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八章:劝降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劝降安藤守就,让安藤守就再去劝降其他两位三人众,进而通过这种形式来逼降整个西美浓。这一步不管是对于斋藤龙兴还是织田信长来说,都是非常的必要。

    斋藤龙兴非常清楚斋藤家和织田家之间如今拥有的差距,那绝对不是区区3、5年能够扯平的。所以,斋藤龙兴希望用这种逼迫决战的方式来进行赌博。赌赢了,织田家如今如日中天的气势将遭到严重的打击,斋藤家可以从容的休养生息,同时和今川家联系,看看能不能造成反攻。

    更重要的是,一旦织田家受到重挫,那么斋藤龙兴就可以联合六角家再次攻略近江。只要浅井家被击败,不管是降服还是彻底的消失,那么斋藤加上六角家,将再也不用畏惧织田家。

    而织田家,则像前面提到的那样,织田信长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恢复美浓的经济、农业、兵员储备等。这样才能够在找到理由上洛时,一气呵成。因为织田信长很清楚,对比近畿的霸主三好氏,织田家如果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上洛……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毕竟,不管从经济、农业、生产力、人力等任何方面,三好家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北方城,安藤守就的宅邸。

    “织田义信亲自来了?”安藤守就看着跪在面前的家臣,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于安藤守就来说,他真的很讨厌如今的这个任务,因为按照斋藤龙兴的计划,他必须要降服织田家。可要实现这么一个计划,又不能被织田家看出来,这让安藤守就非常的被动,也是之前一直拒绝费南德劝降的原因。

    但如今,织田义信亲自来了,这就说明织田义信已经不想继续玩这种劝降的戏码了。虽然这也是斋藤龙兴希望看到的,但安藤守就却没有那个信心演好这出戏啊。虽然一直都说织田义信有勇无谋,但在安藤守就看来,这件事情纯粹只是扯淡而已。一个有勇无谋的人能够不到半年平定三河一向一揆?

    就在安藤守就苦恼的时候,家臣的声音惊醒了他,“是的,不过除了织田义信之外,还有竹中大人……”

    “嗯?重治?他怎么和织田义信混到一起去了?”安藤守就诧异的看着那名家臣,不过随后他就想到之前斋藤龙兴让竹中重治前往浅井家的事情,而前几天,织田义信送阿犬前往浅井家的事情可以说整个西美浓的豪族都知道了。

    “还真是巧啊……”安藤守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女婿动作这么快。好吧,如果他知道竹中重治为什么会出现在织田义信的身边,恐怕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主公,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那名家臣忽然说道。

    闻言,安藤守就眼神一亮,显然,在这一瞬间他动心了。如果能够直接斩杀织田义信,那对于织田家绝对是巨大的打击,因为织田义信不单单是织田信长的妹婿,更是尾张的头号猛将。而在其平定三河一向一揆之后,更被称为尾张的头号名将。

    这种人如果死了,那对于斋藤家来说,是绝对的幸事。而对于织田家来说,届时他就只有两个选择了,不然疯狂进攻稻叶山为织田义信报仇,另一个就只能退回尾张,准备复仇。只是,这个念头只在安藤守就的脑海中盘旋了一下就彻底消失了。

    “算了,来者是客。何况当年他在长良川时,面对本家上万的大军还不是说走就走,就凭借我们这一点人……可别把自己也搭进去。”安藤守就无奈的说道。那一年,他可是亲眼看到织田义信是如何嚣张的警告着斋藤义龙,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消失,杀他?好吧,安藤守就很希望织田义信死,但他却不希望这件事情是由自己去执行。

    “去吧,将……算了,我亲自去。”安藤守就想了想再次说道,说着,就起身往城门处走去。

    而此时在城外,竹中重治正一脸不爽的看着织田义信,他怎么都想不到织田义信竟然会这么的无耻。你说你要劝降安藤守就就去呗,干嘛非得拉他过来?还美其名曰是考虑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安藤守就,特意带他去的。

    对此,如果不是竹中重治深知自己不是织田义信的对手,真想一刀看了这个无耻之辈。因为如果不是织田义信,竹中重治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

