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三十九章:平定三河进行时
    骏河,骏府城。

    今川氏真依然勤奋的处理着各种政务,距离今川义元逝世已经3年了,这三年里,依靠着寿桂尼、鹈殿长照等人的帮助,今川氏真带领今川家逐渐走出了没落的局势。虽然依然无法和今川义元时代的今川家相比,但今川氏真相信,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那么今川家依然还会成为东海道的巨人!

    就在这时,一名忍者忽然出现在今川氏真的面前,恭敬的将一封书信递了上去。今川氏真看了一眼鹈殿长照,鹈殿长照连忙接了过去,打开翻看起来。只是刚看到第二行,鹈殿长照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长照,何事如此惊慌啊?”今川氏真随口问道。

    “主公!是三河的消息,9月时,空誓等人聚集4万多的大军围困冈崎城,却在一场夜袭中被来援的织田义信击溃,从此一直所在本证寺内不敢外出。”鹈殿长照一脸愤怒的说道。

    “什么?!”今川氏真闻言顿时站了起来,走到鹈殿长照的身边将那封书信一把夺了过来,半响,看完后的今川氏真狠狠的将那封书信撕成了碎片,“废物!全是废物!空誓是废物!酒井忠尚也是废物!”

    今川氏真愤怒的咆哮着,显然无法接受这么一个事实。要知道让三河那边重新陷入混乱,可是他非常重要的一步棋,只有这一步成功了,他才能够安心的对抗武田。

    是的,武田家,今川氏真这两年无比头痛的一个存在。说起来也有趣,他明明知道武田信玄在打今川家的主意,可他就是没办法和另一个盟友北条氏康说。要知道虽然他知道,可这个消息却是武田义信偷偷命人传达给他的。

    不说情报来源,北条氏康是肯定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做出破坏同盟的行动。而说出情报来源,北条氏康也未必会相信他的话,因为此时北条家和武田家因为联合对抗上杉家,关系可是处在蜜月期呢。一方面是已经失势的今川家,一方面是强大的武田家,万一北条家不但不帮忙,还想分一杯羹的话,那今川氏真怎么办?

    或许到时候北条家和武田家会因为领地的分配和产生冲突,可今川家那时候肯定已经灭亡了。

    所以,他必须让三河处于混乱之中,这么一来,一旦武田来攻,先不管北条家会站在哪一边,最起码今川氏真不用担心从三河那边攻来的敌人。

    可现在,他密谋许久联系了多方势力才最终成型,席卷了整个三河的一向一揆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破了?虽然还没有被平定,可不管怎么看,如果那群和尚一直龟缩在寺院内的话,松平家康又有什么理由平定不了叛乱呢?

    看到今川氏真表情阴晴不定,鹈殿长照在一旁轻声问道,“主公,要不要本家……”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自己否定了,“不行,如果本家也出兵的话,织田家那边也很有可能分兵前往三河支援。届时如果本家无法立刻击败织田家的话,武田家肯定会趁机攻打骏河。”

    随后,他又再次嘀咕着,“不然联系上杉家?也不行!如果暴露的话,武田家和北条家肯定会直接出兵攻打骏河……”

    鹈殿长照不断嘀咕着,似乎有些乱了方寸,而另外一边,今川氏真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一脸的迷茫,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良久之后,才恨恨的嘀咕着,“乱世啊……就是如此……”

    三河,本证寺。

    本多正信表情急躁的在空誓房间外的庭院中走来走去,眼神不时望着那紧闭的拉门。他今天得到了非常紧急的情报,所以丢下一切事务匆匆赶了过来,却被看守在门前的两个和尚说空誓正在房内做法事祭奠死去的信徒们。

    只是……听着不断传入耳中的呻吟声以及各种不堪入耳的秽语,本多正信忽然觉得,自己选择一向宗是不是错了。他之所以会背叛松平家投向一向宗,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是一向宗的信徒,另一方面,却也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开创属于他本多正信的家族。

    而如今看来,他似乎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虽然一向宗的势力很大,但不过只是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罢了。就好像这位空誓大师,明明拥有随时动员上万信徒的力量,却天天窝在本证寺内喝酒吃肉玩女人。呃……好吧,是做法事祭奠死去的信徒。

    “难道我的未来就只能背负着背叛之名到处流浪吗?”本多正信心中有些颓然的想着。就在这时,里面各种声音忽然消失了。见状,本多正信立刻让门前的和尚赶快帮自己通报。半响后,屋内才传来空誓那懒洋洋的声音,“是正信啊……进来吧……”

    走进房间,就看到空誓正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他身旁的两侧,数名男女恭敬的坐在那边,仿佛真的是配合空誓做法事的信徒一样,看上去,这番状况似乎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如果仔细看得话,就能看到这些男女每个人都是一脸潮红,呼吸也不是很平顺,很显然是刚刚做完了什么激烈的运动。

    “咳咳……正信啊,有什么要事这么急着要见我呢?”空誓干咳了两声说道,听起来似乎有些尴尬。呃,看着空誓大师修炼的还不到家啊。

    “空誓大师,在下得到情报,松平家康已经决定分兵进攻我方势力。”本多正信恭声说道。

    “什么?!真的吗?那是谁来攻打本寺?!织田义信率领的部队呢?”空誓闻言,竟然直接跳了起来,一脸焦急的走到本多正信面前追问着。

    “这……空誓大人,本寺并没有在敌人攻打的范围之内。”本多正信闻言有些诧异的说道,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空誓给打断了。

    “那织田义信呢?织田义信的部队在哪?他本人又在哪里?!”空誓焦急的问道。

    “根据打探,织田义信将部队分兵四路向东三河方向进发,具体前往……”本多正信话说到一半,再次被空誓打断了,“那织田义信人呢?!他人在哪里?!”

