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六章:返程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往前推个几天,当织田义信率军离开墨俣后,斋藤龙兴很快就得到了消息。毕竟800多的大活人,而且为了尽快抵达近江,织田义信还尽量挑选大路来走。这种情况如果斋藤家的探子都无法发现的话,那斋藤家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中了。

    不过斋藤龙兴并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搞袭击,如同织田义信所想的那般,斋藤龙兴不敢赌。因为一旦袭击成功,那么不管阿犬是被劫了、被杀了或者直接被斋藤家送到近江,浅井家也会觉得脸被斋藤家打了。

    在这个时代,尊严和荣誉永远是大部分武士最为在乎的东西,何况是这等大事?所以一旦浅井家震怒而出兵美浓的话,那斋藤龙兴可真的是哭都来不及。但让他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斋藤龙兴却有舍不得。

    要知道,那可是织田义信啊!织田家的头号猛将,织田信长最为新来的家臣。如果能够将他斩杀的话,织田家的士气必然大跌,而且织田信长还很可能因为震怒而直接攻打稻叶山。

    稻叶山城,斋藤龙兴低头看着案几上的地图沉思着,此时地图上好几处地方已经被圈了起来,这是他预定的埋伏地点。但他依然还有些犹豫,一方面,是他对于之前在新加纳之战中,织田义信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有些畏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派谁去执行这个计划好了。

    好吧,斋藤龙兴并不是老糊涂,而是斋藤家如今的现况确实让斋藤龙兴很蛋疼。在斋藤龙兴继任以来就一直被重用的日比野清实战死了,唯一的名将稻叶良通如今一直被柴田胜家围困在大恒城中。东美浓那边更是被织田信长搅得鸡犬不宁,除了率军赶回来的长井道利之外,其他人完全不可能指望。

    “难道要让安藤守就或者氏家直元去?”斋藤龙兴皱着眉头想着。

    他倒不是担心两人不按照他的计划执行,毕竟他们的全家都在稻叶山城当人质。斋藤龙兴只是在担心,仅凭安藤守就和氏家直元两人,到底能不能将织田义信斩杀。同时,如果失败之后又能不能让他们顺利的被寝反到织田家那边。

    自从新加纳合战之后,斋藤龙兴虽然表面上沉迷酒色之中,但他从来没有减少过对于织田家的防备,而情报,自然是重中之重。几乎每一名织田家的重臣,斋藤龙兴都专门去了解过,而织田义信,更是仅此于织田信长的第二号人物。

    嘛,虽然斋藤龙兴对于织田义信是什么须佐之男转世之类的传闻嗤之以鼻,但对于斋藤龙兴的武力值,他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因为从收集到的情报,斋藤龙兴可以轻易的知道,织田义信有过很多次以少胜多,强行突破敌军本阵斩杀敌方大将的战绩。而且他更知道,就是因为这些战绩,才让织田义信从一名忍者的养子,最终成为了织田家的头号家臣。

    不断翻阅着关于织田义信的资料,试图找到最终的突破点,可惜面对织田义信那恐怖的武力,斋藤龙兴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难道真的要派部队过去?”斋藤龙兴心中暗想着。

    本来以他的打算,是希望凭借家臣那边的力量自己解决的,这样也能够避免大批量的调动部队被发现。斋藤龙兴可不希望还没干掉织田义信的时候,就听到稻叶山被织田信长给攻破的消息。

    斋藤龙兴有些烦躁的站起身来,想去展望台走动一下。忽然,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目光一直盯着不远处摆放在架子上的铁炮出神。那是斋藤道三入手的第一支铁炮,一直作为收藏摆放在书房中。只是在斋藤义龙反叛后,它就被斋藤义龙丢进了杂货间,因为对于崇尚武勇的斋藤义龙来说,铁炮这种破烂东西根本没什么屁用。

