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四章:绝境中的斋藤家
    虽然宁宁的计划看起来和火影里面的村子很像,但织田义信却也没有真的无聊到给他们专门弄个村子再起个名字叫木叶。?好吧,实际上主要还是织田义信压根就没有那么大的领地。

    不过不管怎么说,忍者的培养计划是终于能够开始展开了,虽然只是刚刚开始,但织田义信却也总算放下了心中的一个疙瘩。好吧,在他看来,没有忍者的战国,是不完整的战国!呃……这小子是不是什么忍者漫画看太多了?

    “啧啧,宁宁这丫头,为了得到我的关注竟然这么拼……”看着宁宁兴奋离去的背影,织田义信心中得意的想着。只是随后他又忽然想到之前宁宁提到的阿松,脑中瞬间出现了那名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安静的坐在阿市身边的女孩。

    “唉……不得不说,女人多了,确实有点麻烦啊……尤其像我这种不喜欢让女孩子伤心的好男人……”织田义信无耻的感叹着,起身就去找阿松了。

    当织田义信找到阿松时,她正和阿市在为太郎他们缝制新衣服,见状,织田义信顿时走过去将两女搂入怀中笑道,“新衣服直接买不就好了?何必亲自动手呢?”

    “哼!你懂什么?!孩子们的新衣服就得又我们这些母亲亲手缝制才有意义啊!”阿市白了织田义信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可太郎他们如今可是长身体的时候,就算你现在织,过一段时间还不是小了?”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阿市,对于她的这种说词,织田义信显然无法理解。

    “哼!”阿市闻言,撅着小嘴扭过头去,显然不想回答织田义信这么愚蠢的问题。见状,一旁的阿松柔声笑道,“由自己来缝制衣服的话,很有乐趣的~而且太郎他们如果长大了,这些衣服也可以留给他们的弟弟~”

    闻言,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阿松,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乐趣这个词时,他莫名的又想到了之前宁宁所说的话。

    而他的这种注视,让阿松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红润,虽然已经嫁给织田义信很久了,一起也做了很多没羞没臊的事情,但阿松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很是羞涩。

    美浓。

    这一段时间虽然美浓的局势很是安定,但在斋藤家诸多的家臣心中,显然一场恐怖的暴风雨已经在酝酿着了。

    每个斋藤家家臣都很清楚,在三河一揆被平定之后,织田家肯定会再次出兵攻打美浓。而在失败了两次后,织田军一旦再次进攻,肯定会更加的猛烈。一时间,人心惶惶,几乎每个人的心中,都在打着属于自己的小算盘。

    稻叶山城。

    “主公!本家必须做出改变了!如今三河一向一揆被平定,相信用不了多久,织田家就会再次出兵美浓!再加上如今六角家依然没有从内乱中恢复过来,恐怕也无法帮助本家阻挡浅井家。如此一来,一旦织田、浅井联合起来,本家就危险了!”安藤守就拜伏在斋藤龙兴的面前大声说道。

    只是,安藤守就在下面说得慷慨激昂,坐在上的斋藤龙兴却搂着一名美人,懒洋洋的斜靠在案几上,一边和美人嬉戏着,不时品尝着美人递过来的酒水。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安藤守就的话。

    “主公!”安藤守就见状,声音再次提高了一个八度。

    “行了,我知道了……”斋藤龙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随后就再次和美人玩闹起来。看来,比起安藤守就说得那些破事,斋藤龙兴还是对怀中的美人更加感兴趣。

    “主公!”安藤守就有些不满的看着斋藤龙兴,虽然他确实对斋藤龙兴没有什么忠诚可言,但却也不代表他希望斋藤家灭亡。毕竟,不管怎么说能够带给他的家族最大利益的,还是斋藤家。

    降服织田家……虽然安藤守就无数次考虑过这个念头,但显然,织田信长是不可能重用他的。毕竟他是主动降服,而且还是美浓的强大豪族。

    就在这时,一个充满冷嘲热讽的声音传了过来,“安藤大人!主公已经表示知道了,你还想怎么样?”

    闻言,安藤守就愤怒的转头看去,不是斋藤利道是谁?

    说起这个斋藤利道,可是相当的不得了,他是斋藤龙兴继任家督后被提拔起来的一批人,算得上是斋藤龙兴的嫡系,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用来和那些老臣们抗衡的存在。只是这些年来,他的能力没看到什么,表现出来的更加像是一名逢迎献媚、迎合拍马的小人。

    帮助斋藤龙兴筹划酒宴,在民间寻找美女献给斋藤龙兴……在许多斋藤家家臣来看,斋藤龙兴之所以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他和长井道利是绝对脱不了关系的。

    同时,他和安藤守就三人的关系非常的差,或许是因为他是和长井道利一边的吧,所以只要有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打击安藤守就等人的机会。以至于他和安藤守就等人的关系,甚至已经不能用差来形容了。

    “你说什么?!”安藤守就看到斋藤利道那一脸嘲讽的表情,心中不知道压抑了多久的怒火瞬间就爆了,“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奸臣!才会让斋藤家和主公落到如今的地步,如今织田家就差直接包围稻叶山了,你竟然还……”

    “还什么?!”斋藤利道哪里会乖乖的被安藤守就辱骂?如果是以前的话,他确实很惧怕他,但如今……“主公都已经表示知道了,你竟然还敢怀疑?!难道你觉得主公比织田信长那小子差吗?!还是你根本就不觉得本家能够取得胜利?!”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断争吵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酒杯飞了过来,砸在了两人的不远处。

    “吵够了吗?”斋藤龙兴脸色阴沉的问道,那模样,顿时吓得斋藤利道和安藤守就拜伏在地不断道歉着。

    “哼!守就,你说得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可以下去了。”斋藤龙兴冷哼着说道。虽然他并没有直接说什么,不过这副模样,怎么看似乎也是在维护斋藤利道吧?不然为什么只让安藤守就离开?

