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四十六章:出兵东三河
    冈崎城,织田义信的房间中,望月千代女很自然的靠在织田义信的怀中,侧头看着织田义信轻声笑道,“怎么样?织田大人,这个条件很简单吧?只要你答应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望月千代女,他并不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如此的天真,不然也不可能会逃离武田家了。

    “是的,不过如果织田大人只是答应的话,为了表示您的诚意,小女希望您能够帮小女复兴望月家。”望月千代女低声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捏了捏望月千代女那丰满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不错!”望月千代女闻言并没有隐瞒什么,直接肯定的答复着。

    “在望月一族都战死之后,作为家族唯一的血脉,小女唯一的希望就是将望月家延续下去,所以,小女才会为武田信玄做事情。”望月千代女说着,开始讲起了她的过往。

    嘛……说起来,她的遭遇就仿佛这个乱世中已经发生了无数次的悲剧一样,家族一门全部被仇敌杀死,然后在仇敌的承诺下,降服了仇敌,只希望自己拼命的努力可以换来家族的延续。

    只可惜,望月千代女似乎并无法得到武田信玄的信任,而且武田信玄答应她,也不是真的打算让望月家继续留下去。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望月家的忍术秘技而已。

    最开始过继到望月家的望月盛时娶了望月千代女,随后在没有生下嫡子的时候,就死于了第四次川中岛合战。而随后武田信玄立刻又让他的侄儿,已经战死的武田信繁的儿子武田信雅娶了望月千代女,再次继承了望月家。

    而不管是望月盛时还是望月信雅,唯一的目的都只是获取望月家的秘技而已。可惜,望月千代女虽然年纪小,但从来都没有忘记她父母临死前的忠告,所以一直都没有将秘技全部交给她的两任夫君,而只是不时拿出一些普通的忍术卷轴打发他们而已。

    于是最后,武田信玄忍耐不住,将望月千代女调离了望月砦,派到了古御城城下町开设巫女道场。一方面确实是希望望月千代女可以帮他培育出一批优秀的女忍者。另一方面,他们也放弃了从望月千代女那边获取秘技,而是决定强行寻找了。

    “呵呵,只是武田信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道,望月一族的秘技从来都是口传的……”望月千代女冷笑着说道。

    “呃……那时候你才6岁吧?”织田义信闻言古怪的问道。

    “不错,但一名优秀的忍者,基本从3岁开始就需要进行忍术修炼了。而强行记下家族所有的忍术,更是初期就要完成的课业。”望月千代女理所当然的说道。

    “……原来每个忍族继承人都是学霸啊……”织田义信心中无语的想着。

    “好了,织田大人,您应该心中也有了决定吧?”望月千代女似乎说累了,语气平淡的让织田义信做出选择。“当然了,您也可以什么都不答应强行占有我,以您的实力,小女也无法反抗。不过小女相信,这个条件对于您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闻言,织田义信并没有觉得生气,虽然望月千代女的语气听起来让人不是很舒服。不过织田义信却只觉得好奇,因为他觉得望月千代女似乎很肯定自己会答应她的条件。

    “哦?为什么你会这么肯定呢?你既然在武田家多年,应该也很清楚吧?本家和武田家已经有了和对方结盟的想法了。”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

    “不错,而且小女相信,织田和武田两家最终一定会结盟,以对抗今川家。”望月千代女肯定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会觉得我会答应你呢?”织田义信忽然觉得,望月千代女这个女人恐怕不单单只是一名忍术强大的忍者。

    “分析,作为一名忍者头目,最重要的技能不是忍术,而是对情报的分析!”望月千代女笑道,“小女通过私自收集的情报分析,虽然织田家和武田家肯定会因为今川家而同盟,但在今川家灭亡后,武田家肯定会撕破和织田家的同盟,因为那个时候,武田信玄想要发展,就只会从东海道上洛!届时,织田家只会是他的障碍而已。”

    “哦……”织田义信闻言,刚想说为什么不是北打上杉或者东进关东。不过好在,他反应的够快,没有将这种傻瓜一样的话说出口。毕竟武田信玄如果能够打得赢上杉家或者能够正式进入关东的话,他傻了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和今川家破盟。

    “好吧,我答应你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手下的家臣了,同时也是望月家的家督。嘛,虽然暂时没有领地封给你就是了。”织田义信说道。他被望月千代女说服了,确实,她说对了,日后武田家肯定会选择和织田家破盟,虽然她并没有猜到在那个时候,武田家已经没有实力单独向织田家宣战了。不过就像她说得那样,织田义信没有道理不答应望月千代女。

    “多谢主公!”望月千代女说着,脸上忽然浮出了一丝红润,随后妖媚的看着织田义信娇声说道,“主公,属下来服侍您……”说着,她缓缓从织田义信的怀中滑了下去……

    一夜无眠,整个夜里,织田义信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啊……”

    好吧,确实是专业的,毕竟女忍者在这个时代其实数量并不算很少,当然比起男性忍者来说就少多了。在战斗技巧上面,她们很难和男性忍者相提并论,但在情报获取、暗杀等方面,她们的战绩却并不会比男性忍者差多少,凭借的,就是她们天生的武器。而这种武器,对于大部分的男人来说,永远都防不胜防。

    呃……这么看来,我们伟大的主角早晚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耶……咳咳……要小心啊……

    隔天下午,织田义信才召见了前田庆次等人,将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两人介绍给了诸人。

