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八十章:织田义信帮试探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在很多时候,人们在提到织田家家臣时,可能第一个想起来的都会是那位平民关白丰臣秀吉,嘛,也就是书中的木下藤吉郎。但实际上,一直到木下藤吉郎被任命为攻略西国毛利家的军团长时,织田家的四大天王依然还是柴田胜家、泷川一益、明智光秀和丹羽长秀这四人。

    而在如今的织田家中,头号家臣毫无疑问是织田义信同学,再往下,柴田胜家和林秀贞,之后就是丹羽长秀了。如果再刨去织田义信这位穿越众的话,那么丹羽长秀就是织田信长儿时玩伴中,地位最高的家臣了。

    这种地位,可不单单只是凭借织田信长儿时玩伴就能够取得的。看看和织田信长那些儿时的玩伴,除了织田义信和丹羽长秀之外,地位最高的就只是佐佐成政和前田利家了。所以,除了关系之外,丹羽长秀能够冒头这么快,还是在于他的能力。

    当织田义信来找丹羽长秀时,他就已经隐隐猜到了织田义信的目的。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织田义信不可能有那个闲工夫跑到他这边来蹭饭,而且这也不是织田义信的作风。事实上每次织田义信想要和他们这些儿时玩伴聚一聚的话,都会邀来所有人,组队去织田信长那边蹭饭的说。

    在织田义信来之前,丹羽长秀就隐隐觉得织田信长可能要改变一些什么,毕竟刚刚攻下美浓的现在,正是做改变的最好机会。因为以丹羽长秀对织田信长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斋藤家的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的。

    可不管丹羽长秀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织田信长会玩这么大。

    “主公实在是太……”听完织田义信的解释后,丹羽长秀摇头苦笑着,他实在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织田信长的这种做法了。

    “确实,兄长大人这次确实玩很大,很有可能会引来领内的动乱。所以他才派我前来,先和你们通通气。”织田义信见状说道。

    “接下来你准备去找谁?”

    “嗯……利家、成政他们肯定是要的,柴田、林两位大人也是必须拉拢的。另外安藤大人他们三人在西美浓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也是需要拉拢的。”织田义信一个个的数着。

    “嗯……不错,这些人都必须去找。另外,还有一个人你也得去找。”丹羽长秀点了点头后说道。

    “谁?”

    “松平大人!”

    “他?”织田义信有些诧异的看着丹羽长秀,似乎对于这个名字的出现有些不能理解。

    “没错,就是他!”丹羽长秀严肃的说道。“虽然松平大人的情况有些特殊,但松平家毕竟已经降服了本家,成为了本家的家臣,松平大人也以本家家臣自居。这么一来,如果你能够将他拉拢过来的话,那么有些人就算不满,也只能忍着。毕竟这件事情一旦实施,那么影响最为严重的就是松平大人了。”

    “嗯……有道理!”织田义信闻言,点头赞同着。“而且,虽然家康他一直称作本家的家臣,但不管是本家的家臣还是松平家的家臣,恐怕这么认为的人几乎没有。通过这件事情,也可以正式让松平家成为本家的家臣。”

    “嗯,所以松平大人是一定要去见,而且最好第一个去,只要他能同意,那么柴田大人他们也就好说服的多了。”丹羽长秀轻声说道。

    “嗯。”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随后忽然笑道,“你小子,说了半天你到底同不同意啊?”

    “你说呢?”丹羽长秀没好气的白了织田义信一眼。随后一脸嫌弃的鄙夷道,“你先去搞定松平大人吧,利家那边我来负责,肯定比你那蹩脚的说词强多了。”

    “靠,那你还让我去说服家康?”织田义信不爽的叫嚷着。

    “谁让你小子是他的继父呢?”丹羽长秀没好气的说道,随后露出一脸羡慕的模样笑道,“啧啧,这身份,可是想到牛逼轰轰呢~”

    “屁!他是我织田义信的养子,这个身份才更加牛逼吧!”织田义信嚣张的说道。

    两人又瞎扯了一阵,织田义信就离开了岐阜町,两天后,抵达了冈崎城。

    以织田义信的身份,门卫自然不敢多做阻拦,来到松平家康宅邸门口,就已经看到松平家康站在那里迎接了,“父亲大人前来,怎么不提前告知一声,好让孩儿也有所准备啊~”松平家康大笑着说道,随即就要下拜。

    “呵呵~家康无须多礼,进去详谈。”织田义信笑道。

    闻言,松平家康就引着织田义信来到了一间密室,随后屏退左右后,才恭敬的问道,“不知父亲大人有何吩咐?”

