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九章:赌,压上斋藤家的命运
    稻叶山城,不知道何时开始,燃烧的火焰被扑灭了,喧闹声也消失了,黑夜重新了恢复了安静。〔<〈="">

    不多时,两人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建筑,那是稻叶山天守阁!好吧,竹中重治刚刚才将安藤守就救出来,然后现在这两位就打算直接去自吗?只是竹中重治对此显然没有太多的惊讶,看来是早就料到了。

    行至天守阁门前,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安藤守就的面前,“安藤大人,竹中大人,请随完,就直接往里面走去。见状安藤守就两人也没多问,直接就跟了进去。

    “果然古怪的很啊……”加藤段藏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安藤守就等人,低声对望月千代女说道。

    “嗯……。”望月千代女应了一声,随后就陷入了沉默,片刻后,她低声说道,“我们撤吧。”

    “这就撤了?”加藤段藏诧异呃看着望月千代女,这么古怪的事情难道不需要搞清楚吗?

    “撤!斋藤龙兴麾下忍者很多,我们根本无法潜入天守内。而且一旦暴露了,那么不管接下来斋藤龙兴打算用什么诡计,恐怕都会把这一点算计进去。”望月千代女解释道。

    “嗯。”加藤段藏闻言点了点头,确实如望月千代女所言,就算他们调查到了事情的真相,但如果被觉,那么也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

    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找机会扯出了稻叶山,而另外一边,竹中重治跟着安藤守就也跟着那名忍者来到了天守阁的最顶层。展望台,安藤守就两人只一眼就看到背对着他们,站在展望台前凝视着夜色的斋藤龙兴。

    “殿下,安藤守就和竹中重治带到。”忍者低声说道。

    “嗯,下去吧。”斋藤龙兴并没有转身,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忍者领命离去,安藤守就也没犹豫,直接就带着竹中重治拜伏了下来,“属下见过主公!”

    只是,安藤守就的话音落下后,房间内依然一片的寂静,斋藤龙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背对着他们看着外面的夜色,也不知道那片漆黑一片的画面到底有啥好看的。

    不过对于斋藤龙兴这番态度,安藤守就和竹中重治都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只是静静的拜伏在那边,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斋藤龙兴终于转过身来,看着面前拜伏的两人缓缓说道,“守就啊,我可真担心你们直接就往城外跑啊……”

    “主公神算,又岂能算不到属下的行动?”安藤守就恭声说道,随后坐起了身来,凝视着斋藤龙兴那渗人的目光,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哪怕眼前这个人,可以随时将他的性命夺走。

    “哈哈~我算不到你的行动,但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斋藤龙兴闻言大笑道,笑罢,转头看向竹中重治缓声说道,“重治,你也干的不错。”

    “属下有罪!请主公责罚!”竹中重治闻言,立刻恭声说道。

    对此,安藤守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竹中重治会忍不住这么说,不过虽然知道,但安藤守就也并没有打算制止竹中重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女婿的性格。怎么说呢?那就是倔的像头牛,你很难相信一名多智的武士身上,会有这么奇怪的性格存在。

    “不错,你是有罪!那么,你要怎么赎罪呢?”斋藤龙兴闻言,怪笑的看着竹中重治问道。

    “这……还请主公明示!”竹中重治张了张嘴,最后低声说道。嘛,说实话,在准备营救安藤守就的时候,竹中重治就已经想好自己的结局了。那就是在将安藤守就送出稻叶山后,在斋藤龙兴的面前切腹自尽。虽然这么做,未必能够洗刷他背叛主公的耻辱,却也能让他的内心好受一些。

    可如今,竹中重治却不这么想了,因为他忽然现虽然营救的行动是自己一手安排的,可除了开始时还在计划之内,后面的每一步仿佛都是已经被安排好了一样。之前预想到的所有可能出现的阻碍全都没有出现,更别说斋藤利道一族全部被神秘人……或者说是被斋藤龙兴派人杀死了。

    闻言,斋藤龙兴忽然露出了一丝无奈,“老实说,我真的很想将你们全都直接处死!”

    听到这话,安藤守就冷笑道,“确实,如果没有织田家的话,恐怕安藤、稻生、氏家三家在主公您继任家督不久后就已经消失了。”

    “哈哈!说的没错!”斋藤龙兴大笑道,丝毫没有任何想要否认的意思。只是竹中重治的表情就变得很蛋疼了,毕竟一个是他尊敬的岳父,一个是他觉得对自己有提拔之恩的主公。

    片刻后,斋藤龙兴停止了大笑,看着两人冷声说道,“好了,现在开始说正事吧,我今天会放过你们,理由很简单,我需要你们帮助本家度过这次的难关!”啧啧,这算是斋藤龙兴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表达自己对斋藤家的不看好吧?

