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五章:一名平凡的落魄武士
    飞驒国,在如今这个乱世之中,它虽然在群山的包围中,却也没有与世隔离,同样应景的处于了战乱之中。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飞驒国逐渐变成了四国鼎立之势。北部的江马家,中部的广濑、小岛家以及南部的三木家。

    不过严格来说,三木家不过只是飞驒国南部最强的势力而已,实际上在南部,还有着高山、中山、鹰利等家族。

    里破家,就是飞驒南部的一个小豪族,有多小?只有一个小小的城砦名为里破城,家族族长,家臣、领民全都住在这里,而部队,就是家族族长、家臣以及这些领民了。说实话,他们严格说来都不能称为武士,而应该算是地头而已。只是在如今这个乱世,显然地头、豪族或者武士什么的,已经很难分得清楚了。因为他们会在你质疑的时候,说出一个足以吓尿你的祖先,而你却无力反驳。

    里破砦外的一处草地上,一群10岁左右的孩子正在草地上嬉戏。

    “东八郎,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这么快就元服了!”一名小孩看着另外一名小孩羡慕的说道。

    “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未来飞驒第一猛将,平田东八郎正信是也!”东八郎得意的说道,同时还比了一个很得瑟的>

    “切,还飞驒第一猛将,我看你连元则大叔都打不过~”一旁的一个小伙伴显然对于平田正信的得瑟不满,立刻拆起他的台来。

    “谁说得?!谁说我打不过元则大叔的?我告诉你们,如果我们两个真打起来的话,我一个能打他5个!”平田正信显然不想自己被小伙伴们小看,顿时嚷嚷起来。

    “哟,是那个小鬼牛皮吹这么大啊?”一个戏虐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众人转头看去,正是他们刚才提到的里破元则。他是里破家家督的嫡长子,同时也是里破家武艺最强的武士。被里破家的人们称为鬼元则。

    “是东八郎!!”就在平田正信傻愣的时候,他的小伙伴毫不客气的将他给出卖了。

    “你们?!”平田正信一脸悲催的看着众人,这一刻,他深深的感觉到了人性的丑恶。

    “好你的东八郎,刚刚成为武士就敢说这种大话?”里破元则大笑着说道,随后狠狠的蹂躏着东八郎的头发。

    “哼!我才没有吹牛!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大叔你,成为飞驒最强的武士!”平田正信傲娇的冷哼着,一把甩开里破元则的大手跑了开去,跑了几十步,又回头冲众人做了一个鬼脸,再次惹来了众人的大笑。

    时间缓缓流逝,昔日被当作玩笑的话,如今成为了现实,虽然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飞驒最强,但平田正信真的成为了里破家最强的武士。在他在14岁时击败了里破元则之后,已经继承了家督的里破元则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了他。

    或许,按照这么发展下去,他很有可能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历史,只是可惜,他的主家里破家真的不是什么强大的势力,哪怕在飞驒南部这个小乱世中,也只是垫底的那种。

    在他15岁那年,三木自纲联合飞驒中部的统治者广濑家,展开了自己统治南部的旅程。瞬间,整个飞驒国的南部震动了,无数豪族纷纷或是联合出击,或是死守,甚至有的家族还趁机抢先攻打其他家族,试图在三木自纲的大军到来前扩大自己的领地。

    黑川家的家督黒川长利也是这么打算的,在他看来,当三木家联合了广濑家后,整个飞驒南部根本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抵挡得住。所以,他决定先行进攻其他家族扩大自己的领地。等到三木大军到来后,他就直接降服,这么一来,不但能够保留黑川家,还能够扩大领地。

    好吧,他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这个时代面对降服的家族,一般都是保留起领地,除非是那种有世仇的家族。而他的目标,就是旁边不远处的里破家。

    “哼!黑川小儿竟然率先进攻本家……”里破元则冷哼着。

    “主公,请让属下率军出击,一定将黒川长利的人头带回来!”平田正信拜伏在地大声说道。

    “不急,待他们久攻不下时,我们再出击也不迟。”里破元则闻言,轻笑着说道。

    对于黑川家的进攻,里破元则并没有太多的畏惧,因为虽然黑川家有200多人的大军,但里破家却也有60多人,再加上里破砦的城防,里破元则完全不觉得黑川家有战胜自家的可能。

    而战争,也确实如里破元则所料的那般,黑川家虽然拥有兵力优势,但在里破砦的城防以及里破家奋勇作战之下,围攻了一个月依然没能取得什么进展,还战死了十数人。

    结果在黒川长利准备撤军时里破元则率军出城追击,愣是将黑川家追了1里地。这一战,让年轻的平田正信打出了名号,被人称为里破家的鬼正信。

    只是,这一场的胜利,并没有办法改变里破家的结局,因为不管是兵力、财力等方面,里破家实在不是黑川家的对手。

    3个月后,里破砦被攻破,愤怒的黒川长利为了报复当初的失败,下令放火烧砦,整个里破家上上下下60余人,只有平田正信逃了出来。

    “主公!叶子!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平田正信跪倒在树林之中,看着火焰中的城砦哭喊着。

    只是很遗憾的是,他的仇没没法报了,因为就在黑川家攻破里破家后,黒川长利就在回军时被光尾家伏击,黒川长利当场战死。

    “竟然……就这么死了?”平田正信得知消息后,低声自语着。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了,如果不是叶子临死前请求他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他现在就已经想自杀了。

