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一章:跟着剧本走
    ps:请支持正版!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订阅、月票、推荐、打赏!

    “既然斋藤龙兴愿意将斋藤家的命运拿出来赌,那我岂有不接受的道理?”织田信长大笑道。

    “还不都是多亏了我?”织田义信见状,连忙给自己揽功。

    “不错,如果计划执行的顺利,你一定是头功!”织田信长笑道。

    随后,两人又商量了一番细节后,织田义信就直接返回了墨俣。

    “将计就计!”织田义信招来了李华梅和费南德,将自己和织田信长商议后的结果抛给了这两位智囊。而对于这个结果,李华梅和费南德也没有任何的疑问,事实上,不管是织田义信还是他们两个,早就已经确定最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了。

    毕竟,一步步的从东美浓平定到西美浓,或许更加的稳妥,但如果趁着敌方故意降服的机会直接拉拢大半个西美浓的豪族,那也比稳扎稳打强得多。更别说不管是织田义信还是织田信长,都希望尽快攻下美浓。

    嘛,织田义信是希望能够尽快上洛,毕竟他知道历史。而织田信长想的就简单多了,只有更早攻下美浓,才能得到更多的发展时间。说起来,自从斋藤义龙反叛之后,美浓就一直处在国内动乱和敌国入侵中,长久下来,无论是经济还是其他,都比斋藤道三时期差了非常多。

    所以就算织田家拿下了美浓,也必须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让美浓恢复元气。而这,也是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决定将计就计的原因。他们实在不想继续和斋藤家耗下去了,别看如今织田家在东美浓打的轻松如意,但如果斋藤家主力部队过来的话,谁胜谁负还说不准呢。

    “主公,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们立刻行动?”李华梅询问着。

    “嗯……这样,费南德你先去一趟稻叶山,表现出本家想要拉拢竹中重治的意思。嗯……不用在意是否成功,反正我想肯定也不会成功的。”织田义信想了想说到。

    “是!”

    “接下来……我们就等着看戏吧~”织田义信笑道。

    正如他所言,接下来的几天,整个美浓几乎就是一个大戏场,因为竹中重治袭取稻叶山并将斋藤龙兴赶出稻叶山的消息,不到2天就传遍了整个美浓。

    随后,如同织田信长所料一般,无数织田家家臣希望织田信长可以派人去寝反西美浓三人众,其中木下藤吉郎更是主动请命,希望派他前往稻叶山拉拢竹中重治。不过对此,织田信长只是以已经全权交给织田义信为由否决了,让诸人继续攻略着东美浓。

    而随着消息的扩散,整个美浓陷入了慌乱之中,无数豪族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究竟应该怎么做,东美浓的诸多豪族更是如此。很快,在丹羽长秀等人的劝说下,诸多东美浓的豪族纷纷倒戈。一时间,织田家在东美浓的领地飞快的扩大着。

    “主公,关城城主长井道利纠集近3000人向稻叶山进军了。”森可成低声向织田信长汇报着。

    “嗯,派人去接收关城,这可是人家送我们的大礼啊……”织田信长笑道。

    “那稻叶山那边……”森可成欲言又止着。

    “我说过了,已经交给义信去处理了。”织田义信瞪了一眼森可成,没好气的说道。他一眼就看穿了森可成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趁着这次的动乱,捞取更多的功勋。

    不过织田信长倒也没有生森可成的气,因为不光是他,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向织田信长表达过这样的想法。毕竟如果能够寝反竹中重治从而夺取稻叶山的话,那么无疑将获取了攻略美浓的头功!这种机会,是任何武士都很难抗拒的,更别说每次都被织田义信压制的织田家诸臣了。

    说起来,从织田信长继任家督以来,只要有织田义信参与的战争,头功就一定是他的。虽然说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关系非比寻常,而且织田义信所立下的功劳也确实是货真价实,但你每回都拿下头功,难免让诸人有所怨念。

