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八十三章:再次上洛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织田信长之所以要上洛,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和朝廷以及将军知会一声,毕竟他已经拿下了美浓嘛。虽然就算不通知朝廷他们,对于织田家也没有什么影响,不过如果不是特别情况的话,通知一声也没什么坏处。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却是颇有微词,“我说你不会想要趁机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趁机跳出来吧?”

    “我是那种人吗?”织田信长不满的反问着,一脸高伟正的模样。

    可惜,从织田义信的表情上来看,很明显在织田义信的心中,织田信长就是这种人。

    抵达京都,两人先行拜会了足利义辉。上一次来的时候,织田信长还不过是刚刚统一尾张的小大名而已。那个时候,织田信长就受到了足利义辉的礼遇,不但好说话,给了许多方便,甚至还顺水推舟送了织田义信他的通字和一把神兵。

    虽然这里面有许多功利在内,但不得不说,织田信长对于足利义辉……并不讨厌。好吧,只是并不讨厌而已,比如织田信长就很讨厌有些眼高于顶的公卿。

    倒是织田义信对足利义辉很是感恩,因为足利义辉送给了他弑神戟这把神兵。好吧,那个通字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可实际上,这玩意可是许多人求都求不到的东西。

    而这一次,织田信长在统一了美浓、尾张、三河三国再次前来,可是得到了足利义辉的隆重欢迎。好吧,所谓的隆重,只不过是足利义辉亲自前来迎接而已。虽然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但想想足利义辉的将军身份,就知道足利义辉有多么重视织田信长了。

    不过也难怪足利义辉如此,因为他现在真的需要一个强大的外援。

    说起来,足利义辉这个人还是相当有能力的,在1562年时,当和三好长庆联手垄断幕府政权的政所执事伊势贞孝忽然和三好长庆反目时,足利义辉立即决定尽弃前嫌,和三好长庆联手对抗伊势贞孝。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足利义辉真的打算和三好长庆议和,只不过是趁机夺回自己的权利而已。果然,利用这次机会,足利义辉将摄津晴门任命为了新的政所执事。虽然幕府的权利依然掌控在三好长庆的手中,但足利义辉却已经不像以前那般,彻底被架空了。

    只是随着1563年六角家内乱,足利义辉再次感受到了空前的危机,因为原本其所依赖的六角家,在内乱后势力迅速衰退,这让六角家再也无法担任威慑三好家的角色了。自然而然的,足利义辉需要再找一个强大的外援,来震慑三好家。

    而坐拥美浓、尾张、三河超过百万石的织田家,无疑是足利义辉目前最好的选择了。当然,这也和其他那些大势力均拒绝过足利义辉,只有织田信长表示会支持有很大的关系。

    众人就坐,足利义辉含笑说道,“织田家为幕府讨伐了逆贼斋藤家,真是辛苦了。”

    “这都是仰赖了将军殿下的天威……”织田信长睁着眼瞎说着。

    好吧,对此织田义信真心无语了,他咋不知道织田信长也会拍马屁呢?“天威,我还神威嘞!”织田义信心中吐槽着。

    不过好在,两人这种无聊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足利义辉就进入正题。

    “如今三好逆贼无视幕府权威,使得幕府权利旁落,天下大乱,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希望织田家可以上洛除贼,恢复幕府的权威,届时,幕府定然不会亏待织田家的!”足利义辉在说了三好家一堆的坏话后,说出了自己的期望。

    “请将军殿下放心,本家无时无刻都希望上洛以恢复幕府的权威。”织田信长大声应道,随即话锋一转,再次说道,“不过如今本家刚刚占领美浓,还需要数年时间休养生息,短时间内,还无法再起战事。”

    说完,织田信长又接着说道,“不过如果本家准备完全,定然会相应将军殿下的召唤!”

