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四章:没人权的竹中重治
    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以下正文

    远藤直经最终还是没有一同跟来,因为他很清楚,织田义信既然亲自来了,那么竹中重治的目的绝对不可能达成的。可能的威胁是一方面,但浅井长政就算脑袋被门夹了,也不可能在织田义信前来拜访的同时,还和斋藤家暗中达成协议。

    而且虽然织田义信没有说明此次的来意,但远藤直经猜也猜得到,无非就是表示一下两家的友好,甚至还可能将之前的婚事提前达成。

    这倒不是远藤直经有多聪明,而是在织田家正在侵攻美浓的时候,织田义信忽然跑来浅井家拜会浅井长政,除了这么一个目的之外,显然也不可能有别的了。哈?让浅井家出兵美浓?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织田家在美浓打的顺风顺水,没必要让浅井家再来分一羹。万一浅井家来了不会去咋办?

    而事实上也正如远藤直经所想那般,当浅井长政得知织田义信来了之后,顿时就猜到了他的来意。

    “想不到织田大人竟然和重治先后到来,实在让我没有想到啊。”浅井长政古怪的看着两人笑道。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一个斋藤家的昔日重臣,一个织田家现今的重臣,这么两个人竟然一同前来拜会自己,这如何不让浅井长政诧异呢?

    不过,浅井长政觉得古怪,但织田义信可很清楚竹中重治前来的目的,所以他听到浅井长政这么说后,直接开口接道,“浅井殿下,此次在下前来,却是奉了主公之命,和殿下商议您与阿犬小姐的婚事。在下的主公希望这桩婚事可以尽快举行,毕竟阿犬小姐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不完婚,她也是很尴尬的。”

    “原来如此。”浅井长政闻言应道,看了看沉默坐在一旁的竹中重治后,才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不若就定在这个月如何?说起来,最近家臣们也在催促让我早日完婚,尽早生个继承人出来呢~”浅井长政大笑道。

    虽然浅井长政不晓得竹中重治前来的目的,不过既然其不说话,那么浅井长政也只能如此说了。不过,就算竹中重治说些什么,也不可能改变浅井长政的这个想法。毕竟,其和阿犬的婚事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先不提浅井长政会不会突然悔婚,单单为了和织田家的同盟,浅井长政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犹豫。

    就像上面说得那样,在织田家侵攻美浓的时候织田义信却来此商谈婚事,那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彻底将浅井家和织田家的姻亲同盟给坐实了。如果此时浅井长政有任何的犹豫,很可能引来织田家的不满甚至是敌意。

    而这,绝对不是浅井长政希望看到的。毕竟和日落西山而且还有仇的斋藤家比起来,在浓尾如日中天的织田家更加适合成为浅井家的盟友,更别说浅井长政本就以仁义著称,不可能去做这种背盟之事。

    “呵呵,那是再好不过了,不如我这就返回尾张将阿犬送过来?”织田义信闻言笑道,显然对浅井长政的回答很是满意。

    “这……就按织田大人说的办!”浅井长政闻言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答应了。虽然这么做有些不符合礼制,但毕竟尾张近江距离这么远,而且如今织田家还正处于攻略美浓的紧要关头。

    随后,两人又就婚礼一事商谈了一阵,一切谈妥,织田义信这才一脸笑意的看着竹中重治说道,“说起来,重治你来到拜访浅井殿下是有何要事呢?”

    话说,就在刚才织田义信和浅井长政谈论婚事时,竹中重治一直坐在旁边沉默着,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不过也没办法,他来此的目的,如今一句话都没说就彻底失败了,而且之前还上串下跳仿佛在演戏一般。

    或许唯一让竹中重治感到欣慰的是,这件事情不管是浅井长政还是织田义信都不知道,倒是让他不会太过于尴尬。但就算如此,他也是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刻返回美浓。

    可惜,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回织田大人,在下之前就和浅井殿下相识,如今前来拜访,一方面是因为在下袭取了稻叶山,已经无颜在美浓待下去了。而另一方面,也是和浅井殿下许久未见。”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随口应着,心中却早已经乐开了花,“这小子的借口找得倒是真好啊!可惜,你们的谋略早已经被我识破啦!”织田义信得意的想着,如果不是不能说的话,他真相告诉竹中重治他已经得知了真相,然后尽情欣赏竹中重治那沮丧的表情。

    好吧,对于织田义信来说,任何能够显摆自己智商的事情他都不会放过的。呃……这是不是变相说明这小子其实很笨呢?

    看到织田义信应了一声就不在说话,竹中重治顿时就无奈了,不过也只能强作欢笑和浅井长政闲谈起来。毕竟说都这么说了,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吧?

    竹中重治现在是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来到近江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拜会浅井长政而要去找什么人帮忙,不然又怎么会遇到织田义信呢?

