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一十二章:返回尾张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津岛町。

    “哈哈~我织田义信又回来啦!”织田义信踏上津岛町的地面上时,忍不住大喊着。

    可惜,他的这声呼喊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所有人都在忙着从船上卸东西呢。这次从虾夷回来,不单单带去了很多物资,同时也带回来很多商品,嘛,绝大部分都是阿伊努人制作的饰品和装饰物,还有一些兽皮。

    在丽璐看来,这些都是非常有交易价值的东西,而织田义信自然不会反对了。

    吩咐前田庆次等人先行返回那古野城,织田义信随即就带着10余匹马前往岐阜城。

    当织田义信出现在岐阜城城门前时,守门的足轻看到黑丸差点被吓尿了裤子。而织田信长虽然好上一些,但也是好半响说不出来话。

    直到织田义信将一壶酒喝完,织田信长才兴奋的冲了进来大喊着,“义信,这些马都是你在虾夷找到的?!”

    看着织田信长眼中散发的精光,织田义信又如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行了,别做梦了,那些马就没有一匹矮于2米,你觉得可能组建骑兵队吗?如果可以的话,哪里还轮得到你?”织田义信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切,没意思。”织田信长闻言,顿时不爽的拿起酒壶,“擦,你小子竟然都喝光了?”织田信长发现酒壶空空荡荡后,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随后接过浓姬递来的酒壶倒满酒杯,一口饮进后才感叹的说道,“啧啧,真是羡慕你小子的运啊,去虾夷那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都能发现这种……”

    织田信长想了半天,也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这些马,神骏?和这些马比起来,以往那些神骏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好半响,他才嘟囔了一句,“果然,怪物的马同样也是怪物。”

    听到这话,织田义信顿时就不爽了,“哈?怪物?哼!既然你不要的话,我就送给别人了啊!”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大惊,“我可没说不要啊!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织田信长做了一个环抱状大喊着。那副搞怪的模样,顿时让浓姬娇笑起来。

    “嘿嘿,阿浓你还是这么漂亮,这是阿伊努人特有的首饰,你看看~”织田义信不晓得从哪里掏出来了一大堆首饰笑道。

    “嘻嘻~义信你还是这么懂得人家的喜好,哪像边上那个笨蛋木头,脑子里装得不是政务就是军备。”浓姬娇笑着,美目横了织田信长一眼。而织田信长呢,只是闷头喝酒假装没听到。

    “这有什么的,我知道兄长的私房钱都……”织田义信一脸贱相的正准备抛出一个天大的秘密,却瞬间被织田信长捂住了嘴巴。可惜,为时已晚。浓姬那充满杀气的眼神看得织田信长如芒在背,最终也只能无奈的说道,“知道了,明天陪你去一趟界町总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浓姬娇哼着应道,脸上却满是柔情。

    三人又嬉闹了一阵,话题才转回了正事上面。

    “兄长,这些马除了最前面一匹黑色的是送予你的,其他的就……”织田义信说着,给了织田信长一个眼色。

    “知道了,这些还用你这个政治白痴来叫我?”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白了织田义信一眼说道。

    “哈?你叫我啥?”织田义信闻言,顿时不爽的看着织田信长反问着,嘴巴上同时念念有词的说道,“唉,本来我从蒂雅那边得到了欧罗巴那边的火炮,本来想着……我擦!你干嘛?!”织田义信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已经腾空而起,转头看去,却发现织田信长正抓着自己的衣领大踏步的往屋外跑去。

    “屁话!当然是去看看那些火炮了!”织田信长焦急的说道。

    好不容易挣开织田信长的爪子,织田义信又坐了回去,一边喝着酒一边喃喃自语着,“唉,最近又要准备军备,又要开发札幌,穷啊……”

    “你这个混小子……”织田信长闻言,哪里还不知道织田义信的意思,死死的咬着牙盯着织田义信,可最终还是抵不住火炮的诱惑,“3000……”

    “唉~阿浓,我好可怜啊……”

    “5000……”

    “嗯……其实我觉得有那几门火炮,完全可以拉过去打伊势嘛~”

    “砰!”的一声,织田信长狠狠的拍了一下案几,话语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一万贯!你小子可别得寸进尺啊!”

