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八章:奇袭稻叶山
    已是深夜,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想,可对于斋藤龙兴来说,他依然无法入睡。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心烦之事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更重要的是,他连一点点的头绪都没有。“唉……利政啊利政……我真恨不得宰了你啊……”斋藤龙兴嘀咕着。

    好吧,斋藤龙兴思来想去,最终觉得他之所以落入如今这种困境,全是因为斋藤利政突然的挑拨。嘛,虽然斋藤利政看起来也是为了自己好,而且还拿到了证据,可斋藤龙兴显然不这么想。啧啧,不得不说,斋藤龙兴这小子实在太能给自己找理由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远处数十道火光闪现,随后那些火光瞬间就四散开来。

    “去看看……”斋藤龙兴沉声说道。话音刚落,只有斋藤龙兴一个人存在的房间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是!”随后又恢复了宁静。

    斋藤龙兴静静的看着远处的那些火光,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稻叶山城下。

    “坂田长信!你……”竹中重治指着正将太刀收回刀鞘的坂田长信,想要质问,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竹中大人!我们这么多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怎么可能放我们进去!”坂田长信沉声说道。

    就在刚才,竹中重治以紧急军情为由,让门卫打开了城门边上的小门。虽然竹中重治之前被斋藤龙兴一顿臭骂,可门卫这种小兵哪里会知道?再加上竹中重治可是斋藤龙兴眼中的大红人,他们自然不敢阻拦了。

    结果门刚打开,紧跟着竹中重治的坂田长信忽然冲了上去,将负责守卫的两名门卫直接杀死。

    “可是……”竹中重治还想再说些什么,一旁的铃木信政连忙跳出来圆场,“重治,救人要紧!”

    “唉!”竹中重治闻言,心中暗叹一声,随后让诸人按计划行事,自己带人向关押安藤守就的地方冲去。

    众人四散而去,坂田长信也和另外一名安藤家家臣跑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就将手上的火把丢到了面前的建筑旁。

    “想不到这么简单就混进来了……”那名家臣轻笑着说道,只是声调……竟然是个女人?

    “桀桀,这还得感谢那位竹中重治啊~”坂田长信怪笑道,声调竟然也和原来不一样了。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女声问道。

    “桀桀,自然是趁乱潜入天守阁,将斋藤龙兴斩杀了。只要这样,主公的头功谁能抢得了?”坂田长信怪笑道,那副怪异的笑脸配上充满杀气的眼神,怎么看都相当的诡异。

    只是听到坂田长信的话,女声犹豫了一下后否定了这个提议,“不妥,斋藤龙兴的身边不可能没有忍者和护卫的保护,届时如果我们无法杀死他,反而会被其猜到幕后的主使。这么一来,主公的离间计就失败了。”

    说完,看到坂田长信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女声再次说道,“加藤大人,我知道你被誉为飞加藤,忍术定然出神入化,但你要知道,就算真的能够杀死斋藤龙兴,对于主公也未必是有利的。”

    呃……坂田长信竟然是加藤段藏假扮的?如此说来,另外那个女声的主人岂不是?

    果然,加藤段藏闻言,楞了一下后顿时反应了过来,“多谢望月大人的提醒,既然如此,我们就去保护安藤守就平安离开吧。”加藤段藏感激的说道。

    好吧,另外那个女声的主人就是望月千代女,他们两人奉织田义信的命令离间安藤守就后,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装扮城安藤守就的家臣一直跟铃木信政等人在一起。而正如望月千代女所言,就算加藤段藏他们真的杀死了斋藤龙兴,实际上织田义信也不可能去承认,因为那样的话,只会给他带来大麻烦。

    毕竟,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人的麾下,拥有能够轻易杀死敌对大名的力量。届时恐怕就算是织田信长,也会不禁对织田义信忌惮起来。好吧,这个不太可能。而且另外一点则是暗杀终究得不到什么好名声,哪怕在历史上,也没有哪方势力会承认自己玩过暗杀。

    当然了,最关键的还是暗杀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非常困难的,毕竟谁都不想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杀死。

    两人做出了决定,就向安藤守就被关押的地方潜行过去。那个地方,在来的时候竹中重治就已经告诉过众人,所以加藤段藏他们倒也不用自己去查探。

    天守阁展望台,斋藤龙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黑夜下的稻叶山,他的目光跟随着那些闪动的火光不断移动着,忽然,他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因为他看到一处地方火光一闪,随后不久,那里就缓缓燃起了大火。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房间内响起,“殿下,经查探,有人故意在城内纵火,似乎想要制造混乱。”

    “哦?”斋藤龙兴闻言,顿时笑了起来,“传令下去,让他们专心救火,如果看到有一群人去营救安藤守就的话,不用阻止。”说完,斋藤龙兴忽然想起和安藤守就联络的那名织田家忍者,于是再次说道,“另外派人前往城门处加强守备,嗯……天守也要加强……另外……”

    “是!”

