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六十章:情报的重要性
    墨俣城,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回来后,立刻将稻叶山的消息告诉了织田义信。

    “哦?竟然有这等蹊跷之事?”织田义信疑惑的嘀咕着。对于竹中夺取稻叶山的剧情,他自然是熟到不能再熟了。毕竟当初玩太阁5的时候,这段剧情他看过没有1oo遍,也有9o遍了,所以哪怕他没有仔细的去看剧情,却也能记得大概情况。

    而现在,这段剧情和加藤段藏汇报的出入实在太大了。

    历史上的竹中重治是假借在稻叶山当人质的弟弟生病,通过让属下假扮医师等人,先后混进了稻叶山城。嘛,虽然游戏中写得很笼统,但显然并没有提到有安藤家家臣的存在。

    当然了,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整个事件中,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安藤守就被关押的地方没有人看守,使得竹中重治轻松将其救出,这是一。

    安藤守就出来后压根就没有想尽快离开这里,反而跑去杀斋藤利道,而斋藤利道的府邸中人却被斋藤龙兴杀光了,这是二。

    从斋藤利道的府邸出来后,安藤守就就带着竹中重治直奔天守阁,同时让手下哪来的回哪去,似乎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这是三。

    从天守阁出来后,隔天就传出了竹中重治袭取了稻叶山的消息,这是四。

    好吧,怎么看,这应该都是斋藤龙兴设计出来的,可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吸引织田信长转而进攻稻叶山?显然不可能,如今东美浓的局面已经打开,拿下整个东美浓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不管稻叶山出现了什么变故,织田信长都不可能丢下东美浓而转道进攻稻叶山。

    何况这些年来,织田信长已经吃过斋藤龙兴n次的亏了,所谓事不过三,织田信长也不可能没有防备。

    “那如果不是直接进攻稻叶山的话……”织田义信想到这里,眼神忽然亮了起来,脱口说到,“我知道了!斋藤龙兴是希望我们寝反竹中重治和安藤守就!”

    闻言,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显然他们也明白了安藤守就的目的。

    “立刻将华梅和费南德叫来!”织田义信说道。

    “是!”

    不久后,李华梅和费南德就赶了过来,织田义信让加藤段藏重新将稻叶山的情况和两人说一遍,希望看看自己麾下这唯二的智囊怎么想。好吧,实际上他就是想秀一下智商罢了。因为他总是觉得,这些年来,他在家臣们的心中似乎总是一副有勇无谋的形象。

    只是很遗憾,当加藤段藏说完之后,李华梅和费南德瞬间就惊呼起来,“主公!这是斋藤龙兴的计谋,他希望我们寝反安藤守就,等到我军攻打稻叶山的时候两面夹击本家!”

    “哈?!”织田义信郁闷的看着两人,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两人听到这个消息后竟然立刻就猜到了对方的谋略,而且还想到对方会在什么时候倒戈。说起来,织田义信可没有想到这一点的说,这让织田义信很是郁闷,“难道我和顶级的谋士就差这么多吗?”

    啧啧,织田义信看来真的是想太多了,他很顶级的谋士真心没有差这么多,因为李华梅和费南德如今根本算不上顶级的谋士。

    而李华梅和费南德看到织田义信郁闷的表情,却错以为自家主公根本没有看出这一点,连忙一阵劝说。这种情况更是让织田义信郁闷的要死,“我知道了,其实叫你们来,只是想考验你们一下而已”织田义信连忙解释着,不然只怕他有勇无谋的印象,会彻底铭刻在众人的心中。

    “是吗?”李华梅一脸不信的看着织田义信,而一旁的费南德虽然没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可他的眼神却告诉织田义信,他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就在这时,一旁的望月千代女开口了,“确实如此,主公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就明白了斋藤龙兴的目的。”

    “说得好!等下重重有赏!”织田义信闻言,顿时龙心大悦,给了望月千代女一个充满内涵的眼神。

    闻言,李华梅等人这才勉强相信,或者说他们也懒得和织田义信继续争论这种无聊的话题,“主公,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去见一下主公,再决定下来怎么做吧。”织田义信直接说道,虽然他已经有了打算,但如此重要的事情,显然还是得和织田信长商量一下。

    “那柴田大人那边……”李华梅有些犹豫的说道。

    “嗯……先别告诉他……不,我去和他说吧,你们不用管这件事情了!”织田义信想了想说到。

    又交代了一番,织田义信就直接前去找柴田胜家了,果然,在得知了竹中袭城的消息后,柴田胜家顿时大惊,“织田大人,必须立刻向主公汇报这个消息!”

    “不错,我现在就前往东美浓,这里就拜托柴田大人您了。”织田义信说道。

    “放心吧!”柴田胜家激动的说道,“如此一来,用不了多久,整个美浓就是织田家的了!老主公多年的梦想终于能够实现了!”

