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七十一章:再次劝降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竹中重治降服了织田义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斋藤龙兴的计划被识破后,竹中重治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斋藤家的结局在这一刻就已经定了下来。既然如此,他也只能退而求次,保全斋藤龙兴、安藤守就等人了。

    在这个乱世之中,又有什么比家族的传承更加重要的呢?没有!或许斋藤龙兴不这么认为,但作为斋藤家的家臣,竹中重治还是希望斋藤家能够延续下去。毕竟未来,谁说的准呢?

    随即,织田义信就秘密会见了织田信长,将竹中重治降服的事情告诉了他。

    “很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织田信长点头说道。

    “放心吧,兄长您先想好怎么赏赐我吧~”织田义信笑道。

    “滚吧你!”织田信长闻言,没好气的笑骂着。

    辞别织田信长,织田义信就连夜带着竹中重治赶往安藤守就所在的北方城。而稻叶山处,织田军依然有条不絮的继续进攻着。

    北方城内,安藤守就满腹心事的坐在走廊上看着月色,忽然,一个物体砸落地面的声音惊醒了他,循声看去,却是斋藤龙兴派来监视自己的那名忍者。

    “你们……”安藤守就震惊的看着出现在屋内的两人,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织田义信和竹中重治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呵呵,安藤大人,进屋详谈如何?”织田义信轻笑道。

    沉默的看着两人,半响之后安藤守就忽然叹息了一声,“看来斋藤龙兴的计划已经被你们识破了……”

    “没有哦~”织田义信笑道,看着安藤守就诧异的目光再次说道,“是一开始就知道了~”

    “原来如此!”安藤守就一边走进屋一边点头应道,“那么织田大人深夜来此,是希望我们彻底降服织田家吗?”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轻松愉快~”织田义信赞了一声,“不错,不过我从重治那边已经得知了你们的情况,所以你们就依然照着斋藤龙兴的计划去做,只不过交战时,双方演一下戏就好了。主公已经答应,会尽量救出你们在稻叶山中的人质,同时也答应保留你们的领地。”

    “唉,如此,就拜托织田大人了……”安藤守就闻言应道,甚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这番态度,让织田义信顿时就有些诧异和蛋疼了,因为在来的时候,他可是准备了很多的说词,还特意把竹中重治给带了过来的说。

    看到织田义信的表情,安藤守就顿时苦笑道,“织田大人,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在下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哪怕您不答应救出人质,在下为了家族,也只能选择降服……”

    安藤守就的话充满了苦涩,对此织田义信并没有鄙夷他贪生怕死。在这个时代生活了这么久,他已经见多了这种为了家族的延续,甘受一切屈辱的武士了。在织田义信看来,他们和那些为了忠义切腹自裁的人同样值得人们去敬佩。

    不过这种敬佩之情也不过只是在织田义信脑中转一转就消失了,虽然同样值得敬佩,但织田义信还是更加喜欢以死尽忠的人。

    摇了摇头,抛开脑中的胡思乱想,织田义信看着安藤守就说道,“既然如此,还请安藤大人写两封书信,由在下交给稻叶大人和氏家大人。”

    对此,安藤守就没有多言,直接拿出纸笔就写了起来。

    过了一会,织田义信就带着书信和竹中重治辞别了安藤守就,消失在了北方城中。

    看着消失在黑夜中的织田义信两人,安藤守就站了良久,才无奈的摇头自语着,“主公……你输了……也怪不得的属下了。”说完,转过身来,看着那依然躺在屋内地板上的尸体皱了皱眉头,“来人!”

