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三十章:不堪一击的敌人
    一向军中,织田义信率军不断的向敌军本阵处进攻着,周围的一向军们有的试图阻拦,有的则转头就跑,许多火把、火盆掉落在地上,却没有任何人去理会。

    “冲!不要停!”织田义信不断大喊着,自己更是不断向前冲去,任何阻挡在他面前的敌人,都被他直接一戟斩杀。

    织田义信很清楚,用少数人冲击兵力数倍于己方的时候,最为忌讳的就是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就很可能陷入重重包围,届时他们甚至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

    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的人,还有松平家康。只是和织田义信闷头往敌军本阵冲锋不同,松平家康的目标却是那些乱民组成的部队。他并不是没有想过擒贼先擒王的事情,可以他的部队实力,显然要做到这一点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而乱民就不一样了,他们实力不行,显然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按照松平家康的想法,如果这次夜袭可以让乱民产生溃逃的话,那么明天的仗就好打太多了。

    只是事实上,在松平军的冲锋下,那些乱民根本就无法形成任何有效的反击。一冲就散,一击即溃,比松平家康想象的要容易太多太多了。

    “哈哈!冲啊!击溃这群贱民!”松平家康兴奋的大喊着,这些天以来的压抑瞬间找到了突破口。

    “主公!不要冲太快啊!”身后的酒井忠次一边喊着一边紧紧的跟着松平家康,生怕他有什么意外。

    而在这个时候,一向军本阵之中,众人已经吵翻天了。好吧,在敌人正向本阵袭来的时候,他们竟然还在争吵?还真是很有闲心啊。

    不过其实倒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就在得知织田义信向本阵攻来的消息后不久,松平军出城夜袭的消息也传了过来。以至于众人的想法出现了分歧,一些人认为应该先击溃织田义信的部队,还有些人则觉得应该先消灭松平家的部队,另外,还有人觉得应该直接进攻没有守备的冈崎城。

    这三方人不断争吵着,谁也说服不了谁,见状,本多正信连忙凑到空誓等人的身边耳语两句,随后又来到了酒井忠尚的身边说着什么。随后,就看到酒井忠尚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安静!都给我安静下来!”

    见状,虽然众人依然还是面红耳赤,却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毕竟酒井忠尚是此次一向一揆的带头人之一,而且还是三河老牌豪族,他的面子,怎么也不能不给。

    “诸位,如今敌人正在我军阵中耀武扬威,而我们却在这里不断争吵,难道真的要等到敌人杀进本阵之后,我们才想起来要反击吗?”酒井忠尚愤怒的看着诸人大声说道。

    只是他似乎也不打算给众人反驳的机会,直接就下令说道,“渡边大人!石川大人!……”酒井忠尚连点数名原松平家的家臣,“你们对松平家的情况最为熟悉,阻拦松平家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他就再次点了数人去拦截织田义信的部队,而他自己,则坐镇本阵之中,负责整个大军的指挥。

    听到酒井忠尚的命令,众人虽然心有不满,可看到酒井忠尚那危险的目光以及空誓等人不满的神情,他们还是将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

    白天的时候,他们还可以有许多借口不参加城战,可如今如果还不出兵的话,那很难说会不会惹来酒井忠尚等人的怀疑。届时万一他趁机发作的话……嘛,反正这些人是不相信有谁会跳出来给他们求情。

    “是!”众人纷纷应道,随后立刻就率军离开了本阵。众人离开之后,酒井忠尚再次下达了数个命令,随后,十数名传令兵就离开了本阵。

    “主公,敌军似乎开始整队了。”费南德大声喊道。

    “嗯?”织田义信闻言,四下巡视了一番,“嗯,看来他们已经反应过来了。”

    “主公,既然如此的话,是不是现在就撤退?不然如果被包围的话……”李华梅立刻建议道。

    “不必!”织田义信直接就否决的了李华梅的这个提议,“前方就是敌军本阵,怎么能够现在就放弃呢?继续冲!只要杀进本阵,这一战就赢定了!”织田义信大声说道。

    “主公……唉……”李华梅还想要说些什么,织田义信却已经再次冲出去了,无奈,李华梅也只能快步跟上。

    “妹妹,不用想太多,主公不是蛮干之人,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鹤此时凑过来劝慰着。

    “希望如此吧……”李华梅看了一眼前方织田义信的背影,无奈的点了点头应道。

    只是这一次,织田义信并没有往前冲出太远的距离,一名一向军的武士就率领部队迎了上来。“吾乃吉良家吉良纯一……”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一花,随后就失去了意识。

    “老子管你是谁?!”织田义信不屑的抽出刺穿吉良纯一的弑神戟,一脸凶狠的看着面前因为大将身死而变得不知所措的敌军大喊着,“挡我者死!”说着,就再次冲了上去。

    一道道戟影划过,数个人头落地,面对仿佛地狱恶鬼一般的织田义信,更别提他的身后还有如狼似虎的前田庆次等人,这支刚刚迎上来的部队,瞬间就被击溃了。

    “继续冲!”织田义信大喊着,看也没看那些四散逃跑的敌人。

    “家次,就这么任他们离开?”松平亲清躲在乱民之中看着织田义信等人离去的身影小声问道。

    “不然呢?难道上去送死?”松平家次冷笑着反问着。

    听到松平家次的话,松平亲清沉默了,老实说,他刚才真的被织田义信的实力给吓坏了。那名吉良纯一他也听说过,号称东三河最强武士的存在,也因此获得了吉良义昭的赐姓。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织田义信给宰了,这如何不让他害怕?

