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四十二章:棘手的寺院
    11月17日,松平家康在冈崎城召见了所有之前反叛如今降服的豪族、武士。

    “诸位,非常抱歉!之前我让诸位失望了!”

    “谢谢各位能够重新相信我!”

    松平家康从头到尾就说了这么两句话,是的,就这么两句话。可就是这么两句话,就将那些降臣们的心彻底的俘虏了。

    虽然他们确实听说了松平家康的那份检讨自己的告示,甚至有些人还是因为那个告示才选择降服的。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当他们来到冈崎城,放弃一切武装来到松平家康的地盘,等到的却是松平家康的道歉。

    什么时候有君主向曾经背叛过自己的降臣道歉的?或许有吧?反正他们没有听说过就是了。

    “属下惭愧!”所有降臣面带愧疚的看着松平家康说道。这一刻,他们是真的被松平家康的大度给感动了。

    而最后,松平家康还非常爽快的决定,他们不需要出兵攻打一向宗。是的,就算兵力依然比不上一向宗,但松平家康仍然没有打算让这些降臣也跟着出兵。理由也很简单,他们都是一向宗的信徒。

    不过这一次,这些降臣拒绝了松平家康的好意。

    “主公的好意罪臣等心领,但已经决定降服,那么罪臣等就已经绝对和一向宗划清关系,所以主公不用有所顾忌,请任命罪臣等为先锋,为主公重新平定三河!”渡边守纲出列高声说道。

    话说,自从降服之后,渡边高纲就将渡边家家督之位让给了渡边守纲。颇有背叛松平家全是他渡边高纲的主意,和他儿子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意思。

    “唉……你们这是何苦?”松平家康一副不忍心的模样叹息着。

    “请主公允许罪臣们戴罪立功!”诸多降臣纷纷高喊着,不管他们本来是不是这么想的,但渡边守纲已经这么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否认吧?那他以后还想不想在松平家混了?

    最终,松平家康还是同意了他们的请求,让他们先回去休息,等候下一次的评定召开。

    “父亲大人,您这招实在是太厉害了!随便两句话,就将人心轻松拉了回来!”松平家康一脸兴奋的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说着。好吧,这番主意,却是织田义信提出来的。

    嘛,其实他也没有怎么多想,只是觉得做戏应该做全套而已。不过既然成功了,织田义信肯定不会承认他也不过只是随便那么一说而已。

    “呵呵,家康,现在西三河已经重回你的麾下了,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呢?”织田义信轻笑着问道。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得意的神情,因为他最近发现,装逼这种事情,还是要无形才来得致命。

    “孩儿正打算和父亲大人商议此事。”松平家康闻言,顿时换成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虽然现在西三河已经平定,但本证寺内依然聚集着将近万名的信徒,不过根据半藏的情报,在孩儿发布检讨告示后,有许多信徒试图离开本证寺,但被空誓利用武力给强行阻止了。”

    “哦?”织田义信闻言,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随后摇了摇头笑道,“呵呵,这个空誓,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

    “嗯?”松平家康闻言愣了下,半响之后才反应了过来,“父亲大人这话形容的实在是太妙了,确实!空誓如今是自己作死,已经不足为惧了!唯一需要考虑的,还是进攻寺院所带来的影响……”松平家康说着,一脸期盼的看着织田义信,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意见。

    “嗯……确实,进攻寺院很容易引来那群敏感的秃驴不满……”织田义信低声嘀咕着。如果说这个世界谁最了解一向宗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那恐怕真的只有织田义信了,甚至连如今本愿寺的法主本愿寺显如也比不上织田义信了解。

    因为,织田义信可是非常清楚在历史上,石山之战可是足足打了十一年!如果没有本愿寺显如的话,恐怕织田信长直接就统一日本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本能寺。所以在这件事情他,就算一向大大咧咧的他,也不敢轻易的做出任何的决定。

    良久,织田义信缓缓说道,“本证寺那群秃驴的事情不急,先搞定东三河的吉良义昭吧。”嘛,如今的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唉,也只能如此了。”闻言,松平家康叹息着说道,织田义信的顾忌他也明白,因为他就是因为顾忌才来询问织田义信的。在这个时代,不管什么原因,对寺院出手,总是有着非常多的顾虑的。尤其,还是三河这种几乎每个人都是信徒的国。

    于是,松平家康一边下令各地进行军备,准备攻打东三河,一边派松平清宗、松平伊忠、松平信一、松平近正四人率军进驻本证寺等四座寺院附近的城砦,一边进行监视,也是防备他们的偷袭。嘛,虽然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这种事情并不太可能发生。

    织田义信的宅邸。

    “呵呵,这次你们做得很好,尤其是费南德,干得太漂亮了!”织田义信赞叹道。说实话,虽然是分兵四路,但织田义信却并没有真的很看好费南德。因为不管是武艺还是军略,费南德都远远比不上前田庆次等人。

    可偏偏,费南德是四人当中最快攻下城砦的。好吧,他压根就没进攻,一张嘴皮子就让对方降服了。而这,让织田义信非常的满意。

    “主公谬赞了,属下惭愧!”费南德恭声说道。

    “呵呵,你呀,倒是越来越像是一名武士了~”织田义信看到费南德那谦虚的模样,忍不住笑道。

    随后,织田义信就安静的坐在首位上听着四人如何攻下的城砦,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

    “主公,其实此次属下除了攻下城砦之外,还发现了一名不错的少年。”前田庆次忽然说道。

    “哦?能让庆次你说不错的?那倒是挺罕见啊~”织田义信闻言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随后忍不住笑道,“不会是你小子觉得攻下城砦还不够,所以还想弄个举贤的功劳吧?”