    虽然没能让织田信长立刻同意,不过得到这种回答,已经足以让足利义辉感到满意了。随后,织田信长献上献金,足利义辉顺手将美浓守护、三河守护的职位送给了织田信长,这次拜会算是完满的结束了。

    当然,既然织田义信来了,少不得比一下剑术,只是很遗憾……

    “唉,想不到我天天勤修剑术,却依然不是义信你一招之敌啊!”足利义辉无奈的感叹着。

    “呃,其实将军殿下您的剑术已经非常好了……”织田义信搔了搔头,讪笑着说道。

    “哈哈~”闻言,足利义辉大笑,就此歇过不提。

    拜别了足利义辉,两人又拜访了山科言继。说起来,之前织田信长并没有获得天皇的召见,不过这一次,在拜会了山科言继之后,很快就在隔天,得到了觐见天皇的许可。

    “啧啧,这就是势力变大的好处啊~”织田义信低声说着,言语中却充满了不屑。这也没办法,虽然在这个时代生活了20多年,也已经适应了武士的生活,可对于天皇,他实在难以产生任何的敬畏之心。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织田义信是穿越者,想要让他对于皇权这种东西产生敬畏,显然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改变。只是如今的皇室……啧啧,其实别说织田义信了,就算是那些强势的大名,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将他们放在心上。

    而觐见的那些规矩,也让织田义信对于皇室产生了更加不好的感觉。在他看来,天皇应该从来都没有放弃想要夺回权利的想法,既然如此,他们就不应该还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如果在加上这群家伙已经穷得快揭不开锅的现实,好吧,织田义信除了送给他们一句“傻叉”之外,还能说啥呢?

    忙活了半天,两人终于见到了天皇,或者应该说看到了天皇的身影,因为虽然名为觐见,但在两人的面前,却有着一个大大的竹帘,除了隐约能够看到天皇的身影之外,根本就看不清这位传说中的神之子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啧,屁实力没有,谱倒摆的挺大。”织田义信一边听着天皇身边一名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家伙在那边废话,一边心中碎碎念着。是的,所谓的觐见,就是你看着竹帘后的天皇身影,听着天皇身边一个不知道干嘛的公卿在那边不断废话。

    从头到尾,你即看不到天皇的长相,也听不到天皇的声音。“真不知道来干嘛的。”织田义信低着脑袋不爽的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皇才带着身边那几名不知道干嘛的家伙离开。随后,山科言继又和织田信长废话一番后,两人才离开了天皇居住的御所。

    “兄长啊,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就别叫我了行不?”没走多远,看到周围没人,织田义信顿时就忍不住抱怨起来。

    “嘿嘿,兄弟就是要共患难才是嘛~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啊?”织田信长一脸欠打的模样笑道。

    “你……”闻言,织田义信指着织田信长,忽然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好啦好啦,下次还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织田信长拍了拍织田义信的肩膀宽慰着。

    “啧……”织田义信闻言,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他也知道,能和织田信长一起去见天皇,也是因为织田信长对自己的宠信。于是,他晃了晃脑袋随口岔开了话题,“天皇都说什么了?”

    “要叫天皇陛下!”织田信长随手敲了一下织田义信的脑袋笑骂着。

    “切,就这么一个要钱没钱要人,甚至还没脸见人的家伙,还陛下呢……”织田义信没好气的嘀咕着。不过他也知道这番话可是相当的大逆不道,所以在说的同时,小心翼翼的查探着周围。

    “你小子这张嘴啊~”织田信长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不过显然他自己也对天皇没啥感觉,所以也懒得理会织田义信的称呼,直接回答着,“天皇让我们立刻将美浓、尾张、三河的皇室御所恢复到原来的规模。其他就是废话一堆了,我也不怎么记得。”

    “哈?皇室御所?那是啥?”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他自然知道皇室御所是什么,但他可从来都不晓得美浓、尾张、三河也有这玩意。

    “就是天皇住的地方呗,万一天皇哪天心情好了跑来尾张想要住上那么两天,就会住在天皇御所里啊。”织田信长随口解释着。

    “那你答应了?”

    “废话,当然答应了,还能不答应?”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白了织田义信一眼说道。

    “打算恢复吗?”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织田信长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怎么可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