    “呵呵,吩咐倒是没有,不过家康你应该知道,如今本家已经攻下了美浓……成为了坐拥美浓、尾张、三河三国的大大名了,单论石高,恐怕昔日的今川家也比不上本家……”

    闻言,松平家康眉头微皱,一边盘算着织田义信的来意,一边笑道,“父亲大人说得是,孩儿到现在还为了自己当初能够弃暗投明,归入织田家而感到自豪呢~”

    “嗯。”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后直接道出了来意,“此次前来,却是因为兄长大人对于本家如今的制度有些一些想法,想问问你的意见。”

    闻言,松平家康猛地瞪圆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织田义信。他并不是傻瓜,而且还异常的聪明,不然也不会被太原雪斋收为关门弟子。织田义信如此说,又专程跑来寻找自己,目的显然不必明言也能猜得到。

    虽然不知道织田信长对于制度有什么想法,但单从织田义信来找自己这件事情上,就是松平家康不想看到的了。

    正如丹羽长秀所言,松平家降服织田家这件事情可是非常的特殊。因为在松平家降服的时候,最少从名义上来说,他是带着整个三河国降服的。所以虽然按道理松平家应该是织田家的家臣,但不管是织田家的家臣还是松平家的家臣,从来都没有这么认为过。

    而松平家康虽然一直对织田信长保持着家臣的礼仪,但他又何曾没有想过当松平家再次变得强大后,能够恢复到和织田家平起平坐的地位呢?虽然这并不是表示他想要谋反,但在松平家康的内心深处,他还是认为自己是一个战国大名。

    而如今,织田义信来了,带来了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可松平家康能不接受吗?显然不可能。不管是昔日织田家对于松平家的帮助,还是如今织田家的势力,都不是松平家能够抗衡的。

    所以,愣了一下后,松平家康马上恢复了恭敬的神情说道,“不知主公有何想法,父亲大人尽管说,孩儿一定坚定的站在父亲大人这一边!”

    好吧,松平家康并没有说同意也没说反对,他只是说明了自己的立场,那就是唯织田义信马首是瞻。

    虽然松平家康没有丹羽长秀那般干脆,但织田义信还是非常享受他的这番态度的。所以很快,他就将织田信长的想法说了一遍,“这些只是大概的内容,不过兄长大人肯定是打算彻底改革本家的制度。”

    “这……这……”松平家康傻愣的看着织田义信,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显然,织田义信的话,或者说织田信长的想法还是远远超过了松平家康的承受范围。

    “呵呵,很疯狂是吧?”织田义信见状也没有责怪,只是轻笑着问道。

    闻言,松平家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就反映了过来,连忙摇头说道,“这个……主公自然有主公的想法……这个……”半响后,他还是找不到什么夸赞的词汇。

    好在,织田义信也懒得去理这些细节,“我知道,你可能有些不甘愿。”织田义信看着松平家康的眼睛说道,“但你必须明白,兄长大人是准备征服天下的未来霸主!本家天下布武的道路,是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挠的!”

    看着织田义信那咄咄逼人的目光,松平家康忍不住低下了头,他明白,虽然织田义信此次前来虽然表面上是代表织田信长来询问意见,但他却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看织田义信的模样,就知道这位尾张的战神,织田家头号家臣是站在织田信长那一边的。如果不同意,那么等待松平家的,恐怕只能是织田义信的太刀了。

    见状,织田义信明白自己想要的目的达到了,连忙柔声宽慰着,“家康,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因为当主公的政令实施一段时间后,你就会明白,这件事情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吧,织田义信都这么说了,松平家康还能说什么呢?谁让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更没有勇气和织田义信以及织田信长为敌呢?

    “孩儿明白了,一切听从父亲大人的!”松平家康低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