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一章:预备兵役
    1564年,新的一年,又是一场盛大的宴会,而在这场宴会之中的主角,自然就是以一己之力平定三河一向一揆的织田义信了。嘛,不得不说松平家康这小子会做人,他将一切的功劳全都送给了织田义信,自己和松平家的武士们则成为了在织田义信身后摇旗呐喊的啦啦队。

    好吧,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最起码,织田义信在织田家的声威再次上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果说在以前,柴田胜家凭借着老资格还能在织田家头号武士这个位置上挣扎一下下的话,那么如今,织田义信则毫无悬念的取代了他,成为织田家第一武士了。

    不过对此,柴田胜家和林秀贞这两位元老非但没有嫉妒,反而进言织田信长,希望织田义信可以成为家中的笔头家老。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织田义信如今已经封无可封了,不如将第一家臣的名义封给他,以作为赏赐。

    对此,织田信长直接就拒绝了,还让林秀贞安安心心当自己的笔头。“哼!没什么好封的?那个混蛋在三河捞了那么多钱财我都没出声,他还敢要什么封赏?!”织田信长心中冷哼的想着。

    不过显然这种话是不能够说出口的,不然如果人人都学织田义信的话,那就乱了套了。这里也不得不说。织田信长对于织田义信实在太过于宠溺了,那又君主对于自己的家臣这么宽容甚至是放纵的呢?只是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织田义信,对于双方之间的关系却从来不觉得很奇怪,或许这就是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君臣之情吧?

    1月10日,在新年过去之后又休息了几天,织田义信召集所有家臣开始了新的一年里第一次的评定。

    那古野城,织田义信坐于上首,环视着下面的家臣们,“不知不觉,我的家臣团也有了如此规模啊……”织田义信有些激动的感叹着。

    李华梅、大祝鹤、井伊直虎,三名姬武士巾帼不让须眉,不论武艺、军学还是内政,都不属于男性武士。

    前田庆次、白木行久、岛左近、本多忠胜、榊原康政、上泉秀元、丸目长惠、费南德,各个都是出色的武士,尤其前田庆次、白木行久、岛左近和费南德,更是已经有了独立统军作战的战绩。

    “不过,这些人中恐怕也只有费南德的脑子比较好吧……”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想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在文臣这方面,似乎太少了,少得只有……

    织田义信瞅了瞅坐在最后面默不作声的伊奈忠次心中叹息着,“唉,真正的文臣竟然只有这么一个14岁的小鬼……”不过,只要一想到这小子未来可是内政能力接近满分的存在,心情顿时就好了许多。

    不过,如今最让织田义信在意的,还是丽璐、望月千代女和加藤段藏三人。一个,是他的财神,另外两个,则是未来的忍军头目。

    想到未来可能出现的盛况,织田义信不禁怪笑起来,这让下面一直在等待织田义信发话的家臣们无语了。可他们却也不知道织田义信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继续默默的坐在那边。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织田义信才用yy中清醒过来,随后就看到众人那一脸看白痴一样的目光。

    “咳咳!”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以化解自己的尴尬,随后才朗声说道,“从今天起,那古野城的军备情况要进行改革!”

    一句话,就让前田庆次等人兴奋了起来。嘛,其实这件事情以前织田义信就隐隐约约和他们讨论过,但死神众吃掉的钱财实在太多了。好不容易将它缩减下来,丽璐那边又需要大量的钱财。再加上织田义信本身一向花钱大手大脚,使得这件事情在提了两句之后,就一直搁浅着。而如今,三河之行让织田义信一跃成为了尾张最富有的家族之一,这种时候不赶快进行改革的话,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看到众人没说话,织田义信直接就开口说道,“华梅,你来说吧。”

    “是!”李华梅应道。见状,众人纷纷有些侧目,毕竟在这种时候代表主公发言,基本上都是属于笔头家老的主。而显然,这一次织田义信就是打算让李华梅成为他麾下家臣中的笔头。不过对此,众人也只是好奇了一下后就默认了,毕竟李华梅和织田义信的关系摆在那边,就算不是笔头,她说的话照样拥有很大的影响力。

    “从今天起,死神众划为旗本,人数依然定在100人内。同时,开始购入长枪、弓箭、铁炮、稚刀、甲胄等装备。”

    好吧,对于第一点,众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死神众的制度已经持续了非常久,待遇也一直很高,更别说每一个死神都是被织田义信派人执行了非常强大的洗脑教育的说。所以算不算是旗本,根本就没人在乎。

    “这……如果每一名足轻的装备都由本家来提供的话,这是不是太过于浪费了?”岛左近有些犹豫的问道。在这个时代,农民和足轻之间的区别只有一个,那就是前者拿的是锄头,后者拿的是长枪。而这些武器,其实也都是农民们自己准备的,领主不会参与在其中。唯一一样由领主发的,就只有本家的家纹旗帜了。

    不过既然是自己准备的,那显然不可能有多么的整齐了,所以每次领主动员部队的时候,基本就是简单的划拉一下,拿弓箭的去弓箭队,拿长枪的去长枪队,其他十八般兵器的自组一队。而甲胄,更不是每个足轻都能拥有的了。

    “这一点我和主公已经商议了很久,确实如岛大人所言,如果每一名足轻都为其配备装备的话,太过于浪费了,不过如果足轻本身没有装备呢?而且足轻本身的素质要比普通足轻强呢?”李华梅轻声反问着。

    “农兵分离?”岛左近听到李华梅的话,瞬间就想到了这个名词。说起来,这个名词是很早之前织田义信刚刚入主那古野城时就想要颁布的政令,可惜因为所有人都反对,最后不了了之。

    “不是,以本家的条件都无法执行农兵分离,更别说我们了。”织田义信摇头说道。“不过虽然农兵分离无法执行,但我准备在领地中执行刀狩令和预备兵役的政令!”