    只是对此,安藤守就两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斋藤龙兴的下文。因为他知道,斋藤龙兴这么做肯定是为了对付织田家,只是,对此安藤守就是十分的好奇,因为就算他们三人众全力支持斋藤家,在安藤守就看来也顶多只是拖延一下斋藤家灭亡的时间而已。

    是的,虽然安藤守就之前依然还在犹豫是否降服织田家,但在他的心中,对于斋藤家的未来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为什么?因为从斋藤道三时代起,斋藤家就从来没有真正的统一过美浓。

    嘛,这确实听起来很夸张,但在这个时代,其实很多强大的大名都有这种烦恼,那就是他们对于一个国的统治力,更多的是依靠某位强势的家督来达成,而并不是依靠自己那个家名来达成。

    最近的例子,恐怕就是今川家了,在今川义元时代,今川家得到了高度的统一,所以今川家能够成为北条、武田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可一旦今川义元死了,今川家的统治力瞬间就崩塌了,哪怕今川氏真兢兢业业的不断努力,依然无法恢复昔日的统治力。

    而斋藤家,就更悲惨了一些,当然了,这也可以说是斋藤道三昔年窃国的后遗症。斋藤道三昔年赶走了土岐赖艺成为了美浓的主宰,过程之中运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手段已经很难得知,但有一点是很肯定的,就是美浓绝大部分的豪族其实并没有真的臣服于斋藤道三,不然斋藤义龙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得到绝大部分美浓豪族的支持。

    这里面,有土歧氏的旧臣,有斋藤道三统治下,利益被消弱的家族……无数的利益纠葛,让他们选择站在了斋藤义龙的这一边。而在斋藤龙兴继任之后,这种利益纠葛自然还是存在,西美浓三人众和长井道利等人的冲突就是最好的明证。

    而在斋藤家内乱重重的情况下,织田家呢?说起来织田信长继任家督的时候比斋藤龙兴还要惨,因为直接就刀兵相见了。可后来,大家也知道了,在彻底平定了尾张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织田信长的声音。或许历史可以证明,当织田信长死后,织田家依然要面对这个时代所有家族都需要面对的问题,但如今,完全臣服在织田信长统治下的织田家,完全不是内耗不断的斋藤家能够比拟的。

    “重治,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稻叶山之主了!”斋藤龙兴看着竹中重治严肃的说道。

    一句话,竹中重治傻了,安藤守就也呆住了。他们虽然都清楚斋藤龙兴留下他们是要对付织田家,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突然就听不懂日文了呢?

    “这……属下愚钝,并不能理解主公的话……”竹中重治反应过来之后,犹豫的问道。说实话,当斋藤龙兴说完之后,他甚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从今天起,你就是稻叶山的主人了!”斋藤龙兴看着竹中重治淡淡的说道。

    “这……这……”竹中重治慌了,他看了看斋藤龙兴,又瞅了瞅安藤守就,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了。

    见状,同样也是一头雾水的安藤守就苦笑着说道,“主公,还是请您将详细的计划告知我等吧……”

    “很简单,今天夜里,竹中重治偷袭了稻叶山,不断求出被关押的罪臣安藤守就,同时斩杀了仇敌斋藤利道。最后,将自家的主公斋藤龙兴给赶出了稻叶山城……”斋藤龙兴闻言,平静的解释着,那副模样,仿佛他只是在说晚上要吃什么一样。

    可听到斋藤龙兴的解释,安藤守就和竹中重治却直接就傻掉了,好半响,他们才回过神来,看向斋藤龙兴的目光瞬间就变了,仿佛在看一个疯了的恶鬼一般。因为他们此时已经大概猜到了斋藤龙兴的想法了,可这个想法……说实话,不管是安藤守就还是竹中重治,只要稍微想想都会感到不寒而栗。因为……这完全是那整个斋藤家的命运去赌博!

    “主公,事情还没有落入这般田地……”安藤守就开口打算劝说一下,虽然他和斋藤龙兴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化解,虽然他对于斋藤家的忠心也已经淡化,但此时,他的武士本能还是让他做出了一名家臣应该做的事情。

    “呵呵,不用劝了,我意已决!”斋藤龙兴打断了安藤守就的话笑道,“而且,如果等到本家落入那般田地的时候,这个计划也没什么用处了……”

    “这……”安藤守就闻言,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确实,就如同斋藤龙兴所言,如果当织田信长兵临稻叶山的时候再去执行的话,就一切都晚了。想到这里,安藤守就看向斋藤龙兴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这位年轻的家督,再次刷新了安藤守就对他的印象。

    “好了,相信你们对于我的计划应该也猜到了,你们届时就随机应变吧。这是赌上斋藤家命运的谋略,只许成功!”斋藤龙兴沉声说道。

    “是……”安藤守就两人拜伏应道,随后,安藤守就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主公,在此之前,是否可以让属下见一见家小?”

    好吧,在之前的新加纳合战后,安藤守就三人为了获取斋藤龙兴的信任,也为了避免斋藤龙兴的强势打压,三个家族不得不将自己的家小送到了稻叶山作为人质。而这,也是斋藤龙兴会将这个谋略交给安藤守就他们去执行的原因之一。

    嗯?另一个原因?嘛……自然是因为除了他们,也没有人够资格去执行这个谋略了。

    “是……”安藤守就闻言,也并没有失望什么,因为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过当两人准备离开时,斋藤龙兴叫住了竹中重治。

    “重治,我记得你好像和浅井家的家督浅井长政关系不错?”斋藤龙兴轻声问道。

    “呃……关系不错不敢说,不过之前去拜访的时候,浅井殿下对属下倒是很友善。”竹中重治疑惑的看着斋藤龙兴应道。

    “嗯……”闻言,斋藤龙兴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后说道,“如今六角家已经指望不上了,所以我希望等布局结束后,你就去近江一趟,看看能不能将浅井家拉拢过来。”

    “这恐怕很难!”竹中重治直接说道,“主公,属下对浅井殿下虽然了解不深,却也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讲究仁义的家督……”

    “仁义?”斋藤龙兴古怪的看着竹中重治,表情充满了不屑,“就算他讲究仁义,难道浅井家的家臣们也是如此吗?重治,你要记住,这全都是为了斋藤家!”说到最后,斋藤龙兴表情异常的严肃。

    “是!”闻言,竹中重治只得领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