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四十五章:一笔交易
    一个女人作为礼物,听起来似乎相当的不人道,不过在如今这个乱世,这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且在很多时候,女忍不单单只是礼物,还能作为货物、政治筹码来使用。

    最著名的,恐怕就是浓姬和阿市了吧,不管后人再怎么去美化,但在历史上,阿市嫁到浅井家和浓姬嫁到织田家,都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交易而已。利用一个女人,来获取本家想要达到的目的。

    哪怕是织田义信和阿市之间,也同样拥有这种政治目的,只不过因为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之前的兄弟情,以及他本身就和阿市之前的感情,所以并不怎么明显。

    所以织田义信在惊讶了一下后,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想不到我好色的名声已经传到了甲斐吗?其实我可是一名正直善良的三好青年啊!”

    闻言,加藤段藏连忙拜伏在地一脸惶恐的说道,“请主公赎罪,属下自作主张,让主公为难了。”他虽然不晓得什么是三好青年,不过从织田义信的话语中,他觉得织田义信似乎不怎么满意自己的这个作法。

    闻言,织田义信忍不住乐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便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就把加藤段藏吓成这个样子,“好了好了,我也没说不要是不?”织田义信说着,拍了拍手。一旁自有侍女走来为那名女子更衣沐浴。

    嘛,说是更衣沐浴,但真正的意思却是检查一下对方有没有带武器啊毒药什么的。虽然这些侍女都只是普通人,但经过服部半藏的训练,她们在这方面还是相当不错的。

    对此,加藤段藏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了,虽然看上去是不信任他,但如果只见了一面,随便说了两句织田义信就会相信他的话,恐怕加藤段藏不得不考虑是不是应该换一个主公了。

    女子离去,织田义信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和加藤段藏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你出仕过上杉家,那肯定见过上杉谦信吧?”

    “是,属下确实见过。”

    “那……他是男的还是女的?”织田义信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最大疑惑。

    “呃……”加藤段藏闻言,顿时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不晓得自己的主公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古怪的问题。

    “咳咳,我也只是听过一些传闻,说上杉谦信是一个女人,所以有些好奇嘛。”织田义信也知道自己刚才的问题很奇怪,所以立刻扯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传闻出来。

    “这样啊……”加藤段藏闻言,也不知道是相信还是没相信,不过他很快就帮助织田义信解释起来,“上杉谦信有些时候确实是将脸遮了起来,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才会有这种传闻吧。不过属下在出仕上杉家的时候,确实见过一次上杉谦信,是一个男人。”加藤段藏很确定的说道。

    “这样啊……”织田义信心中嘀咕着,对于这个结果,虽然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免不了失望。毕竟在前世,他可是非常坚定的上杉姐姐支持者。

    不过也难怪,一个女人能和甲斐之虎打的不分上下,而且还能争霸关东,让后来制霸近畿的织田信长都感到畏惧的名将,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女人呢?咳咳,这里真心没有小看女人的意思。不过在这个时代,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让那些男权主意者甘心臣服呢?

    两人又聊了两句,忽然门外传来了侍女的脚步声,随后就看到那名美艳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啧啧,真是个大美人啊……”织田义信赞叹着。

    “主公,她名叫望月千代女,乃是信浓望月一族如今唯一的族人。哦,望月一族乃是昔日甲贺五十三家中的最强一族,不过因为某些事情,举族迁往了信浓。”加藤段藏恭声介绍着。

    “哦?”织田义信轻咦了一声,内心却异常的激动,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晚上莫名其妙就得到了两名历史上留名的忍者,而且其中一人还是唯一的留名女忍者。

    是的,唯一,在这个男子为尊的时代,能够在历史留下大名的女人虽然不多,但却也有不少。但如果除了名字还能有事迹留下来的话,那就非常少了。

    而同时,作为一个武士为尊的时代,能够在历史上留名的忍者比起女人来说就更加凄惨了。毕竟女人还能够依靠自己父亲、夫君、儿子的事迹而留名历史,但生活在黑暗中的忍者,显然就没有这个待遇。

    百地三太夫、服部半藏、风魔小次郎……能在历史留名的忍者,可以用屈指可数来说明,而如果是女子忍者,除了望月千代女之外,别无他人。

    织田义信的表情被加藤段藏看在眼里,却被他以为是织田义信在怀疑望月千代女的身份,所以立刻解释道,“主公,虽然之前望月千代女确实效力于武田家,但此次前来,实际上是她主动跟随属下前来的,不然以她的实力加上身边的那群忍者,属下根本无法带走她。”

    “哦?”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来了兴趣。严格说起来,织田义信对于望月千代女除了知道她是武田的女忍,而且似乎地位还不低,其他真心什么都不晓得。

    见状,加藤段藏连忙说道,“主公,是这样的,那个……属下在听说主公喜欢美女……咳咳……所以就觉得去抓……是找一位美女来……”加藤段藏一边说,一边不断干咳,虽然做的时候他没有想太多,但如今看来,似乎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是一名色中饿鬼。

    好在,织田义信也没在意,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见状,加藤段藏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解释着,“所以属下在寻找了许多天后,无意中听说在古御城城下町的巫女道场中,有一名绝色女子。所以属下就深夜潜伏过去,却没想到在她的身边竟然有4名忍者保护着。”

