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三十四章:发生在甲斐的一件事
    甲斐,一处供人歇脚解渴的茶棚中,一群游商、僧侣、浪人正聚在一起扯着天南海北发生的趣事。

    “知道吗?现在三河那边爆发了一向一揆,闹得那叫一个欢腾啊!一向宗聚集了4万信徒包围了冈崎城,那画面……啧啧~”一名游商大声说道。这番话,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听说是松平家康施行暴政,最后甚至为了钱财还把主意打到了寺院的身上。”一名浪人随口说着。

    “是吗?我怎么听说这件事情其实是今川氏真搞出来的?据说他暗中联系一向宗,所以才使得三河大乱。”又一名游商反驳道。

    “瞎说!今川氏真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废物,完全没有一点当年今川义元的优点。他设计的?怎么可能!”那名浪人闻言立刻大声反驳着,言语中,丝毫没把今川家放在眼里。

    嘛,其实这也没什么,对于浪人来说,虽然他们惹不起任何一家大名,但……这里又没有武士什么的,说说坏话也是很正常的嘛~

    只是,就在两人争吵之时,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僧侣说话了,“其实施主刚才所说的,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不久前,一向军的4万大军就已经被织田家的头号猛将织田义信率军击溃。不过随后一向宗那边又四处开战,而织田义信不知为何却没有动静。”

    僧侣的话,顿时让还在争吵的两人停了下来,与此同时,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名僧侣。“大师,这件事情是真的吗?那可是4万大军啊!!难道织田义信是率领织田军倾巢出动吗?”那名浪人显然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可却又不想得罪这位苦行僧,只好说着自己的猜测。

    话说,日本这时期的僧侣,主要是分为两种,一种呢,自然是天天坐在寺庙中喝酒吃肉念佛玩女人的大和尚了,而另外一种,则是像这位和尚一样的云游僧。他们认为想要深刻的理解佛法,就必须如同佛祖一般将这个世界走上一圈,体验了人生的疾苦之后才能真正的成佛。

    所以他们离开了奢华的寺院生活,漫步在日本的各个角落,虽然过得很是贫苦,却得到了世人的尊敬。因为就算是那些高坐庙宇的大和尚们,对于大部分的云游僧也是充满了敬意。

    “和尚来到甲斐之前,曾经路过三河,所以看到过那里的情况。”和尚轻声说道,虽然语气平缓,却带着不容人置疑的语气。

    闻言,诸人顿时连连感叹,一名游商更是夸张的说道,“据说当初桶狭间合战时,也是织田义信凭借他神一般的武艺强行冲入了桶狭间山上的今川军本阵,如今再次击溃了一向军的4万大军,难怪尾张的人都说,织田义信乃是须佐之男转世。”

    只是听到这名游商的话,那名云游僧却轻笑着说道,“须佐之男转世不晓得是不是真的,不过本证寺的空誓大师却已经说他是阿修罗转世了。”

    “修罗?”众人一脸迷糊的看着云游僧,显然不清楚他口中的修罗是什么东西。

    “是阿修罗!”云游僧摇头晃脑的说道,“阿修罗乃是佛家之中的护法神,天龙八部之一,也是六道轮回之中的阿修罗道的神,只是阿修罗却是一名恶神,易怒好斗,喜好淫邪,面容丑陋……”

    云游僧的话刚说到这里,一名游商忽然反驳道,“大师,小人之前在尾张有见过织田大人,他长得可一点都不丑陋呢,非但不丑,还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游商顿了顿,想了半天,最终冒出来一个形容词,“漂亮!”

    听到游商的话,云游僧愣了愣,半响才无奈的默默说道,“佛法之中的阿修罗确实如此,不过据说阿修罗和修罗本是兄弟,阿修罗长相凶恶,修罗长得却很端正。或许,空誓大师所说的,应该是修罗吧……”

    好吧,这位云游僧大师是不是太没有立场了呢?在佛教中,修罗不是一直站在毗湿奴这边的吗?不过仔细想想,日本的佛教传自华夏,华夏的佛教传自印度,这么一来一回,怎么也会有些偏差,所以倒也没所谓了。

    众人又闲谈了一番,就纷纷踏上属于自己的旅程了。而他们的这些话,有些,可能会转眼就忘记,有些,则会通过他们的口中传给下一个地点的人们。在这个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没有报纸的时代,想要得到陆奥的消息,只能通过这种情况将消息传给九州了。当然,到达九州时,消息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就没人知晓了。

    而那名游商,也背起自己的行囊缓缓离开,只是没走多远,身后却追上来一名男子,“诶,这位大哥等等。”

    好奇的看着他,游商暗暗将手放在了腰间的短刀上。时值乱世,经常行走在各国的人又有谁不会那么两手呢?

    “大哥!大哥!小弟没有别的意思。”那名男子先是挥了挥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拿武器。这才一脸好奇的问道,“大哥,刚才听你去过尾张,那能和我说说关于织田大人的事情吗?”

    “这样啊~早说嘛~”游商闻言,这才笑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哈,毕竟乱世之中,像我们这种必须得警惕一点。”只是虽然他这么说,放在短刀上面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对此,那名男子自然是连连称是。“大哥,小弟叫做鹰之助,自小就特别喜欢那些武士的事迹……”鹰之助不断解释着,渐渐让游商放下了警惕之心,给鹰之助讲起了关于织田义信的事情来。

    “哦?这位织田大人不但会剑术,而且还精通忍术?”鹰之助闻言震惊的问道。

    “嘿嘿,这可是我非常恰巧才得到的消息,你可是我第一个告诉的人呢~”游商一脸得意的看着鹰之助,显然对于他的表情非常的满意。虽然是吹着别人的牛逼,但大部分到处旅行的人,都很希望在自己说出了得到的情报后,对方会表现出震惊的表情。

    毕竟,每次他们聚在一起休息的时候,别人如果说出了相当牛逼轰轰的消息,而自己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当一个听众。嘛,这种感觉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很爽的吧?

