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六章:离间计
    墨俣城。<〔<(??=""=""></〔<(??>

    “柴田大人,这么下去不行啊。”织田义信吧唧了一下嘴唇嘀咕着。

    “哈哈~怎么了织田大人?耐不住寂寞了?”柴田胜家闻言大笑着问道。

    “呵呵,确实吧,自从我们接替了猴子进入墨俣城后,就一直傻傻的在这呆着。而主公那边,长秀他们却已经攻下的猿啄等城砦。”织田义信轻笑道。一直以来,织田家大大小小的战役织田义信几乎是全部参与,而且全都是主要战斗力。而此次进攻美浓,织田义信更是将自己刚刚训练不久的预备役全都拉了出来。

    结果呢?满以为又能赚取大笔的功勋,可他却无奈的现他和柴田胜家这两位织田家的前两号名将竟然被织田信长无耻的当作了诱饵丢在了这里。每天他唯一能做的,不是和柴田胜家对望着呆,就是站在城墙上看着外面呆。

    “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谁让我们两个的名气大呢?如果不是我们两人同时在此,又怎么能牵制住斋藤家的部队呢?”柴田胜家有些感叹的说道。

    是的,自从他们来到墨俣之后,稻叶良通就直接将情报送到了稻叶山城,同时加大了对墨俣城的监视。可惜,所有胆敢靠近的探子或者忍者都会被望月千代女和加藤段藏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使得最后稻叶良通也只能让探子远远的观望,只要能在他们出兵时第一时间得知就可以了。

    而在斋藤龙兴那边接到情报后,也因此不敢立刻出兵支援东美浓,毕竟此次为了做好诱饵,柴田和织田义信的部队加起来可是将近5人的说。如果斋藤龙兴真的率领主力部队离开稻叶山城,万一稻叶良通在这期间被织田义信和柴田胜家率军击败,那斋藤龙兴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可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傻等着啊……”织田义信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让他眼睁睁看着其他人在那边不断刷着功勋,而自己只能在这边看风景,他就是不爽啊。好吧,他承认,他对于功勋这种东西有种莫名的追求,就好像玩游戏的时候哪怕他的功勋已经满了,却也还是要拿头功一样。怎么说呢?这是病,得治!

    “哈哈~那不如织田大人好好想想我们呆在这里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获取功勋吧~到时候我也跟着织田大人您混点~”柴田胜家大笑着说道,随后就离开城墙准备回去休息了。

    “是得想点办法了……”织田义信嘀咕着,随后返回自己的房间召来了李华梅、费南德两人。

    话说这一次,在织田义信看来很有可能一口气拿下美浓,所以他将大部分的家臣都带了过来。不过动脑袋的事情,织田义信还是觉得只找聪明的人来就够了。啧啧,不晓得前田庆次等人知道自己在织田义信的心中只是一个笨蛋的话,会不会伤心流泪呢?

    点燃一根雪茄,织田义信深吸了一口,然后随意的看着两人说道,“来,都想想,看看我们呆在这里有什么办法捞些功勋,总不能让长秀他们在那边天天刷功勋,我就傻呆在这里看戏吧?”

    闻言,李华梅忍不住白了织田义信一眼,什么叫做刷功勋啊,好像那些功勋不是用命拼出来的一样。“主公,那你还想怎么样啊,我们无法离开墨俣城,又能做的了什么?”李华梅没好气的问道。

    “谁说的?我们可以玩谋略啊,搞离间啊,甚至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将稻叶良通的部队引诱出来~只是部队不能离开墨俣,又不代表你们不能离开~”织田义信滔滔不绝的说道,仿佛有无数的手段可以搞定斋藤家一样。

    不过,他的话倒是让李华梅和费南德沉思起来,因为从织田义信的话中,他们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离间!”李华梅和费南德几乎同时说道。

    “嗯?”织田义信闻言,有些古怪的看着两人,好吧,他承认,对于两人异口同声说出同样的词汇这件事情,他有些小小的不满,不过随后这个无聊的念头就被李华梅的话给打消了。

    “主公,或许我们可以使用离间计,据说斋藤龙兴自从上任之后,就一直在试图消弱三人众的势力。”李华梅沉声说道,

    “三人众嘛……”织田义信闻言,顿时陷入了沉思。对于美浓三人众,他虽然没有打过交道却也听说过好几次了。不过对于他们最大的印象,还是在历史上那著名的竹中夺城事件之后,这三人直接被竹中重治寝反,使得斋藤家彻底丧失了对抗织田家的实力。

    而如今,竹中夺城并没有生,那么寝反他们有用吗?想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想起两人说的并不是寝反而是离间,顿时兴奋的说道,“没错!就是离间!此次主公忽然转变方向攻打东美浓,却只派我们在墨俣守备,这种情况肯定会让斋藤龙兴怀疑。”

    “不错,我们只需要使一些小手段,就算不能真的让斋藤龙兴除去三人众,也能让他产生怀疑。根据情报,斋藤龙兴一直都是非常自负的一个人,而自负的人,通常也很容易怀疑别人。”李华梅娇笑着说道。

    “嘿嘿,很好,就这么办,”织田义信坏笑着说道,随后就让李华梅写了四封书信,并叫来了加藤段藏。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相信以你的本事,应该可以伪装的很真实吧?”织田义信笑道。

    “请主公放心!”加藤段藏应了一声,随后就直接消失了。

    2天后。

    稻叶山城天守阁评定间,十数名斋藤家重臣聚集在此,他们眉头紧锁的坐在那边,表情凝重的沉默着,没有人有说话的兴致。东美浓前线三城瞬间被攻下的消息已经传来了,这种情况让他们坐立难安,却有想不出什么具体的办法来。

    就在这时,斋藤龙兴面带怒气的走了进来,刚坐下,就愤怒的质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才两天的时间而已,猿啄城等城砦就被攻陷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好吧,斋藤龙兴确实有愤怒的理由,如果说在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被织田家的大军强行攻破的城砦,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可现在呢?三座城砦区区两天就被攻破了,而且美浓和尾张的桥头堡!这如何不让斋藤龙兴愤怒?

