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三章:无奈的竹中重治
    ps: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阿闭贞征,北近江山本山城城主,淡路守。当然了,这些东西并不代表什么,之所以其会让远藤直经和竹中重治重视,是因为他在浅井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单单是因为其位高权重,更是因为他拥有着过人的智谋。近江谋圣,这就是许多人对其的称呼。

    好吧,或许谋圣这个词汇在这个时代有些烂大街了,比如在今川家,就有着一位东海道谋圣鹈殿长照。不过无论如何,阿闭贞征的智谋,无疑是得到了人们的肯定。

    山本山城,阿闭贞征的宅邸。

    “嗯,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听完竹中重治的话后,阿闭贞征随意的点头点头,随后有些好奇的看着竹中重治问道,“竹中大人,关于贵方的传闻在下也听说了一些,这让在下感觉很是好奇呢……”

    “呃……阿闭大人请讲,在下知无不言。”竹中重治看了一眼远藤直经后,低声说道。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只是竹中大人您既然已经出奔,为何又为了斋藤家四处奔走呢?本家殿下年轻有为,不如仕官本家如何?”阿闭贞征轻笑着说道。

    “请阿闭大人原谅,在下袭取主公居城,实在是逼不得已而行之。虽然是为了劝谏主公,但在下的行为已经越过了一名家臣应有的规范,说起来,理应切腹谢罪才是。只是如今织田家正在攻略美浓,为了本家,在下只能暂留自己这条贱命,等到击败了织田家,再行切肤谢罪!”竹中重治沉声说道。

    这个理由,早在离开稻叶山城前他就已经想好了,毕竟袭取稻叶山这件事情实在闹太大了,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很容易引起别人的猜想。而万一有人从中察觉到了斋藤龙兴的谋略,那可就不只是麻烦而已了。

    “原来如此,斋藤家能有竹中大人这等贤臣,真是贵方的幸事啊……”阿闭贞征肃然说道,似乎已经完全相信了竹中重治的话。

    “那阿闭大人……”竹中重治见状连忙问道。

    “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还需要和本家其余几位重臣商议一番,竹中大人不如现在直经那边再小住几日吧……”阿闭贞征想了想低声说道。

    “这……是……”竹中重治闻言无奈的应道,随后想了想又不甘心,于是再次说道,“不过还请阿闭大人尽快,以织田家的攻势,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彻底攻占东美浓了。”

    “嗯。”阿闭贞征淡淡的应了一声,就下令送客了。

    “竹中大人请不用灰心,阿闭大人足智多谋,肯定知道如果织田家攻占美浓后,对于本家有多么的不利。”远藤直经劝慰着。

    “唉,希望如此吧……”竹中重治摇头苦笑着,如今他除了这样,还能如何呢?

    山本山城,在竹中重治离开后,阿闭贞征依然坐在房间中沉思着。

    “主公。”一个声音将其从沉思中惊醒,抬头看去,却是家中重臣藤堂虎高。

    “虎高啊……刚才竹中重治所言,你都听到了吧,有什么看法吗?”阿闭贞征沉声问道。在竹中重治来之前,阿闭贞征就让藤堂虎高在旁边的房间旁听,故有这么一问。

    “回主公,属下认为,先不提织田家在攻下美浓后和本家的关系,单单其如今的实力,就已经不是斋藤家能够抵挡的了。就算有本家的帮助,斋藤家顶多也只是击退其这一次的进攻,但下一次呢?以斋藤家的实力,恐怕每次织田家的攻势,都得有本家来抵挡。久而久之,恐怕本家的实力……”藤堂虎高恭声说道。

    “嗯……”阿闭贞征闻言点了点头,藤堂虎高的话,确实也是阿闭贞征犹豫的原因之一。浅井家就算能去帮斋藤家,但也不可能一直帮。这么一来,如果每次都出兵帮助斋藤家抵御织田家的进攻,这种消耗,可不是浅井家能够吃得消的。更何况,如今浅井家的主要目标还是在南近江的六角家这边。

    而且万一浅井家选择帮助斋藤家,但最终斋藤家却依然被织田家击败。那么作为背叛者,浅井家毫无疑问将承受织田家的怒火,甚至其很有可能和六角家联合进攻浅井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浅井家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是,阿闭贞征看不到帮助斋藤家后,所能获得的好处。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在这种乱世之中,利益,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想罢,阿闭贞征就派人通知竹中重治,自己并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情。闻言,竹中重治虽然无奈,但也只能叹息着接受了。

    “竹中大人莫要灰心,改日我去试探一下海赤雨三位大人。”远藤直经再次劝慰着。

    闻言,竹中重治无奈的笑道,“不用了,远藤大人,其实在下早已经明白,想要劝动贵方,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毕竟,织田家和浅井家未来的关系无人能够得知,但如果帮助斋藤家,立刻就会和织田家为敌却是可以肯定的。”

    如今,他也算是想明白了,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说得动浅井家呢?

    听到竹中重治这么说,远藤直经有些丧气的叹息着,竹中重治所言他又何尝不知道?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针对织田家,或许是因为织田家自从织田信长继任家督以来,表现的太过于成功了?

