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四十七章:声东击西
    11月25日,凉风吹拂,让人神清气爽。

    “父亲大人,前方就是长筱城了。根据查探,城内守军约在4000人左右,许多都是吉良义昭强行从周围的领地掠来的人。”松平家康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城砦恭声说道。

    “那就是长筱城吗?”织田义信遥望着前往的城砦,不由得想起了日后发生在这里的那场决定武田家命运的合战。不过只不过想了一下,织田义信就回过神来,毕竟对如今的他来说,日后可能会发生的合战,还远远比不上如今即将发生的合战来得重要。更别说那场合战虽然对武田家非常的关键,但对于织田家来说,还远远比不上之前的三方原合战。

    凝神看着长筱城,此时这座长筱城,已经被吉良义昭翻修的非常坚固,虽然算不上世上少有的坚城,但看上去似乎比冈崎城要好上那么许多了。

    “呵呵,吉良义昭自己想死,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客气,就按计划行事吧。”织田义信冷笑着说道。

    闻言,松平家康有些犹豫的看着织田义信,考虑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说道,“父亲大人,您就这么相信近藤康用他们吗?万一……”

    “家康,我不是相信近藤康用他们,我是相信费南德的眼光,既然他说没问题,那肯定就没有问题了!”织田义信打断了松平家康的话,语气平淡的说道。而这一句话,也让身后的费南德激动不已。无论何时,无论哪一个国家的人,信任,总是会让人心中产生不一样的情感。

    “原来如此,孩儿唐突了……”松平家康闻言连忙说道,同时还向费南德投去了抱歉的目光。随后,他拔出太刀向前一挥,口中大喊着,“进攻!”

    “进攻!”

    随着命令的下达,松平军的将士们缓缓向长筱城前进着。而长筱城内,吉良义昭站在高台上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冷汗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哪怕之前吉良义昭再怎么自信,但当他真正要面对这支横扫整个三河的敌人时,还是忍不住紧张了。

    “杀啊!”一声喊叫声响起,随后整个松平军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喊杀声,飞快的向长筱城冲了过来。

    “守住!一定要给我守住!”吉良义昭不断大喊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织德联军本阵,在那里,代表着织田家的旗帜飘扬着,显示着这支部队并没有出阵。

    “织田义信小儿竟然如此猖狂!”吉良义昭愤慨的想着,他觉得自己被深深的小瞧了。以2000部队攻打拥有4000人的城砦,竟然还打算节省力气?这如何不让吉良义昭不愤怒?

    不过转念之间,他就希望织田义信的部队就这么一直呆在本阵之中别出来了,虽然他们没有见识过这支织田军的战斗力,但人的名树的影,既然织田义信能够在三河闯出这么大的名气,肯定是有真的本事。

    啧啧,这小子的胆子还真是有点小呢,直接就被织田义信的名气给吓到了,如果织田义信知道的话,不晓得又会如何的得意呢。不过,或许织田义信并不会有什么得意之情,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把吉良义昭这位在历史上也是默默无名的家伙放在眼里。更别说眼前他唯一的目标,也不是长筱城。

    “段藏,千代女,半藏,看你们三个的了……”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是!”三人跪在地上应道,随后就消失在了本阵之内。

    织田义信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利用攻城来吸引吉良义昭的注意力,趁机派忍者将井伊直虎母子救出来。是不是相当简单明了的计划呢?嗯?为啥织田义信不上?咳咳,这么猥琐的事情,织田义信堂堂未来天下第一的武士怎么会去做呢?

    在城战之中,时间很容易就溜走了,很快,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按照常理,此时是时候休兵,各回各家吃饭睡觉了。但显然,为了某些目的,织田义信可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撤回来。

    “左近,你率领铁炮队过去压制一下。”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是!”

    岛左近应了一声,就率领铁炮队离去了。不多时,长筱城下就响起了巨大的铁炮声。足足500挺铁炮在三段击的战术下,爆发出了巨大的威力,连绵不绝的巨响几乎将战场上的喊杀声都压制了下去。但更加重要的是,在铁炮的威胁下,吉良军不得不缩在城墙后面躲避着。

    “那个就是铁炮吗?果然是恐怖的武器啊……”吉良义昭看着城墙上的部队被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不由的感叹着。不过他却也没有怎么在意,因为在这种程度的铁炮攻势下,敌军也无法进攻城墙,只能不断撞击城门。

    不知道过了多久,震耳欲聋的铁炮声终于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休息后再次冲上来的松平军。

    “混蛋!这群人就不觉得累吗?”吉良义昭愤怒的咆哮着,却也只能安排二队上城墙将那些已经累坏的部队换下来。

    累吗?毫无疑问,毕竟攻城可比守城累多了。但这群进攻长筱城的松平家部队,可是那些刚刚降服的叛臣。为了报答饶恕他们罪过的主公,为了弥补自己之前的过错,更为了以后能够在三河站稳脚跟。他们不得不拼死进攻,因为稍微的犹豫,可能就会给他们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嗯……差不多了,回来吧……”织田义信冲松平家康点了点头,见状,松平家康总算松了一口气,立刻下令撤退。虽然那些人是降臣,但如今也是他的家臣,他可不希望在这么一场战争中,让他们损失太多。

    终于听到了撤退的命令,已经快要没力气的松平军立刻飞快的撤回了本阵。见状,一直站在高台上观察着战事的吉良义昭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这群疯子,不过总算是熬过第一天了。”他心中暗想着,一边走下高台向自己的宅邸走去。如今的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家康,让部队好好休息一下,等下亥时的时候,让庆次他们先去。”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是!”松平家康沉声应道。

    亥时,疲惫不堪的吉良义昭早已经陷入了沉睡,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随后就响起小姓惊恐的声音,“主公!主公!敌军又攻来了!”