    只是显然,他们的这份怨念还得持续下去,因为单凭织田义信得到的那份情报,就已经预定了头功的位置了。

    墨俣城。

    “主公,竹中重治拒绝了本家的拉拢,并明言他这次的行为只是为了劝诫斋藤龙兴,不用多久,他就会将斋藤龙兴重新迎回稻叶山的。”费南德恭声说道。

    “啧啧,为了劝诫主公直接就把主公的居城给拿下?这小子还真有意思呢~”一旁的柴田胜家大笑道。

    “是啊,真有意思呢~”织田义信同样笑道,不过他的笑容,显然和柴田胜家笑容中的意思完全不一样。

    “织田大人,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柴田胜家转头问向织田义信,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些微的嫉妒。显然柴田胜家对于织田信长将这份大功直接送给了织田义信这件事情,有些不满。

    好吧,也只是有些不满而已,到也没有影响他和织田义信之间的关系。说起来,从柴田胜家被击败降服织田信长后,他和林秀贞就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虽然以他们的资格,已经足够成为织田家地位最高的家臣,但他们却丝毫没有将这一点表现出来。

    这不单单是和织田义信,哪怕是后辈中的丹羽长秀、泷川一益,他们两人也丝毫没有托大的意思。老实说,对于这一点,织田义信还是很诧异的。因为在太阁中,柴田胜家可是绝对的嫉贤妒能之人。而在现实中……虽然不能说柴田胜家礼贤下士,但对于大部分的同僚,他的表现还是相当友好的。

    “嗯……费南德,此次你前往稻叶山,可曾看到安藤守就?”织田义信想了想问道。

    “有,安藤守就和竹中重治都在稻叶山城。”

    “嗯,那我们就再等等吧,反正现在急的可不该是我们。”织田义信冷笑道,随后转头对柴田胜家说道,“柴田大人,这段时间还请您多加留意大恒城的动向。”

    “嗯,知道了。”柴田胜家应着。

    稻叶山城。

    “主公,根据目前得知的情报,织田信长应该将拉拢属下和安藤大人的任务全都交给了织田义信。而其自己则率军继续攻略东美浓。另外,长井大人已经在归来的路上了。”竹中重治恭声说道。

    “很好!一切都按照预想的在进行。”斋藤龙兴大笑道。

    是的,虽然竹中重治表面上宣称将斋藤龙兴赶出了稻叶山城,而且织田家在稻叶山的探子以及诸多斋藤家的家臣们也都看到了这一点。但显然,稻叶山成为美浓乃是整个天下都少有的坚城,又怎么可能只有一条出城的路呢?更别说几乎每个名城都会拥有的秘道了。

    事实上斋藤龙兴在离开了稻叶山城后,当天夜里就悄悄回到了城内。只不过这件事情除了竹中重治之外,就只有安藤守就知晓罢了。

    “主公,按照目前的形式,差不多是时候由主公亲自出面了。”竹中重治低声说道。

    闻言,斋藤龙兴看了看竹中重治那满脸疲惫的模样,轻笑着说道,“嗯……也好,这段时间辛苦你了,重治!”斋藤龙兴走到竹中重治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嘛,这段时间怎么说呢?说是竹中重治这一生最悲催的日子恐怕也不为过。明面上,他每天都需要召开评定,讨论如何对抗织田家的情况。可实际上每次评定的主要内容,还是斋藤家诸人讨伐竹中重治这件事情。说起来,如果不是有安藤守就帮他站场的话,竹中重治说不定直接就被愤怒的诸人给生撕了。

    毕竟,虽然斋藤家并没能彻底的统治美浓,但绝大部分的家族,还是承认斋藤家的地位的。而如今在织田家入侵美浓时,更是需要这么一位明面上的统治者来为诸多家族挡风遮雨。而竹中重治如今却玩了这么一出,显然让诸多家族恨得牙痒痒的。

    再加上面对诸人的刁难,竹中重治还必须表现出他真的将斋藤龙兴赶出稻叶山的架势,这种情况下,不过刚刚20岁的竹中重治又怎会不疲惫呢?如果不是斋藤龙兴和安藤守就在背后帮助他,恐怕他早就崩溃了吧?

