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二章:毛推自荐的宁宁
    那古野城评定间,在确定了预备兵役和刀狩令之后,织田义信并没有就此罢休,因为在三河平定一向一揆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麾下部队的局限性实在太大了。所以在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扩军的事情。

    “关于预备兵役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我们组建一支骑兵队如何?”织田义信说到骑兵,脸上露出了一脸兴奋的表情。不过这也难怪,如果说战争是属于男人的浪漫,那么骑兵就是这个浪漫中最美好的一环。

    在古代战争中,没有任何的兵种能够比骑兵对男人产生更大的诱惑力。大规模的骑兵团,就仿佛现代的装甲军团一样,是那么的让人热血沸腾。而织田义信,也同样如此。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绝对希望自己所有的部队全部都是骑兵,在他的率领下,踏平天下。

    只是很遗憾,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织田义信话音刚落,下面就响起了无数的反对之声。

    “主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华梅丝毫没有任何顾忌的拆着织田义信的台。

    而诸如岛左近等人虽然没有李华梅说得那么明显,但话语中也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组建骑兵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呃……”织田义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么一个提议竟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好吧,也不是所有人,望月千代女他们倒是默不作声,可这明显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人微言轻才不说话的吧?

    “其实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啊……骑兵战斗力不比步兵强多了?”织田义信见状,无奈的说道。

    “主公,骑兵的战斗力自然比步兵强上许多,但很遗憾的是,我们或者说本家根本无法组建大规模的骑兵队!”李华梅同样无奈的说道。她就不明白为啥自己的这位主公兼夫君,总是会在提出一个不错的提议后,转而又瞎扯起来。说白一点,这智商怎么总是忽上忽下的?

    好吧关于骑兵的事情,织田义信并没有和李华梅等人商议过,完全是临时想到的。在他看来,既然准备弄出长枪队、弓箭队和铁炮队,那么组建一个骑兵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见状,李华梅也不答话,直接看了一眼旁边的丽璐。丽璐会意,立刻出言说道,“主公,按照属下在界町了解到的情况,一匹普通的战马,价格约在贯之间,近畿地区的价格普遍在300贯上下。”

    “不过价格虽然贵,但并不是最困难的事情,组建骑兵队最大的难点在于优秀的战马完全是有价无市。因为那种马基本上都属于战略物资,除非出一个比市价高上非常多的价格,不然很难买到的。”

    “这……”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言以对了,因为他发现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反驳。确实,他在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根本没有去考虑马匹的价格,因为在尾张也确实没有什么马商。嘛,或者应该说,这个时代压根就没有什么所谓的马商。想要购买马匹,唯一的选择就是和当地的领主交易,不过显然没有什么领主脑子有坑会交易马匹。

    想了想,织田义信又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如果我们自己买种马来养育呢?如果从欧洲或者明国东北地区的话,应该可以买到种马吧?”

    “很遗憾,主公,尾张并没有那么广阔的草原来饲养马匹。”李华梅闻言立刻应道。多年的从政,让李华梅对于尾张大大小小的事务早已经非常了解,根本就不需要多想就能脱口而出。

    “这样啊……”织田义信闻言,搔了搔脑袋有些不甘的说道,“唉,既然如此,只能先放下了。”

    “主公英明!”闻言,李华梅等人连忙高喊道。他们真怕织田义信经过三河一役后,自家的这位主公变得自大膨胀起来。不过如今看来,虽然自大好像是有点,但还好依然能够听得进建议。

    不过,虽然织田义信否定了这个提议,不过在他的心中,并没有放弃关于骑兵队的想法。不过具体怎么弄,也只能织田义信自己去瞎琢磨了,如今,却还是得进行下一步的任命。

    “望月千代女,加藤段藏!”

    “属下在!”两人闻言,立刻出列应道。

    “现在我命你二人分别组建忍军!段藏,你麾下忍军以刺杀、探查敌情、城池守备和护卫为主。千代女,你的麾下则主要培养优秀的女忍者,以收集本地、国外情报为主。具体细则,等下我会和你们详谈。”

    “是!”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领命退下。

    “丽璐!”

    “属下在!”

    “从现在开始,你继续扩大船队,争取将阿歌特号增加到5艘!”织田义信大声说道。

    “这……”众人闻言,再次被震惊到了,阿歌特号,虽然众人都不是这艘船到底花了多少钱,但毫无疑问,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从它的外型上看出,绝对简直不菲。那完全不同于日本船只的造型和构造,单单研究就用了不少的时间。

    “主公……”丽璐也同样震惊的看着织田义信,虽然这些年经过不断的翻修改造,建造一艘阿歌特号的成本已经不像当年那样一艘就要8000贯了,可一下子增加了三艘,怎么想也得两万贯上下,而且,这还只是造船的钱。

    “主公,这是不是太快了?先不说船的价格,就算建好了,本家也找不到那么多合格的船员啊!”丽璐低声反对着。

    不过这一点,织田义信早已经和李华梅探讨过了,“没关系,我也不是让你一次性造好五艘船,而是一艘艘的去造。至于船员嘛,从今天起你就在尾张、三河等地方招人,和预备兵役一样,同样给与武士身份,也同样要进行政治教育。”

    “是!”闻言,丽璐也不再多言,领命退下了。

    “嗯……今天评定就到此结束,段藏、千代女,你们两个留下。”织田义信说罢,众人就缓缓散去,只是到了最后,宁宁却依然一脸犹豫却非常坚定的坐在原地。

    “嗯?宁宁,还有什么事吗?”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倒也没有因为她没有听从自己的命令而生气。对于女人,嗯……主要是美女,织田义信从来都是非常宽容的,更别说,宁宁还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孩子。

    是的,就在去年的时候,宁宁为织田义信生下了一个男孩,于是织田义信随意的给孩子取了一个五郎的幼名后,顺便将宁宁纳为了妾室。

    说起来,其实织田义信本来并没有打算将宁宁纳为妾室,虽然宁宁是三夫人之一,但说实话,织田义信对她还真的没有什么感情。她并不像阿市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也不像李华梅她们天天陪伴着自己,更不像阿松那样前田家的出身摆在那边。

    或许,如果不是宁宁主动要求和丽璐一起去经营商馆的话,恐怕就会像如今的阿松一样,成为织田义信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慢慢的等待老去吧?