    “重治,别这么瞅我嘛~我会害羞的~”织田义信充满戏虐的声音再次响起在竹中重治的耳边,一句话,差点让竹中重治跌坐在地上。

    “织田大人!虽然在下……”竹中重治刚想说些什么,却直接被织田义信霸道的打断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知道~”织田义信连连说道。可惜,还没等竹中重治怀疑织田义信真的明白他的想法时,织田义信的话再次让竹中重治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心情。

    “我知道,你只是一时间不好意思而已~毕竟刚刚离开斋藤家就成为了我的家臣,难免会有些心态上的问题。不过没关系,我会等你适应好的~”织田义信一副我就是这么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模样说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竹中重治决定彻底放弃和织田义信继续争论这个话题,他算是明白了,织田义信是铁了心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家臣,虽然竹中重治完全不明白织田义信这份执念到底从哪里来的。不过……好吧,在不爽的同时,竹中重治不得不承认,织田义信这种对他的重视,还是很舒服的。

    “织田大人久等了……”就在这时,安藤守就走了出来。他是自己一个人出来的,这是为了表现一种态度,对于织田义信和织田家的态度。

    “哈~安藤大人亲自出来迎接,可让在下倍感荣幸啊~”织田义信大笑着说道。

    “见过岳父大人……”一旁的竹中重治也恭敬的说道,随后就站在织田义信的一旁不动了,他并没有做什么暗示或者眼色,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呵呵~里面请!”安藤守就似乎对于竹中重治的存在并不感兴趣,只是对织田义信恭敬的说道。

    “安藤大人请。”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会客室,落座后,织田义信就直奔主题的说道,“安藤大人,如今的局势相信你已经很清楚,斋藤龙兴只懂得死守稻叶山,丝毫不顾东美浓的战况。而且之前你的劝诫还被他责骂甚至关押了起来,如果没有重治出手,恐怕到现在你还未必能出来呢~”

    顿了顿,织田义信看了一眼沉默的安藤守就再次说道,“而且就在昨天,不破大人已经降服了织田家。相信他的降服所能带来的影响,您应该是知道的。”

    织田义信并没有安藤守就的压力,因为在来之前,他已经和李华梅、费南德商讨过了,那就是不断的逼压安藤守就。因为需要降服的是安藤守就,织田义信只需要给他一个降服的理由就好了。

    闻言,安藤守就沉默了,就如织田义信所想的那般,安藤守就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一个台阶。只要满足了,他就会顺势降服。而织田义信的这番话,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亲自的到来,给了安藤守就这个理由和台阶。

    “织田大人,您应该清楚,在下和氏家大人、稻叶大人已经效力了道三公等三位斋藤家家督了,如今因为主家势弱就反叛到织田家……”安藤守就沉声说道。虽然有了理由,但安藤守就还是需要表现的更好一些,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他的身份。

    “安藤大人,良禽择木而栖!斋藤龙兴在美浓的这些年做了什么事情,您应该是最清楚的!而且斋藤家如今的情况您应该也看到了,用不了多久,斋藤家就会成为历史了。难道安藤大人愿意让自己的家族,以及自己兄弟的家族也跟着消失吗?”织田义信语带威胁的说道。

    说完,看到安藤守就脸色有些难堪,连忙再次说道,“不过安藤大人您在美浓的地位本家也看得到,如果您愿意降服的话,除了继续保有自己的领地,主公还会答应再赏赐您3000石!”这个条件织田信长并没有说,不过织田义信却也不在乎,因为他很清楚安藤守就会再次谋反,所以只要合理,给多少又如何?

    安藤守就闻言,再次沉默了,他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表现自己的纠结和犹豫。可惜,织田义信并没有给他继续飙演技的机会,“安藤大人!希望您知道!如果我们让不破大人帮忙劝说的话,一样可以将许多西美浓的家族拉拢过来,但那个时候……”

    “唉……”听到织田义信这么说,安藤守就明白已经是时候了,“我明白了……”安藤守就低声说道,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