    “不过,对此属下也没有太在意,直接就将那4名忍者杀死,却又没有想到她竟然也是一名忍者,而且水平也相当的强。但在得知属下的来历后,她却答应给属下走……”加藤段藏好不容易说完,连忙转头看向望月千代女。

    好吧,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晓得望月千代女为什么就这么简单跟她走了,因为当时在杀死那4名忍者后,他就忙着带她离开。而离开之后,望月千代女就一句话都不说了,而加藤段藏自持本事高超,却也没有太在意。

    呃……这小子真的是忍者吗?怎么什么都不动脑子哦。

    在看到加藤段藏的目光,望月千代女直接拜伏了下去,语气带着一丝哀求,一丝期望说道,“小女之所以主动前来,只是希望有朝一日,织田大人可以帮助小女报仇雪恨!只要能报仇,不管织田大人让小女做什么,小女都愿意!”

    “哦?”织田义信闻言,嘴角微翘一脸戏虐的看着望月千代女笑道,“帮你报仇?呵呵,虽然我不晓得你的仇人是谁,但我凭什么要为你报仇呢?就凭你的身体?还是你的忍术?”

    望月千代女闻言刚想回答,却忽然发现眼睛一花,织田义信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轻佻的抬起她光滑的下巴,怪笑的看着她说道,“虽然不晓得你的忍术有多强,不过我觉得,如果我想玩弄你的话,你不会有任何机会的。”

    望月千代女惊讶的看着织田义信,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织田义信的忍术竟然这么强,强到自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而另外一边,加藤段藏的心中更是无比的震惊,他比望月千代女强,所以织田义信刚才那一下带给他的震撼也更大。他在心中飞快的对比了一下,忽然无奈的发现,织田义信的速度似乎远远在他之上。

    “确实,如果织田大人想要强来的话,小女确实没有反抗的机会。但如果织田大人答应小女的请求,不单单会得到小女的身心,而且小女还会帮助织田大人训练出许多优秀的女忍来。”望月千代女死死的看着织田义信的双眼,语气镇定的说道。

    此次前来,她早已经放下了一切,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这个世上有人能够帮她报仇的话,那只有织田家才有那个可能!

    “哦?女忍?嘿嘿,难道段藏就不会训练吗?”织田义信怪笑着问道,顺手将望月千代女搂入了怀中,大手毫不客气的伸入她的衣服中把玩着那对丰满的。

    “织田大人,加藤段藏确实是很强的忍者,但自身强大和训练忍者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而男性忍者和女性忍者的训练更是天差地别。不信的话,你问问加藤段藏就是了。”望月千代女仿佛没有感觉到织田义信那作怪的大手,语气淡漠的说道。

    看到织田义信的目光看向自己,加藤段藏连忙说道,“回主公,确实如她所言,男性和女性忍者的训练确实差距非常大。但如果主公愿意给属下时间去钻研,相信属下还是能够训练出合格的女忍来!”

    只是虽然加藤段藏说得很坚决,但织田义信还是从中听出了他对此并没有多少的信心。想了想,织田义信对加藤段藏挥了挥手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我和千代女聊聊。”

    “是!”加藤段藏闻言,立刻就跟着外面的侍女离去了。在织田义信露了刚才那么一手之后,加藤段藏完全不再担心织田义信的安危了。唯一忧虑的,恐怕只有自己送的这么一个礼物会不会影响他在织田义信心中的地位了。好吧,如今他已经后悔了。

    当门再次被关上,织田义信直接一扯,就将望月千代女身上的衣服给扯掉了,“身材可真是好啊……”织田义信一边怪笑着,一边在她的身上不断抚摸着。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望月千代女却只是静静的躺在织田义信的怀中说道,“这具,只要有小女独特的训练方法,就可以不断为织田大人训练出来。而且请织田大人相信,每个女忍侍奉男人的技巧,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望月千代女的语气非常的平淡,不管织田义信怎么玩弄她,他的声音都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织田义信正在玩弄的不是她的一般。

    “呃……那你现在这种仿佛死鱼一般的表现,也是训练出来的?”织田义信有些无趣的问道。

    “死鱼?”望月千代女古怪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随后忍不住轻笑起来,“织田大人说得倒也形象,不过这种训练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忍耐训练而已。”

    “也就是说不管我怎么玩,只要你不想,都不会让你有任何的反应喽?”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

    “织田大人大可以试试。”望月千代女平淡的说道,眼神很是平静。

    “啧,你这女人还真是不可爱呢。”织田义信不爽的嘀咕了一声,随后将她翻了个身面向自己,毫不在意的躺在望月千代女那丰满又有弹性的大腿上说道,“说吧,你要我帮你干掉谁?”

    闻言,望月千代女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只见她满脸愤恨的说道,“武田信玄!只要织田大人答应帮小女杀死武田信玄,那么小女愿做牛做马来报答织田大人的大恩!”

    “呃……”织田义信闻言,目光呆滞的看着望月千代女,眨了眨眼睛,默不作声,仿佛在看一个傻子一样。

    对于织田义信的反应,望月千代女似乎也猜到了他的想法,直接就说道,“织田大人,我知道这个要求让你有些为难,所以小女也不要求时间,只要您答应就可以了。”

    “呃……”闻言,织田义信更加无语了,他已经不知道该说望月千代女是傻呢?还是傻呢?或者是傻呢?只要答应就可以了?这世界有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