    “嘿嘿,主公,别说得这么直白嘛~”前田庆次搔着头讪笑着说道,“不过那个小子真的还挺不错的,说话啊,行为啊什么的,都透露着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

    “这样啊~那叫过来看看吧~”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虽然对于那个少年没什么兴趣,不过既然前田庆次这么说了,那织田义信也不在乎见一见那个小子,如果还可以的话,让他做前田庆次的家臣就是了。嘛,织田义信毕竟是只收名将派。

    不多时,一名清瘦的少年就出现在门口。

    “伊奈城城主伊奈忠家之子伊奈忠次,见过织田大人!”伊奈忠次恭敬的拜伏在地高声说道。一套礼仪做下来,恐怕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只是,织田义信的关注点显然不在他的礼仪上面,而是……名字!

    “你叫伊奈忠次?今年多大了?什么时候元服的?”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同时心中暗想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伊奈忠次在游戏中的内政似乎属于第一等的存在?”

    “回织田大人,小子今年13岁,去年刚刚完成元服礼。”伊奈忠次恭声应道。

    “哦~13岁啊~那你都会些什么呢?”织田义信应了一句,就随口询问起来。如今的他,早已经不是听个名字就收的骚年了。虽然依然还是名将控,但却还是得考校一番。

    不过,面对织田义信的各种的问题,伊奈忠次回答的却非常不错。嘛,虽然并没有达到织田义信想象中那么牛逼的高度,但如果考虑到他才13岁的话,那么伊奈忠次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不错了。

    “嗯,不错不错!既然如此,你以后就做我的家臣吧~”织田义信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

    “是!”

    对于织田义信收伊奈忠次为家臣这件事情,松平家康并没有多问什么,毕竟在他看来,伊奈忠次也不过是一名降臣的末子而已。当然了,就算他知道伊奈忠次未来有多牛逼,又敢说什么呢?

    时间,就这么缓缓的过去,松平家进行的攻略东三河的准备,而吉良义昭也在不断加强长筱等防御圈的防备。在发出去的书信石沉大海之后,吉良义昭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死守了。

    或许,他还能够选择降服,但如今,他好不容易才有了复兴吉良家的希望,他又怎么甘心这么简单的拱手让出呢?何况他也很清楚,就算自己降服,松平家康也不可能放过他的。

    不过,他心中也还是存着侥幸的心里,那就是一旦自己能够抗住松平家初期的攻势,那么本证寺的那群和尚会不会再次出兵呢?好吧,如今的他,也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夜,冈崎城一间密室之中。

    “父亲大人,进攻东三河的准备已经做好,随时都可以出击。”松平家康恭声说道。

    “呵呵~家康,你干的很好~另外,最近我想了想,虽然还不能确定到底如何对付一向宗,但我们可以先做一些准备。”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什么准备?”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松平家康顿时激动的问道。此时对于松平家康来说,吉良家虽然占据了东三河,但只要今川家不出兵救援,那么攻下东三河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而且这个时间还不需要很久。唯一让他束手无策的,只有一向宗。

    “流言……”织田义信低声说道,“让半藏还有他的手下去传播流言,就说这场战争其实都是空誓挑起来的,而你之前的那些政策,很多也是因为一向宗的霸道……”说道一半,织田义信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脑袋,“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你和家臣们商量一下怎么诋毁他们更好。”

    “这……这有用吗?”松平家康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诋毁敌对势力,这种事情很普通,但诋毁寺院?松平家康想一想脑子就有些晕。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不过你要注意,一切的诋毁,都必须仅限于空誓他们四个主持,千万别扯到一向宗那边。”织田义信严肃的说道。

    “这……孩儿和属下商议一下吧……”松平家康想了想,有些犹豫的说道。

    “嗯,去吧,实在不行就算了,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做。”织田义信应了一声,也没有勉强松平家康。毕竟他自己都觉得他的这个方法有些不靠谱。

    “是!”闻言,松平家康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就怕织田义信强行让自己执行,如果那样的话,他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两人又聊了一阵,松平家康就准备告辞离去。忽然,织田义信抬头看着天花板某处冷笑道,“我说,既然来了,那就直接出来吧,像只老鼠躲在天花板上,不觉得闷吗?”

    “嗯?!”松平家闻言顿时一愣,顺着织田义信的目光向天花板看去。

    “桀桀,不愧是织田大人,竟然能够发现在下。”一个怪声怪调的声音从天花板传来,听起来是那么的渗人。

    而在话音响起的同时,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松平家康的面前,却是服部半藏。

    “请织田大人、主公恕罪!”服部半藏低声说道。

    “呵呵,没事,有父亲大人在,你有些松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松平家康轻笑着说道,丝毫看不出任何紧张的模样。好吧,对于织田义信的信心,松平家康简直不要太足了。

    “桀桀,那名忍者的实力确实不错,不……”那个声音正想取笑一番,忽然一阵破空声响起,随后就有一名黑影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却是一名全身都被黑色紧身衣包裹住,只露出眼睛的男子。他警惕的看着织田义信,也不知道是想不到织田义信会直接出手,还是没想到织田义信随手一抛的威力也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