    东美浓,猿啄城评定间。当织田军攻下猿啄城后,织田信长就将本阵移入此处,准备着接下来的战事。对于此时的织田信长来说,攻下整个东美浓并不算是什么难事,关键是斋藤龙兴的主力部队什么时候出现。

    “可成,派出去的忍者还没有回来吗?”织田信长皱眉问道。

    从他们入侵东美浓到如今已经过去了4天,可斋藤龙兴的主力部队依然不见踪影。好吧,别说斋藤龙兴的主力部队了,整个稻叶山和西美浓,就没有看到有什么部队调动。这种情况,可是相当的诡异。而连续吃了斋藤龙兴两次大亏的织田信长,也因此不敢轻举妄动。

    “还没有,可能斋藤龙兴还在商议对策?”森可成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商议?”织田信长古怪的看着森可成,如果不是他知道森可成不会骗他的话,织田信长可能都会认为是森可成串通了斋藤家,故意隐瞒不报。要知道此时织田军已经彻底的打破了东美浓的防线,随时都可以进攻东美浓的各地城砦。在这种时候斋藤龙兴还在商议?商议个屁啊!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忽然出现森可成的身边,凑到森可成的耳边说着什么。随即,就看到森可成的脸色变得相当精彩,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在忍者离开后,他立刻对织田信长说道,“主公!大事件!大事件!稻叶山……稻叶山被……被斋藤家家臣竹中重治给夺取了!而斋藤龙兴则被赶了出去!”

    闻言,织田信长有些呆萌的看着森可成,眨了眨眼后一连古怪的说道,“可成,这个笑话不好笑。”

    而一旁的林秀贞等人也齐声笑道,“森大人,就算你麾下的忍者没有获得什么情报,也不能说出这种笑话来啊。虽然美浓许多平民都在传说斋藤龙兴好色无用,但我们和其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还能不知道?而且……那可是稻叶山啊!”

    可听到诸人的话,森可成却站起来有些慌乱的说道,“主公!诸位大人,这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我的手下已经确认过非常多遍了,所以才会这么迟来汇报!”

    静……死一般的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信长猛地站了起来,他震惊的看着森可成大声质问着,“这是真的?!稻叶山真的被竹中重治夺取了?!”

    “千真万确!”

    瞬间,整个评定间炸开了锅,所有人不断和身旁同僚激动的说着什么,可房间内太吵,根本一句都听不清楚。而对于这种情况,织田信长却也完全没有理会,他只是愣愣的站在那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织田信长终于回过了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详细的情报,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织田信长大吼着。

    话音一落,房间内嘈杂的声音瞬间全都消失,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森可成,表情只有一个,渴求真相!

    而森可成也不废话,立刻开始解释起来。

    原来在竹中重治将斋藤龙兴赶出去后,立刻就联合了安藤守就召集了斋藤家众家臣,当场将自己为了劝诫斋藤龙兴而夺取稻叶山城,并将斋藤龙兴赶出去让其悔过之类的事情解释了一番。同时要求所有人立刻整备部队,随时准备进军东美浓。

    “主公,这些事情都是属下派出去的忍者在稻叶山城门附近埋伏时听到的。根据情报,他们离开稻叶山城后,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差,而且不少人都在大声怒斥竹中重治。”森可成沉声说道。说完,忍不住又惊叹道,“据说竹中重治此次袭城,只带了16人。啧啧,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闻言,织田家的家臣们再次惊叹起来,显然对于竹中重治只用了这么一点人就能够拿下美浓的第一坚城为之震惊。但织田信长却沉默了,对于竹中重治带了多少人夺取稻叶山,他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只是在考虑这件事情的真假。毕竟这件事情实在太让人难以相信了,而且又是生在这么敏感的时间。

    良久之后,织田信长缓缓抬起后看着诸人,而众人也齐刷刷的看着织田信长。“可成,将这件事情详细告诉义信,让他试着拉拢竹中重治。同时,也将这件事情宣传出去。”

    “是!”

    “长秀!一益!你二人分兵出击,攻打东美浓的其他城砦,尽量利用这件事情劝降他们。”织田信长再次下令道。

    “是!”

    “其余人,随我在此处等待,不管稻叶山城究竟在谁的手上都无所谓!最终,都只会有一支斋藤军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织田信长环视着诸人大声说道。

    “是!”

    随着织田信长的命令,织田军再次展开了东美浓攻略,而当天晚上,织田义信终于赶了过来。

    “我去,义信,你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当织田义信忽然出现在织田信长的面前时,他正呆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地图。好吧,是不是应该说幸好织田信长没有什么心脏病呢?

    “兄长,事情紧急,只能这样了。”织田义信说着,就将稻叶山的消息告诉了织田信长。

    “什么?竟然是这么一回事?”织田信长傻眼的看着织田义信惊道,他并没有怀疑织田义信的话,因为对他来说,织田义信是不可能欺骗他的。

    “不错,我觉得斋藤龙兴此举是为了引诱我们寝反安藤守就他们,待到我军进攻稻叶山时,不管安藤守就他们是跟随我军行动还是呆在北方城那边,都可以忽然倒戈,对我军进行夹攻。”织田义信毫不客气的将李华梅两人的判断也占为了己有。

    “不错!确实如此,而且我已经派人去墨俣,让你试着去寝反竹中重治和安藤守就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说道。随后,又对织田义信笑道,“另外,你没有将消息告诉胜家是对的,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对本家越有利!”

    “那兄长你准备怎么做?如果本家不管他们,继续攻略东美浓的话,斋藤龙兴的这个计策就……哎呦!。”织田义信闻言笑道,只是话才说道一般,织田义信就惨叫起来,却见织田信长不晓得从哪里掏出了很久没有出场的神器折扇,重重的敲在了织田义信的脑袋上。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笨蛋来考校我了?”织田信长瞪着织田义信,没好气的骂道。

    “嘿嘿……你看出来啦~”织田义信闻言,顿时讪笑起来。

    “哼!连你这个笨蛋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织田信长鄙夷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那模样,让织田义信气得牙痒痒的。

    “我才不是笨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