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七章:竹中重治的决意
    安藤守就被斋藤龙兴的旗本给带下去了,从斋藤龙兴说出要将他关押的话到他被带下去的这段时间里,安藤守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而且一直保持着同一个表情,那就是,一脸懵逼……

    是的,就是一脸懵逼,因为他怎么都想不到斋藤龙兴竟然真的敢将他给关起来。要知道他可是安藤守就!西美浓三人众的老大!在西美浓拥有绝对影响力的人物!哪怕是这些年因为斋藤龙兴的打压,那也只是稍稍减少了安藤守就的影响力,更多的还是让他变得更加老实些而已。

    可如今,这么一位重臣却被斋藤龙兴直接给关押起来了?而且仅凭一封不知道真假的书信?要知道此时此刻,织田军正在东美浓不断攻城略地,同时织田义信和柴田胜家的部队也在墨俣城整装待命。

    一旦安藤守就被关押的消息被散发出去,防守近江的氏家直元会怎么想?在大恒城监视墨俣的稻叶良通会怎么想?要知道在斋藤道三时代起,西美浓三人众就开始同进退了。好吧,他们确实把嫡长子送到了稻叶山城当人质,但就算如此,斋藤龙兴也是在玩火啊。

    对此,斋藤龙兴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他也无法判断这封书信到底是真还是假。可就算如此,他也不得不将安藤守就给关押起来,理由也很简单,安藤守就和织田家的人见面之后并没有向他汇报,同时安藤守就之前那魂不守舍的模样,也很明显的告诉了斋藤龙兴,安藤守就对于降服织田家这件事情并不是完全拒绝的。

    当然了,这么做非常的草率而且也很容易引来骚动,但斋藤龙兴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这种紧急的情况,让他的判断力和冷静的心早已经丢失的差不多了。

    可当将安藤守就关押起来后,他又开始后悔了,因为这件事情如果没办法平息的话,那么肯定会引来非常严重的后果。而这个结果,是斋藤龙兴如今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的。

    但让斋藤龙兴现在再将安藤守就放出来?好吧,他实在也拉不下那个脸。飞快的往房间走去,心中的烦躁让斋藤龙兴恨不得砍几个人来解解气。

    只是当斋藤龙兴回到房间后,却看到竹中重治正在门外等候者,看到斋藤龙兴竹中重治立刻说道,“主公!安藤大人是无辜的!您一定要相信他啊!”

    闻言,斋藤龙兴心中那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更是直接暴怒起来,“无辜?!那为什么他和织田家的人联系之后并没有直接告诉我?!”斋藤龙兴怒吼着,声音几乎整个天守都能听得到。

    闻言,竹中重治呆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安藤守就做的不地道,就算是换成他的话,面对家臣和敌对势力有所联系却隐讳不报,也不可能不怀疑。

    “怎么?说不出来话了吧?告诉你!现在要不是织田军正在入侵美浓,我恨不得直接把安藤守就那个混蛋处死!”斋藤龙兴愤怒的说道,随后就径直越过竹中重治准备回房了,他现在满腔的怒气,必须得找个事情发泄一下。

    只是他刚刚转过身,就感觉自己的一条腿被人抱住了,转头看去,不是竹中重治是谁?

    “主公!请您放了安藤大人吧!如今织田家正在入侵东美浓,西美浓那边不能再出乱子了啊!”竹中重治一脸哀求的喊着,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帮安藤守就劝说斋藤龙兴,但他却非常清楚,他不能让安藤守就就这么被关起来。

    这不单单是因为安藤守就是他的岳父,更重要的是,就如他说得那样,一旦安藤守就被关押的事情传出去,那西美浓那边怎么可能不出乱子?而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那斋藤家就真的完了。

    只是这话虽然听起来合情合理,但也要看场合对象来说啊,尤其斋藤龙兴正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竹中重治这么说不是一头往墙上撞嘛。

    果然,当斋藤龙兴听到竹中重治的话后,那脸色顿时变得阴沉的可怕。“怎么,一个安藤守就,就会让西美浓全体叛乱?难道本家在西美浓的统治力还不如安藤守就的威望?”

    “这……”竹中重治张了张嘴,顿时无话可说了,因为他忽然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是错误的。最终,他只能不断祈求着,“主公!请您放了安藤大人吧……”

    “够了!”斋藤龙兴暴怒的站了起来,在竹中重治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他踹倒在地上。

    “竹中重治!你要记住你只是我的家臣!整个美浓也都是我斋藤龙兴的!不管失去了谁,这一点也都不会改变!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不是和我谈论安藤守就到底有没有反叛,而是如何对付织田军!”斋藤龙兴怒吼着,立刻命人将竹中重治赶了出去。

    “主公!”竹中重治挣扎着喊道,可惜直到斋藤龙兴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前,也没有看到斋藤龙兴转过身来。

    “可恶啊!”竹中重治站在天守阁外面狠狠的骂道,表情阴晴不定的变幻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回到房中的斋藤龙兴,却也是怒气难消,他怎么也想不到被他非常看好,并以为臂助的竹中重治竟然也和他做对。更加让他失望的是,在这次的事情里,竹中重治根本没有表现出他希望表现出来的东西!

