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四十八章:攻破长筱城
    织德联军本阵,井伊直虎静静的坐在织田义信的面前,表情淡然,似乎对于忽然被救出来没有任何的反应。<><?=""=""?>

    “难道这丫头是个三无女?”织田义信心中古怪的想着,随后干咳了两声,冲井伊直虎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温柔的笑容说道,“那个……我叫你直虎吧。你似乎对于我们将你救出来这件事情并不怎么好奇啊?”

    “阁下想必就是织田义信大人吧?小女子在这里先多谢大人没有攻打新城三城,近藤康用三人乃是井伊家仅剩下的忠臣,小女子实在不愿意看到他们死在这里。”井伊直虎闻言,恭敬的拜倒在织田义信的面前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不禁诧异的看着井伊直虎,虽然他们确实是分兵来的,但井伊直虎怎么就这么笃定自己没有攻打新城三城呢?织田义信等了一会,却不见井伊直虎有什么下文,只是恭敬的拜伏在那边,无奈,只能开口询问道,“我相信段藏他们应该不会告诉你这些事情,那么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听到织田义信的问题,井伊直虎头也没抬就直接说道,“如果不是为了劝降他们三人,织田大人又何必将我们母子救出来呢?”

    对于这个解释,织田义信只能摇头苦笑,他怎么也想不到井伊直虎竟然会这么聪明。不过,对于这种女人,他可是最喜欢调戏的了。

    随即,就看到他一个闪身来到了井伊直虎的面前,勾起她的下巴怪笑道,“或许是因为我听说了关于你的美名,所以特意抓来充作x奴呢?”

    面对织田义信的调戏,井伊直虎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还请织田大人不要伤害虎松,您想怎么玩弄小女子都可以……”

    “呃……你这副模样,可一点不像是在请求我耶。”织田义信故作不满的说道。

    “这……”井伊直虎闻言愣了愣,随后立刻露出了一副哀求的表情,“抱歉,请织田大人原谅,小女子……”

    看着井伊直虎那泪眼婆娑的模样,织田义信怎么也无法想象刚才井伊直虎还是一副三无脸的模样,“女人啊,都是演员啊!”织田义信感叹着。

    说完,也不理会井伊直虎那疑惑的神情,从旁边抓过纸笔就直接丢在了井伊直虎的面前,“写吧,相信你也知道我要你写的是什么。只要你办好这件事情,那么我可以保证,井伊家会一直留存下去,虽然不是在那什么井伊谷城。”

    “织田大人!这是真的吗?”井伊直虎闻言,顿时顾不得其他,抓着织田义信的裤管惊喜的问道。

    “当然了。”织田义信低头看着井伊直虎那闪烁着泪光的大眼睛,一时间也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

    织田义信缓缓蹲了下来,一只手轻抚着她柔媚的俏脸笑道,“不过相应的,你得做我的家臣,是真正的家臣。至于井伊家未来能够有什么样的地位,也只能看你的表现了。”

    “小女……不……属下明白了……”井伊直虎闻言,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语气坚定的说道。她从小就被父亲井伊直盛当作一名真正的武士在培养,如果只是做家臣的话,她还是有信心的。

    “嗯,快写吧。这么晚了,我可要去休息了,”织田义信闻言,笑着说道。

    “是!”井伊直虎应了一声,就飞快的写了起来,没一会,织田义信就让半藏将写好的书信派人送给近藤康用三人。

    接下来的两天,织德联军停止了进攻,只是将长筱城围了起来,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么一来,很可能会被城内守军强行突围。

    而吉良义昭也同样没有选择突围,事实上就算他们能够击败守在门口的织田军,强行冲出包围圈逃走,又能够去哪里呢?去本证寺那里找空誓?或者逃向远江?显然不管是选择哪一种,对于吉良义昭来说,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因为那样的话,和他战死在长筱城内没有任何的区别,三河吉良家都会成为历史。

    第三天,近藤康用三人率军24oo人,加上原本包围城砦的3ooo部队,共54oo人抵达了长筱城外。

    “主公!”

    当近藤康用三人见到井伊直虎后,顿时泪洒当场,哭喊着拜倒在她的面前。

    “不要再叫我主公了,从今天起,你们的主公就是织田大人了,而我,也已经成为了主公的家臣。”井伊直虎轻声说道。

    这两天的时间,织田义信并没有去碰井伊直虎,只是派人照顾下她们母子。嘛,毕竟织田义信从来就不是什么急色之人嘛,在从望月千代女那边听说了关于井伊直虎的情况,他用脚指头也能猜到之前她到底遭遇了什么,所以织田义信打算给井伊直虎一些适应的时间。

    所以,井伊直虎对于织田义信的感官还是挺不错的,最少,不是小野道好或者吉良义昭那种混蛋。

    听到井伊直虎的话,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直虎,我说过了,你虽然成为了我的家臣,但依然还是井伊家的家督。如果这三人愿意放弃远江领地跟着你的话,那么就让他们继续当你的家臣吧。”

    “这……多谢主公!”井伊直虎闻言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开口应道。

    另外一边,近藤康用三人更是连连感谢着。显然织田义信这番话,让他们对织田义信的好感大大的提升了。虽然,织田义信压根就不在乎他们三个的好感度。

    “父亲大人,接下来直接进攻啊?”松平家康这时上前问道。

    “嗯……”织田义信闻言,想了想后转头看向井伊直虎问道,“直虎,你觉得呢?”