    “以后,忍者的培养就交给段藏和千代女了,段藏负责培养精于暗杀、搜寻和刺探的男性忍者,而千代女则负责培养女忍。”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是!”众人闻言,齐声应道。对此,他们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了,而且看到望月千代女的模样,也知道她肯定又被织田义信给收了,更加不会有意见了。

    不过显然,如今在三河,这种话也只能说说而已罢了,真的想要培养,还得在返回尾张之后。

    11月20日,在准备好一切之后,织田、松平共5000大军终于从冈崎出发,开始向东三河的长筱城进军。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很清楚,这一次征讨必须赢。别看如今本证寺那边一副死守的模样,但那是因为自从被织田义信率军击溃后,就把空誓他们给吓住了。

    但一旦织田、松平联军在征讨东三河的时候失利了,那么他们绝对会趁虚而入,再次扩大自己的领地。虽然那些已经降服松平家的武士们不见得会再次反叛,那个时候,松平家康想要顺利的平定三河,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而当吉良义昭得知这种情况后,连忙利用井伊直虎母女进行要挟,强令近藤康用、铃木重时、菅沼忠久三人拼死抗敌。同时一边向守在柿本城的小野道好送去金银,希望他能够派人前往远江继续求援。

    “呵呵,吉良义昭看来是被吓傻了呢……”小野道好冷笑着说道,随手将手中书信撕成了两半。

    “小野大人?!”那名被派来的吉良家家臣震惊的看着小野道好,刚想怒斥他,就忽然感觉到脖子一麻,随后就失去了直觉。

    “主公,现在怎么办?回远江吗?”站在吉良家使臣旁边的一名武士恭声问道,在他的手上,一把太刀依然还在滴着血。

    “当然了,不然还留在这里等死吗?收拾收拾,把能拿的都拿走。不能拿的,就一把火烧了吧,反正留着也是便宜松平家康。”小野道好随意的说道。

    “那井伊……”那名家臣犹豫了一下说着,但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野道好给打断了。

    “以后就没有井伊家了,听说主公派来了朝比奈大人镇守远江,等回去后,我们直接就说井伊直虎已经叛逃到了三河。为了避免井伊谷城也落入松平家康的手中,我迫于无奈,只能先行动手。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简单就将井伊直虎母子交给吉良义昭?她们在的话,井伊谷城的那些死脑筋肯定不会那么简单降服的。”小野道好笑道。

    “主公英明!”

    小野道好率军撤回了远江,柿本城被烧毁,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吉良义昭的耳中。“混蛋!那个混蛋!”吉良义昭愤怒的咆哮着,可事到如今,他又能拿小野道好如何呢?

    无奈,他只能再次传令给近藤康用三人,要求他们一定要死守那三处城砦,不然就将井伊直虎母子处死。可就算他们拼死抵抗,又真的能挡住织田、松平联军吗?

    11月22日,当织田、松平联军刚刚抵达新城的时候,服部半藏就带来了柿本城被烧毁的消息。同时还有新城等三座城砦的守将,乃是井伊家家臣的消息。

    织田、松平联军本阵。

    “主公,松平大人,属下觉得可以劝降试试看。”费南德恭声说道。

    “劝降嘛……也好,费南德你带人去试试吧。”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闻言,松平家康自然不会不同意了,毕竟如果能够劝降就搞定的话,那却是再好不过了。

    得到命令,费南德立刻就带人前往新城,约半刻钟后,他就匆匆赶了回来。

    “主公,新城守将近藤康用说了,只要本家能够救出井伊家家督井伊直虎母子,那么新城、作手城、古宫城三城将立刻降服。”费南德转达着近藤康用的话。

    “哦?井伊直虎母子吗?”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去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想要救出自己的家督,那么必须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随即,织田义信交代了费南德一番,费南德点头离去。

    “父亲大人,这么做的话,是不是有些……”松平家康有些犹豫的说道。在他看来,织田义信的方法风险实在太大了,以如今织德联军的实力,完全可以一座一座城砦的攻过去。

    “呵呵,家康,能够少造些杀孽,不是很好吗?”织田义信笑道,他又怎么可能会告诉松平家康他对井伊直虎很感兴趣呢?

    对此,松平家康虽然不赞成,却也不好反对。想了想,最后还是下令按照织田义信的方法去做。

    当天,织田、松平联军分兵四路,三路各1000人将新城、作手、古宫围困,剩下一路2000大军由织田义信、松平家康亲自率领,径直向长筱城进发。而近藤康用三人虽然拼死作战,却依然无法突破联军的包围,只能据城死守,一方面想办法向长筱城报信。

    不过显然,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派人去报信,因为吉良义昭早就不知道派了多少的探子在三城周围监视着。几乎织德联军刚刚行动,不久后吉良义昭就得到了消息。

    “哈哈!两个小儿竟然如此自大!真是天助我也!”吉良义昭得知消息后兴奋的说道,此时长筱城内,已经聚集了将近4000人的部队,这已经是吉良义昭想尽办法组建起的部队了。虽然出城迎敌未必能够战胜织德联军,但守城总不是问题吧?

    想着,吉良义昭立刻写了数封书信,命人给本证寺的空誓等人送去。他希望在自己这边挡住织德联军的进攻后,本证寺那边可以配合出兵。只要如此,织德联军必然会撤回西三河。那样的话,吉良家在东三河的势力就可以稳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