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七十九章:织田信长要改革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岐阜城,虽然天守依然还在修建中,但其他地方倒是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毕竟攻破稻叶山城时,也就只有城门一带受损的比较严重,天守阁则直接被烧毁了。

    织田信长的宅邸中,织田信长正和织田义信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兄长,我说你忽然把我招过来,应该不只是想和我拉家常吧?”织田义信放下酒杯看着织田信长笑道。

    闻言,织田信长笑了,“没错,现在刚刚拿下美浓,正是忙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没功夫和你闲扯。”

    “喂喂,说得我好像很闲的样子啊?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忙吗?”织田义信不满的瞪着织田信长反驳着。

    “切,还不是交给你那帮家臣去做?”织田信长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后也不给织田义信反驳的机会,直接就开口说道。

    “我准备对本家进行改革,而且是大改革!”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嗯?”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织田信长,他忽然发现织田信长此时个表情可不是一般的凝重。“难道你想搞农兵分离?”织田义信随即问道。

    “你觉得可能吗?”织田信长闻言,没好气的说道。

    “不可能。”织田义信摇了摇头。

    这个政令之前他和织田信长也讨论过,可惜因为各种原因搁浅了。只是如今织田家虽然拿下了美浓,但织田义信也不觉得现在是进行农兵分离的好时机。随着时间,织田义信如今已经是合格的领主了,许多问题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只凭冲动行事。

    “我准备推行的政令,不单单只是兵源,还有许多如税收等之类的政策。”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这样啊……那确实有些麻烦呢。”织田义信闻言皱着眉头嘀咕着。虽然他还不晓得织田信长想要怎么改革,但显然,只要关系到税收这个问题,那就绝对不是小事情。

    织田家和如今大部分的大名家一样,都是古老的领主庄园制度。这种制度,已经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从合适开始的了,直到现在,依然还有许多的大名延续着这种统治。

    嘛,说白了,就是家臣们拥有对自己领地的经济、军师、政治全面统治,而大名对于这些领主在领地上的统治,是不能够干涉的。而领主,只有在大名需要的时候,出兵协助作战就好了。

    这种松散的制度其实是相当不利于大名的统治,所以才会在将军权利旁落后,一大堆的守护大名纷纷被家臣夺取了权利。因为守护大名和那些家臣比起来,只不过是一个领地更大、部队更多,被许多领主支持的大领主而已。

    这种制度好吗?不好!显而易见的,这种制度让大名对领地几乎没有半点的统治力,一切的统治都是建立在家臣们的臣服上面。就好像是织田家,织田信行想要反叛,只要取得家臣们的支持就可以了,其他家臣出不出兵,那都得看他们愿不愿意支持织田信长。比如前田利昌同学,就没有出兵参加任何一方。

    当然了,前田利昌同学也因此得罪了织田信长,但他亡羊补牢的功力却相当的不错,将自己的养女阿松嫁给了织田义信,又将家督之位让给了前田利家,这么一来,就算织田信长想要找借口对付前田家,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再比如斋藤家,长井道利在得势后,一直试图将整个东美浓划入自己的统治下,对于不服从自己的豪族,他直接就挥兵打过去了,要知道对方也是斋藤家的家臣耶。

    所以说,这种制度如果是天下太平,权利集中在幕府或者朝廷的手中,到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对于这个乱世中希望崭露头角的战国大名们来说,这个制度却是充满了危害。

    那么,就没有大名们改革这个制度吗?当然有。比如最为出名的就是今川家的今川假名目录了,由今川氏辉创立,今川义元补充,再到如今今川氏真继续改良,今川假名目录及追加已经成为了今川家统治领地的新政策。

    再比如大内家的大内家壁书,朝仓家的朝仓孝景十七条,武田家的信玄家法,都是针对原制度的缺点而做出的不同程度的改革。

    而这些大名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改革的大名在家中威望无二,而且对于家中的统治力也几乎达到了巅峰。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在改革刚开始的时候,就被一大堆的家臣反叛。