    展望台再次恢复了安静,斋藤龙兴俯视着下方的火光,口中喃喃自语着,“重治啊重治,你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只是可惜了……”斋藤龙兴摇头叹息着。

    此时,稻叶山城内各处燃起了一处处的火光,一阵阵的惊叫声在各处响起,“敌袭!敌袭!织田军杀进来了!”那些被惊叫声惊醒的足轻们刚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到处都是火光,以及耳边响起的惊叫声。

    “都别乱!都别乱!速度去救火!你!你!去查探一下消息”一名可能是足轻头的人大喊着。没过多久,整个稻叶山城就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而竹中重治一行人也趁着这个机会,飞快的向关押安藤守就的地方跑去。

    “加藤大人。”躲在暗中的望月千代女低声提醒着。

    “嗯,我也发现了,斋藤家的人虽然那混乱,但他们的目标似乎只有救火,而丝毫没有打算去寻找敌人……”加藤段藏沉吟着。

    “看来是被斋藤龙兴发现了呢。”望月千代女想了想说道。

    “嗯……再看看吧。我们小心些,不要被发现了。”加藤段藏点了点头,同时提醒着望月千代女。他忽然发现,仔细似乎小看了斋藤龙兴。

    竹中重治等人并没有发现斋藤军的异状,也没有留意坂田长信和另外一名家臣的消失。这也没办法,毕竟此时整个稻叶山城都乱成一团,着急救人的他们,也很难去留意其他。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关押安藤守就的地方。

    “竟然没人看守?”竹中重治古怪的看着宅邸门口,不过没等他细想,铃木信政已经冲了进去,不久后,就看到他和安藤守就一同跑了出来。

    见状,竹中重治瞬间丢掉了心中的疑惑,几步来到安藤守就的面前,“岳父大人!”

    看着竹中重治,安藤守就一时间五味杂陈,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女婿会做出这等事来。“唉,重治你这是何苦呢……”安藤守就叹息着,对于竹中重治的行为,他是既感动又无奈。

    竹中重治不顾自己的仕途将他营救出来,安藤守就肯定是感动的。但经此一事,安藤守就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联系稻叶良通和氏家直元,一边做好防备一边准备向织田家降服。

    “岳父大人,有话等安全了再说吧,现在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竹中重治看到安藤守就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的模样,连忙说道。

    “好!我们走!”安藤守就闻言应道,不过随后忽然又停下了脚步,只见他回头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转头古怪的问道,“本来守在这里的人呢?”

    “小婿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任何人。”竹中重治闻言连忙应道。

    闻言,安藤守就楞了一下,随后就沉思了起来。

    “主公,别想了,我们快些……”铃木信政见状刚想催促,就被竹中重治给制止了,因为他也发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就在铃木信政急得团团转时,安藤守就终于开口了,“我们去找斋藤利政!”

    闻言,铃木信政顿时大惊,“主公!如今我等应该先逃出城去才对啊!属下知道您与斋藤利政那奸贼有深仇,但是……”

    铃木信政的话没有说完,就直接被安藤守就打断了,“好了信政,你不必多言,等下你就知道了。”说着,就直接向斋藤利政的宅邸走去。

    见状,铃木信政只能将目光投向竹中重治,却看到他一脸苦笑的看着铃木信政说道,“好了铃木大人,我们快点跟上吧。”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斋藤利政的宅邸前,只是这里的情形,却让铃木信政等人震惊了。因为本来应该守在门口的两名侍卫,此时竟然躺在地上,仔细看去,却是已经死了。

    “呵呵,主公还真是够狠的呢……”安藤守就见状冷笑着,随后大步向宅邸内走去,似乎完全不担心遇到什么危险。而竹中重治脸色阴沉不定的看着那两具尸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也很快的跟了上去。至于铃木信政等人,却是一脸的迷茫,似乎完全搞不懂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古怪,实在太古怪了!”望月千代女看着安藤守就一群人的行动,摇头嘀咕着。

    “不错,确实太古怪了,这栋宅邸里面的人绝对不是我们杀的,而根据他们的反应,应该也不是安藤守就那边人杀的。那么这群人是怎么死的?”加藤段藏古怪的嘀咕着,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只是实在不敢妄下定论。

    就在这时,望月千代女和加藤段藏几乎同时闭上了嘴巴,小心翼翼的潜伏在阴暗处一动不动。而几乎是他们停止一切行为的同时,4名忍者就出现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

    “头目,他们已经发现了。”一名忍者低声说道。

    “嗯,发现了就发现了,殿下也没有说不让他们发现。”被成为头目的忍者低声说道,“吉助,你带人继续监视安藤守就等人,如果他们在杀死斋藤利政之后准备离开,就出门面阻拦他们。”

    “是!”

    得到了手下的回答,那名头目随即就隐于了黑暗之中,而剩下的那三名忍者互相点了点头,随即隐藏在了斋藤利道宅邸的附近。

    而躲在暗处的加藤段藏两人,看到这种情形,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了,仿佛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曾存在一样。

    斋藤利道的宅邸。

    斋藤利道惊恐的看着缓缓向他走来的安藤守就,想要逃跑,可他的手脚早已经被牢牢的绑住。想要求救,但嘴巴却也已经被堵了起来。

    在门口,竹中重治一脸复杂的看着斋藤利道,他很清楚,斋藤利道如今这个模样绝对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弄的,而如果不是他们的话,又会是谁呢?结果不言而喻。

    “重治,全死了,一刀毙命,没有反抗的痕迹!”铃木信政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和恐惧,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但竹中重治显然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其他的回应。

    安藤守就走到斋藤利道的面前缓缓蹲了下来,在其惊恐的注视下,将堵住他嘴巴的布条拿了出来。

    “安藤大人!饶命啊!您就饶了小人吧!是小人不对……”斋藤利道不断求饶着。

    只是可惜,安藤守就闻言只是摇了摇头,随后站起身来缓缓拔出太刀,在斋藤利道惊恐的目光中狠狠的挥了下去。

    “斋藤大人,不是我不想饶你,而是……就算我饶了你,你也逃不了一死啊……”安藤守就看着地上的尸体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