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五十章:三河平定
    2月17日,熊熊大火缓缓吞噬着本证寺,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这……这是怎么回事?”松平家康傻傻的嘀咕着,显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发生这种情况。

    “家康,傻嘀咕什么呢?”织田义信的声音传了过来。

    “父亲大人……这……这是您……”松平家康闻言,立刻抓着织田义信紧张的问道。

    “别乱说话!”织田义信闻言,顿时一把遮住了松平家康的嘴巴。随后也不理会他就直接大喊着,“一向宗的信徒中有一些暴民在此次战争中趁机作乱,不但杀死了空誓大师,还烧毁了这座千年古寺!不过,那些暴民已经被我军彻底斩杀了!”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松平家康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立刻说道,“传令下去,如果不降服的话,立刻当作烧寺暴民对待,当场格杀!”

    “是!”

    下完命令,松平家康这才转头看向织田义信,“父亲大人,这样真的可以吗?”松平家康有些犹豫的问道,这完全就是绝对的栽赃陷害,可问题是,在这里可是有将近一万人啊……

    “担心什么?这些平民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而且就算他们乱说,我们不承认不就好了嘛……我们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趁这个机会将一向宗彻底赶出三河。只要这一样,一向宗会为了一群死人来找你麻烦吗?他们又有那个本事吗?”织田义信冷笑道。

    在找到办法之后,织田义信对于一向宗的担忧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他之所以担心一向宗,怕的是长岛一向宗过来找麻烦。不过仔细想想,长岛一向宗事实上出了在织田家进攻本愿寺时出过场外,压根就没有露过脸。

    这么想来,长岛那边会来找三河的麻烦就无限减少了。再加上他们是打着支援一向宗的名义去的,虽然所有人都明白这纯粹是白扯,但只要他们是这么认为的,三河人民是这么认为的,不就可以了吗?

    好吧,织田义信似乎有些想当然,不过不管如何,烧都已经烧了,理由也找了,松平家康就算不愿意又能如何?

    当天下午,本证寺的战乱就结束了,按照松平家康的说法,那就是松平家5000大军联合一向宗门徒围杀了胆敢对抗佛祖的恶魔。可惜来得太晚,没能阻止那群恶魔杀死空誓大师以及烧毁本证寺的恶行。

    这番强词夺理的宣言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不得不说,还是取到了不错的效果。虽然那些降服的一向军变得异常老实,嘛,虽然更大的因素还是被他们塞进嘴里的饭团。不过,对于那些原本属于一向宗的武士而言,这个理由给了他们一个安慰自己的借口。毕竟,这个世界很多时候,需要的仅仅也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本证寺被烧毁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因为此时其他三寺,依然被松平家的部队给包围着,虽然看起来,数千大军被1000多人围困在寺内这种事情,听起来非常的好笑,可它却莫名其妙的发生了。

    真不知道是应该佩服这些和尚的决心呢,还是说他们是sb好……

    12月19日,上宫寺被烧毁,寺内主持和僧兵全部战死。

    12月21日,本宗寺的主持在御访被烧,寺门被攻破的情况下,决定降服,可惜已经烧上瘾的松平家康拒绝了对方的降服。本宗寺被烧毁,同时主持和僧兵同样全部战死。

    12月23日,胜鬘寺毁于一旦……

    自此,三河一向一揆彻底被平定。

    冈崎城内。

    “家康,这次事情做得太大了,所以有些事情你必须立刻去办。”织田义信看着松平家康严肃的说道。

    “拉拢曹洞宗,它们是东三河的大势力,但却是真正的得道高僧,和和尚打交道的话,需要他们。”

    “继续散布谣言,反正要不断的贬低一向宗,同时让所有信奉一向宗的人改宗。”

    “最后,一定要不断表明我们的立场!我们是去支援一向宗的!不管是寺院被烧还是主持他们被杀死,都是那些乱民干的!”

    “孩儿明白!”松平家康闻言连忙应道。

    “嗯……”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随后有些不太情愿的说道,“四寺总共所得,差不多2万贯,我们对半分吧。”

    “多谢父亲大人!”松平家康一脸激动的说道,那副模样,仿佛几辈子没有见过钱似得。他并没有傻到去追问织田义信,四寺加起来才区区2万贯这种傻话,虽然从头到尾,知道有多少钱的只有织田义信和寥寥几个人而已。

    这并不只是因为三河一向一揆织田义信出了非常大的力气,更重要的是松平家康借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对织田义信绝对的服从和信任。呃……话说如果织田义信一个铜板都不给的话,松平家康会不会闹到织田信长那里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松平家康的目的达到了,对于松平家康的识相,织田义信感到非常的满意。好吧,他确确实实没有将全部得到的钱财都交出来,而且那部分还相当不少,所以他在说话的时候很没底气。

    哈?到底有多少钱?嘛……怎么说呢?在这个时代,寺院基本上就是属于特权阶级,拥有自己的领地,不用给任何人交税,另外还有各种香火钱。想想当年织田家攻打本愿寺的时候,如果本愿寺没钱的话,能和织田家打上10年吗?总不能全部用人堆吧?