    “这……”井伊直虎闻言再次愣了,如果按照她的想法,自然是直接攻城了,最好能够抓住吉良义昭将他砍成肉泥。可如今既然成为了织田义信的家臣,为了以后井伊家的地位,井伊直虎也只能放下心中的仇恨,“主公,属下建议先行劝降,吉良义昭胆小如鼠,在看到我方这等兵力的情况下……”

    话还没有说完,织田义信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怎么,你就不恨他?不想我帮你报仇?”织田义信貌似随意的问答。

    “恨!但属下不能因为个人的恩怨影响大局。”井伊直虎沉声说道。

    “啧啧,你这丫头啊,有时候还真是不可爱。”织田义信闻言,摇头笑道。

    “实在抱歉!”闻言,井伊直虎连忙拜伏在地道歉着。‘’

    “行了行了,家康,传我命令,攻城!”织田义信说完,转头看着井伊直虎笑道,“吉良义昭那家伙竟然敢欺负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实在是不能饶恕啊~”

    “这……这是什么理由啊!”无数松平家康们心中无语的想着,不过前田庆次他们显然不会如此,因为他们早已经习惯了织田义信的性格。

    至于松平家康,他也是很倾向于攻城的,所以在听到织田义信的命令后,他立刻就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嘛,倒不是说松平家康也同意织田义信那个坑爹的理由,只不过在他的心中,吉良义昭这种在东三河拥有绝对影响力的人,必须死!不然的话,就算吉良家降服了,难保什么时候这小子又会冒出来捣乱。与其天天防备,不如一竿子打死来得痛快。

    当7ooo多人的大军向长筱城起总攻时,长筱城内的守军已经开不到希望了。这个时候,哪怕是最忠于吉良义昭的家臣们,心中也没有了取胜的念头。他们拼尽全力抵挡着不断进攻的敌军,哪怕只能多杀一个敌人,也算是他们无愧于自家主公了。

    但是,长筱城内有许多的足轻,显然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被吉良义昭强行抓来,对其充满着仇恨。

    所以当看管他们的那些部队也冲上战场之后,他们立刻反叛了,大声呼喊着冲向了城门,试图将城门打开放织德联军进来。

    而此时,吉良义昭人呢?

    长筱城,吉良义昭的府邸内,他静静的坐在地上,身穿白色的衣服,细心擦拭着一把锋利的短刀。

    “主公!主公!大事不好了!主公……您……”一名家臣快冲了进来,就想将城内成叛乱之事汇报给吉良义昭,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进来之后却看到了这么一副场面。

    “是吗?”吉良义昭闻言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波澜。

    “主公!您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我们还能够坚持下去的!只要援军……”那名家臣惊恐的冲了上来,试图将吉良义昭手中的短刀夺走。不过,却被吉良义昭制止了。

    “没有援军了……本证寺那些和尚们已经靠不住了,或许他们此时已经在想怎么降服了吧?”吉良义昭轻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主公,不如我们降服吧?松平家康之前布了……”那名家臣依然在试着努力劝说着,但显然,吉良义昭已经下定了决心。

    “不用多说了,如果松平家康愿意接受我们降服的话,那么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进攻。而且以我在东三河的影响力,松平家康又怎么可能放心我活着呢?”吉良义昭笑道,笑得是那么的凄凉。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吉良义昭听着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对那名家臣轻笑着说道,“来帮我介错吧,最少让我死时,像一名武士!”

    “是!”

    长筱城外,城内的暴乱很快就传到了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的耳中,“传令下去,只要放下武器蹲地降服者,一概不杀!”

    “是!”

    “父亲大人,看来大局已定了~”松平家康笑道,此时,他笑得是那么的开心,因为只要攻破长筱城,那么东三河就彻底的被平定了。

    “呵呵,大局已定?家康你莫非想到了如何对付那些和尚了?”织田义信怪笑着,毫不客气的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这……呵呵……孩儿还在想……”松平家康讪笑着,刚才的兴奋劲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吧,这城门还没有打破,他们就开始聊起后面的事情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显然没有。当暴动的乱民终于打开了城门,当吉良义昭的宅邸陷入了火焰之中,局势,就已经彻底的定了。

    “啪啪啪……”无数的吉良军在听到织德联军喊出的口号后,选择了降服。这也没办法,主公都已经自杀了,他们还为谁作战呢?

    “可惜,没能让你手刃吉良义昭呢~”织田义信走到井伊直虎的身旁轻笑着说道。

    “主公如此做,已经让属下非常感动了。”井伊直虎低声说着。

    “哦?那有没有想要以身相许呢?”织田义信闻言,忍不住调戏着。

    “这……”井伊直虎诧异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随后又低下头小声说道,“您是主公……您想要属下如何,属下不敢违抗……”

    “啧啧,说得我好像是坏人似得。”织田义信听到井伊直虎的话,摇头晃脑的嘀咕着。

    “实在抱歉,属下……”井伊直虎闻言立刻就想解释,可想了半天,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好了,不用解释了,等回去之后在床上慢慢向我解释吧……”织田义信无耻的说道。

    11月28日,长筱城被织德联军攻破,吉良义昭自杀。

    11月29日,织德联军横扫整个东三河,几乎没有遭到任何的抵挡,就彻底统一了三河全境。

    而这个消息,让本证寺等四寺惶惶不可终日,每天都在商议着如何应对眼下的情况,可却完全商量不出任何靠谱的注意。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织德联军返回了冈崎,他们的下一步,就是本证寺这四座引起这场战争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