    一会后,一名小姓匆匆赶了过来,“大人!”话刚说完,他就看到了房间内的尸体,顿时惊诧的看着安藤守就。不过他很聪明,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安藤守就并也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那这具尸体处理了,别被人发现。”

    “是!”小姓闻言,立刻应道,随后就沉默的将这具尸体拖了出去。至于心中的疑惑,他早就已经遗忘了。

    搞定了安藤守就,织田义信在随后几天顺利的搞定了稻叶良通和氏家直元。

    “啧啧,这次的劝降比我想象中的要顺利的多啊~”织田义信一脸轻松的对竹中重治笑道。

    “主公,斋藤家的败局已定,而且三人众从以前就和斋藤殿下矛盾不断……”竹中重治在旁边恭敬的说道。

    自从竹中重治降服之后,虽然没有给织田义信出什么计策,但对于织田义信的态度,却是180°大转变,那模样让织田义信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换了一个人了。

    不过这种态度,显然是织田义信希望看到的,“重治啊,那你说斋藤龙兴还会不会有什么后手?”

    好吧,织田义信其实真的只是那么随便的一问,但竹中重治闻言却愣住了,直到看到织田义信疑惑的目光才反应过来,“属下不知,不过按照属下的了解,说不定真有我等不知道的计划。”

    “呃……”织田义信完全没有想到竹中重治竟然会这么说,呆愣了一下后,他才有些古怪的问道,“那么如果真有什么其他后手,那你们会不会再叛到那边去?”

    “这个……”竹中重治想了想后,最后沉声说道,“恐怕不会,岳父大人他们和斋藤殿下之间的矛盾太深了,之前岳父大人也曾经说过,就算这次能够击败织田家,斋藤殿下恐怕也不会放过岳父大人他们。”竹中重治的表情很是严肃。

    “那你呢?”

    “属下同样不会!不过如果主公不相信属下的话,可以让加藤大人随时跟在在下的身边。”竹中重治面色不变的说道。他并没有因此而怪织田义信,毕竟不管是谁,在这种时候也会怀疑一下。

    “哈哈~我就随便问问而已,不用这么严肃~”织田义信闻言,大笑着说道,说完,还拍了拍竹中重治的肩膀,“虽然相识不久,但我相信你的为人!”织田义信笑道。

    “主公……”竹中重治闻言,心中顿时有些感动,但嘴上依然说道,“您这么做,似乎有些意气用事。属下觉得应该派人监视属下以及岳父大人他们……”

    好吧,这下不单单是他自己了,连安藤守就他们也要派人去监视。不过这倒不是竹中重治矫情,而是因为作为一名家臣,他理应提出对主公有利的建议。

    “没必要~”织田义信闻言,只是随口应了这么一声。

    “主公,您这样做,虽然让属下很是感动,但属下还是觉得,身为织田家的大将,不应该意气用事。还怀疑和警惕的,还是应该去怀疑和警惕。”竹中重治闻言再次劝说着,如今的织田义信,让竹中重治想到了身在近江的浅井长政,他同样也是如此的人,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

    “意气用事?”织田义信闻言撇了撇嘴,随后转头看向竹中重治拿着手中的八岐在他眼前晃了晃,“重治啊,我从来不是意气用事,只是对自己和织田家的实力有信心而已……”说完,就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信心嘛……”竹中重治看着织田义信的背影,不知为何,心情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织田军本阵。

    虽然织田义信已经拉拢了安藤守就等人,但织田信长却也没有闲着,每天都在本阵中召开军议,研究着稻叶山的破绽。

    但很遗憾,面对坚固的稻叶山城,不管是柴田胜家还是丹羽长秀他们,都找不到任何突破的办法。

    “算了,先散了吧。”织田信长也知道这事情急不来,也没有责怪众人,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回去休息。

    只是当众人散去后,织田信长忽然发现木下藤吉郎并没有跟着离开。

    “猴子,有什么事吗?”织田信长随口问道。

    “主公,猴子这边有一些发现……”木下藤吉郎低声说道,随后看着织田信长欲言又止。

    “呵,你这猴子……上来说说吧,我倒要看看你发现了什么。”织田信长见状哪能不明白,轻笑着招了招手说道。

    “谢主公!”木下藤吉郎闻言,连忙快步走到了织田信长的面前不远处,小声说道,“主公,属下之前在攻略美浓时收的家臣堀尾吉晴,知道一条通往稻叶山城后山的小道。”

    “哦?!”织田信长看着木下藤吉郎,眼神中散发着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