    “什么?!”吉良义昭被小姓的声音惊醒,闻言猛地坐起身来,“这群混蛋!”吉良义昭咬牙暗骂着,同时也来不及穿上甲胄,直接就穿着一身睡袍提着太刀冲了出去。

    只是当他来到高台上时,却看到城外无数的火把正缓缓的退去。“到底怎么回事?!”吉良义昭愤怒的大喊着。

    “主公,属下等正巡逻时,忽然看到敌军率军进攻,不过他们只是用铁炮打了一阵之后,就退去了……”一名家臣连忙说道。

    “这群混蛋!”吉良义昭暗骂着,随后就再次返回了屋内准备休息,他是真的很累。虽然一天下来他并没有参战,但紧张的情绪却让他非常非常希望得到休息。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还没等吉良义昭钻进床褥,外面再次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这一次不用小姓的通报,吉良义昭就再次冲了出去。

    再次站在高台上,吉良义昭看到敌军的旗帜后顿时就紧张了,“织田军都是一群只会夜袭的鼠辈吗?!”吉良义昭愤怒的咆哮着,可却也只能继续指挥作战。可这一次,织田军的攻势显然要比白天松平军的攻势更强,因为前田庆次等人可是饥渴了很久很久呢。

    “快!把部队都拉过来!给我挡住他们!”吉良义昭看着不断爬上试图爬上城墙的敌军,焦急的大喊着。

    这一战,一直持续到子时,织田军才缓缓退去。当织田军退去的那一刻,吉良义昭直接坐倒在了高台上,他实在没有力气了。

    “主公,属下送您回去休息。”一名家臣低声说道。

    “算了,我就在这里吧,谁知道那群混蛋会不会再次来进攻呢?”吉良义昭挥了挥手拒绝了家臣的提议。

    而就如他所说的,丑时,当所有吉良军都快睁不开眼睛的时候,松平军再次杀了过来。“挡住!一定要挡住!谁敢后退一步!杀无赦!”吉良义昭双眼通红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松平军,有些沙哑的喊道。

    而此时,早已经在长筱城外某个暗处潜伏多时的加藤段藏,看了看身旁的服部半藏和望月千代女,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他们飞快的掏出了勾索抛了上去,稍微试探了几下,他们就飞快的翻进了城内,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长筱城内的某间密室。

    井伊直虎手脚被粗大的绳子绑得死死的,衣衫不整的被吊在房梁下。她的表情看起来很是疲倦,而从露出来的肌肤上,看得出这段日子她受到了不少的折磨。但此时,她只是安静的看着不远处躺在床铺上熟睡的虎松,眼神中充满了温柔。

    “虎松,以后你一定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武士,担起复兴本家的重任啊!”井伊直虎心中暗暗想着。只要虎松可以平安长大,那么她遭遇到的一切就是值得的。到现在,她都无法忘记他的父亲井伊直盛对于自己是女儿身的无奈,以及自己那有名无实的夫君井伊直亲在被今川氏真赐死时的遗言。

    一个家族的命运让一个女人来背负,听起来是那么的可笑和可悲,而偏偏,在这个乱世之中,这就是最让人无奈的现实。今川寿桂尼,由良辉子甚至之前的北条政子,都是为了自己的家族不得不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以自己瘦小的肩膀,扛起整个家族。

    忽然,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是井伊家家督井伊直虎吗?”

    “嗯?是谁?织田家的人吗?”井伊直虎轻声问着,表情无喜无悲。

    随着她的回答,房间内忽然出现一个身影,正是望月千代女。“不错,我乃织田家织田义信麾下的忍者,此次前来,特意来救你出去。”

    听到望月千代女的话,井伊直虎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那边熟睡的虎松。

    “加藤大人。”望月千代女见状,轻喊了一声,随后两人的身影就出现在房内。

    “就是这个小孩吗?”加藤段藏低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虎松嘀咕着,在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得知此次的目标,自然不会意外。

    飞快的将井伊直虎身上的绳子砍断,加藤段藏也小心翼翼的将虎松抱入怀中。虽然不晓得织田义信为什么一再强调母子两人一个都不能少,但对于他来说,织田义信的命令就是全部。

    离开房间,就看到在外面警戒的服部半藏冲他们点了点头,随后三人带着井伊直虎母子再次消失在了黑夜之中。而此时,外面依然充斥着喊杀声。

    织德联军本阵。

    “主公,人已经带来了。”当加藤段藏三人出现在本阵时,织田义信正无聊的抽着雪茄。

    “很好,家康。”织田义信淡淡的说了一声,一旁的松平家康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命令下达之后,松平家康和加藤段藏等人就默契的离开了,顺便抱走了虎松。对此,虽然井伊直虎不愿,但她也明白此时她们母子的生死全都掌握在眼前这个男人手中,却也没有反抗。

    而另外一边。

    “嗯?撤退了?”吉良义昭看着如潮水一般退去的敌军,眨了眨眼疑惑的嘀咕着,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后,却也不敢放松警惕,直接坐在高台上休息起来。没办法,他是已经被敌军搞怕了。啧啧,如果他知道织田义信只是为了找机会救出井伊直虎母子的话,会有什么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