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零七章: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
    下一页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回到营帐内,丽璐详细的将整个事情的过程以及她的处理办法告诉了织田义信。

    “呵呵,丽璐你干的不错,对于这种不配合的,就是需要用武力去让他们屈服!”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主公过誉了,属下只是尽到自己的责任而已。”丽璐谦虚的笑道。

    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不用谦虚,你确实做得很好。既然已经和阿伊努人为敌,那么就必须当作敌人对待,不能有任何的仁慈和犹豫,不然到时候受苦的就是我们自己人了。”

    闻言,丽璐顿时有些犹豫要不要给蒂雅翻译,不过最后还是在她的要求下翻译了一遍。瞬间,蒂雅就有些羞愧难当,毕竟当时她确实觉得丽璐这么做很不好。

    就在这时,织田义信的声音传了过来,“蒂雅,听说你手下的塞维是游牧民族?”

    “啊?是的,塞维他是是阿拉伯北方地区的人,从小就一直过着仿佛的生活。后来遇到我们时,想要出海看看世界。”蒂雅闻言,慌忙解释着。

    有些诧异的看着蒂雅,织田义信完全不晓得为什么她会如此慌乱,不过他也没有太多想,只是觉得可能是这丫头还不适应这种会议,毕竟语言不通嘛~

    所以,他也没有多想,而是直接说道,“既然如此,我希望他能够帮忙负责这支马群。”

    “这……主公您恐怕得问一下塞维才行,虽然属下并不怎么熟悉马,但也知道这些马和寻常的马大不一样。”蒂雅犹豫了一下说道。

    “嗯,有道理,叫塞维过来。”织田义信点了点头,然后就派人去传唤塞维了。

    不多时,塞维进来后,织田义信就将这件事情和塞维说了一遍。闻言,塞维的双眼顿时发出了极度兴奋的光芒,“多谢大人!小人一定会全力饲养这些神马!”塞维大声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又问起如何饲养,毕竟这些马现在可以说是织田义信的心头肉,别说养死了,哪怕病了一匹,他都可能会睡不着觉。

    不过塞维毕竟是游牧出身,对于织田义信的各种问题全都回答的非常完善。不过,随后他提出了一个问题,让织田义信颇为蛋疼。

    “主公,是否将除了种马之外的马全部阉割呢?”塞维一脸认真的问道。

    “尼玛,你说这番话的时候,难道就不觉得蛋疼吗?”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只是随后塞维的解释却让织田义信不得不思考起来。

    嘛,给马阉割这种事情,自从出现之后就一直作养马必须的一个流程在进行着。对于军马来说,阉割之后的马性格更加的温驯,也容易驯养。当然了,最为重要的是,不用担心在打仗时马匹忽然发情。

    而游牧民族对马阉割的理由却又多了一个,那就是控制马匹的数量。毕竟游牧民族是依靠草原而活,如果马的数量太多,很容易就会造成生态的破坏。啧啧,看来世界上第一批的环保卫士竟然是游牧民族呢?

    只是,虽然阉割马匹有许多的好处,但对于织田义信来说,却有些不能接受。好吧,他是一个很感性的人,而且是非常喜欢动物的人。比如前世养得小狗,他就坚决无法接受将其阉割这种事情。

    毕竟大家都是雄性,阉割这种事情,只要想想就非常的蛋疼了。

    于是,想了想后,织田义信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用阉割,对于马匹,我的要求是越多越好。而且那样做的话,未免太过分了。毕竟战马是我们的朋友和战友,为了一己的私欲就将其阉割,实在太不像话了。”

    说着,织田义信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越说越是大声,“如果战马在战时发情,那唯一的原因就是马的主人当的完全不合格。连自己的马都无法掌控,根本就不配拥有马!”

    “呃……”塞维闻言张了张嘴,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知道为啥,织田义信明明是在强词夺理,可偏偏塞维却觉得说得很对。

    “就这么定了,塞维,阉割的事情就算了,你只需要将这些马照顾的好好的就行了。”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是!”塞维大声应道。

    处理好了马的事情,织田义信随即对众人说道,“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去看看那些阿伊努人吧~”

    “是!”

