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三十八章:准备中的武田家
    踯躅崎馆评定间,武田家家督武田信玄正在翻看着最近送过来的情报。

    “主公!”一个声音从屋外传来,打破了屋内的宁静。

    “是幸隆啊,快进来坐~”武田信玄热情的说道。对于真田幸隆,他可是非常的看重。因为自从1561年和上杉家爆发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中,自己依为臂助的弟弟武田信繁,军事山本勒助战死之后,他手下唯一能在谋略上帮助自己分忧的,也只有真田幸隆了。

    虽然他的手下还有马场信房、饭富昌景、高坂昌信、内藤昌丰等优秀的家臣,可他们更加擅长的还是行军打仗。对于谋略这一块,远远比不上真田幸隆来得更加顺武田信玄的意。

    “幸隆,快来看看这份情报,呵呵~可是真有意思呢~”武田信玄笑道,随后将手中的文书交给了真田幸隆。

    真田幸隆接过一看,却是关于三河一向一揆的事情。嘛,在西三河被织田义信平定大半之后,三河的混乱就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如酒井忠尚等人开始停止进攻,不断的修建城砦准备抵挡织田义信的反攻,以至于各方势力的探子也终于能够进入三河打探情况了。

    “什么?!”真田幸隆越看越震惊,显然情报中内显示出来的内容,有些超过了他的想象。

    “主公!这……”真田幸隆不敢相信的看着武田信玄,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这份情报的真实性。

    只是很遗憾,看到真田幸隆的表情,武田信玄直接大笑了起来,“哈哈!想不到吧?不过这份情报的真实性无需质疑,我已经反复询问了带回这件情报的忍者了,应该是真的。”

    “这……想不到民间谣传的事情竟然是真的……”真田幸隆低声叹道。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那织田义信不单单武艺超群,带兵打仗竟然也这么厉害……”武田信玄同样叹道。

    “那么……主公招属下前来有什么事情吗?”真田幸隆将情报放下之后,沉声问道。

    “你啊……陪我来感叹两句不行吗?”武田信玄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对于真田幸隆这么务实的态度有些无奈。

    不过,武田信玄这番话也不过只是戏言而已,如果说整个武田家哪一位的想法最务实的话,那么绝对是武田信玄了,他是绝对的现实主义者。

    “其实这次找你来,主要是想问问你关于本家未来的战略……”武田信玄表情严肃的说道。

    “主公想要攻打骏河?”真田幸隆直接问道,丝毫没有半点因为此时今川家还是武田家的盟友而有任何的顾忌。不过,却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毕竟武田信玄打骏河的主意,虽然算不上人尽皆知,但在武田家的重臣之中,却并不算是什么消息了。

    “并不是,攻打骏河还不是时候。”武田信玄淡淡的说道,也不知道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这次找你来,主要是为了上杉家……”

    “嗯?主公还想要和上杉家继续作战吗?”真田幸隆疑惑的看着武田信玄,显然武田信玄这番话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呃,倒也算不上吧,毕竟本家和上杉家打了这么多年,损失了无数的将士和财力,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武田信玄叹息着。

    “那主公的意思是……”

    “飞驒……”

    “那块荒凉之地吗?”真田幸隆喃喃自语着。

    “嗯,虽然那地方很是贫瘠,但却拥有金山!”武田信玄淡淡的说道。闻言,真田幸隆这才明白武田信玄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去攻打飞驒了。毕竟,武田家就是靠金山起家的,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明白一座金山对于一个大名的意义。

    “而且也不单单是金山的问题。”武田信玄看着真田幸隆淡淡的说道,“如果本家以后想要攻打骏河,那么上杉家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能够拿下飞驒进而威胁越中的话,最少也能够让上杉家分散下注意力。”

    说完,武田信玄表情严肃的看着真田幸隆道,“不过,我真正能够依靠的,也只有幸隆你了!只有你,才能真正挡住上杉家的进攻!”

    “请主公放心!属下一定誓死挡住上杉家!好让主公安心进攻今川!”真田幸隆连忙拜伏在地恭敬的说道。

    “嗯。”武田信玄点了点头,随后忽然笑道,“不过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攻打今川的事情,怎么也还得再过两年,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关于和织田家结盟之事。”

    闻言,真田幸隆想了想后沉声说道,“主公,如今织田家已然形成了崛起之势,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相信斋藤家是很难抵挡得住织田家的攻势。如何要和织田家结盟,属下没有反对的理由。”

    随后两人又商谈了一阵,正当真田幸隆准备离去时,忽然一名忍者出现在了房间之内。

    “主公!祢津城城下町负责监视巫女道场的人汇报,望月千代女不见了,在其周围负责保护和监视的四名忍者全部被杀死。经过其询问和查探,预计时间是在今日丑时。”忍者低声说道。

    “什么?!”武田信玄闻言,一下子站了起来。而正准备离去的真田幸隆,也不由得停下了离去的脚步。

    “到底是怎么回事?!”武田信玄怒视着这名忍者,恐怕这名忍者如果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那名忍者自然也知道武田信玄的脾气,连忙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只是他越说,武田信玄的脸色就越黑。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望月千代女对他可是有着非常特殊的用途,而如今她被掠走了,那么很多事情就必须被迫停止。虽然严格来说,对武田家的损失并不会很大,但相信不管是谁听到这种事情,肯定也不会很舒服吧?

    “查!一定要给我彻查到底!”武田信玄冷声说道。

    “是!”