    “远藤大人,在下希望拜会一下浅井殿下,请大人帮忙安排一下。”竹中重治恭声说道。

    “啊?哦,没问题,就交给在下吧!”正在走神的远藤直经闻言楞了一下,立刻拍着胸脯保证着。随后他顿了顿,看着竹中重治再次说道,“竹中大人,您干脆和在下一同前往吧,以你们的关系,相信主公是不会拒绝的。”

    “嗯,这样也好,就有劳远藤大人了!”竹中重治想了想就直接答应下来。虽然没有浅井家的家臣帮忙,但竹中重治还是希望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劝说浅井长政。而如果不行的话,他也能快些返回美浓复命,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小谷城。

    “重治想要见我啊……”浅井长政低声嘀咕着。

    “这……主公难道不想见他吗?”远藤直经看到浅井长政如此,有些疑惑的问道。在他想来,浅井长政不是应该立刻将竹中重治请进来吗?要知道当初竹中重治来到浅井家时,可是被浅井长政奉为上宾的说。

    “呵呵,那倒不是,只不过如今织田家正在攻略美浓,前段时间又传出他袭取稻叶山的事情,如今他又来拜会我……”浅井长政闻言轻笑着,随后对远藤直经说道,“不过不管如何,来者是客,先将重治请进来吧。”

    “是!”远藤直经闻言连忙应道,他听到浅井长政的那番话后,还真的有些担心浅井长政不想见竹中重治。

    小谷城外,竹中重治安静的在城门边上等待着,因为没有浅井长政的命令,远藤直经也不敢随意将竹中重治带进城内。

    “唉,看来此次近江之行是失败了,只是没有浅井家作为外援,单凭借岳父他们的实力能够击败织田军呢?而且岳父他们……”竹中重治摇头暗叹着。竹中重治可以说是看着斋藤家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说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原来还能抗衡的织田家,才几年的功夫就将斋藤家甩在身后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主公的问题?”竹中重治忽然想起之前安藤守就对自己说的话,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他直接甩出了脑海。虽然斋藤龙兴关押了他的岳父,但竹中重治依然对斋藤龙兴忠心耿耿。毕竟,如果没有斋藤龙兴的赏识,竹中重治是不可能在不过20岁的年纪就成为了家中重臣。

    只是就在竹中重治沉思时,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两位老兄,麻烦通报一下,就说织田家织田义信求见。”

    “什么?!”竹中重治闻言大惊,转头惊恐的看着织田义信,他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织田义信会出现在这里。随即,他立刻就想转身离去,他可是非常清楚织田义信的武勇,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身边有一名斋藤家的秘忍在,但显然,竹中重治并不认为它能够保护的了自己。

    就在这时,小谷城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竹中大人,主公有请!”却是远藤直经。

    听到远藤直经的话,竹中重治立刻就准备往城内走去,在他看来,只要进了城,他就是安全的了。只是他刚刚迈出一步,就感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竹中大人?这位小哥,我怎么觉得你很面善呢?”织田义信拉住竹中重治笑道。嘛,他之前虽然见过竹中重治,但那是战场之上随意撇到的,压根就不知道他就是竹中重治。只不过织田义信听闻身旁这个俊俏男子姓竹中,而且还有些眼熟,才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位大人,在下从未见过您,恐怕您认错人了。”竹中重治闻言,连忙恭敬的说道。

    只是此时,一旁的远藤直经却站了出来,“织田大人!这里是小谷城!虽然本家和织田家是同盟,但竹中大人乃是本家主公的客人,还请您放开他!”远藤直经走过来语气生硬的说道。

    如果说对于织田家远藤直经没有什么好感的话,那对于织田义信就只有恶感了。到现在他还没有忘记当初织田义信在城下町对浅井长政的轻视,而且一直以来,浅井长政谈到织田家,就会说道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随后就不断感慨其没有织田义信这等百年难见的猛将。

    好吧,这小子看来纯粹是羡慕嫉妒恨啊。不过也难怪,毕竟远藤直经也不过只是20多岁的年轻人,会不服气也是难免的。

    “哦?”织田义信听到远藤直经的话,看向竹中重治的眼神顿时有些怪怪的,因为从远藤直经的话中,织田义信不难听出远藤直经担心自己伤害竹中重治。这么一来,竹中重治的身份织田义信也就不难猜到。

    “莫非是袭取稻叶山的竹中重治大人?”织田义信试探的问道。

    见状,竹中重治也就不再隐瞒,恭敬的对织田义信说道,“浪人竹中重治见过织田大人。”

    “哦?浪人?呵呵,那不知道重治愿不愿意仕官织田家呢?”织田义信闻言顿时笑道。虽然他知道竹中重治此行的目的,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抛出了橄榄枝。不过说起来,他这么做也是很正常的嘛,竹中重治如今是浪人,不是吗?

    只是一旁的远藤直经听到这话却不干了,他径直走到竹中重治的身旁大声说道,“竹中大人,主公还在等你呢。”随后又转头对织田义信冷声说道,“织田大人,还请您稍等一下,在下……”

    远藤直经的话还没有说完,织田义信就直接打断了他,“怎么,你打算让我就在这里等着?”织田义信冷笑着看着远藤直经说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远藤直经从刚才开始,对自己的语气就非常的不好。虽然织田义信脾气很好,但也得看对什么样的人了,更别说如今他可是以使者的身份前来拜会浅井长政的。

    “我……”远藤直经刚想这么说,却发现织田义信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不善。瞬间,原本要说的话就被他直接吞进了肚子里。虽然他确实对织田家有所偏见,但如果因为他导致织田家和浅井家的关系破裂,恐怕他唯一的结果,就是切腹自尽吧。

    “哼!记住了,我是织田家的织田义信!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你在和谁说话!”织田义信冷哼着,随即也不理会脸色差到极点的远藤直经,拉着竹中重治就直接往城内走去。

    而一旁的门卫虽然想要阻拦,但看到织田义信那难堪的脸色,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闪到了一边。

    “混蛋!我会记住今天你给我的耻辱的!”远藤直经看着织田义信远去的背影,心中狠狠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