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九十四章:祸从口出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说起来,当蒂雅得知费南德也是印加人,同时和她一样,是印加和西班牙混血儿的时候,那种心情怎么说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吧?反正,其很快就和费南德闲聊了起来,甚至还把她的两名伙伴柳科·西萨、赛维·达·汉正也叫了过来,希望费南德能够教他们日语。

    嘛,蒂雅想得倒也简单,毕竟要在这里久居,而且估计几年甚至十几年内,都得和织田义信联系在一起。这么一来,懂得日语就变得非常的重要了。

    只是,在得知了费南德的身份后,赛维倒是和蒂雅一样非常的热情,但柳科却没有如此。

    “哼,身为印加的遗民,竟然不去思考如何复国,反而在这里生活的有滋有味的……”柳科撇着嘴一脸不屑的鄙夷着,显然他对于费南德很不满。

    闻言,不带费南德开口,旁边的蒂雅急忙道着歉,“费南德大人,请原谅,柳科他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为人有些极端,做事说话都不太习惯经过大脑……”说完,狠狠的瞪了柳科一眼。

    对于蒂雅的低姿态,柳科似乎非常的不满,嘴巴一张就打算再次说些什么,不过却被眼疾手快的赛维直接捂住了。

    见状,费南德轻笑着说道,“没关系,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够看到依然没有忘记印加,而且能够这么热血的同胞,我可是很高兴呢~”

    闻言,柳科一把将赛维的手打掉,不爽的说道,“没有忘记帝国的人多着呢!现在我们的王依然还在率军抵抗着那些该死的侵略者!”不过似乎因为蒂雅刚才那充满警告的眼神,他倒是没有再针对费南德说些什么。

    “王?是曼科吧?”费南德说着,摇了摇头,不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看到他的表情和动作,就知道他对于曼科并不看好。

    见状,蒂雅又给了柳科一个警告的眼神,随后才有些紧张的问道,“费南德大人,难道您不看好本国能够赶走侵略者,恢复往日的荣誉吗?”

    说起来,蒂雅一开始也对印加复国没有半点的希望,所以才会在埃斯康特的势力下工作,甚至还和同势力的高级军官芬·布兰科产生了感情。如果不是因为内心的纠结,恐怕她很早就答应了芬的请求嫁给了他,并成为了西班牙人。

    嘛,说起来,印加帝国灭国后,许多原来的印加人都成为了西班牙人。这可能是因为西班牙人的兵力实在太少,不得不利用这一点来加强对于印加的统治吧?

    闻言,费南德轻笑着说道,“印加灭亡的时候,我虽然还没有出生,不过我想我们都明白当初印加到底是如何灭亡的。”说着,他苦笑的摇了摇头,“169人啊……当初那庞大的帝国竟然被169人灭掉,而如今,面对兵力更多的西班牙人。如果没有认清事实寻找对策,复国又从和说起?”

    说完,费南德转头看向蒂雅赞叹的说道,“不得不说,蒂雅大人您确实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寻找一个强大的势力作为依靠,随后建立自己的领地,再寻找机会复国。虽然很难,但随着时间,又有谁能够保证呢?比起在本国凭借那些落后的装备做着无谓抵抗的傻瓜,这个办法可现实多了。”费南德说完又摇了摇头,显然对于曼科他们的作法很是不屑。

    可虽然这次他的话貌似有些侮辱曼科,但不管是柳科还是蒂雅,都没有反驳。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们都看出曼科那种作法,除了徒增伤亡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那他们此时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气氛忽然变得沉默起来,就在这时,一声娇呼传来,四人转头看去,却发现织田义信正抱着丽璐往船舱里走去。

    “哼!大白天就和女人做这种事情,真是不知羞耻!”柳科见状小声嘟囔着,随后转头看向蒂雅飞快的说道,“蒂雅,那个女人貌似也是他的家臣,你可要小心啊,别让他……”话没说完,他就再次被赛维捂住了嘴巴。

    “费南德大人……”蒂雅有些慌乱的看着费南德,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和柳科不同,她曾经是埃斯康特的部下,所以非常了解所谓的上下级制度。同时,也知道柳科刚才的那些话,已经可以归类到侮辱上级的条目中了。

    果然,费南德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如果不是看在你同是印加人,而且脑子确实有些问题,刚才的那番话,就足以治你的死罪了。”

    “什么?!”柳科闻言,一下子挣脱了赛维,站起来一脸怒气的瞪着费南德,“死罪?凭什么?我说错什么了?!”

