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三十二章: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父亲大人,不能再等下去了!”松平家康一脸焦急的看着织田义信,只希望从他的口中得到一句“出兵!”可惜,织田义信却依然不紧不慢的抽着雪茄,似乎此时三河的动乱,转眼间就能评定一样。

    话说,如今距离击溃一向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1天。这1天内,除了松平亲俊和松平信一各自率军返回福釜城和藤井城之外,织田军和松平军都呆在冈崎城内没有半点的动静。这番模样,让松平家康如何不急?

    “哈哈~不用着急,这才1天而已,时间还长着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半分急迫的模样。看到松平家康依然一脸的焦急,织田义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你要相信你的那些家臣。只要他们好好的守城,那么在敌军分兵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短时间内攻下任何的城砦。”

    “可是……”松平家康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可看着织田义信那淡定的模样,他张了半天的嘴,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在这种情况下,整个三河的情况,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乱,两个字很乱,三个字非常乱,1563年的整个9月,随着织田义信联合松平军夜袭一向军,一举击溃了4万一向大军后,三河就仿佛化身为了修罗地狱一般,战争,几乎每天都在三河各处不断的上演着。无数的松平家叛臣纠集着为了信仰而战的一向宗信徒,不断的进攻着周围的松平家领地。

    面对拥有绝对数量优势的敌人,这些城砦的城主们除了坚守城砦之外,只能祈求松平家康的援军快点过来。是的,就是祈求,因为在敌人的包围下,他们甚至连突出重围前往冈崎求援的机会都没有。

    几乎每天,松平家康都会前往织田义信居住的房间请求出兵,可惜每次最后都是失望而归。到后来,许多松平家的家臣甚至都开始觉得,织田义信之所以什么都不做,是因为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平定这种混乱的局面,所以只是在这里拖延时间,等待织田信长的援军而已。

    只是在听到这个传言之后,松平家康立刻将那些家臣叫了过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并带着他们前往织田义信的面前请罪。对此,织田义信只是笑呵呵的表示了理解,并没有怪罪他们。只是就算如此,织田义信依然没有任何准备出兵的动静。

    “母亲大人,孩儿实在是愚钝,无法理解父亲大人的想法,所以只能前来麻烦母亲大人们了,希望母亲大人们可以为孩儿解惑!”松平家康拜伏在李华梅和鹤的面前一脸哀怨的祈求着,那摸样,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嘛,虽然他现在确实也算是受尽了委屈。

    闻言,李华梅和鹤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显然,对于松平家康这个“孩儿”,她们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接受不能的。毕竟单从岁数上,他们之间也没有相差多少。

    不过,松平家康毕竟是织田义信亲口承认的儿子,而且还是於大的亲生儿子,就算没有织田义信,看在於大的面子上,她们也只能背上这么一个称呼了。

    “松……家康,其实主公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李华梅想了想,还是将织田义信的打算告诉了松平家康。

    嘛,说来,织田义信的想法倒也是挺简单的,那就是利用这一次的一向一揆,让三河彻底臣服在松平家的统治之下。

    呃,这么说,似乎有些难以理解,不过只要三河的情况,却也不难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松平家康,是于桶狭间之后,趁着今川军混乱之时,强夺的冈崎城。

    这种情况,说实话,挺不厚道的。毕竟自家的主公刚死,你却直接带兵攻打自家城砦?虽然这座城之前确实一直都是你松平家的,而且今川义元也答应在攻下尾张之后,就将三河一国赏给松平家康,可那毕竟是以后是不?

    所以,实际上松平家康在夺回冈崎之后,一直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地位上。为了缓解这种尴尬,他一直担当着为今川家请战派的先锋,一边不断进行军备,一边不断喊着要为今川义元报仇。

    只是就算如此,当时他在三河的统治力,充其量也不过是冈崎周边的领地而已。其他的地方,那得看当地的豪族想不想听他的命令了。就好像酒井家,虽然酒井忠次效忠松平家康,但因为酒井家家督酒井忠尚忠于今川氏,所以松平家的命令根本无法在酒井家的领地上起到任何的作用。而至于东三河那边,更是伸手也够不着。

    但随后,在松平家康认清形势,或者说在今川氏真和织田信长的联合压力下,松平家康终于做出了逼不得已的选择,降服了织田家。这下,松平家康终于在织田家的帮助下,统一了整个三河。只是,这个统一,仍然只是明面上的。

    在那个时候,不管对于织田家还是今川家来说,三河松平家的存在,只是作为一个两家之间的缓冲带而已。织田家想要全力进攻美浓,而今川家也不想和织田家开战。在这种时候,松平家的存在就很必要了。

    只是这种身份,显然也代表着织田家不可能怎么花大力气帮松平家彻底平定三河。偶尔支援一下资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所以,实际上松平家对于三河的统治力,并没有比以往强多少。当然了,打着织田家的旗号,松平家康的很多命令只要没有威胁到三河诸多豪族的利益,倒也没收到什么阻碍,比起原来,倒也好了许多。

    就好比东三河的吉良氏,松平家康的命令如今也能在那个地方生效,这在降服织田家之前,根本是松平家康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只是,不管对于织田家来说,还是对于松平家康来说,这种程度的统治,都是毫无意义的,织田信长清楚,松平家康清楚,织田义信也很清楚。松平家康想要复兴往日松平家的荣光,而在织田家受挫于美浓之后,他们也不再仅仅需要一个简单的缓冲带,而是一个真正能够在战场上面帮助他们的松平家。

