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八十六章:松永久秀的决定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武田义信要谋反,武田信玄惊讶吗?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是非常惊讶,随后震怒和痛心才对。毕竟,武田义信是他的亲儿子,而且还是昔日非常看好的家族继承人。

    只是随着今川义元的战死,这一切都变了。或者说,自从武田信玄开始考虑进攻今川家的可能性时,父子两人之间就已经产生了矛盾。

    不过这种矛盾,其实只是政见上的矛盾而已,不管是武田义信还是武田信玄,并没有因此而对对方产生什么敌视的情绪。如果,没有那一战的话……

    第四次川中岛合战,可以说是武田家输得最惨烈的一战,虽然按照结果论而言,武田家应该是赢了,因为最终撤退的是上杉家而不是武田家。只是如果想一想武田家在此战中战死的诸如武田信繁、诸角虎定、山本勘助等重臣,这场胜利显然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引号。

    而如果再加上此战之中,武田义信和武田信玄产生的剧烈冲突的话……那么这一战,应该算是武田家惨败才对。

    其实这个冲突也很简单,此战结束后,或许是因为输得太惨了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武田义信愣是没有忍住,直接发炮表示武田信玄此战的部署有问题。嘛,这一点似乎也站得住理,因为武田家的行动确实被上杉谦信识破了。

    而武田信玄呢?则表示武田义信不听命令,私自出击,导致防御阵线出现了缺口最终被上杉郡突破了。嗯……这一点似乎也不是乱说。

    随后,虽然两位当事人在恢复了冷静后均不再提及此事,但武田家却也因为这件事情彻底分成了支持武田信玄和支持武田义信两派。他们在任何事情上都会产生各种的争论甚至是仇恨,而这种情况,也让武田义信和武田信玄之间的关系彻底的恶化。

    所以当攻略越中失败后,武田信玄彻底坚定了侵攻骏河的想法,而那边,武田义信同样也坚定了这么下去武田家必定会灭亡的想法。这么一来,武田义信的谋反,似乎也就在意料之内了。

    只是猜到了归猜到,可武田义信毕竟是武田信玄的亲儿子,而且家中支持他的人更是不在少数。这么一来,这位被誉为甲斐之虎的枭雄会怎么做呢?

    很简单,先发制人。只一天的功夫,饭富虎昌和武田义信就被秘密压到了武田信玄的面前。隔天,饭富虎昌将谋反一事全部拦在了自己的身上,切腹自尽。至于武田义信,则同样以谋反罪被关在了东光寺中。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从头到尾,就死了一个饭富虎昌,武田信玄就将这场即将到来的谋反消灭了。这可比当初织田信长狠多了,只是,因此产生的问题却也相当的不少。毕竟,那些支持武田义信的家臣们,可没有那么容易被忽悠住。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先放逐了自己的父亲,如今又将自己的儿子关了起来。显然这些事情是不可能给武田信玄带来什么好名声的,而武田信玄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家臣心中的威望极速下降着。于是,在武田家那平静的表面下,一股充斥着血腥味的谋划正在进行着。

    4月,织田义信再次迎来了自己的孩子们,5男4女……

    “老子的孩子是不是有点太多了?”织田义信看着眼前的9个婴儿,莫名其妙的烦躁起来。不过这也难怪,他现在一共有10个儿子,6个女儿,如果再加上三河那边的两个,那就18个孩子了……

    只是和织田义信的烦恼相比,其他人对于这种情况却是异常的开心。比如织田信长同学,就派人送来了3000贯钱作为奖赏。是的,就是奖赏,奖啥?奖生孩子多呗!