    如今,织田家显然也进入了这一阶段。织田信长攻下了美浓,实现了织田信秀当年都无法实现的梦想,同时降服了松平家,将领地扩大到了美浓、尾张、三河三国近百万石的领地。在织田信长看来,已经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当然,就算如此,反对的声音肯定也会有,所以织田信长才将织田义信找了过来,想要听听他的意思。毕竟,在织田家中,无论是威望、战绩织田义信都是最高的,而且如今他的封地也同样是最大的。嘛,虽然是因为赌约。

    “我是肯定无条件支持的,而且我也一直觉得这种制度必须要改变,不然本家根本不可能一统天下。”织田义信看着织田信长轻声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对织田义信很有信心,但不得不说,历史上从来不缺那些可以同患难,无法同富贵的故事。说起来也是好笑,一起吃苦可以,一起享福却不行了……

    “不过,单单我一个人肯定不行,必须再拉拢一些重臣,这样政策推行的时候,才不会受到阻力。”织田义信沉吟着。

    “不错,阿浓也是这么说的,所以才找你来……”织田信长冲着织田义信笑道,只是这个笑容,怎么让织田义信觉得牙痒痒的呢?

    “我说……你们夫妻俩不会是让我去和那些重臣说吧?”织田义信咬牙切齿的问道。

    “嘿嘿,我和阿浓合计过了,这件事情如果由我来提出,那么问题肯定很多,但如果由家臣们提出来的话……”说道一般,织田信长就看到织田义信的脸色已经黑了下来,连忙改口说道,“不过一切比较重要的,比如税收等问题还是会由我来提出的。”

    说完,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义信笑道,“嘿嘿,你以为你小子凭借一个伊势国的理由,就能霸占尾张四郡吗?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混蛋!”织田义信不爽的骂道,可惜,该干的活还是得干。

    离开岐阜城,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晴朗的天空,心情却相当的抑郁,没办法,这事情可是真心得罪人的活,不过显然,他不干也得干。毕竟织田家的政策改革,已经到了必须进行的地步了。因为如果这个时候不改革,那么下次再想要改革,恐怕就得等到上洛之后了。

    但织田义信可是非常清楚,上洛之后的织田家,可是四面皆敌。随随便便的改革,可是很容易崩盘的说。而现在,却是非常好的机会。周围的敌人都已经消灭了,近江的六角、伊势的诸多势力、东海道的今川家都没有能力进攻织田家。

    站在城门处想了半天,织田义信才向城下町走去。好吧,感谢织田信长的命令,让所有重臣都在岐阜城城下町居住,这样最少,省得织田义信到处跑了。

    “织田大……”丹羽长秀开门看到是织田义信,正准备发问,就被织田义信没好气的打断了。

    “长秀,你小子混了这么多年,就不能学学利家他们?”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好吧,义信,你怎么有空来我这了?”丹羽长秀闻言大笑道。

    “咳咳,这不是正好路过嘛~”织田义信有些尴尬的应道。好吧,最近几年来,随着大家地位的提升,互相之间的走动也变少了。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不希望被其他人以为是拉帮结派的原因。

    “哈哈~”丹羽长秀闻言,也不说破,直接引着织田义信走进房中,顺便让他的夫人友香去准备酒菜。

    两人喝酒吃菜,不断回忆着过往的岁月,谈笑言欢好不热闹,忽然,织田义信低头叹息起来。

    “嗯?义信,你怎么了?”丹羽长秀好奇的问道。

    “唉,还能怎么了,担心本家的未来啊!”织田义信一脸哀叹的说道。

    只是闻言,丹羽长秀却忽然大笑起来,“哈哈~我还以为义信你真的是路过来蹭饭吃呢,原来是帮主公做试探来了。”

    “你妹!”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大囧,他怎么都想不到这才第一句话,就被丹羽长秀识破了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