    “是!”竹中重治闻言连忙应道。

    “不过接下来你的任务依然不会轻松,还记得当初我和你说的话吧?”斋藤龙兴见状,有些好笑的说道。

    “是,不过属下只能尽力而为……”竹中重治皱着眉头看着斋藤龙兴说道。

    “嗯,尽量吧,如果实在不行,就算了……”斋藤龙兴也没有逼迫竹中重治。虽然斋藤龙兴并不觉得浅井长政真如竹中重治所言那么的仁义,不过如今的斋藤家,却也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拉拢浅井家。

    隔天,斋藤龙兴重归稻叶山的消息再次传遍了美浓,只是虽然斋藤龙兴归位了,但美浓诸多豪族此时早已经失去了对斋藤家的信心。东美浓那边,丹羽长秀和泷川一益的部队所到之处,几乎就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

    而西美浓,织田义信在得知安藤守就回到了北方城的消息后,立刻派出费南德前往寝反。

    “主公,安藤守就并没有立刻答应,不过隐晦的表示了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拒绝本家的招揽,只是希望本家能够答应其一些条件。”费南德低声说道。

    “哼!安藤守就看来也老了,竟然连眼下的形势都看不出来了!”柴田胜家不满的说道。显然在他看来,织田家愿意招揽他已经是大恩大义了,他竟然还敢提条件?

    “呵呵,柴田大人,安藤守就毕竟是美浓三人众之首,在整个西美浓拥有相当的影响力,会如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织田义信笑道。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答应他?”柴田胜家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不可能了,嗯……先凉他一段时间吧。”织田义信沉吟着,虽然双方都在演戏,但这出戏却必须得演好才行。万一被对方看破了,那可不是织田义信愿意看到的。于是,织田义信想了想对柴田胜家说道,“柴田大人,不如您率兵攻打一下大恒城如何?也算是给安藤守就表现一下本家的态度。”

    “这……好吧!”柴田胜家犹豫了一下后,点头应道。

    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没进门,织田义信就听到井伊直虎正和李华梅、鹤两女在说着什么,偷听了一会,结果让织田义信相当的失望。因为三女并不是在讨论如何伺候他,而是在讨论如何治理领地的问题。呃……这个变态一天就不能想些靠谱的事情吗?

    而当织田义信走入房间后,除了井伊直虎恭敬的拜伏迎接之外,李华梅和鹤直接就无视了织田义信的存在,还拉着井伊直虎让她不用这么恭敬。

    “喂喂……你们这样带坏直虎真的好吗?”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李华梅两女,心中郁闷的想着。可他又能说什么呢?毕竟在家中不用遵守礼仪是他自己定下来的规矩。

    于是,不爽的织田义信一个飞扑,就将李华梅两女扑到在地,在两女的笑骂声中,各种揩油吃豆腐。闹了好一阵子,才一脸惬意的枕着李华梅的大腿,一边享受着三女的按摩。

    “主公,安藤守就那边同意了吗?”李华梅一边按摩着织田义信的头部一边问道。

    “还没呢,那老狐狸戏演的不错,如果不是早就知道的话,恐怕我真的不会怀疑他的目的。”织田义信随意的说道。三女倒是都知道稻叶山事情的真相,所以织田义信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就在这时,望月千代女忽然出现在房间中,“主公,加藤大人回报,竹中重治在离开稻叶山后,并没有返回菩提城,而是一路向西,看样子似乎要去近江。”

    “近江?”织田义信闻言猛地坐了起来,“他去近江做什么?难道斋藤龙兴还想将浅井家拉拢过去?”织田义信喃喃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