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二章:游说
    ps: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墨俣城。

    “呵呵,斋藤龙兴这是脑子不正常了吧,竟然想要拉拢浅井家?难道他觉得浅井长政是这么轻易就能够拉拢的人吗?”织田义信不屑的说道。

    当听到竹中重治前往近江的消息后,织田义信立刻就明白了竹中重治或者说斋藤龙兴的目的。只是对于这种作为,织田义信是相当不屑的,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浅井长政会背叛织田家。

    好吧,历史上浅井长政确实是背叛了织田家,但那一次显然不能和如今相提并论。历史上那次,是织田信长率先进攻和浅井家三代同盟的朝仓家,而且事先也没有知会浅井家。同时,浅井长政在织田家进攻朝仓家时,也并没有立刻反叛,是在家臣以及他的父亲浅井久政不断的劝说下,最后才答应的。

    所以虽然浅井长政背叛了织田家,但前世的织田义信并没有对浅井长政产生太多的恶感。毕竟,虽然在这种乱世之中,义气这种东西出现在一名家督的身上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但不得不说,很吸粉的说。

    而且最重要的是,斋藤家是什么情况?以前和浅井家的死敌六角家同盟,斋藤义龙时期还主公进攻过近江。如今,斋藤家在织田家的攻势下摇摇欲坠,浅井长政会背叛织田家和其同盟?除非脑袋被驴踹了。

    只是对于织田义信的这个看法,李华梅显然有不同的看法。

    “主公,虽然本家已经和浅井家准备联姻,但阿犬小姐毕竟没有真的嫁过去。所以如果浅井家真的要反悔的话,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华梅沉声说道,“一旦本家拿下美浓后,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近江国,如果竹中重治利用这一点来挑拨的话,恐怕未必不能说动那些浅井家的家臣们。”

    “呃……”织田义信闻言,低头沉思起来。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听到李华梅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一旦织田家拿下美浓,那么不管是谁,都会知道织田家下一步肯定是进攻近江,因为只要拿下近江,那么上洛的通道就彻底被打开了。届时织田家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可以直接上洛。

    而这么一来,位处近江的浅井家,到底会不会是织田家的目标之一,恐怕再乐观的浅井家家臣也不会这么想,毕竟如今浅井家和织田家之间,确确实实没有联姻。有的,只不过是一个口头上的同盟协议而已。而且这个同盟协议,还是基于联姻这个基础上的。

    “嗯……你说得对,确实不能够太乐观。”织田义信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这样,我去找一下主公说明情况,可以的话,就直接将阿犬送去近江!绝对不能让浅井家搀和起来!”

    一旦浅井家和斋藤家达成同盟,那绝对是织田家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因为这么一来,织田家想要拿下美浓,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想到此,织田义信立刻就招来前田庆次等人,让他们守好墨俣,随后就出发前往猿啄城。嗯?柴田胜家?他已经率军跑去大恒城施压去了。

    当天下午,织田义信就抵达了猿啄城,并将这件事情和织田信长商议了一番。

    “嗯,确实如你所言,如果浅井家真的被拉拢过去,那么从此以后,美浓和尾张的局势将彻底颠覆过来。”织田信长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点头应道。

    想了想,织田信长对织田义信说道,“这样,你马上动身前往浅井家,和浅井长政商议一下迎娶阿犬的事情。只要其同意,你就立刻将阿犬送过去!”

    “嗯。”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虽然这么做有些不符合礼节,但如今织田家正处于攻打美浓的关键时刻,也不可能休战专门去处理这件事情。

    随后,织田信长又询问了一下拉拢安藤守就的事情后,织田义信就直接动身前往近江了。而此时,竹中重治已经来到了近江。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前去拜会浅井长政,而是先找到了远藤直经。

    竹中重治是在解释浅井长政的时候,同时认识的远藤直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人都很喜欢谋略,不过攀谈了两句之后,两人之间的友谊就噌噌噌的往上加,俨然一副多年不见的好友模样。

    当然了,竹中重治先找远藤直经,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和自己的关系不错,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远藤直接是浅井长政非常看重的家臣,同时对于织田家也似乎有些不喜。嘛,竹中重治可是还记得,自己当年请求远藤直经在近江美浓的边境观望时,远藤直接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直接答应了。

    “竹中大人,不是在下不想帮你,只是主公已经和织田家达成了联姻的协议,虽然织田家的小姐还没有嫁过来,但主公的为人您也知道,是不会轻易做出这等不仁不义之事的。”远藤直经听完竹中重治的来意后,沉声说道。

    “远藤大人说笑了,您也说了,双方虽然是姻亲同盟,但并没有真的成亲不是吗?既然没有正式成亲,那这所谓的姻亲也不过只是无稽之谈罢了。”竹中重治闻言笑道,“而织田家在这种情况下,一边不急于将人嫁到近江,一边又不断对浅井家提出各种的要求,这……可不是什么值得依赖的盟友呢!”

    听到竹中重治的话,远藤直经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啦。确实如其所言,自从有了这么一个同盟,浅井家许多时候不得不帮其牵制着斋藤家。虽然严格来说也没有几回,可这种光付出没收获的事情,任谁做了几次也会有所不满,更别说从定亲到现在,已经过了2年的时间,可织田家却丝毫没有主动将阿犬送过来完婚的意思。

    好吧,浅井家是没有催促,但织田家作为主动想和浅井家联姻的势力,是不是应该主动一些呢?