    半个月后,美浓的一个无名村落,一个穿着邋遢貌似野人一般的武士出现在这个小村落中,他,就是平田正信。在没有了目标之后,他就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游荡,饿了,就吃些野菜或者打些野兔什么的,渴了,就到附近的河流川水中取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美浓。

    “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武士而已……”面对村长的询问,平田正信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就在这里住下吧,不过……可要干活哦~”村长闻言,也没有询问太多,因为在这个时代,像平田正信这样的落魄浪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就这样,平田正信在这个无名村落里住了下来,帮村民们种种地,打打猎。或许,时间是一切苦难的最好良药,不知道什么时候,平田正信彻底的融入了这个小村庄中,娶妻、生子。儿时的狂言如今想起来只不过是一个笑话,武士的梦想也早已经被抛之脑后。

    如果不是偶尔率领村民击退前来骚扰的强盗山贼,他恐怕连怎么拿枪都已经忘记了。

    偶尔,平田正信还会听到关于飞驒的消息,比如三木自纲在统一了飞驒南部后,趁着三国司家之一的姊小路家家督病逝,又没有子嗣继承的情况下,改名为了姊小路赖纲。

    又比如飞驒北部的统治者江马家降服了武田家,作为引路人引领武田军侵入飞驒。

    但对此,平田正信只会随意的笑笑,然后就继续干活去了。因为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武士的世界,早已经和他无关了。他现在唯一的所愿所想,就是和自己如今的夫人、孩子,在这个无名的小村落里安静的生活下去。

    只是很显然,在这个充满着战争的乱世之中,这个愿望可是非常难实现的。

    1564年4月,织田家再次出兵美浓,而他这次的目标,则是东美浓。

    3日,织田信长率领5000大军直接跨过木曾川,展开了宇留摩城和猿啄城的攻略。这两座城砦乃是斋藤家在东美浓面对尾张的桥头堡,一旦被攻下,那么织田军将可以直接杀入东美浓的内部。

    而同时,织田义信和柴田胜家率领前田利家等人共3000部队进驻了墨俣城,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监视稻叶山城!一旦斋藤龙兴想要支援东美浓,那么织田义信和柴田胜家就会率军直接兵临稻叶山城下。

    显然,织田信长已经彻底放弃了一口气吞下美浓的想法,准备一口口的吃掉美浓。

    而在此时,平田正信的家中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没法拒绝,虽然对方比他矮上许多,因为对方是织田家的足轻大将,木下藤吉郎。

    “木下大人来在下的家中,不知有何要事?”平田正信平静的问道。虽然因为对方是织田家的人而让自己无法拒绝,但并不代表平田正信会惧怕他。或者也可以说,自从里破家灭亡后,他就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了。

    “你就是平田正信?呵呵,不错!不错!你这等人物竟然只是一名村落的村长,实在让人惊讶啊。”木下藤吉郎大笑着,看向平田正信的目光充满了好奇和欲望。咳咳,不要怀疑木下藤吉郎的性取向,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因为木下藤吉郎到现在也只有三名家臣而已。对于家臣的渴望,他早已经突破天际了。

    “木下大人过誉了……”平田正信对于木下藤吉郎的夸奖,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平静的应道。

    见状,木下藤吉郎对平田正信就更加感兴趣了,“正信啊,你以前应该是武士吧?不如来做我的家臣如何?”

    闻言,平田正信沉默了,片刻后,才幽幽的说道,“在下已经失去了武士之心,还请木下大人原谅。”

    “这样啊……还可真是遗憾啊……”木下藤吉郎闻言,很是遗憾的叹息着。虽然他不知道平田正信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不过从他的眼神和语气中,他明白了他的心意。于是,他抛开了招揽的想法,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此次前来,不为别的,只是听说正信你在周围的村落都很有威信,而且还和宇留摩城的守将大泽基康相熟?”木下藤吉郎轻声问道。

    “木下大人希望在下帮忙劝说吗?”平田正信闻言轻声反问着。

    “不错!正是如此!”木下藤吉郎爽快的说道。“相信你应该明白,以宇留摩城的那点守军,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住本家的攻势。只不过我希望能够建立一些功勋,所以才向主公请命,劝降大泽基康的。”

    “呵呵,木下大人倒是爽快……”平田正信苦笑道,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么直白的人,按道理不是应该说不想多做无谓的杀戮之类的吗?

    “呵呵,直接一点也能显示我的诚意嘛~而且,这与其说是帮我,也不如说是帮他们吧,毕竟,如果他们坚守下去,死亡将是他们唯一的结局。”木下藤吉郎笑道。

    闻言,平田正信长叹一声,“确实,就如木下大人所言……在下答应了,不过是否能够劝降成功,在下并不敢保证。”

    “没关系,只是试试而已嘛~而且你放心,不管成不成功,这个村落都不会受到本家的侵扰!”木下藤吉郎保证道。

    “那就先多谢木下大人了!”平田正信恭声说道。

    当天,在平田正信的劝说,以及织田大军的威胁下,大泽次郎开城降服。而另外一边,面对织田军先阵丹羽长秀队的进攻,猿啄城的城主多治见长选择了死守,可惜他手中根本没有多少部队可用。

    在丹羽长秀切断了城中水源,河尻秀隆又从两面包抄进行围攻下,多治见长最终弃城而逃。

    随后,丹羽长秀再次寝反了猿啄城以北的加治田城主佐藤父子,一瞬间,东美浓的防线就被织田军给撕破了。

    而这些,已经和平田正信没有任何关系了,在得到了木下秀吉的赏赐后,平田正信重新回到了那个无名村落。抱着夫人和孩子,他平静看得天空,“希望这次之后,和平可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