    “嘿嘿,兄长,我们兄弟谁跟谁啊,谈钱多伤感情?不过这是你自己要给我的哦~”织田义信一脸无赖的模样贱笑着,看得织田信长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不过,一切的不爽当织田信长看到火炮的那一刻,就全部被丢尽了伊势湾里去了。

    “这就是火炮吗?”织田信长仿佛一个好奇宝宝一般,凑在火炮旁边东摸摸西摸摸,仿佛在摸什么绝世美女一般。

    “是的,这是西班牙产的加农炮。”费南德恭声说道,“殿下请看,这种火炮的炮管较短,弹道低平,可以直接瞄准,不过也因此射程并不是很远。可以使用石弹或者铁弹,在欧罗巴可是攻城的利器。昔日欧罗巴大陆屹立千年不倒的君士坦丁堡就是在这种火炮下被攻破的。”

    “原来如此。”织田信长随口应着,眼神死死的盯着加农炮。而一旁,织田义信却靠在甲板上打着哈欠,显然和织田信长比起来,织田义信对于火炮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嘛,怎么说呢?织田义信就是莫名的讨厌热武器,以至于他在前世的时候,也只喜欢清朝之前的历史。或许是因为他只喜欢那种刀刀入肉的热血感觉?而热武器的战争,就算打的再怎么激烈,也难免给人一种冰冷的错觉。

    好半响,织田信长才把视线从加农炮的身上移开。“这火炮的威力如何?”织田信长随口问道。

    “不知道。”织田义信同样随口回道。

    “哈?”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仿佛再看一个白痴。

    “不知道啊,我又没有试过。”织田义信摊了摊手,表示他真的毫不知情。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指着织田义信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如果是他得到了这件武器,绝对立刻就找个目标来上一炮再说。

    不过,他也懒得去和织田义信扯淡,而是转头看向了周围,似乎在寻觅一个适合的目标。

    “如果要试验的话,不如出海去试试如何?”织田义信那无所谓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过这次却得到了织田信长的认同,“不错,立即出海!”织田信长下令道。

    很快,船只就驶入了深海,随着“轰!”的一声,这件在未来将占据战争主导地位许多年的武器,在这片土地……的外海中打响了第一炮。

    “好……好……好!太好了!”织田信长看着溅起的浪花,兴奋的大喊着。虽然只是瞄准大海开炮,不过仅凭这点,织田信长就能估摸出这件兵器的威力。

    只是,这种兴奋劲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就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有多少炮弹?”

    闻言,织田义信瞅了瞅蒂雅,蒂雅连忙报出了一个数字。顿时,织田信长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炮弹并不多。不过,他也并没有犯愁太久,毕竟东西就在这里,织田信长相信,以浓尾三河三国的工匠,不可能连炮弹都造不出来。

    最终,织田信长拿走了两门火炮,美其名曰,万一坏了呢?

    “坏你妹啊!”织田义信没好气的暗骂着,唯一让他松了口气的是,织田信长并没有打走太多的炮弹,但是足够他拿去进攻伊势的了。

    火炮的出现,织田信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所有人只知道织田信长召集了三国所有的著名工匠,聚集在岐阜城不晓得打算做什么。对此,他们也没有太纠结,因为他们的目光早已经被织田义信带回来的巨马给吸引住了。

    虽然织田义信并没有说什么,但织田信长显然也知道织田义信带回来的那些马有哪些是已经有主的。比如前田利家他们这些老兄弟,那是一个都没落下,松平家康也分了一匹。其他的,则有柴田胜家这些重臣平分了。

    而织田信长也没有隐瞒,而是直白的告诉了他们,这是织田义信带回来献给他的。言外之意,自然是要他们也感谢织田义信了。对此,那些得了好处的家臣们自然不会不懂,纷纷带着各种礼物前往那古野城拜访织田义信。

    至于那些没有得到马的家臣,更是带着大量的礼物去拜访织田义信,因为织田信长很随意的透露了一句,织田义信的手上还有一些这种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