    当然了,也不能派出某些时候出现了某些强有力的统治者找他们收税,比如当初的今川义元。不过这种人,毕竟只是少数的,尤其是在总是陷入动乱的三河。所以虽然三河贫瘠,但本证寺四寺还是存下了不少的钱财。

    12月25日,松平家康在冈崎城举行了评定,主题只有一个,封赏!除了封就是赏!哪怕那些之前反叛的家臣们,也得到了一些赏赐,理由是因为他们在支援一向宗寺院时作战英勇。好吧,拉拢人心的套路,但这些人偏偏就吃这一套,渡边守纲等反叛的家臣们纷纷拜倒在松平家康的面前发下了誓死效忠的誓言,并且主动将自己的嫡长子作为人质送到了冈崎城。

    同时,在询问了织田义信的意思后,松平家康还将自己的叔母碓井嫁给酒井忠次。说起来,酒井忠次虽然姓为酒井,但往前推个几辈,就会发现实际上他是松平家的后人,而且在辈分上来说,他甚至是和松平清康一个辈的。算起来,松平家康还得叫酒井忠次一声叔公呢。

    而碓井是松平清康的女儿,严格意义上来说,酒井忠次等于娶了自己远房兄弟的女儿,而松平家康也应该叫碓井一声姑姑,可偏偏碓井的母亲於富在嫁给松平清康之前,是水野家家督水野忠政的正室,也是松平家康母亲於大的母亲,所以呢……

    好吧,我已经被绕晕了,不管是称呼上还是关系上。总之……羽柴秀吉在历史上曾经自认为是天皇的后代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当夜,织田义信在松平家康的邀请下,在於万的身体上进行了一次非常友好的合作。嘛……真的是松平家康邀请的哦~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咳咳!本书其实是非常严谨的历史,真的!

    12月26日,风和日丽。

    织田军停留在冈崎城外整装待发,松平家康率领所有松平家的家臣们为织田义信送别。那声势,如果松平家康能够带领群臣跪送织田义信的话,那就更加威武霸气了。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进入尾张,织田义信就让前田庆次等人先行率军返回那古野城,自己则带着1万贯钱以及从四寺中找到的各种家宝,还有铁炮队等部队前往了清州城。

    清州城。

    织田信长把玩着手中的茶碗,面露冷笑的看着织田义信,直把这位在三河已经被冠上阿修罗名号的男人看得冷汗直流。

    “那个……咳咳……兄长大人啊……您倒是说句话嘛……”织田义信一脸谄媚的说道。

    “呵呵……”织田信长闻言,冷笑了一声,依旧那么看着织田义信。

    最后,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命人将剩下的5000贯钱拿出来,一脸苦涩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兄长大人,这是最后一点了,真没了!”

    斜眼看了看那几个袋子,织田义信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哼!这还差不多!”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这口气吐完,织田信长一句话差点让他噎住,“看在这些家宝的份上,你私藏的那些黄金我就不找你要了……”

    “兄长大人……”织田义信傻眼的看着织田信长,“尼玛,老子真是个白痴,竟然忘记带黄金了!”织田义信心中悲愤的想着。本来他觉得黄金这玩意和那些欧罗巴的商人交易很有用,外加他本身也比较喜欢黄金,所以就顺手送到了那古野城,结果就导致送到清州城的钱财里,竟然全是铜币……

    而这时,一旁的浓姬娇笑的说道,“霸王丸,这次你可是发财了呢~我听说界町那边据说有在卖来自明国的胭脂……”

    “买!”

    “最近吉法师很小气呢,我和吉乃她们已经很久没有新衣服穿了。”

    “买!”

    “听说……”

    “买!买!买!!”看着就差直接摆出购物车的浓姬,织田义信顿时哭喊着,“嫂子啊!您可千万别再说了,再说我真的一贯钱都留不下来了……”

    “切,看你那小气样!”浓姬闻言,白了一眼织田义信后娇嗔着。可怜的织田义信莫名的花钱买了一大堆的礼物,却只换来这么一句话,啧啧……

    玩笑之后,织田信长开始认真听起了织田义信如何平定三河一揆的,虽然森可成早已将情报送了过来,但他还是有些细节要和织田义信确认下。

    “这么说,你们是以救援一向宗的名义出兵的,然后将烧毁那四座寺院和杀死主持的罪名都丢给了那些已经死掉的乱民身上?”织田信长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织田义信,就差没有直说“我从未看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

    “嘿嘿,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嘛……”织田义信搔着脑袋害羞的说道,就差没说“你这么崇拜的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了。

    见状,织田信长在感叹织田义信的厚脸皮比他的剑术还要强大的同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义信,尾张虽然没有太多信仰一向宗的人,但这种宗教的影响力,却必须早点解决!”织田信长正色的说道。虽然他没有直接经历三河一向一揆,但光从情报和织田义信的诉说中,他就能感觉到这种力量的强大。

    “嗯!我也觉得如此。”织田义信正色应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引进一些其他的宗教来对抗或者说分解那些佛门信徒,比如我就听丽璐说过,在欧罗巴那边有一种名为基督教的宗教。在明国,还有道教这种宗教……”

    对于这一点,织田义信在三河时期就在思考,毕竟早晚都会对上本愿寺,早点做打算,显然是不会错的。

    “嗯!可以,就交给你去办了,多引进一些宗教来,织田家的领地,不需要第二个声音!”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说道。

    返回那古野城时,众女早已经在等待了。嘛,顺便一提,织田义信并没有将井伊直虎和望月千代女带回来,因为他和两个女人的关系,还没有到足以领回家的地步,只不过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众女罢了。

    一场小型的家宴,算是对织田义信胜利归来的一个见面礼,之后,众女簇拥着织田义信返回房间,随后就没有任何人出来了。这,才是真正的礼物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