    嘛,说实话,如果此时竹中重治没有只顾着为安藤守就求情,而是采取迂回的态度,先帮忙减少这件事情可能产生的后果,随后才好声好气的和斋藤龙兴商量,那么事情肯能还未必会来到现在这个地步。

    更甚者,如果当时竹中重治在斋藤龙兴没有下令将安藤守就关押起来前,提前用一些足以说服斋藤龙兴,甚至只需要给斋藤龙兴一个台阶下的理由,那么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惜,竹中重治这两点都没有做到,显然和他在军事方面的才能不同,他的政治才能是完全不入流的。

    “殿下……”就在这时,一个畏畏缩缩的声音响起,却是斋藤龙兴最近非常宠爱的一名妾室。

    “撕拉!”一声,斋藤龙兴直接撕碎了面前女子的衣服,粗暴的将其推到在地,狠狠的发泄起来。

    面对眼睛都已经通红的斋藤龙兴,这名美妾只得强忍着疼痛,努力的迎合起来。

    “绝对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的话斋藤家就完了!”竹中重治回到自己的宅邸后暗想着,他不知道斋藤龙兴到底在想什么,但他却知道,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西美浓那边绝对会引发轩然大波。控制知情者?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这次亲眼看到的人可是包括了几乎所有斋藤家的重臣,不外泄?怎么可能?!

    也不知道沉思了多久,竹中重治忽然抬起头来,表情坚定的看着窗外,“虽然有愧于主公,但为了斋藤家,属下不得不出此下策了!”竹中重治嘀咕着,随后招来了自己的贴身小姓,命其将自己带来的人全部集结起来。

    此次,因为只是过来开会,所以竹中重治不过带了10多名随从而已,虽然少了点,但竹中重治却也顾不得许多了。待众人聚集后,竹中重治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顿时就让所有人的吓傻了。

    “这……大人……”众人闻言,惊恐的看着竹中重治,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诸位,你们的父亲、爷爷都一直是竹中家的家臣,如今,我希望你们也能够像你们的父辈那样效忠于我!”竹中重治表情严肃的说道。

    “可……可是这么做的话,主公您……”一名家臣犹豫的看着竹中重治,在他看来,就算竹中重治的办法真的能够成功,而且斋藤龙兴也能接受他的劝诫,但之后竹中重治在斋藤家的地位也会受到严重的挫折吧,毕竟没有主公会喜欢自己手下有这样的家臣。

    “我意已决!这一切都是为了斋藤家!所以,你们愿意跟随我吗?!”竹中重治打断了那名家臣的话,环视着众人大声问道。

    众人闻言,互视了一眼后,最后齐声应道,“我等誓死追随主公!”他们,都是竹中家的世代家臣,对于竹中家的忠诚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如今家督既然已经决定豁出性命,虽然他们并不觉得这么做是对的,但依然决定跟随。

    这,就是这个时代武士的普遍价值观,他们只效忠于自己的家督。对于自己家督的主公,他们只有敬畏,没有忠诚。

    得到了手下的追随,竹中重治在感动之余,立刻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

    与此同时,距离竹中重治宅邸不远处的一个宅邸,也有一群人正在商议着关于安藤守就的事情。那里,是安藤守就的宅邸。

    “铃木大人,不能再忍了!自从斋藤龙兴继任家督以来,他对主公再三的刁难,就是想要找机会除掉在西美浓势力庞大的三人众!如果我们再不行动的话,主公就危险了!”一名家臣大声说道。

    坐在首位上的铃木信政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对于这名家臣的话,他非常的有同感,只是,就算要行动,又应该怎么行动呢?铃木信政有些犹豫,毕竟如今家督就在斋藤龙兴的手上,他们就算要反叛,也得先把家督救出来吧?

    就在这时,一名家臣匆匆闯了进来,“铃木大人,在下刚才去寻找竹中大人时,发现他们正准备营救安藤大人!”

    “什么?!”铃木信政震惊的站了起来,而其他家臣此时也没有一个做得住的。毕竟这个消息实在太让人震惊了。营救安藤守就,先别说能不能救出来,单单这个行为就是谋反了。

    “竹中这小子……真是……”铃木信政哽咽的嘀咕着,对于竹中重治,这些安藤家的家臣们可谓是看着他长大的,因为当初斋藤义龙反叛的时候,几乎将一直坚定跟随斋藤道三的竹中家杀光,是安藤守就出面,救下了竹中家仅存的数人。在很小的时候,竹中重治就一直生活在北方城,随后安藤守就更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

    只是在斋藤龙兴继位后,因为斋藤龙兴将竹中重治提拔了上来,在很多时候,竹中重治在自己的主公和岳父之间,难免会偏向主公,这就引来了这群老臣的不满。可如今,在所有人面对斋藤龙兴的残暴不敢为安藤守就求情时,竹中重治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铤而走险,这种行为,已经足以让这些家臣们原谅竹中重治之前所有的过错了。

    “走!我们也去帮他们!”铃木信政立刻说道,如果之前他还有些犹豫的话,那么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就下定了决心。竹中重治这位最被斋藤龙兴看重的家臣都不怕,他们这些人还怕什么?何况如果安藤守就真的出事情了,他们这些家臣除了切腹之外,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吗?

    “是!”众人闻言,立刻跟着铃木信政赶往了竹中重治的宅邸,匆忙之间,他们完全忽略了根本没人让那个家臣去找竹中重治的说。要知道在那名家臣说出那番话前,这些人可是将竹中重治视为叛徒的说。

    很快,铃木信政等人就碰到了正准备出门的竹中重治。忽然有一群人冲向自己,竹中重治自然大惊,但看到是铃木信政之后,竹中重治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和铃木信政等人说了一遍。

    “很好!就按照你的办法去做!”铃木信政闻言,满口答应。随后众人快速的准备了一番,就直奔稻叶山而去。

    而此时,在美妾身上发泄完的斋藤龙兴,正坐在展望台边看着月光,沉思着如何处理之后的事情。毕竟,突然将安藤守就关起来,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必须要谨慎处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