    所以,虽然织田信长没说,但在击溃了一向军的4万大军之后,织田义信就有了这么一个想法,那就是趁着这次机会,帮松平家康彻底的统治三河。

    嘛,话说这小子当年可是对松平家康相当不友好的说,只是如今在松平家康不断的恭敬、奉承下,还有在上了他的母亲、夫人以及妹妹的一丝愧疚下,织田义信对于松平家康的不爽早已经完全消失了。

    毕竟,之所以看松平家康不爽,也不过只是因为这小子最终得到了织田信长的天下而已。而且比起织田信长那传奇一般的经历,松平家康得天下的经历怎么看,都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结果罢了。

    “这……”松平家康听到李华梅的话,有些激动,更多的却是不解的看着李华梅问道,“既然如此,那父亲大人为何又不出兵呢?”

    “还不是因为你?!”李华梅无奈的看了松平家康一眼说道,说得松平家康完全摸不着头脑。

    见状,李华梅摇了摇头苦笑道,“亏你还是太原大师的弟子,怎么连这点事情都看不出来,难道真是当局者迷?”

    “孩儿愚笨,请母亲大人解惑!”松平家康拜伏在地上恭敬的说道。

    “唉,其实也不怪你,毕竟你也是为了松平氏,只是你的手段实在是太过于粗糙和直接了。”李华梅叹息着说道。

    原来,织田义信一直不出兵,任由一向军不断攻打松平家这边的城砦,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消耗。消耗一向军的实力,也消耗松平家这边的实力。

    嘛,听起来,这似乎相当的古怪,消耗一向军的实力不难理解,可为什么要消耗松平家这边的实力呢?如果都耗光了,那就算平定了三河,松平家又还剩下些什么呢?

    只是,如果只是消耗一半呢?或者说将他们的实力耗到完全可以被松平家压制的情况下呢?

    “家康,你在三河实行的政策我都知道,不得不说你这些政策实在是太……”李华梅说到一半,就忍不住摇起头来,“如果不是有大量松平家的忠臣支持你,以及织田家的威压,恐怕你在三河的位置上根本坐不了几天。”

    “孩儿知错……”松平家康闻言,连忙一脸惶恐的模样说道。

    “你要记住,凡事都不能急于求成,那样只会惹来各种麻烦的后果。这一次的一向一揆,除了有今川家在幕后指使,以及一向宗的操控,你在三河施行的政策也是绝大的原因之一。”李华梅见状,出言提点着。

    “多谢母亲大人提点。”松平家康一脸恭敬的说道。

    “嗯,你放心吧,估计再过不了多久,主公就会出兵了。之前,你能统治三河,靠得是织田家的帮助,以及那些忠于松平氏的家臣们支持。所以,主公才决定趁这个时候消弱他们的力量,使你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统治三河。”李华梅说出了织田义信的目的。

    顿了顿,她又再次说道,“之所以不告诉你,原因也很简单,这件事情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并不是很好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主公早已经将你看作是他的孩儿,所以这件事情以后可能引来的骂名,你的父亲大人决定自己来承担。”

    “原来如此,孩儿愚钝,竟然无法明白父亲大人的一片苦心。请母亲大人放心,从今以后,三河,不!是整个松平家,一定会坚定的站在父亲大人的身后,为其征战天下,万死不辞!”松平家康大声说道。

    好吧,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怎么都有点那个啥……要知道你松平家康可是织田家的家臣,咋会说出这等效忠织田义信的话呢?

    只是,对于松平家康的这番表态,李华梅却似乎非常的满意,“很好,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李华梅笑道。

    “是!”松平家康恭敬的应道。随后,就起身离开了。

    “妹妹,你瞒着主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啊……”在松平家康离开后,鹤就立刻转头低声问着李华梅。嘛,在松平家康来的时候,李华梅就已经让所有人都退下了,倒也不担心隔墙有耳。

    “姐姐,这么做确实有些不妥,毕竟松平家康名义上可是织田家的家臣,可我刚才的作法,显然是以主公的名义对其施以恩惠。”李华梅低声说道。

    “是啊,这么做实在太不妥了,就算殿下和主公的关系再好,而主公和家康又有父子的名义,但这如果传到殿下的耳中,就算他不会猜忌什么,但心中肯定也很不满啊!”鹤低声说道。

    在任何时代的任何势力中,家中的一名权臣和另外一名权臣的关系如果走得太近,肯定会惹来君主的不满。就好像当初前田家、佐佐家、柴田家他们,在织田义信孩子出生时就想要和其联姻,可到最后,也不过只是说说而已。

    “姐姐你放心吧,松平家康是不可能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而我们就更不可能了。”李华梅眨了眨眼睛,一脸笑容的说道。“而且,我这么做也不是真的想要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不过为了在本家,能多几个人帮助主公说话而已。”

    “主公的性格你也知道,虽然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但骨子里依然是那种看不起天下人的模样。我很担心,以后主公会不会因为这种性格而和其他的重臣起冲突。届时,虽然殿下和主公的感情非常好,又有丹羽、前田大人们的支持,可万一对方也有大批家臣的支持,我可不希望让主公吃半点的亏!”李华梅说到最后,却露出了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看得鹤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丫头,说到最后,竟然是为了这么一个原因……”鹤无奈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