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八十五章:历史总是在重演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三好长庆的病逝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其所带来的影响显然不会因为其的养子熊王丸改名为三好义继,并顺利的继承家督而结束。尤其对于足利义辉来说,更是如此。

    虽然他并没有放爆竹来庆祝这件大喜之事,反而变得更加的低调起来,但不管是松永久秀还是三好三人众都非常得清楚,这位立誓要复兴幕府的将军殿下,肯定正在谋划着什么。

    不过,对于近畿之外的势力,三好长庆的死显然就没有掀起什么风浪了。比如织田义信同学,他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唯一的反应,就只是一句“哦”。而对于更加偏远的武田家来说,这件事情就更加的不值一提了。或者说,他们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1565年1月。

    自从去年借道飞驒攻略越中的战略失败后,武田信玄就没有在家臣面前再提及关于上杉家的任何事情。与此同时,武田信玄想要和上杉家议和,破弃与今川家同盟协议的传闻也传了出来。虽然从今川义元死后,这个传闻就没有断过,不过这一次,却不向往常那般,很快就有人出面澄清,反而有着越演越烈的趋势。

    事实上在武田家中,已经有不少家臣厌倦了和上杉家的争斗了。毕竟,在这个乱世之中,仇恨、宿命什么的,永远不会是一个主旋律。绝大部分在乎的,只有眼前的利益而已。放弃和上杉家的敌对,转而进攻弱小的今川家,显然是一个非常附和武田家家臣利益的选择。

    只是,有一个人却不这么认为。他,就是武田信玄的嫡长子武田义信。

    说起来,武田义信这位老兄可是相当不得了的人才,成名于年少之时,在其初阵,就从小诸城出发直入佐久郡,一夜之间连下九城!这种表现,可丝毫不比当年武田信玄的初阵来的要差。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武田义信都被誉为武田信玄的接班人,受到武田家诸多家臣的爱戴和尊敬。

    随后的日子里,武田义信更是如同昔日武田信玄做得那般,不断用文治武功证明自己的才能。更是在第四次川中岛合战中,和已经阵亡的武田信繁拼死作战,在勉强将本队从崩溃的边缘救回来。

    从那个时候起,武田义信在武田家的声望就直逼武田信玄这位家督。

    内山城,饭富虎昌的居城,武田义信缓缓走向饭富虎昌的宅邸,但看起来却颇为心不在焉,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少主,小心!”一声粗犷的声音惊醒的武田义信,抬头看去,眼前竟是一块假山。却是武田义信失神之中,差点一头撞上去。

    “老师。”武田义信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而是转头看向声音的来处,恭敬的说道。

    “少主不用客气,里面请。”饭富虎昌恭声说道。

    走入屋内,两人寒暄了两句,武田义信忽然拜伏在饭富虎昌的面前。“请老师帮我!”

    “少主您?!”饭富虎昌被武田义信的动作震惊了,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一脸迷惑的问道,“少主说得哪里话,如今您在本家得到了许多家臣的支持,而且主公又对您宠信有加,老臣又能帮您什么呢?”

    闻言,武田义信缓缓摇了摇头,语气低沉的说道,“老师莫要装糊涂了,弟子前来所谓何事,老师又怎会不清楚呢?”

    “少主……”

    “老师,当年是您亲手将父亲大人捧上了家督之位,所以您应该很清楚本家如今和那个时候多么的相似!”武田义信大声说道,“如果任由父亲大人这么错下去,武田家早晚会被灭亡的!”

    “少主……”

    “老师!难道您还看不清楚吗?本家和上杉家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战争,怎么可能和谈呢?尤其那上杉谦信总是喜欢打着大义的旗号侵攻他国,那本家破弃和今川家的同盟,不是主动将大义送到上杉家去吗?”武田义信颇为激动的喊着。

    “再看看这些年父亲大人的作为,穷兵黩武,繁重的军役让百姓不堪其苦。可换来的是什么?川中岛的惨败!为此我的叔父大人,山本军师……”武田义信说道最后,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

    “可是少主,如此一来,本家……”饭富虎昌想要再说些什么来劝阻武田义信,可当他看到武田义信那坚定的眼神后,他闭上了嘴巴。因为他明白,此时武田义信已经下定了决心,根本不是他这么一个老头子能够轻易改变的了。

    想到此,他的神情变得暗淡起来,曾几何时,他是武田家的三大重臣之一,更是在武田家危难时刻时,同板垣信方、甘利虎泰一同放逐家督,将武田家重新带回正轨上的领航者。那个时候的他,对于放逐武田信虎一事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可如今呢?