    看到远藤直经的脸色,竹中重治就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不过想要远藤直经全力帮助自己,却还差了一些。所以竹中重治再次说道,“远藤大人,在下还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讲……”

    “竹中大人请说。”

    “远藤大人,您也是多智的武士,应该也能够看得出,织田家的家督织田信长是一名非常有野心的家督。其继承家督之后,先平定尾张,随后击败今川义元并降服了三河的松平家,随后就开始不断攻略美浓。那么,一旦他拿下美浓之后,下一步会是哪里呢?”竹中重治淡淡的说道。

    闻言,远藤直经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显然已经猜到竹中重治想要说些什么了。

    果然,不待远藤直接开口,竹中重治就再次说道,“没错,就是近江!一旦织田家拿下美浓,那么以织田信长的野心,必定会再次向外扩张。往北,飞驒国不但贫穷,而且道路并不适合大军通过。往西,是武田家的地盘,先不说织田信长有没有和武田家为敌的胆量,单单木曾道就决定了织田家不可能轻易攻打武田。而如果往南继续攻打今川,那么将无疑会面对武田、北条两大势力……”

    “这么一来,就只剩下伊势和近江了。但以伊势那混乱的局面,恐怕织田信长也不会派主力去进攻。如果在下猜测不错的话,攻略伊势的很有肯定会是织田义信。这么一来,织田信长的主力部队就可以空出手来,攻打近江了。”竹中重治一边说一边看着远藤直经,而对方的表情,也让竹中重治非常的满意。

    “虽然如此,但织田家也可能只是攻略南近江,毕竟只要攻下南近江,织田家也就打通了上洛之路。”远藤直经沉声说道,显然,他还想要做最后的辩解,虽然这番话连他自己都不会信。

    “话是这么说,但届时如果织田家一时间得不到上洛的理由呢?会不会转头攻打浅井家,以获取通往越前的道路呢?”竹中重治淡淡的应道,“而且就算织田家和浅井家依然保持着同盟,那么面对已经做大的织田家,浅井家的地位究竟是盟友还是属臣呢?而浅井家难道就没有扩大领地的野心吗?”

    竹中重治最后的这番话,彻底的刺激到了远藤直经。身为武士,所想的不就是阔土开疆吗?如果一辈子只能守着北近江这么一块地盘,那么他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而且正如竹中重治所言,一旦织田信长拿下南近江,那么凭借南近江、美浓、尾张、三河的国力,浅井家和其还能以姻亲关系平起平坐吗?显然不可能!

    沉默了半响后,远藤直经叹息到,“唉,竹中大人,您说服我了。我会帮你在本家活动,拉拢更多的家臣帮您说话。而这段时间,您就先在在下的宅邸小住吧。”

    “有劳远藤大人了!”竹中重治恭敬的说道,而此时,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无法说出斋藤龙兴的谋略,竹中重治能够利用的也只有浅井家的未来以及织田信长的野心这一点。如果这一点无法说通远藤直经的话,那竹中重治真的就无计可施了。不过幸好,远藤直经最终被说服了。

    与此同时,北方城。

    “主公,柴田胜家率军离开了墨俣,已经将大恒城围困,不过双方并没有交战。”一名家臣低声汇报着。

    “呵呵,看来织田义信是想给我制造一些压力啊……”安藤守就轻笑着说道。“这样,你去大恒城和良通说一声,让其不要和织田家主动交手。”

    “是!”

    斋藤龙兴的谋划,安藤守就并没有告诉氏家直元和稻叶良通两人,所以在他看来,稻叶良通任由柴田胜家包围大恒城,可能只是处于其对斋藤家的失望,同时也是在等自己做出决定。安藤守就才不相信织田义信不会将自己正在拉拢他的这件事情,告诉稻叶良通呢。

    不过,安藤守就也并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稻叶良通等人,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知道这次战争之后,安藤家还能不能存在于这个乱世之中呢?”安藤守就心中暗想着。

    可以说,从他被斋藤龙兴关押起来后,安藤守就对于斋藤家就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所谓忠诚。而如今之所以还在帮其做事,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嫡长子、正室夫人都在稻叶山当人质。另外一方面,虽然斋藤龙兴没有明言,但不管是竹中重治还是安藤守就都很清楚,其派到两人身边的忍者,不可能只是为了协助他们而已。

    毕竟,这次的谋略斋藤龙兴可是将整个斋藤家的命运都拿出来赌了,一旦输了,那就全没了。所以斋藤龙兴肯定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织田家的人识破了。

    而且安藤守就敢保证,就算织田家没有识破斋藤龙兴的谋略,但最终依然攻破了稻叶山,届时斋藤龙兴也不可能放过那些人质的。如果成功?斋藤龙兴那就更加不会放过安藤守就等人了。对于自己这位主公,安藤守就现在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了。

    “主公,费南德大人来了。”家臣的声音,将安藤守就从低落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嗯,知道了。”安藤守就淡淡的应了一声,整理了一下情绪后,就跟着家臣前往会客室了。

    近江,小谷城。

    不得不说,远藤直经的效率真的很高,或许是因为他实在不喜欢织田家的缘故?只不过一天的时间,他就拉拢到了数名家臣,不过真正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却并没有被远藤直经说动。

    “远藤大人,请您帮在下带话,就说在下希望能够拜会一下他们。”竹中重治焦急的说道。

    对于,远藤直经在考虑了一番后,答应了。随后在第二天,远藤直经匆忙的走了进来,“竹中大人,快去准备一下,阿闭大人答应见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