    “哼!”安藤守就闻言,应了一声就离开了,那阴沉的表情,显然对于斋藤龙兴的决定非常不满。

    等到安藤守就离开后,斋藤利道立刻对斋藤龙兴低声说道,“主公,这安藤守临走时的表情显然是对主公非常不满,必须要提防啊……”

    “嗯……”斋藤龙兴应了一声,表情阴晴不定的看着门外。

    安藤守就愤怒离去,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做会惹来斋藤龙兴的不满吗?当然想到了,但他也不在乎了。因为如果斋藤龙兴这么下去的话,那么斋藤家必亡!

    “看来必须要早做打算才是了。”安藤守就脸色阴沉的想着。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想走上谋反的道路,因为这条道路根本就走不通。可如今,斋藤龙兴已然如此,他还有其他选择吗?

    当夜,他就召来了自己的女婿竹中重治,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岳父大人!万万不可啊!”竹中重治闻言,立刻反对道。“岳父大人您可是美浓的顶梁柱,怎么能够有这种想法呢?!而且就算您投向织田家,您又能获得比现在更大的权利吗?照在下看来,能够保住领地,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唉……我又何尝不知道,可你也看到了,如今主公不听劝诫,天天和斋藤利道这等小人混在一起,沉迷酒色、不理政务,如此下去的话,斋藤家怎么可能挡得住织田家的进攻?”安藤守就无奈的叹息着。

    “岳父大人……”竹中重治看着安藤守就那哀叹的模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而就在两人密谈时,稻叶山城斋藤龙兴的房间。

    “殿下,安藤守就和竹中重治于今晚会面,密谈了约一个时辰……”忍者低声汇报着。

    “嗯……”斋藤龙兴应了一声,然后随着忍者的离开,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安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斋藤龙兴才无奈的叹息着,“唉……解不开的迷局啊……”

    是的,解不开的迷局,斋藤龙兴已经考虑了很久很久了,可他完全想不出任何能够击败织田家的可能。因为如今,形势早就已经逆转,织田家的实力比斋藤家强大太多了。虽然靠着昔年道三、义龙两人留下来的底子,斋藤家可能还能再撑上那么两年,但这又能如何?除非织田信长暴死或者织田家内乱,不然斋藤家的结局依然只能是灭亡。

    而这,还不是斋藤龙兴无奈的关键,最让他无奈或者愤怒的是,整个美浓已经不知道传出多少关于某某豪族暗中投靠织田家的谣言了。可偏偏,斋藤龙兴却不敢做出任何的行动,因为如果那么做的话,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来更加严重的后果。

    说起来,会变成这样,斋藤义龙着实难辞其咎。当初他谋反的时候,为了能够尽快平定内乱,采用了最为暴力血腥的手段。这虽然让美浓很快就被他平定了,但可以想象,一旦斋藤家出现危机,那些当初被强行降服的家族们,会为了斋藤家拼上自己的性命吗?显而易见。

    而且不单单只有这么一个问题,西美浓三人众和东美浓三人众的冲突虽然在斋藤龙兴的强压下貌似停止了,但显然,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没有得到缓解。相信在某一天,一旦斋藤龙兴没有办法那么强势,或者他们的矛盾激化到了一定程度,那么他们之间的矛盾,很有可能会直接摧毁斋藤家。

    这种无助和压力让斋藤龙兴不得不借助酒色来缓解,只有在那个时候,斋藤龙兴才感觉自己能够轻松一些,不至于被沉重的压力给彻底的压垮。虽然,这么做对于解决事情并没有什么帮助。

    那古野城评定间,织田信长环视着诸人高声说道,“我决定,将本城移居到新城小牧山!并于下月初,出兵东美浓!所有人回去,加紧做好准备!”

    “是!”

    回到那古野城,织田义信就将诸臣唤来,交代了一番。以前这种事情自然是不用交代,什么时候出阵了,带上死神众走人就是。但如今既然已经弄出了预备兵役,就不得不得多考虑一些了。

    尤其,预备兵役虽然并没有在领地上遭到反对,但装备的打造却还需要一些时间,而且训练也才刚刚开始。

    不过织田义信也没有在意,毕竟只是刚刚开始,而且如今的斋藤家,早已经不是织田家的对手了。唯一让织田义信比较疑惑的,只有一件事情,“怎么竹中夺城的事情还没有生呢?按照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织田义信疑惑的想着。

    只是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因为另外一件事情,而将此事忘却了。

    “於万怀孕了?”织田义信看着服部半藏,一脸蛋疼的问道。

    “是的!按照医师的话,应该已经有大概3个月了。”服部半藏低声说道。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语了。因为如果这么算的话,还真不好说孩子到底是他的还是松平家康的。而松平家康派服部半藏前来告知,显然也是想要听听织田义信的想法。考虑了良久,织田义信这才沉声说道,“原来如此,我那孩儿又要做父亲了啊~嗯,这样,帮我带些礼物过去,也算是我的心意了。”

    这番话,无疑是表明了他的态度,不管什么情况,这个孩子就是松平家康的了。

    “是!”服部半藏闻言,自然不会多言,拿了礼物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织田义信缓缓站了起来,“啧啧,这种感觉怎么怪怪的呢?好像渣男一样。”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向濑名的居所走去。在他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和濑名说一声比较好。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