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三十一章:三河大乱
    太阳重新升起,驱赶着原本占据天地的黑暗。

    “已经天亮了吗?”松平家康抬起头看着天空,已经习惯了黑夜的双眼,面对那并不是很刺眼的阳光,却也不禁半眯了起来。

    “主公!我们赢了!赢了!”酒井忠次仿佛疯了一般的冲到松平家康的身边大喊着。确实,他们赢了,敌军的本阵早已经在大火之中彻底的消失,而那看起来就吓死人的4万大军,如今早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胜利属于我们!!!”松平家康坐在马上,一边大喊着着一边缓缓举起了长枪。

    “喔喔喔!”

    无数的松平军将士疯狂的大喊着,仿佛要将之前所有的郁闷和绝望全都宣泄出去一样。

    松平家康闭着眼睛,在这疯狂的呐喊声中,忍不住热泪盈眶。没有人能够体会到松平家康在昨日白天城战时后的绝望,也没有人能够知晓在昨夜出城夜袭时,松平家康究竟下了多大的决心。不过,这显然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赢了。

    只是,就在松平家所有人都陶醉在胜利中时,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出现了。

    “哟,你们的力气倒是还有挺多的嘛~”一个戏虐的声音惊醒了正闭目陶醉在胜利中的松平家康。睁开眼转头看去,不是织田义信是谁?

    “哗啦!”一声,松平家康直接从马上翻了下来,几步跑到织田义信的面前直接就拜伏了下去,“孩儿多谢父亲大人!这一次如果不是有父亲大人的帮助,恐怕松平家……”

    松平家康恭声感谢着,而这一次,松平家上上下下再也没有任何不满的神情了。因为松平家康说的确实没错,如果没有织田义信的帮助,那么在织田家无法支援的情况下,冈崎城可能在3天内就被攻了下来。而他们,除了切腹之外,恐怕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多谢织田大人!”酒井忠次第二个拜伏下来,紧跟着,松平家的武士们还有足轻们哗啦啦的就拜伏在地高喊着,“多谢织田大人!”

    “啧啧,这种感觉……”织田义信环视着周围,心中暗想着,“还真是爽啊!”

    不过爽归爽,该做的还是得做,“家康,还有诸位,都起来吧~这是属于本家的胜利!你们要相信!只要在织田家的麾下!松平家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织田义信大声说道,那语气,那摸样,颇有些神棍的感觉呢。

    在松平家康留下数百人打扫战场后,织田义信就和松平家康等人返回了冈崎城。随后,织田义信就让李华梅等人先去休息,而他自己则呆在评定间一边和松平家康闲聊着,一边等待着战果的汇报。

    不多时,一名松平家臣就匆匆走了进来,将清点好的战果交给了酒井忠次。

    “主公,此次作战,本家共伤亡足轻235人,织田大人的部队则伤亡36人,并无武士战死。本家杀死敌军158人,织田大人的部队杀死敌人365人。”酒井忠次说完,一脸震惊的看着松平家康。

    倒是松平家康的表情很是正常,似乎并没有对这件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转头恭敬的对织田义信说道,“父亲大人果然武勇天下无双,新一和亲俊的部队在父亲大人的麾下,却也变成了天下少有的强大部队啊!”

    “呵呵~不过只是敌人太弱罢了~”织田义信毫不客气的吹嘘着,毕竟这可是有战果的说,此时不吹,更待何时?

    只是吹嘘了两句,他的眉头却又皱了起来,“敌军堂堂四万人,我们杀死的加起来也不过500多人,剩下的那些人既然全都逃跑了,那么就必须提防他们卷土重来。”

    “父亲大人说得是,孩儿这就派人前往侦查。”松平家康恭敬的应道,随后就命令服部半藏派出麾下所有的忍者前往本证寺等地方侦查情况。

    看着服部半藏领命而去,织田义信心中却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嘛,这自然不是羡慕服部半藏的忍术高明了,因为织田义信的忍术足以秒杀服部半藏。他所羡慕的,是松平家康在拥有了服部半藏之后,还拥有一支忍军!

    好吧,说是忍军,不如说是忍者小队,毕竟加起来也不过十数人,而且本事高低也差的很多。可就算如此,也足以让织田义信羡慕了,因为他可是一名忍者都没有的说。呃,他和前田庆次不算。

    “唉,忍者啊……哪里有忍者呢?难道只能去一趟伊贺?”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伊贺和甲贺,日本两个最大的忍者之乡。嘛,这么说也不对,因为这些忍者实际上也是这两国的豪族、地头之类的人。只不过因为他们世代流传下来的忍术,而且从这里离开的人们,也基本都是忍者为主。久而久之,这两个地方也就成为了忍者之乡。

    比如服部半藏,比如泷川一益兄弟,他们都是从伊贺、甲贺出来的人。服部半藏就不用说了,泷川一益兄弟虽然如今是织田家的武士,忍术什么的早已经不再使用,可用前田庆次的话来说,他的一身忍术,却也都是他的叔叔泷川益重教的。

    不过这件事情却也急不得,要紧的是先把眼下这场一向一揆给平定了再说。“家康,依你看,那些一向宗的家伙们之后会怎么做?”

