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四十一章:检讨书的威力
    冈崎城,松平家康的宅邸。

    “父亲大人,庆次他们已经攻下了各自的目标城砦,恐怕再经历一些大战,父亲麾下就会多出4名名动天下的名将了。”松平家康轻笑着说道。

    只是,松平家康的奉承织田义信却完全不买账,只见他冷哼一声,一脸不爽的说道,“家康,你小子少来这套,今天你小子是输定了!着!”只见织田义信右手飞快的点在了棋盘上,随后就大笑着说道,“哈哈!通吃!”说着,就准备将白子周围的黑子拿掉。

    “父亲大人……您这……”松平家康目瞪口呆的看着织田义信,脑子一时间完全无法运转。因为织田义信下的那枚白子,完全是处在黑子的包围之中,不管横看竖看,也看不出半点能吃掉自己黑子的可能啊。

    “怎么?看不明白?”织田义信一脸无赖的模样,点了一根雪茄深吸一口后微微吐出,在云雾缭绕之中看着松平家康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问道。

    “这……还请父亲大人明示,孩儿和太原大师学了这么久的围棋,实在没听说过这种下发。”松平家康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潜意思很明显,“你丫的是来捣乱的还是输不起啊?”

    可偏偏,织田义信听到松平家康这番话,却一脸得意的说道,“我问你,围棋这东西,是不是为了模拟战争而出现的?”

    “这……应该是吧?”松平家康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于围棋的起源,他怎么可能去了解过,喜欢喝茶会想去知道茶是怎么种出来的吗?

    “哼哼!那就对了,你看啊,你这黑子,就是你松平家的足轻,而我这黑子呢,就是我自己了!你说我能不能打过你家的那些足轻?!”说到最后,织田义信面色不善的看着松平家康,显然这小子只要敢说出半个不字,就会给他好看。

    “这……这……这……”松平家康傻眼的看着织田义信,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可偏偏,自己还不敢反抗。憋了半天,他最终还是憋出了一句,“父亲大人说的是!”

    “嘿嘿,这就对了嘛~”织田义信说着,就催促松平家康赶快下子,可遇到这种蛮不讲理的人,松平家康又哪里有心情继续下啊。“父亲大人棋艺高超,孩儿认输……”

    “不行!今天必须下上10盘!”织田义信闻言顿时不干了,要知道昨天他碰巧看到松平家康在下围棋,想到昨天看到的棋谱,顿时凑上来准备得瑟一下,结果自然是被杀得屁滚尿流。如今好不容易在他的威之下篡改了规则,他怎么能放弃这么一个报仇的好机会呢?

    就在松平家康不知所措的时候,服部半藏忽然出现在房间内,“织田大人,主公。”

    “原来是半藏啊~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紧急军情?快快说来!”松平家康仿佛看到老情人一般,飞快的扑到了服部半藏的身边不断询问着。

    “擦,你这赖皮的家伙。”织田义信嘟囔了一句,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纯粹是无理取闹,只有松平家康在就算了,如今服部半藏也在,自然不好意思再丢人现眼了。毕竟只有松平家康知道的话,他倒也不怕别人知道……呃,这小子算计的很深啊。

    有些莫名其妙看着热情得夸张的松平家康,又瞅了瞅坐在那边一脸淡定的织田义信,服部半藏最终决定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主公,现在酒井大人已经围困了上野城,大久保大人也在野战中击败了渡边父子,对寺部城形成了包围。另外,前田大人四人已经攻破了各自的目标城砦……”服部半藏的话音一落,那边织田义信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庆次他们干得漂亮啊!”

    “恭喜父亲大人!”松平家康有些无奈的笑道,他确实很无奈,自己那么多的家臣,打了半天竟然还只是在围困,而那边的前田庆次四人却直接攻破了城砦。如果算上赶路的时间,几乎不到一天就攻破了。这种差距简直……

    看到松平家康的表情,织田义信之前输掉围棋的不爽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嘿嘿,家康,你还年轻啊~放心吧,未来你也会有很多出色的家臣的~”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同时心中暗暗补了一句,“虽然最出色的已经被我收下了。”

    而等到服部半藏将前田庆次四人的具体战况说出来后,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却沉默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费南德的那一个自作主张。

    是的,就是自作主张,事实上不管是松平家康还是织田义信,都没有说过会宽恕叛乱武士的话,可费南德却说了,而且还向对方打包票。这种情况……说得严重点,切腹都是可以的。

    “父亲大人……”松平家康看着织田义信欲言又止,好吧,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严格来说,他内心深处是不想放过这群胆敢背叛自己的混蛋,可费南德毕竟是织田义信的家臣,而且如果只需要这么一句就能让敌人投降的话,松平家康确实也是非常乐意看到的。

    “嗯……费南德这小子……干的可真是不错啊……”织田义信轻声嘀咕着,可松平家康却不敢应半句,天晓得此时织田义信到底是不是极度的愤怒中?尤其织田义信嘀咕了这么一句后,又变得沉默了,更让松平家康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了。

    良久之后,织田义信猛地站了起来,看着松平家康大声说道,“对!就这么办!”