    “预备兵役?”众人暗自嘀咕着,对于刀狩令,他们也还曾记得,毕竟当初织田义信在想到农兵分离这么一个馊主意的时候,刀狩令也跟着冒了出来。但预备兵役……好吧,听名字似乎是和常备兵差不多的东西,但……

    看到众人疑惑的目光,织田义信颇为得意的看着诸人笑道,“不错,就是预备兵役,你们可以将他当作是不需要给俸禄的常备兵……”

    嘛,其实这所谓的预备兵役,其实在历史上就已经出现过了。在丰臣秀吉宣布执行农兵分离的政令后,许多大名和领主却根本养不起那么多的部队。再加上原来那些以农兵身份跟随领主或者大名立下很多功勋的人又不希望天天种田,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大名想出了一个预备兵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武士的名分,但实际上依然是在乡下种田。

    而织田义信这个所谓的预备兵役,就是结合了这个以及在后世看到的那些军训之类的东西后,弄出来的产物。到底好不好用,他自己也不知道,但在他看来,总比那些农兵强。

    “所谓的预备兵役,就是将领地内所有16岁以上,25岁以下的农民等级在册,由我们定期对他们进行军事训练。一旦开战,他们必须无条件加入我方阵营!”织田义信笑道。

    “这……”岛左近等人闻言,眨了眨眼,张了张嘴,半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因为怎么说呢,这种套路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大部分的武士都是这么过来的,平时在家务农,空闲时修炼武艺,开战时就上战场。

    可问题是,武士这么做无可厚非,毕竟他们可以从战争中得到许多种地得不到的东西。但农民就不一样了,除了钱财和粮食,他们能得到什么?

    想到这里,他们忽然想到了刚才织田义信提到的那句话,“不用给俸禄的常备兵。”

    “难道……”岛左近等人瞪大着双眼看着织田义信,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错,这些人,我会给与他们下级武士的身份!如果立下足够多的功勋,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升为真正的武士或者换去相应的奖赏……”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这件事情,在之前他就已经和李华梅等女还有织田信长讨论了很久,最终也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当然了,织田信长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太大,所以只能让织田义信先施行看看,效果好的话再慢慢推广。这,也是战国大名最大的无奈,他们并没有绝对的集权与一身,许多事情,都得看家臣们的脸色。

    或许如今,只有织田义信能够做到这一点吧,毕竟在织田义信的家臣中,就没有一个人拥有自己的领地,全都是干领俸禄的主。对于这点,织田信长都不晓得说过多少次了,却都被织田义信以武士就应该做武士该做的事情打发了。

    所以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众人商议了一下后,最终没有任何人反对。不过岛左近还是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主公,如果执行预备兵役的话,那么什么时候训练,赏罚如何,如果对方不想成为预备兵役等种种问题,都必须仔细考虑,不然的话,很容易引起民愤。”

    “这是当然了,我是这么想的,以后在我的领地内,平民想要成为武士,只有三条道路,一条是经商,以金钱换取武士身份。一条是习武,取得上泉大人的认可后加入死神众。最后一条则是预备兵役,除了这三条之外,其余人均不得成为武士!”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他相信,武士的身份在这个时代就是最好的诱惑力,有人不想成为武士吗?有!和尚、公卿还有那些专心于艺术等事情的人,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够抵挡成为武士的诱惑力,哪怕是家财万贯的商人也是如此。

    因为在这个时代,武士就是仅此于公卿、和尚之下,同时以实际统治力居第一位的职业。

    “除了武士身份之外,成为预备兵役后,我们会发放少量的钱财或者粮食作为奖励,以后每次的训练同样会有少量的钱财或者粮食补助……”织田义信不断解释道。

    “至于惩罚嘛……如果参加了预备兵役却在战时不参战的话,剥夺他们的土地、钱财,赶出尾张!”织田义信厉声说道。

    “这……主公,会不会太严厉了一些?”一旁的费南德低声问道。

    “费南德大人,主公已经说了,只要成为了预备兵役,那么就表示他们已经是本家的下级武士了。身为武士竟然拒绝参战,这个惩罚已经是很轻了……”一旁的李华梅轻笑着说道。

    闻言,所有人不再有疑惑,纷纷同意织田义信这项政令。

    “嗯,既然如此,刀狩和预备兵役的告示就由忠次你来负责吧,相信应该没有问题吧?”织田义信看着伊奈忠次说道。

    闻言,伊奈忠次不禁一愣,说实话,他此次参加评定,不过是因为织田义信的要求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和自己这个刚刚加入的小鬼头有什么关系。所以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伊奈忠次愣了片刻后连忙激动的说道,“请主公放心,属下一定做好这件事情!”

    “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询问华梅、费南德他们。”织田义信笑道,对于伊奈忠次,他可是非常希望这小子能够快点成长起来,谁让真正搞内政的家臣,就他这么一个呢?

    言罢,织田义信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左近,到时候的训练,就交给你来负责,记得要对他们进行政治教育哦~”

    嘛,政治教育,就是死神众一直接受的洗脑教育,显然,织田义信可不希望搞了一个预备兵役,那群士兵还不懂得什么叫做效忠。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