    面对武田义信的请求,饭富虎昌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这么做对武田家到底是利还是弊,而是这么做会引起武田家的内乱。甚至稍微想到一点因为武田义信谋反而带来的影响,他就有些不寒而栗。“唉,看来真的是老了啊……原来那果敢无惧的武士之心,看来一点都没有剩下啊。”饭富虎昌苦笑想着。

    只是他的这副表情,在武田义信看来却是无法下决心支持自己,连忙再次劝道。“老师!不要犹豫了,父亲大人已经老了!不再像以前那般的英明睿智了。看看前两次和上杉家的战争结果吧,直接让家中诸多家臣彻底的丧失了对父亲大人的信心……”

    “而且,老师您想过没有?就算本家破弃了与今川家的同盟后,上杉家不会趁机攻打本家。但北条家呢?他们和本家的仇恨可是一点都不会少!他们会帮助本家吗?”武田义信不断逼问着。

    “再说了,就算拿下了今川家,可接下来我们就要面对统一了美浓、尾张、三河三国的织田家!而且是要同时面对织田和北条家!如果届时上杉家再来攻打本家……”武田义信说完,语气忽然变得柔和起来。

    “老师,弟子也知道您对父亲大人的感情,毕竟他是您一手扶上家督之位的。但弟子身为父亲大人的嫡长子,又怎么可能不心痛呢?可为了本家的存亡,弟子实在不能让父亲大人走上这条不归路啊!”武田义信哭喊着,再次拜倒在饭富虎昌的面前,“老师!帮帮弟子吧!”

    沉默,饭富虎昌就这么坐在那边一声不吭,而武田义信也拜伏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良久之后,饭富虎昌才长叹一声,“唉,少主,起来吧……”

    “多谢老师!”武田义信闻言立刻说道。

    “唉……或许,这就是报应吧……”饭富虎昌并没有理会武田义信,只是在那边独自叹息着。

    对此,武田义信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既然饭富虎昌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就表示这位武田家最为老资格的家臣已经站在了他的这一边。所以他只是又向饭富虎昌拜了拜,随后就飞快的离去了。虽然饭富虎昌是他的老师,但武田义信却非常明白,如果自己逗留太久的话,难保他的父亲不会起疑心。

    只是,不管是急着离开的武田义信,还是陷入痛苦中的饭富虎昌,都没有察觉到,就在不远处的一个隐秘的角落,一名20多岁的男人脸色阴晴不定的站在那边。

    当天夜里,踯躅崎馆。

    “昌景,有何要事禀报啊?”武田信玄一脸不耐烦的问道。这个时间武田信玄已经准备入睡,却被小姓告知饭富昌景有紧急事情需要禀报。

    本来嘛,武田信玄是不想见他的,虽然饭富昌景之前当过他的近侍,不过随后因为功勋将其提拔为侍大将后,武田信玄几乎就已经把他给忘记了。嘛,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如今的武田家中,能臣猛将实在太多了,在这些人,饭富昌景可是一点都不显眼的说。

    只是面对武田信玄的责问,饭富昌景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拜伏在他的面前焦急的说道,“主公,大事不好了!今天属下去拜访兄长大人时,却恰巧听到了少主大人和兄长大人的对话。他们……”

    “义信?他和虎昌说了些什么?!”武田信玄猛地站了起来,充满威势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饭富昌景。

    “他们……他们准备放逐主公您啊!”饭富昌景哭喊着。

    静,死一片的寂静,武田信玄就这么站在那边,良久之后,他才幽幽的叹息着,“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