    好吧,这么说来,织田义信这小子还真是混蛋呢,得到了别人,却又不重视对方。只是自古以来,开后宫的人不就是如此吗?真爱,又怎么可能对每个女人产生呢?恐怕如果不是宁宁、阿松她们的历史地位摆在那边,织田义信压根就不会去理会她们吧?

    不过,最终织田义信还是将宁宁纳为了妾室,并不是他忽然觉得亏欠了宁宁什么,而是因为阿市劝他这么做,同时,於大也帮宁宁说了情。

    如今的於大,早已经将自己侍女长的位置交给了自己的女儿多却,而她自己则专心帮忙带孩子。两女同时这么说,织田义信自然也不会反对,毕竟纳个妾室而已,也没啥大不了的。

    听到织田义信的询问,宁宁犹豫了片刻后,终于在织田义信那温柔的笑容说坚定的说道,“主公,属下希望能够成为忍军的头目!属下有信心,建造一支不但强大,而且还不需要主公一直花费钱财来培养的忍军!”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有些古怪的看着宁宁,而宁宁也同样死死的看着织田义信,那坚定的眼神,告诉了织田义信她的决心。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良久之后,织田义信才无奈的叹息一声,“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是!”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两人低声应道,随后就缓缓走了出去。临走时,好奇的看了宁宁一眼。嘛,对于宁宁的请求,他们两人倒是没有什么反感之情,因为在他们看来,忍者的地位本来也没有商人高,何况宁宁还是织田义信的妾室。

    她们好奇的,却是因为忍者这种职业,虽然每个大名或者强大的家族都有,但一般成为i额忍军头目的武士,都是因为大名或者族长直接指派,而不是自己请求的。毕竟,忍者虽然是强大的武力,但说实话,忍者的许多行事风格都和武士精神是格格不入的。

    而且,比起武士、商人这种职业,忍者这个职业也更加的黑暗,他们每天面对的,全都是人性的黑暗面,就算是训练,也是充满着残酷和死亡。这种情况下,竟然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希望放弃商人的职位跑来当忍者,这实在是让他们两人想不通。如果让他们选择的话,他们却更想成为商人,而不是天天提着脑袋行走在刀刃上的忍者。

    待两人离去后,织田义信这才冲宁宁招了招手笑道,“好啦,别摆出这么严肃的模样~过来坐~”

    “是~”宁宁闻言,娇声应着,随后就走到了织田义信的面前直接坐入了他的怀中,双手环着织田义信的脖子,一边用自己曼妙的娇躯摩擦着,一边娇声请求着,“主公,您就答应属下嘛~”

    “你这个小sao货~”织田义信狠狠的拍了一下宁宁的,没好气的说道,“说吧,你究竟在想什么?”

    “属下……属下也希望能够成为像阿市夫人、李夫人那样,能够独当一面帮助主公的女人,而不是只是丽璐姐姐的副手……”宁宁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

    “呃……”闻言,织田义信瞬间就愣住了,这一瞬间,他想到了每代君王都可能会想到的问题,后宫争权。想到了历史上,各种隐藏在深宫之中那熊熊的妒火。想到了……呃,好吧,织田义信这小子的脑洞有点大。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於大和多却不也只是一个侍女而已吗?阿松不也只是普通的妾室吗?”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他不相信宁宁这么小就已经学会了争权夺利,哪怕在历史上,她是被誉为北政所的奇女子。而且,宁宁也没有什么理由去争权夺利啊,毕竟,她根本就争不过任何人,哪怕成为了忍军的头目。

    “但於大夫人和多却姐姐却是主公您独一无二的侍女,而属下和阿松姐姐,就只是主公您众多的夫人中,其中的一个罢了……”宁宁有些幽怨的低声说道。

    “呃……这是吃醋了?”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宁宁,一时间却有些无言以对。就像之前提到的那样,他对于宁宁和阿松的关注,除了一开始的好奇之外,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没有怎么关注过了。看到阿松的时候,永远是在阿市或者於大的身边看到的。看到宁宁的时候,也同样一直是在丽璐身边看到的。她们,永远都是那个其中之一,而无法像李华梅她们单独被列举出来。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得意起来,“啧啧,战国三夫人之一竟然为我吃醋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嘴上同时问道,“那你有信心吗?忍者,可不同于商人,会看到很多残酷的事情。”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宁宁顿时开心的保证道,“主公您就放心吧!属下一定会努力为主公培训出一支天下无双的忍军!宁宁保证!”

    闻言,织田义信想了想后说道,“既然如此,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可以询问千代女或者段藏。一天之后,将你忍军的训练计划交给我。行的话,就让你来,不行的话……”

    “请主公放心!”宁宁闻言,不待织田义信说完,就兴奋的应道,随后一溜烟就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