    但在斋藤龙兴成为家督后,又将这支铁炮拿了出来,并且重新组织起铁炮部队。不过,他并没有像织田信长大批量的组建铁炮队,而是将它当作一个奇兵。

    “铁炮嘛……似乎挺不错的~”斋藤龙兴抚摸着铁炮的枪管喃喃自语着。

    斋藤龙兴的密谋,织田义信一无所知,但他也很清楚,回来的路绝对不会向去的时候那般好走。斋藤龙兴不想得罪浅井家,但显然不介意消弱一下织田家的力量。所以在返回的路上,织田义信继续让加藤段藏两人在前后方探路,同时叮嘱诸人做好准备。

    “主公,用不用换一条路走?”李华梅低声询问着。

    想了想,织田义信摇了摇头,“没用的,这里是斋藤家的地盘,无论我们走哪里都会被发现的。与其如此,不如走之前的道路,更加的熟悉一些。”

    闻言,李华梅点了点头,确实,就算换一条道路,难道斋藤家就不会发现吗?他们这可是有800人!而且又没办法走小路。

    “重治,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这时,织田义信忽然转头问向身旁的竹中重治。自从离开墨俣之后,织田义信就将竹中重治绑在了身边,没事就和他闲聊几句,说说自己对于乱世的看法啊,和平的期望啊,织田家的伟大之类的。

    “织田大人,在下只是被您强拉过来的浪人而已,您觉得在下会帮助您吗?”竹中重治没好气的说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武士,不但将自己强行带在身边,更是天天拉着自己不断扯淡,还美其名曰增进感情。

    而其中最让竹中重治哭笑不得的,就是织田义信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竹中重治收为了家臣,而他的那些家臣们,竟然一个个的也竹中大人长竹中大人短的叫。结果就是,从一开始的不断声明,到后来的各种解释,最后默不作声,竹中重治彻底被这群不要脸的家伙给击败了。

    “诶,重治这说得是什么话?你可是我的家臣啊!怎么会是浪人呢?”织田义信板着脸教训道,可惜对于他的话,竹中重治只甩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他并不打算反驳,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接话,织田义信就会有数百条的理由告诉竹中重治为什么他是自己的家臣。

    看到竹中重治沉默了,织田义信顿时就乐了,“小样,没见识过什么叫做制造事实吧?”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随后再次说道,“重治啊,我知道,你心里有抗拒的情绪,不过你要相信,时间是能够磨平一切的。慢慢的,你就会觉得成为我的家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对此,竹中重治再次沉默着,区区数天,竹中重治就已经练就了如何无视织田义信的唠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望月千代女忽然出现在织田义信的身旁,“主公,有斋藤军出现了在我方身后约5里左右的距离,约有1000人,看旗帜,领军大将应该是三人众之中的氏家直元。”

    “呵呵,终于来了吗?”织田义信闻言笑道,“不过才1000人……这是看不起我吗?”

    听到这话,一旁的竹中重治忍不住撇了撇嘴,可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织田义信。事实上当他听到氏家直元才带了1000人前来时,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同样不看好氏家直元凭借这么一点兵力就能将织田义信留下。

    就在这时,又一个身影出现了,却是加藤段藏。“主公,斋藤军出现在我军前方3里左右的地点,大概有600人,领军大将是不破光治。”

    “哟,这是准备把我军围起来吗?”织田义信吹了个口哨,似乎依然没有将敌人放在心上。这倒不是织田义信自大,而是这些天各种战争带给他巨大的信心。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在三河的时候,织田义信可是连4万大军都敢强冲,更别说敌人的兵力才比他多一倍而已。

    “主公,请不要大意!”李华梅提醒着。

    “放心吧,我是那种人吗?”织田义信笑道,“全军听令!加快前进,冲破敌军的阵势!”

    “是!”

    织田义信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对方准备把他包饺子,那么只要在这之前先击溃一方就好了。而只有600人,同时距离更近的不破光治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在织田义信的命令下达不久后,氏家直元和不破光治那边就接到了消息。这也没办法,虽然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都是很强的忍者,但她们也不可能将方圆数里地全都监视到。事实上,在地形复杂的情况下,除非双方的探子相遇,不然根本不可能发现对方。

    “全速前进!”

    “准备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