    营帐外,黑丸正一脸无聊的呆在外面,织田义信并没有将它拴起来,因为他觉得以黑丸的灵性,只要将意思传给它就足够了。而且话说回来,想要拴住黑丸,那得多粗的绳子才行啊?

    而营地外,马群同样无聊的呆在外面,因为营地内并没有建设给马群居住的地方,所以它们或卧或站的呆在外面,倒是成为了另类的守卫。不远处,无数织田军围观着它们,言语表情上充满了兴奋。

    看到织田义信出来,黑丸顿时兴奋的凑了过来,那巨大的马头哪怕早已经知道,依然将不少人吓了一跳。

    “黑丸,再呆一会哦~我还要处理一下事情。”织田义信摸了摸黑丸的鬃毛笑道。忽然,织田义信不怀好意的瞄向了黑丸的下体。好吧,一根巨大的黑粗物体。“啧啧,如果把它切了的话……”

    不知道为啥,在织田义信的注视下,黑丸忽然觉得下体一阵凉飕飕的,连忙挪了挪地方。只是转眼间,这种感觉又消失了。晃了晃巨大的马头,黑丸实在搞不懂刚才到底怎么了。

    来到关押阿伊努人的栅栏前,此时,数千名阿伊努人正一脸疲倦的坐在那边,有些人更是已经睡着了。好吧,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一觉醒来忽然就成为了别人的俘虏,又被一路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会让精神非常疲惫的。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就听到一个熟悉的腔调,“各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织田家的织田义信,同时以后也会是这块地方的主人……”

    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阿伊努人的注意力,因为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从对面听到了阿伊努语,还是最为正宗的那一种。

    看到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织田义信很是满意这种效果,随后再次轻笑道,“我想,你们可能很多人都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我就给你们解释一下吧~”

    随后,织田义信就将自己当初和巴洛说的那些话又重复了一遍。“我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只不过离去一天的时间,巴洛就被人残忍的杀害了。”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图姆等人忽然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妙的感觉浮了上来。

    果然,织田义信说完之后,就指着图姆等人大声说道,“我不想说得太多,就一句话,杀人偿命!”随后手一挥,加藤段藏就忽然出现在了图姆的身后,直接一刀将他的脑袋割了下来。直到死时,图姆都还在看着织田义信,眼中充满了提防和恐惧,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身后竟然会冒出一个人来。

    这一手,瞬间让所有阿伊努人惊恐不已,毕竟一个能够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杀手,又如何不让他们害怕呢?他们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忍术,所以在他们的心中,加藤段藏无疑就是妖怪的化身了。

    “啪啪啪!”一阵拍掌声将他们的注意力又集中回织田义信的身上。

    “好了,现在巴洛的仇已经报了,接下来该说一下关于如何处置你们的问题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仿佛在说得不过只是晚上吃什么之类的普通事情而已。可如果稍微想想,他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将决定这数千阿伊努人的命运时,就不得不让人觉得恐惧。

    只是对于织田义信来说,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爽。是的,就是很爽,那种支配别人命运的感觉,着实让他感到着迷。

    在以前,他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或者说,虽然有但是并不深刻。比如在三河帮助松平家康对抗一向一揆的时候,那种生杀大权握在手中的感觉颇有点如今这种感觉的味道。不过在那个时候,毕竟身边还有个松平家康,不远处还有个织田信长。虽然两人对于织田义信的行动从来不怎么过问,但显然,不管织田义信做什么,肯定还是得考虑到他们。

    而如今,这里可没有任何人,数千的阿伊努人的生死,全都掌控在织田义信的手中。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历史上的人总是那么迷恋权利。因为这东西真的比世界上任何一种事务都更加能够带给人们快感,毕竟,又有什么比支配别人的命运更加让人舒爽的呢?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