    看到游商的表情,鹰之助自然各种马屁拍得震天响,良久之后,游商才一脸飘飘然的说道,“说到织田大人,世人均只知他剑术了得,曾经击败过剑圣冢原卜传以及得到将军殿下称赞,现在在京都、界町、奈良、那古野均开设了道场的上泉信纲。可许多人却完全不知道他不光光剑术了得,忍术也是一等一的强!”

    “那是我在美浓时听到的消息,据说,当年斋藤义龙反叛,在长良川围困了斋藤道三,只是在攻破了斋藤道三本阵后,数百名斋藤家武士和足轻却被一名身穿白衣的年轻武士轻易斩杀。”游商一脸向往的说道。

    “难道他就是织田大人?!”鹰之助震惊的问道。

    “正是!据说他是织田信长派来营救斋藤道三的。你想啊,他一名武士,怎么才能在斋藤义龙完全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来到斋藤道三的身边呢?而织田义信为什么又会相信织田义信能够救出斋藤道三呢?”游商神神叨叨的反问着。

    “忍术!只有织田大人忍术非常高超,才可以在万军之中带着一个人离开!”鹰之助语气坚定的说道。

    “不错!”对于鹰之助的捧哏,游商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就是忍术!可惜,斋藤道三不晓得为什么,并没有跟随织田义信离去。而之后,织田义信在和斋藤义龙说了一些话后,就直接在无数斋藤军的注视下消失了。”

    说完,游商似乎觉得自己说得有些玄乎,立刻解释了起来,“鹰之助老弟啊,这件事情可真不是老哥我乱说,当年参加长良川合战的斋藤家足轻们,许多都见过或者听说过这件事情的。”

    “放心吧老哥,我相信是真的!”鹰之助闻言,顿时笑道。

    听到鹰之助的话,又看了看他那很是真挚的表情,游商顿时更加开心了,“嘿嘿,你小子可真不错,既然你喜欢听,那我就多给你讲讲关于织田大人的事情吧!说起来,当初我可是在尾张带了1年多呢~”

    游商说着,就噼里啪啦的将听到的,自己猜的,反正只要是关于织田义信的事情,他全都说了出来。比如织田义信有三个美女家臣,其中一人还是南蛮人啊。比如他让这个南蛮女家臣在津岛和界町都开设了南蛮商馆啊,比如他资助上泉信纲开设道场啊云云……

    也不知道说了多久,忽然前方传来一声大笑声,“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钱财来!”

    游商和鹰之助震惊的看过去,却见一名壮汉带着5名面容凶恶之人,拿着长枪、稚刀等兵器一脸怪笑的看着自己这边。

    “老大,您说错了,应该是留下买路财才对。”在那名壮汉说完之后,一旁的小弟连忙反驳着。

    “混蛋!闭嘴!”壮汉没好气的在那名小弟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随后看着游商和鹰之助冷笑道,“听到了没?!立刻将货物和钱财都留下,不然可别怪我了!”

    “诸位大爷,小的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就等着靠这些货物赚点小钱了,您们大人有大量,给小人留点吧……”游商立刻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如果是那种难民来劫道,那游商就算打不过,也未必不能跑不掉。可看看面前这些人,明显就是相当专业的山贼,这尼玛还有口号呢!自己虽然天天在各地奔走,可他现在可背着不算轻的货物呢!怎么可能跑的掉?

    “废话少说!要钱要命?!”那名壮汉大喊着,手中稚刀挥舞了两下,吓得游商只得不断求饶着。

    只是就在这时,一双手将游商扶了起来,随后就听到了一个相当熟悉的声音,“大哥你不需要向这些废物求情的~”

    游商错愕的看过去,却发现是鹰之助。“小兄弟,你快跑吧!大哥我……唉!”游商连忙小声说道。

    只是在听到游商的话后,鹰之助却大笑了起来,“大哥!你可真是一个好人啊!”笑罢,鹰之助解下背上的包裹,从里面掏出了一个袋子,打开来,里面竟有数百贯钱。“大哥,好人是会有好报的,这些钱财就给你了~”

    “这……”游商傻傻的看着鹰之助,完全不晓得眼前这个人是脑子有坑还是怎么的,现在这种时候竟然还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而那边的山贼也被鹰之助的态度给气到了,只见那名壮汉愤怒的冲了过来,“混蛋!竟敢无视我们?!”一边怒喊着,一边将手中的稚刀劈了下去。

    只是,稚刀刚劈到一半,壮汉却发现那把稚刀仿佛忽然失去了所有力道,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随后,他猛地惨叫一声,众人看去,却原来是他的一双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砍断了。

    正在愣神时,一个充满妖异的笑声传了过来,“桀桀,你们还有功夫看他?”随后,那群山贼就感觉身边一阵微风吹过,随后就发现自己的前方竟然多了一具无头尸体。

    “似乎很眼熟啊……”他们心想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游商惊恐的指着鹰之助,目睹全过程的他,显然知道刚才那一瞬间,鹰之助干了什么。

    “嘿嘿~老哥,你还是找个不错的城下町做生意吧~游商虽然赚钱,可也很容易丢掉姓名呢~”鹰之助说完,就缓缓往前方走去。

    游商还想说些什么,只是忽然发现眼前竟然已经没有了鹰之助的身影。眨了眨眼,还是没有。随后看到了地上装满了钱财的袋子,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名词,“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