    而浅井长政这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织田义信在这边不好意思开口,完全没有招揽竹中重治的意思。这让织田义信好奇的同时,却也一阵窃喜,要知道他早就把竹中重治当作是自己的家臣了。嗯?之前竹中重治不是拒绝过了吗?嘛,他拒绝了吗?织田义信表示不记得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义信打断了正在畅谈中的两人,“浅井殿下,天色已晚,我们就先回去了。”

    “哦,好,嗯?”浅井长政正准备说两句客套话,却忽然发现织田义信话语中的毛病。

    随即,他就看到织田义信转头对竹中重治笑道,“重治,我们走吧~”

    “这……织田……织田大人……在下似乎已经拒绝出仕织田家了。”竹中重治闻言呆愣了一下,随后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

    “哦?是吗?”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竹中重治,那表情完全就是没听过有这么回事。不过没等竹中重治再说些什么,织田义信就挥了挥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没什么,如果你愿意出仕的话,就以家臣的身份跟我回去。如果不愿意的话,就以客人的身份跟我回去。”

    说到这里,织田义信看着似乎有话想说的浅井长政笑道,“重治你毕竟是只以16人就能够袭取稻叶山的稀世谋将,而且昔日本家主公也多次受到你的照顾……所以,还请你务必赏面,跟我回去~”

    闻言,浅井长政就算想要阻止,却也无可奈何,虽然织田义信表面上是对竹中重治说的,但他看向浅井长政的眼神,很显然是在告诉浅井长政,让其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既然如此……”浅井长政见状,无奈的看了一眼竹中重治,随后对织田义信严肃的说道,“那重治的安全就拜托织田大人了。”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大笑道,“浅井殿下敬请放心,我织田义信要保的人,就算千军万马来了也伤不了他一根汗毛!”

    好吧,这番话获取听起来颇为自大,不过对此浅井长政倒也没有出言反对。而竹中重治呢?他非常悲催的被人无视了,而他或许也明白这一点,干脆就不说话了。

    浅井长政一路将两人送出小谷城,才有些不舍的折返回去。说起来,浅井长政也很想趁机招揽竹中重治的说。可惜,他完全不知道竹中重治实际上仍然是斋藤家的家臣。

    “重治,我们走吧~”织田义信看着竹中重治轻笑道。

    “织田大人请!”竹中重治淡淡的说道,虽然竹中重治已经认命,但显然,让他给织田义信什么好脸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呵呵~”见状,织田义信也不生气,人都已经在手了,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忽然,织田义信随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树丛,冷笑着说道,“重治你身边还跟了一个小老鼠啊~”

    说着,不待竹中重治反应过来,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几个呼吸后,又再次出现在他的身边。

    “走吧~”织田义信笑道,也没有说去干嘛了。但竹中重治却知道,斋藤龙兴派来协助兼监视自己的那名忍者已经被杀死了。

    “这就是被誉为须佐之男转世,织田家头号猛将织田义信的实力吗?”竹中重治心中震撼的想着。

    虽然在之前新加纳的时候,竹中重治已经看到了织田义信那恐怖的武艺,可如今这神鬼莫测的速度,更是让他惊恐不已。

    一路返回墨俣,是的,就是墨俣。虽然织田义信说要回到尾张,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先行前往墨俣,将竹中重治留在那里后,在回尾张。毕竟织田义信不光要招揽竹中重治,而且在这次的美浓攻略上,竹中重治可还有戏份没演呢。

    “这位就是竹中重治,你们应该都听过,从今天起,他就是……”织田义信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竹中重治就连忙说道,“在下如今只是一介浪人,并没有答应出仕织田大人!”他不得不直接打断织田义信的话,不然织田义信的话一出口,他不就真的成为了织田义信的家臣?

    或许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更加方便他后面的行动,但显然,如果这么随意就同意的话,就算织田义信没有怀疑,难道他的家臣们也是傻子?

    听到竹中重治的话,织田义信也不生气,只是轻笑着对众人说道,“嘛,重治这小子还有些难以接受,不过没关系,你们只要记得他以后就是你们的同僚就行了。”顿了顿,织田义信指了指加藤段藏说道,“重治,以后你就和段藏住在一起吧,他是我手下的忍者之一,相信在他的帮助下,你会很快熟悉本家的。”

    好吧,这是在明显告诉竹中重治你已经被监视了吗?不过对此竹中重治倒也没有多言,显然他也知道织田义信是不可能不派人监视自己的。

    安顿好竹中重治,织田义信就径直返回了清州城。虽然织田义信将本城移到了小牧山,不过小牧山毕竟是为了进攻美浓在建成的,所以女眷依然留在了清州。

    “阿浓,我奉主公的命令,要带阿犬前往近江和浅井长政完婚。”织田义信径直来到浓姬的居所,直接就说明了来意。

    啧啧,这种不经通报就直接走入自家主公居所,而且还是在宅邸内只剩下女眷的情况下。古往今来,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了吧?

    “嗯,吉法师已经派人通知过我了,跟我来吧~”浓姬点了点头应道,随后就带着织田义信前往阿犬的房间。

    走入房中,阿犬早已经准备妥当。“姐夫,就只有你送我去近江吗?”阿犬笑问道。

    “是啊~所以你可不要带太多东西哦~”织田义信捏了捏阿犬的俏脸笑道。

    说起来,阿犬的美貌并不比阿市差多少,不过她是织田信秀和土田御前的女儿,出生时,阿市已经两岁了。再加上织田义信一直不怎么喜欢土田御前,所以他和阿犬见面的时间一直都很少。

    不过却也不知道为什么,阿犬却很喜欢和织田义信在一起,虽然她不敢像阿市那样死缠着织田义信,但当织田义信出现在清州时,阿犬总会偷偷的跑来偷看。对此,织田义信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慢慢熟悉了。

    “阿犬,你要嫁的人名叫浅井长政,是一名很不错的武士呢。所以在嫁过去后,你可要好好表现,可别给本家丢人哦~”织田义信摸了摸阿犬的秀发笑道。

    “放心吧姐夫!”阿犬柔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