言大喜。虽然他不知道明智光秀在朝仓义景的面前,到底有多少影响力,不过如今,却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事实上细川藤孝先前已经拜访了数位朝仓家家臣,只是对于帮助觉庆上洛这件事情,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所以基本上都只是应付了细川藤孝一番,对此,细川藤孝又如何看不明白呢?

    当天,细川藤孝就在明智光秀的盛情邀约下住了下来,两人均是才高多智之人,许多关于乱世的见解更是相同,直到夜里,两人才终于停止了这种讨论,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乘谷城。

    “嗯……觉庆大师的诉求在下明白了,只是……”朝仓义景说着说着,开始犹豫起来。

    见状,明智光秀连忙出言帮腔着,“殿下,这些年来因为殿下您的低调,世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昔日本家的威名,而扶持将军上洛,正可以再次向世人展示本家的荣光。而且,这也是本家向将军家、朝廷证明本家实力的大好机会,说不定借此机会,能够吸引更多的公卿们来越前居住。”

    “嗯……”朝仓义景闻言,有些心动了。作为仰慕京都文化的大名,他做梦都希望越前能够成为第二的京都。所以,他自从继任家督一来,就一直对公卿们进行各种扶持。又是开茶会又是开歌会,为的不就是吸引更多的公卿来此吗?

    沉思了一下后,朝仓已经终于下定了决心,“不错,光秀你说得很有道理,细川大人,请您转告将军殿下,就说越前朝仓家愿意帮助其重返京都,继任将军一职!”好吧,现在同意了,连对觉庆的称呼都变了,刚才还不是大师呢吗?

    闻言,细川藤孝大喜,“相信将军殿下听闻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细川藤孝立刻就动身返回近江,临走前,他拉着明智光秀的双手沉声说道,“明智大人,您的才华世之罕见,如果能够帮助将军殿下的话,相信未来定然会取得道三公也未曾取得的荣耀!”

    “细川大人过誉了,在下也很希望可以随侍在将军殿下的身旁,不过朝仓殿下收留了处于落魄之时的在下,更对在下礼遇有加,这让在下如何忍心离去?”明智光秀闻言颇为动心,但还是谢绝了细川藤孝的提议。

    不过,细川藤孝显然听出了明智光秀隐藏在话中的意思,也不多言,拍了拍明智光秀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就在细川藤孝带着好消息返回近江时,觉庆终于在和田惟政以及仁木义政的斡旋下,让六角义治同意让其移居到矢岛城。因为这里和外界的交通更加的方便,来回送信也更加的快速。

    不得不说,觉庆这个和尚要求还真是多啊,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是将军了?不过他显然是这么认为的,或许是因为和田惟政和仁木义政这两个豪族家督天天围着他转的原因吧?不过他也不想想,哪怕在六角家,这两位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势力。而真正如蒲生等豪族,根本就不甩这位半吊子将军。

    毕竟,觉庆如今不过只是一名僧人,虽然前将军的近侍细川藤孝服侍在他的左右,而他也确实拥有继位将军的身份。但显然,就算他真的继任为家督,作为将军御用避难所的六角家,恐怕也很难对其生出什么敬畏之心。

    与此同时,近畿。

    在刺杀了足利义辉之后,近畿彻底的落入了三好三人众和松永久秀的手中,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虽然三好三人众和松永久秀都是三好家的重臣,而且还是一同刺杀足利义辉的盟友。只是面对权利的诱惑,以及双方越来越大的野心,冲突显然是早晚的事情。

    10月13日,三人众从平岛公方足利义亲的手中得到了讨伐松永久秀的“御教书”,并于16日率领部队直接突袭了三好义继所在的饭盛城。

    “主公,请您立刻宣布,松永久秀乃是谋害长庆公的逆臣!”三好政康沉声说道。

    “这……这……”三好义继惊恐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手持太刀一脸凶神恶煞模样的三人,又瞅了瞅倒在血泊中的松永久秀派来辅佐他的金山长信,最终,无奈的同意了。其实,就算他不同意又能如何?面对强大的三人众,他这位所谓的家督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

    信贵山城。

    “是吗?他们终于动手了啊……”松永久秀淡淡的看着松永久通说道。

    “父亲大人?!孩儿是说三人众准备讨伐本家啊!”松永久通不敢置信的看着松永久秀,他怎么都想不通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能够这么的冷静。他在收到这份情报的时候,可是差点晕过去的说。因为不单单是三人众,还有四国的安宅信康也支持着三人众。

    “知道了。”松永久秀依然是相当随意的附和着,随后沉声问道,“大和国的那些豪族都拉拢的如何了?”

    “呃……”松永久通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突然问起这个,不过看到他那严肃的表情,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着,“一切顺利,用不了多久,本家就能够彻底占领大和国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松永久秀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