    “嗯……如果孩儿是他们的话,只会有两个选择,一是再次集中兵力强攻冈崎。虽然之前他们败了,但却不过是因为父亲大人的武勇以及夜里偷袭让他们混乱的原因。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恐怕除非父亲大人再次出手,不然冈崎肯定是守不住的。”松平家康恭敬的说道。

    好吧,这马屁拍的?啥叫除非织田义信再次出手?意思还不是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冈崎城肯定守不住吗?织田义信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时候,他真不晓得松平家康这番态度到底是装的还是怎么的。不过不管为什么,不得不说,松平家康这种态度让织田义信真的很爽,非常爽。

    “另一个选择呢?”织田义信随口应着。

    “另一个选择则是四处出击!冈崎的部队如今只有2000多人,父亲大人的部队也是2000多人。这么一点的兵力,如果敌人四处出击攻打那些还忠于孩儿的家臣城砦的话,我们恐怕很难支援的过来。”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嗯,和我想得差不多。”随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他们强攻冈崎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准备四处出击,那么我倒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哦?!”松平家康闻言,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另外一边,本证寺中,空誓在本多正信的保护下,连夜奔逃,总算是安全的回到了本证寺。

    “废物!一群废物!敌军加起来不到5000人!竟然被他们一个夜袭就直接击溃了!”空誓愤怒的大喊着。那摸样,哪有出家人应有的样子呢?好吧,一向宗的和尚基本也没有什么出家人的模样,毕竟日本佛教本土化嘛~

    咳咳……当然了,这里还是有许多的高僧的,比如在东三河那边不问世事专心修佛的曹洞宗。嗯,扯远了。

    “空誓大师模样生气,如若气坏了身体,我们三河这些信徒们可就失去了一位指点迷经的大师了。”本多正信上前低声劝说着。呃……这话是不是有些不要脸啊?不过话说回来,空誓他们不是率先跑路的吗?怎么后面才离开的本多正信会和他走到一路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本多正信的劝说起了作用,半响之后,空誓终于静下了心来。他转头看着本多正信,一脸欣慰的说道,“正信,你不愧是本宗最为虔诚的信徒,在危难时刻,也不忘带人来保护和尚我。这个情,和尚定然会报答的!”

    “大师说得哪里话,这都是正信应该做的。”本多正信连忙说道。

    “嗯。”空誓闻言,只是点了点头,似乎也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至于他刚才所言,是敷衍还是会记在心里,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空誓有些无奈的问道。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纠结了4万的信徒,竟然一战就被击溃了。好吧,虽然不可能死多少人,但士气却也落到了谷底。而且那一战,也彻底的暴露了那些反叛的本国豪族们的小心思。虽然空誓也不怎么懂得军略,但也知道,想要再集结大军进攻冈崎,实在是千难万难。

    而且那一战,也给他心中留下了阴影,在之前,空誓可从来都想不到,竟然有人面对4万大军,也敢带着人夜袭。而且在撤离前,空誓远远的看到了织田义信,虽然在黑夜之中,只有火把照亮让他看不太真切,但那挥舞着一把古怪长兵器,仿佛地狱恶鬼一般的模样,却怎么也无法忘记。所以,如果此时让他再去进攻冈崎城,他却也没了那个胆量。

    闻言,本多正信想了想,就猜到了空誓的想法。

    “大师,虽然我军刚刚大败,不过却依然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击败松平家。”本多正信轻声说道。

    “哦?快讲!”空誓惊喜的看着本多正信,如果说之前空誓不过是觉得本多正信此人颇有智慧的话,那么如今,空誓算是对他非常看重了。

    “大师,虽然之前本国的豪族、武士们暴露了他们的小心思,不过这一点,却也能让我们利用。”本多正信的表情很是平淡,似乎只是再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一样。“只要我们继续要求信徒们和松平家为敌,同时让他们听命于那些武士、豪族们。那么,他们会不会去进攻领地周围那些依然效忠松平家的人呢?”

    “哦?!”空誓闻言,顿时惊喜的看着本多正信,他已经明白本多正信的想法了。不多不说,这个主意实在太附和他的心意了。自己不用出手,只需要让那些该死的豪族、武士们动手就可以击败松平家,还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吗?

    哈?那些信徒?啧,他们的死活和空誓何干?那全是为了佛祖牺牲的,会进入极乐世界的说。

    “那我们呢?”空誓再次问道。

    “我们可以纠集附近的信徒坚守在本寺之中,同时加固寺院的防御。届时凭借坚固的防御和大量的信徒守备,织田义信就算有通天之勇,也不可能攻破本寺。”本多正信低声说道。

    “好!好!好!正信之言,实在深得我心!你放心,既然你心向武士,那么只要攻破冈崎,消灭松平家,和尚我就去向今川殿下进言,让其封你为冈崎城城主!”空誓大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大师了!”本多正信大喜说道,连忙拜伏在地感谢着。

    随后,空誓就按照本多正信的计划,再次发布了继续讨伐松平家的命令。而在得到本证寺的命令后,渡边高纲等人顿时大喜。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空誓非但没有追究他们的罪过,反而给了他们命令一向信徒的权利。同时,更给了他们扩大领地的最好机会。

    于是,在休息了一天之后,无数一向方的三河豪族、武士们纷纷打起了一向宗的旗号四处纠集信徒,在聚集起大军后,就带着他们以及自己的部队向最近的非友军领地杀了过去。

    一时间,整个三河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几乎到处都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而战局,也几乎一边倒的倾向一向军,那些依然忠于一向宗的武士们,面对多于自家不多2倍甚至更多的敌军,他们除了坚守城砦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而回到东条城的吉良义昭,也自然不会错过这个一统东三河的最好机会。

    “你立即前往远江的井伊谷,找小野道大人,请他们出兵帮助我统一东三河,届时必有重谢!”吉良义昭吩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