    “应该还在冈崎!”

    “那就好……那就好啊……”空誓听到本多正信这番话,似乎完全放松了下来,表情轻松的看着本多正信笑道,“正信啊,干的不错,不过以后除非松平家康那个混蛋或者织田义信打算进攻本寺,不然就不用来烦我了~”说着,空誓就打算直接离开。

    只是他刚迈开腿,就被本多正信给拦了下来。“空誓大师!现在正是一向军反击的最好机会啊!只要我们趁着敌军分兵出击的机会,率领信徒们直接攻打冈崎城的话……”

    “闭嘴!”空誓一脸阴沉的看着本多正信,再次打算了本多正信的话头。“正信,难道你不知道织田义信是阿修罗的化身吗?竟然还想要去攻打冈崎城?就算我呆在寺院之中,可万一织田义信亲自带人趁机攻打本寺呢?!”

    面对空誓的质问,本多正信直接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空誓竟然如此的畏惧织田义信,“可是……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本多正信喃喃自语着,显然不想放弃这一个机会。他相信,只要空誓听他的,那么就算无法直接消灭松平家,也能重新将三河的局势翻转过来,让松平家回到弱势的那一方。

    只是,空誓听到本多正信的话后,却直接蹲了下来,“本多正信,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是你的好机会,也是松平家康他们的好机会……”空誓满脸阴沉的低声说道。

    闻言,本多正信哪里还不晓得怎么回事?连忙拜伏在地解释着,“大师!在下绝对没有暗中和松平家联系啊!请大师明鉴!这段时间以来……”

    本多正信不断解释着,空誓则一脸阴沉不定的看着他。按照他的习惯,不管本多正信有没有勾结松平家,只要有疑问,那么直接宰了就是了。可对于本多正信,空誓是真的舍不得。因为这段时间一来,本证寺的城防都是本多正信一手操办的,不得不说,比他的那些手下强上太多了。

    沉默半响,空誓才缓缓说道,“正信,我肯定是相信你的……这样吧,这段时间你也累了,你们两个,以后就作为正信的副手吧。”

    “空誓大师?!”本多正信闻言,顿时震惊的抬起头来,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空誓的真正目的呢?

    “下去吧……”空誓挥了挥手,随后就直接离开了房间,完全不给本多正信再次说话的机会。

    入夜,本多正信看着依然看守在房门外的两名和尚,心中却已经做出了决定。“空誓不值得跟随了,而且以目前的形式,一向一揆也必定失败。那么,去近畿吧……”

    丑时,本多正信趁着两名看守的和尚沉睡时,偷偷从窗户爬了出去,随后不知所踪。隔天空誓得知后,大发雷霆,同时命人再次加强了寺院的防御,并换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居住。显然,他以为本多正信这次逃跑,肯定是投向了松平家康那边,于是他更加不敢离开了。

    空誓这边的情况已然如此,一直跟随本证寺行动的另外三寺更加不敢行动了,在这种情况下,松平家派出去的部队开始安安心心的攻打各处的敌军城砦。

    而另外一边,前田庆次等人也率军来到了目标城砦。

    “忠胜,你觉得应该怎么打?”

    “全凭师傅做主!”

    “要叫我前田大人!”

    “是!”

    “嗯……很好,那么全军随我一起,攻下伊奈城!”说着,就率领部队直接杀向了伊奈城。

    以上,就是前田庆次的全部策略……啧啧,不知道织田义信知道的话,会不会落泪呢?

    “白木大人,前方就是田代城了。”上泉秀元恭敬的说道。

    “嗯……”白木行久应了一声后,就看着田代城陷入了沉默,而上泉秀元见状,也学着看着田代城进入了沉默状态。

    良久之后,白木行久才沉声说道,“秀元,你率领部队从正门进攻,我率领死神众配合足轻冲击城墙!”

    “是!”

    嗯……看来白木行久还是讲一些策略嘛~最少还懂得从两处进攻。

    ……等等!这小子可是大将啊!怎么竟然亲自率军进攻城墙?!而且上泉秀元还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一宫城。

    “砰!砰!砰!砰!”

    在铁炮的掩护下,织田军正不断的冲击着城门。就这么持续了三刻钟后,忽然一宫城的后方响起了一阵喊杀声,却是榊原康政率领织田军不知道什么时候绕道了一宫城的后方进行攻击。

    完全被岛左近这边吸引过来的一宫城守军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榊原康政已然率军翻过了城墙。

    “很好!加强进攻!”岛左近大声喊道,随后提起长枪也向一宫城冲了过去。

    而龟山城那边,却完全没有战争的影子,一宫城城主一宫世茂毕恭毕敬的将费南德请上了首位,面带讨好的笑道,“费……呃……迪阿斯大人,您刚才答应的事情……”

    “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此次出来,不管是主公还是松平大人都已经说过,只要你们愿意降服,那么他们绝对既往不咎!”费南德看着一宫世茂沉声说道。

    “如此,就多谢迪阿斯大人了。”一宫世茂恭敬的说道。

    一宫世茂离去后,一旁的丸目长惠顿时一脸不屑的说道,“呸!胆小鬼!”

    “呵呵,长惠,这样不好吗?不用打仗敌人就直接降服了。”费南德轻笑着说道。嘛,说实话,他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当他带兵前来的时候,只不过想试着劝降一下罢了,结果一宫世茂还真的动摇了。

    “好是好,就是……”丸目长惠闻言,顿时搔了搔脑袋。

    “就是没仗可打吧?”埃米利奥一边吃着饭团一边嘀咕着,说起来,这小子比以前最少胖了两圈耶,是伙食太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