    而且他还不单单奖赏了织田义信,还将这件事情大肆宣传,搞的三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好吧,或许在这个乱世的年代,一个家族能有这么多的儿女,自然代表着这个家族必定会兴旺长久。可对于织田义信本人来说,这件事情可是相当的羞耻。尤其是前田利家那些混蛋竟然无耻的跑来取经……

    “取你妹的经啊!”织田义信心中愤怒的暗骂着。

    不过不管织田义信怎么别扭,这件事情终究是一件好事情。织田义信在经过了十几天的适应期后,也就无视了这件事。

    京都。

    “请山科大人回复天皇陛下,虽然那南蛮人不断在京都传播异教,不过并没有因此产生任何的恶性事件。而京都周围的寺院,也没有因此而感到不满。如果只是因此而将其驱赶的话,未免显得本国皇室过于小气了。”足利义辉沉声说道。

    “这……下官会如实禀报天皇陛下的!”山科言继犹豫了一下后,沉声应着。

    待山科言继离开后,足利义辉转头看着细川藤孝冷笑道,“啧啧,这些家伙还真是没事找事,一个南蛮人还要特意驱赶……”

    “主公,这样恐怕会引来朝廷那边的不满啊……”细川藤孝担忧的说道。

    “无所谓,反正朝廷那边本来就看我不顺眼。”足利义辉闻言嗤笑道。他才不在乎那些没有的家伙们呢,除了一个高贵的出身之外,这些朝廷里的公卿还拥有什么吗?

    确实,什么都没有。当山科言继将足利义辉的话回禀天皇后,顿时惹来了天皇的震怒。可是,他又能如何呢?自从源赖朝建立了武家政权之后,朝廷的权利早就被彻底的架空了。没钱、没粮、没兵、没权、没威望,这种人就算看自己不爽,又有谁会在乎呢?

    只是足利义辉似乎忘记了,虽然他的宿敌三好长庆已经病逝,但三好家依然还存在着。而且不管是三好三人众还是松永久秀,显然都不是他能够驾驭的主。

    信贵山城,松永久秀的居城。

    “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情?”松永久秀一手靠在案几上,一脸不屑的问着旁边坐着的两个人。这两人,一人是松永久秀的嫡长子松永久通,另一人,竟然是三河一向一揆还没有被平定时,就消失的本多正信。

    “父亲大人,孩儿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天皇对幕府的不满,正好可以成为我们的大义名分,只要届时再推出一名将军……”松永久通轻笑着说道。

    “嗯……”松永久秀点了点头,对于松永久通的话不置可否。随后转头看向本多正信问道,“正信,你的想法呢?”

    松永久秀是在京都的一间寺庙中遇到的本多正信,在交谈了几句后,就将其收为了家臣。随后更是在短时间内,成为了松永久秀的重臣。因为松永久秀觉得,本多正信和他是一种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闻言,本多正信立刻恭敬的说道,“主公,属下的意见也和少主一样,这是本家掌控幕府的大好机会。此时六角家没落,周围并没有太强大的势力足以威胁到本家。只要本家速度够快,完全可以在其他势力反应过来前,另立将军。”

    “嗯,确实如此。不过要怎么除掉这个碍眼的将军呢?之前长庆公可是没少率兵攻打足利义辉,可每次都被他跑掉了。”松永久秀沉声问道。

    “刺杀……”本多正信平淡的说道,仿佛刺杀的不是将军,而是城下町的某个平民一样。

    好吧,就算如今幕府没有了实权,可那毕竟是征夷大将军,名义上的武家首领啊!看看旁边松永久通那震惊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惊世骇俗了。要知道当初足利义辉之所以能够一直逃到六角家避难,主要还是因为三好长庆不敢下杀手。

    可惜,松永久秀并不是三好长庆,他三好长庆不敢做的事情,不代表松永久秀不敢做。而且,松永久秀还有一个不错的挡箭牌可以用。

    “呵呵,很好,就这么办。”松永久秀冷笑着。

    看着松永久秀的表情,本多正信心中已经猜到了他的这位主公在想些什么。“不错,就是这样!松永大人啊!就这么一直下去吧,您一定会成为天下最有权势的那个人,而我……”本多正信只感觉自己的心在燃烧。

    此时的本多正信,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三河一向一揆时,那个只希望成为领主的毛头小子了。在松永久秀的身边,他看到了一个人如何用脑子将近畿的霸主三好家玩弄于股掌之间,这让他在受益良多的同时,野心也在飞速的增加。

    不过话说回来,松永久秀真的觉得本多正信和他是一种人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为什么还敢用呢?或许是因为松永久秀对自己的自信?当然了,如果本多正信真有这么个念头,恐怕也早就被松永久秀给干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