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七章:暴力什么的最讨厌了!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所以当织田义信率军遭遇了不破光治的阻截后,就再一次的应证了这个道理。

    “目标敌军本阵!冲!”织田义信大喊着,挥舞着弑神戟就杀向了敌军。

    竹中重治就跟在织田义信的身边,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织田义信的作战方式,早在新加纳的时候,织田义信就已经留给了他深刻的印象。但显然,那种印象是无法和如今直接在织田义信的身边观察来得震撼。

    竹中重治一直认为,只有谋略才是乱世中的王道,以少胜多,以弱击强。对于大部分武士吹嘘的武勇,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可如今,在织田义信的身边,他的这个观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织田义信兵800,不破光治兵600,织田义信是织田家的头号猛将,不破光治也是斋藤家的重臣之一,统军、谋略,政务都相当不错。按照道理来说,就算不破光治打不过织田义信,怎么也能坚持一段时间吧?

    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照面就被织田义信率军突破了,那密密麻麻的枪林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就仿佛是纸糊的一般,根本无法阻拦织田义信的脚步。而那600人的大军,更无法对织田义信产生任何的威胁。

    说起来,竹中重治本来还想趁机逃跑,可他却发现织田义信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轻松愉快的限制自己的行动,甚至还又一茬没一茬的和自己闲聊着。

    “这就是被誉为须佐之男转世的战神吗?或者如三河那些佛徒所言,是地狱来的恶鬼呢?”竹中重治震惊的想着。随即,竹中重治再次想到了一个让他恐慌的问题,“以织田义信如今的武勇,主公的谋略真的能够实现吗?”

    这并不是竹中重治被织田义信吓住了,因为在斋藤龙兴的谋略中,赌的就是当安藤守就等人反叛后,织田军因此会大乱,使得斋藤家两面夹击将其击败。可如果织田义信挡住了安藤守就等人呢?

    “重治,你在想什么呢?”织田义信的声音惊醒了沉思的竹中重治。

    “没什么。”竹中重治摇了摇头,随后抬起头来,豁然发现身前不远处,不破光治正一脸悲催的跪在那边。

    “哦。”织田义信随意的点了点头,就转头看着不破光治说道,“你愿意降服本家不?”

    对于不破光治,织田义信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不过毕竟他在历史上是织田家的家臣。而且虽然知道斋藤龙兴的谋略,但有劝降敌人的机会,织田义信还是不会放过的。毕竟有减少损失的机会,没道理放弃。

    “在下愿降!”不破光治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答应了。他已经被织田义信给吓破胆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世间竟然真的有凭借武勇就足以决定战争的人物。虽然这么做有些对不起一直很看重他的斋藤龙兴,但不破光治真的没有勇气再面对织田义信了。

    “不破光治!你身为斋藤家重臣,竟然为了保命降服敌人?!”竹中重治忽然跳了出来,指着不破光治的鼻子大骂着。

    “嗯?竹中重治?!哼哼,我说你小子怎么一下子就没影了,原来是投靠了织田家!!”不破光治见状冷笑道。

    “我才没有!”竹中重治闻言顿时大怒,“如果我真的降服了织田家,为什么不直接把稻叶山献给织田信长?!”

    “哼!谁知道你在想什么鬼主意!”不破光治冷哼着。

    两人不断争吵着,这让一旁的织田义信很是奇怪,因为他可真没看过竹中重治如此失态的模样。

    “主公,不破光治的不破城就在竹中大人的菩提山城附近,两家很久以前,就因为领地有了很多的纠纷。”一旁的李华梅低声提醒着。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恍然大悟,随即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劝架了。嘛,如果是什么生死大仇,他恐怕就得想一想怎么办了,但只是领地……啧啧,织田义信真没把什么领地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去纠结那么1、200石的无聊问题。像他这种高大尚人,最低限度也得是几个国的问题吧?