    “什么?”松平家康看着织田义信一脸懵逼,完全不晓得织田义信到底是什么意思。

    “家康,你立刻去写一封检讨自己的告示,然后贴遍整个三河。同时派人传给了所有人,告诉他们,只要愿意降服的,之前的过错全都既往不咎!”织田义信大声说道。

    “什么?!”松平家康再次说道,而这一次,却是震惊。

    “怎么?听不懂吗?!”织田义信看着松平家康问道,不过却也没有生气,反而很是得意的给他解释了起来。为啥?因为他实在太佩服自己这天才的大脑了,不说出来让别人崇拜一下,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咳咳……

    “简单来说,就是你将统治三河时做的一些过错全都写下来,告诉那些豪族、平民们你已经知道错了,准备改正,让他们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你想想,如果你是家臣,听到你原来的主公这么说,你会不会很感动?会不会很懊悔自己的反叛?如果你是平民,是不是更加激动?高高在上的武士老爷竟然向自己道歉了!”织田义信兴奋的说道。

    “原来如此!”松平家康闻言,恍然大悟的应道。

    “没错!只要这么一来,就算还有顽固不化的敌人,他们的手下也会不再坚定。届时,我们平定三河的过程就会更加顺利!”织田义信笑道。

    “可是……这样会不会让主公蒙羞?”一向沉默的服部半藏忍不住说道。好吧,这个世上哪有统治者向被统治的人道歉的?这样做的话,会有权威吗?别人会服你吗?

    “不会!”织田义信还没说话,松平家康就坚决的说道,“只要我手上有绝对的实力,就不会有人干小看本家!”对于武力,松平家康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的非常清楚了。

    “我这就去写!”松平家康说完,就走到案几前飞快的写了起来,没一会,一片充满着诚意的道歉告示就新鲜出炉。

    “半藏,你立刻派人把这份告示抄写下来,送到各个城下町、敌对城砦中。”松平家康将书信交给服部半藏后说道。

    “嗯,城下町的,派人给那些平民们读读,不然他们恐怕大部分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织田义信补充着。

    “没错,还是父亲大人英明!”松平家康又小捧了一下织田义信后,才对服部半藏下令道,“让城中所有认字的人都出去,一定要在3天内将这份告示散发到整个三河!”

    “是!”

    待服部半藏离去后,松平家康这才一脸崇拜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想不到父亲大人还有这等妙计,只需要简单道个歉,就可以挽回民心。”

    “哼哼~那是当然了~”织田义信一脸得意的说道。嘛,他当然不会说这招在华夏历史上早就被玩烂了,那些没事闲得的皇帝,基本在驾崩前或者怎么怎么地的时候,都会玩这么一手,然后就是大赦天下,让无知的平民们感动的要死。而显然,这个时代的日本平民们,可要比华夏那时候的平民们更好忽悠,更别说那些基本上都是一根筋的武士。

    3天后,无数的平民们聚集在町镇入口,围观着旁边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赫然就是松平家发布的告示。

    “喂喂,那个告示写的是什么啊?”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要求每个年轻人都上战场,不然就是要我们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要跟随一向宗吧?”

    “啧啧,松平家康那小子以为这样就能够平定三河吗?”

    “就是,他除了会搞暴政之外,还会干嘛?说不定是要我们捐钱钱粮呢。”

    一群平民不断议论纷纷着,谁也不晓得那告示上到底写了什么。好吧,也不能怪他们,谁让这个时代大部分的平民都不认字呢?

    就在这时,一名武士模样的人走到了告示下,大喊着将告示的内容说了一遍。

    “喂喂,不是那,我们的领主大人向我们道歉了?”

    “我没听错吧?武士老爷竟然向我们这群平民道歉?”

    “似乎还有免税3年啊,告诉我我是不是听错了!”

    “没错没错!而且只要我们拥护松平家,以前不管做过什么样的过错,全都不追究!”

    众人不断议论着,不过和刚才相比,现在的他们情绪显然非常的高涨。而那名武士模样的人,将这份告示足足念了三遍。呃……因为织田义信吩咐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三遍才行。虽然松平家康不是很理解,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让人去做了,反正念的人又不是他。

    而等他念完之后,所有平民们瞬间沸腾了,他们欢呼雀跃着,甚至有人直接跑出町外,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那些正准备逃离三河的朋友兄弟。

    11月13日,这份告示的真正作用终于完全体现出来了,而它的作用,也让酒井忠尚、空誓等对此不屑的人为之震惊。

    上野城,酒井忠尚看着持刀包围自己的诸多家臣,嘴巴张了半天,最终变成了一声叹息,“我终究还是输了……”随后,他就直接切腹自尽了。他很清楚,虽然松平家康说不追究过往的一切,但他这位一直和他作对的人,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好下场呢?一名得势的君主想要对付一名失势的家臣,不要太简单。

    寺部城,一直顽强抵抗的渡边父子,在看不到取胜的情况下,同时也确实被松平家康的检讨书感动了。于是,他们打开城门,向松平军降服。

    本证寺,空誓一脸阴沉的看着寺院大院,那里正上演着一场屠杀。理由很简单,因为有意志不坚定的信徒竟然想要偷偷离开本证寺,于是空誓直接下令将这些背叛佛祖化身为鬼的叛徒杀死。只是,这种用杀戮换来的威慑,又能持续多久呢?

    就这样,几乎是兵不血刃,西三河就被彻底的平定了,而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的目光,随即放在了东三河上。

    而此时的吉良家,正在进行一场大搬迁。吉良义昭移居到了长筱城,同时让小野道好、近藤康用、铃木重时还有菅沼忠久分别驻守长筱城周围的新城、作手城、古宫城和柿本城。同时,不断加强5城的防御,并下达了,只要能拿得动兵器的,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必须参战。嘛,参战的,强行抓捕过来参战。

    或许,这么做的结果会让吉良氏在东三河的声望彻底跌入谷底,就算能够挡住松平家的进攻,吉良家也很难在东三河混下去。但此时吉良义昭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知道,如果挡不住这一次松平家的进攻,吉良家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