    可惜,面对斋藤龙兴的质疑,没有人出声,只是低着脑袋沉默着,似乎生怕斋藤龙兴的怒火到他们的头上。不过说实话,他们对于前线的消息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因为他们也完全不晓得为什么自家部队才抵抗了两天就直接被击溃了。

    在他们看来,猿啄城等城虽然不如大恒城的守备那么完善,但挡个十几天也是不成问题的。

    环视了一圈,看到没有人应声的斋藤龙兴更加愤怒,“废物!一群废物!本家养你们这群废物到底有什么用?!到了关键的时候一个人都派不上用场!”斋藤龙兴破口大骂着,各种难听的词汇从他的嘴巴里冒出来,但下面的家臣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乖乖听着。相信如果这个时候有谁跳出来的话,那么迎接他的绝对是斋藤龙兴的太刀。

    也不知道骂了多久,斋藤龙兴也不知道是骂累了还是现这么骂下去也没什么用。总之,他停下来环视着一圈,忽然皱着眉头问道,“道利和良通他们们?”

    “主公,长井大人昨天已经赶回了关城准备支援猿啄城,如今应该已经在准备守城的事情了吧。至于稻叶大人,他一直在大恒城监视着墨俣城。”闻言,斋藤利道低声应道。

    “嗯……”闻言,斋藤龙兴没再说什么,转而询问起如今的对策来。这回,众人总算是敢开口了,只是让斋藤龙兴烦躁的是,家臣们的意见完全无法得到统一。

    有些人认为应该集中兵力攻打墨俣城,因为只要墨俣城被攻下,那么斋藤军就可以直接侵入尾张,如此一来,织田军必然会撤军回援。

    而有些人则认为不需要理会墨俣城的织田军,只需要让稻叶良通牵制住织田义信他们,本家主力直接前往东美浓抵挡织田军。只需要抵挡一段时间,织田军自然就会退去了。

    另外,还有些人提议议和,有些人提议找朝廷请求停战,更有人搬出了斋藤道三的例子,放弃所有领地,直接死守稻叶山。

    一大堆不同的意见让斋藤龙兴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安藤守就,希望这位素以多智闻名的老臣能够给他一些建议。只是一看过去,却现安藤守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只是就算如此,斋藤龙兴也只能强压着怒火询问道,“守就,不知道你对于如今的形势有什么想法吗?”

    “啊?啊!属下觉得,还是应该支援东美浓那边。”安藤守就闻言,愣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对于斋藤龙兴,安藤守就早已经失望透顶了。尤其在昨夜和那神秘来人会面后,虽然安藤守就并没有直接答应,但心中却也渐渐产生了倾斜。

    见状,斋藤龙兴心中顿时产生了不满,别人这么说你竟然也这么说?而且那个愣神是什么情况?如今织田军都快杀到稻叶山城下了,你还有心思相别的事情?

    只是就在斋藤龙兴打算问罪的时候,一旁的斋藤利道却先开口了。“安藤大人,支援东美浓?这似乎有些不妥吧?”

    闻言,安藤守就不满的看着斋藤利道问道,“那斋藤大人又有什么高见呢?”

    “呵呵,高见倒是没有,在下只是觉得,支援东美浓这番话从安藤大人口中说出,实在是不太好啊……万一主公在东美浓那边被敌人拖住,而你这边却直接降服了织田家……”斋藤利道冷笑的看着安藤守就说道。

    “你什么意思?”安藤守就闻言,有些慌乱的站起来质问道,昨天晚上,他明明已经查探过周围的情况了,应该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才对。

    “什么意思?!”斋藤利道闻言也站起身来,看着安藤守就大声说道,“安藤大人!在下斗胆问您一句,昨天晚上您是不是和某个势力的人密谈了很久呢?”

    “什么?!”安藤守就震惊的看着斋藤利道,随后一脸愤怒的瞪着他怒吼着,“一派胡言!我自道三公时代开始,就在为本家效力,如今已经历经三代,你仗着主公的宠信,如今竟敢质疑我?!”

    “哼!质疑?是确定!”斋藤利道冷哼的看了安藤守就一眼,随后直接对斋藤龙兴说道,“主公,昨夜有人向属下汇报,有不明势力的忍者进入了安藤大人的房中。随后在追击时,虽让让其逃脱,但对方却掉落了一封书信。”

    斋藤利道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份书信呈给斋藤龙兴,“属下虽然震惊信中内容,但也害怕是敌人的离间之策,所以也不敢禀报。但如今看到安藤大人这番态度,属下很难不相信这是真的。”

    斋藤龙兴闻言,黑着脸接过书信匆匆看完,再看向安藤守就时,那眼神简直要把安藤守就千刀万剐一般。

    见状,安藤守就立刻就拜伏下来焦急的分辨着,“主公!昨夜确实有织田家的忍者前来找过属下,不过属下根本没有答应啊!本来属下也打算将其抓住,但对方的本事却很高,一看到不对就直接跑了。属下敢以人头担保,那封书信绝对不是属下所写啊!”

    而一旁,竹中重治还有西美浓的诸臣也不断帮安藤守就乞求着。

    看着面前的安藤守就,斋藤龙兴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声音沙哑的说道,“将安藤守就关起来,待我击退了织田军再来处置!”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