    一边从两人身上寻找着优越感,一边将两人分了开来。见状,不破光治和竹中重治也不再争吵,不过看模样,想要他们成为同僚,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不过对此织田义信也没多想,因为本来他们也不是同僚嘛。

    “氏家大人!不破大人的部队已经被织田义信击溃,而且……”赶回来的探子说道最后,有些犹豫的闭上了嘴巴。

    “而且什么?!”氏家直元皱着眉头问道,他怎么都想不到不破光治竟然这么快就输了,这才多久?算上探子往返的时间,一刻钟都不到吧?

    “而且不破大人已经被织田义信抓获了!暂时不知道是否降服!”探子闻言连忙说道。

    闻言,氏家直元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无奈的叹道,“撤吧。”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日落西山,仿佛就像是斋藤家如今的命运一般。

    而另外一边,某个阴暗处中。数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织田义信。“头目,现在怎么办?”

    “撤。”头目低声说道。

    稻叶山城。

    “失败了?”斋藤龙兴平静的问道,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

    “是,织田义信麾下似乎也有强大的忍者,在氏家大人和不破光治好没有接近时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跪在斋藤龙兴面前的忍者低声汇报着,从声音上判断,似乎就是之前的那名头目。

    听完其的汇报,斋藤龙兴沉默了片刻后,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我还低估了他啊!”说完,又对那名忍者说道,“你做得对,在没有把握杀死他的情况下,没必要暴露自己。如此一来,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他并没有在乎不破光治的降服,因为他降服与否,根本就不影响斋藤龙兴之前的布局。事实上,在斋藤龙兴的布局中,整个美浓都已经被他放弃了。赌的,就是最后那一下。只是,虽然他已经不断提高了织田义信的威胁度,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负责阻拦的不破光治会在一个照面就直接被突破了本阵,甚至他自己连逃都来不及就被抓住了。

    “这么想来,还真的不能怪光治那小子呢。啧啧,说不定他都已经被织田义信打出心理阴影来了呢。”斋藤龙兴突然想到,随后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刚笑了一下,斋藤龙兴就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对下方的忍者说道,“行了,我知道了。这样,你去告诉安藤守就,这次是一个好机会!让他好好把握!”

    “是!”忍者说着,就直接离开了。

    “唉,织田义信……如果我有这等猛将的话……”斋藤龙兴低喃着,语气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斋藤龙兴的阻拦失败了,而他也不打算再进行第二次拦截了。于是织田义信随后很轻易的就回到了墨俣城。在将柴田胜家从大恒城叫回来后,织田义信就和柴田胜家商议起之后的对策。

    “柴田大人,如今不破大人已经降服,我觉得是时候让安藤守就他们做出选择了。”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在这边已经耗了很久了,斋藤龙兴看来是打定主意死守稻叶山。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必要一直等下去了。”

    “嗯,织田大人所言甚是,一切就按照织田大人说得办吧!”柴田胜家对此完全赞同,或者说他早就已经坐不住了。

    见柴田胜家同意,织田义信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然柴田大人没有意见,那么接下来我就亲自前往北方城,见一见安藤守就。”

    闻言,柴田胜家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看着织田义信良久后,忍不住说道,“那个……织田大人……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您……尽量别使用暴力……”

    一句话,差点让织田义信一拳打向柴田胜家,“柴田大人!我是那种人吗?!”织田义信没好气的问道。虽然织田义信从来不自诩文明守法小标兵,但怎么也不是那种有暴力倾向的人吧?

    可惜,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柴田胜家竟然毫不犹豫的点头了,“织田大人,您虽然武勇无双,但劝降什么的,可不是暴力能够解决问题的,尤其一个不小心,很容易让对方产生玉石俱焚的想法。”

    “柴田大人!我是那种爱使用暴力的人吗?!”织田义信咬牙切齿的看着柴田胜家问道。

    刚想回答,柴田胜家就看到了织田义信那不善的表情,口中的那个是一瞬间就在前面加了一个不字。“不是!当然不是了!哈哈!在下刚才只是看玩笑的~”柴田胜家讪笑着。

    “那是!暴力什么的,最讨厌了!”织田义信信誓旦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