    忍者消失后,真田幸隆看了看武田信玄的脸色,一脸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武田信玄见状,立刻说道,“幸隆,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主公……”真田幸隆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小声说道,“根据属下所想,望月千代女的实力,似乎不足以在那几名忍者没有反应过来前,就将他们杀死。不然,她也不会在今天才动手。”

    “嗯?你是说有其他人的参与?”武田信玄的目光顿时变得非常的危险。

    “属下也只是猜测而已……”真田幸隆低声说道,他确实有所猜测,但那个猜测对于一名家臣来说,却是非常危险的一个猜测。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话,他实在不想自己和真田家陷入武田家的家务事中。

    “嗯,你下去吧。”武田信玄点了点头说道。闻言,真田幸隆立刻告辞离去。

    等真田幸隆离开后,武田信玄才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屋外的庭院之中。“太郎……你不要逼我啊……”武田信玄低喃着。

    三河。

    在松平家康下达命令后的第二天,酒井忠次身为如今松平家的头号家臣,直接率领酒井家余部攻打上野城。而本多重次,大久保忠世等也纷纷进攻领地周围的叛军。

    而另外一边,在得到了松平家康分来的1000人后,织田义信很无耻的将部队直接平均分配给了前田庆次他们,没人25名死神众,125名铁炮手以及350名长枪队。好吧,有零有整,也是够公平的啊?

    显然,织田义信是懒得去想到底如何去分配兵力,但对前田庆次等人来说,这种分配模式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行久,这次一定要比出一个胜负!”前田庆次毫不客气的向他的好基友白木行久发出了宣战。只是这一次,显然不会只是他们两人的独角戏。

    “庆次,行久,很抱歉,这一次,我一定会是最先攻下城砦的人。”从来都不参与比试的岛左近开口了,对于武艺,他承认,他远远不如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但说到统兵打仗,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也绝对无法接受不是第一的结果。

    而一旁的费南德虽然一脸的沉默,但看他那充满火花的目光,就能猜到他也不甘心一直落于人后。

    见状,前田庆次顿时大笑道,“好啊!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比试比试,看看到底谁才是主公麾下的头号家臣!”

    只是,本来应该得到激烈响应的回声,前田庆次却莫名的发现众人一脸看sb的模样在看着自己。正当他莫名其妙的时候,身后的本多忠胜充满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师傅,难道你想和李大人和大祝大人争吗?”

    “呃……”前田庆次闻言,瞬间进入了石化状态,不过他反应也快,只见他干咳了两声,随后忽然大笑道,“好啊!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比试比试,看看到底谁才是主公麾下男性家臣中的首席!”

    “尼玛,刚才那一段是被剪掉了吗?太好减了吧?”众人心中无语的想着。

    咳咳……似乎跑题了。

    总之,这一次独自带兵出战,不管是大咧咧的前田庆次面瘫的白木行久,还是是沉默男岛左近外国人费南德,都非常非常的重视。毕竟,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既然成为了武士,就没有任何人不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最好的那一个!

    “父亲大人,他们已经全部出发了。”松平家康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恭声说道。

    “嗯,家康,这次你表现的很好,总算有点当初的模样了。啧啧,说实话,如果你这次还表现的磨磨唧唧,我绝对会狠狠的揍你一顿的~”织田义信大笑着。

    “呵呵,那孩儿可真是幸运啊,父亲大人的拳头,孩儿却是再也不想尝试了。”松平家康同样笑道,似乎想到了当初在那古野城时,被织田义信莫名其妙胖揍的时候。

    闻言,织田义信再次大笑起来,显然也想到了那个时候的日子。有些时候,他真的很难想像,自己会和松平家康成为父子,而且还为了帮他绞尽脑汁。

    “对了,半藏已经派出去了吗?”织田义信笑罢,忽然一脸正经的问道。

    “是,半藏亲自去监视本证寺,其余三寺以及吉良义昭那边也派人监视了。不过根据这段时间的回报,空誓他们似乎除了加强寺院的防御设施之外,就只是不断的召集信徒进入寺院,似乎是打算死守了。”松平家康说到空誓那群和尚,语气中充满着不屑。

    也不能怪松平家康看不起他们,仔细想想,空誓他坐拥数万大军,就算之前被织田义信夜袭溃败了,可只要他一声令下,显然依然可以随时卷土重来,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竟然一直呆在寺院中出都不敢出来……

    “呵,真是一群愚蠢的秃驴啊,就这点水平,也敢学别人玩一揆?”织田义信冷笑着,随后又低头看着怀中的碓井笑问道,“你说是吧?美人~”

    可惜,碓井对此,只回给了织田义信一个大大的白眼。话说,虽然一开始只是因为织田义信的强大以及松平家康的哀求,可这段时间下来,碓井不管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全都被织田义信给征服了。好吧,有点污。不过织田义信就是污士……咳咳,武士嘛!

    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不断喝酒闲聊着,或许是因为之前被一向一揆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吧?这一次,松平家康真的喝醉了。

    确实,一个压抑在他心头许久的难题,如今就要彻底的解开了,也容不得他不开心。

    “家康,这段时间你也太辛苦了,很久没有尝过女色了吧?”织田义信搂着碓井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将於万推到了松平家康的怀中,“嘿嘿,你这侍女我可是帮你调教的相当不错哦~”

    软玉入怀,松平家康也没有矫情,搂着於万就是一阵乱摸。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两女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随后一阵阵诱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殿下……织田大人……”於万趴在地上看着自己身前和身后的两个男人,俏脸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