    “柳科!你给我坐下!难道你想害死所有人吗?!”蒂雅抓狂的喊着。她简直要疯了,她虽然知道柳科的脾气很差性格很直,但也不至于这么没脑子啊。

    “柳科!蒂雅说得没错!难道你没看到那些装备整齐的战士吗?!就算你很强,难道一个人就能打得过他们吗?!”赛维抱着柳科不断劝说着。

    “赶快给我坐下!”蒂雅再次焦急的喊着,因为她已经看到周围不少人看过来了。显然,他们是被这里的争吵声吸引的,虽然自己这边一直在用印加话交流,但光用看得,也能猜到自己这边在干嘛。

    “费南德,你们在吵什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四人转头看去,却是一名穿着武士服的金发男子,正是费南德的忠实小弟埃米利奥,嘛,如今早已经成为了他的家臣。

    “没什么,只是在说一些家乡的事情。”费南德随口笑道。

    “是吗?”埃米利奥古怪的看着费南德,又瞅了瞅一脸怒气的柳科。随后意有所指的说道,“费南德,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说一声。”

    “哈哈!放心吧,你以为我还和以前一样吗?我可是和上泉大人学习过的!”费南德大笑道。

    “切,你那也叫学习啊?”埃米利奥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不过,他还是听从了费南德的话,乖乖的走开了。

    看到埃米利奥离去,蒂雅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不得不说,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金发男人武力如何,但单凭他那将近2米的身高和壮实的肌肉,蒂雅就不敢小看他。“多谢费南德大人,对于柳科的言行,我真的非常抱歉!”蒂雅拜伏下去充满歉意的说道。

    见状,柳科似乎又想说些什么,但这次赛维却死死的捂着他的嘴巴,让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听到蒂雅的话,费南德的表情却依然非常的严肃,“蒂雅大人,我并不会怪他,因为我看得出来他是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大人您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会称呼您为大人……”

    说着,费南德淡淡的看了柳科一眼,随后再次看着蒂雅说道,“我希望,他的这些言行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

    说完,他又看着赛维说道,“另外,这里的人都是经历了无数次大战而存活下来的真正战士。和只会偷袭打架的街头混混,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费南德大人,绝对不会有下次了!”蒂雅看着表情严肃的费南德,表情同样严肃的保证道。

    “嗯,那么,如果你想要学习这里的语言,这几天都可以来找我。不过他们两个,就只能由你来教了。”费南德说完,就起身离去。

    费南德离开的时候,脸上充满了笑容,这也使得原本关注这里的人们,再次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好吧,基本就是看着大海扯淡了。对于织田家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可从来没有进入到远海。

    船上的气氛欢乐的很,蒂雅这边的气氛可就非常凝重了。

    在赛维松开后本来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柳科,看到蒂雅那几乎已经变成黑色的臭脸,终于懂得闭上了嘴巴。而旁边,赛维则一脸慌乱的问着,“蒂雅,我不会惹费南德生气了吧?我似乎也没说什么啊?”

    “赛维,不用担心,你刚才确实没有说什么值得让人生气的话。找时间我询问一下费南德大人,相信他不会生你的气的~”蒂雅轻笑着对赛维说道。对于这个可爱单纯的男孩,她可狠不下心给他看臭脸。

    说完,蒂雅转头看向柳科,表情严肃的说道,“柳科,我现在郑重的警告你,同时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从今以后,我就是织田大人的家臣,而你则是我的家臣。如果你不懂得什么叫做家臣,那么可以理解为下级。所以我希望,对于其他大人,你能够摆出恭敬的态度。”

    说完,不等柳科说话,蒂雅就再次说道,“而且,我也不想瞒你们,这一次除了船只和武器,我也把自己的身体作为条件献给了织田大人……所以……如果你想要复国,那么就继续跟着我,如果……那么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