    “亲清,按照现在这种情况,酒井忠尚那小子根本就挡不住织田义信的进攻,我看我们还是撤吧。”松平家次低声说道。

    “撤?”松平亲清震惊的看着松平家次,显然被松平亲清这番话给惊到了。

    “嗯,撤!如果酒井忠尚最后守住了,我们就说被织田义信击败了,好不容易才逃回领地。如果酒井忠尚也失败了,那自然也不可能怪罪我们了。”松平家次冷笑着说道。“而且,你可别忘了,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反叛的。”

    “你的意思是……”松平亲清还是有些迷糊。

    “呵呵,我刚才在织田军中看到了松平亲俊那个混蛋了。”松平家次冷笑道。

    “原来如此!”松平亲清闻言,顿时明白松平家次是什么意思了。两人对视一眼,随后带着部队隐没在乱民之中,悄悄的离开了。

    而另外一边,松平家康也迎来了自己的对手,只是比起织田义信的暴力,松平家康这边就显得柔和了许多。

    “渡边高纲!渡边守纲!你们父子难道真的要与我为敌吗?!”松平家康一眼就认出了前来阻拦的敌军来历,连忙大声喊道。“守纲!你可是在骏府城就效力于我的忠臣!这么多年来的君臣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你对一向宗的信仰吗?!”

    闻言,渡边高纲父子沉默了,而趁此机会,松平家康直接率军从旁边绕了过去。虽然有足轻想要阻拦,不过看到自家大将没有说话,却也不敢随便行动。

    “父亲大人,现在怎么办?”渡边守纲见状,愣了愣后小声说道。

    “唉……还能怎么办?走吧,回领地!本家世代效忠松平氏,虽然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却也不能与其为敌。”渡边高纲有些无奈的说道。

    “可这么一来,空誓大师那边可不好交代啊!”渡边守纲闻言立刻说道。

    “无妨,我们不与松平氏为敌,可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和其他人为敌!哼!我早就看大久保忠员那个混蛋不爽了!”渡边高纲冷哼着说道。

    随后,径直就率领部队趁夜离去,而他们这一走,却也让许多周围不明情况的乱民也跟着四散而逃了。毕竟武士都跑了,他们这些平民还呆在这里干嘛?

    松平家次、渡边高纲等人的离去,虽然隐蔽,却也不是没有人看到。只是看到的人在想了一下后,也明白了他们的想法。犹豫了一下,也带着部队悄悄离开了。

    说起来,倒也不是他们真的不敢或者不愿和织田义信、松平家康为敌。只是……那么多人,为什么非要他们上呢?谁的部队也不是白捡来的。面对松平军那几乎是拼命的进攻,以及织田义信那看着就吓人的冲锋,他们这上去,虽然说不上是送死,但死伤肯定小不了。

    到时候就算消灭了松平家,自家损失这么惨重的情况下,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和酒井忠尚这些一直在保存实力的人讨价还价呢?

    乱世之中,信仰、忠诚,或许真的很重要吧,但如果和自己家族的利益比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嗯?”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顿时就发现了敌人的异状。话说刚才被敌军的武士部队终于出现的时候,他们可都已经做好的恶战的准备,可在冲杀了一阵后,却突然发现面对的依然是混乱的乱民。

    “主公,或许真如您所料,敌军那些武士豪族根本不愿意损伤太多的部队。”李华梅兴奋的说道。

    “呵呵,很好!目标!敌军本阵!继续冲!”织田义信笑道。

    “喔!”

    一向军本阵,随着时间的流逝,外面的喊杀声、惨叫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大了。

    “主公!不好了!织田军已经杀到本阵前,我军正在拼命的抵挡!”一名传令兵跑进来大喊着。

    “什么?!去阻挡的人呢?难道都被击败了?!”酒井忠尚惊怒的大喊着,可惜,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

    就在这时,又一名传令兵冲了进来,只见他惊恐的喊道,“主公,不好了!织田义信已经突破了外围的阻拦,已经向本阵这边杀来了!”

    “这……”酒井忠尚闻言,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显然,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酒井大人!事已至此,我等必须先行撤离!”空誓等人闻言起身说道,随后也不等酒井忠尚再说些什么,直接就起身从后方离开了。

    “完了……全完了……”酒井忠尚喃喃自语着。

    一旁,本多正信看了看酒井忠尚,沉默了片刻后,也悄悄的离去了。

    “敌军本阵就在眼前!冲!”织田义信不断挥舞着弑神戟,斩杀任何胆敢前来阻拦的敌军。而在他的身后,前田庆次等人率领着部队和织田义信一道组成了几乎不可阻挡的尖刀。面对那些面带慌乱阻挡在自己面前的敌军,几乎完全没有停步,就将敌军的防御捅穿了。

    “哗啦!”一声,织田义信直接将本阵用来遮挡的帘布扯下,可随后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他傻了眼。

    “我擦,人呢?!”织田义信傻傻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本阵,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拼死拼活的一路冲过来,结果到头来本阵中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主公!他们一定是逃跑了,事不宜迟,立刻将本阵烧毁吧!这样一来,敌军定然没有再战的勇气!”李华梅飞快的说道。

    “嗯!信一,亲俊,你们两人带着自己的部队放火,把这个本阵给我烧了!”织田义信大声命令着,“其余人,随后杀向冈崎城!”

    “喔!”

    火,很快就点燃了整个一向军本阵,在这漆黑的夜里,那熊熊大火是如此的耀眼和美丽。不过,这只是对于织田、松平军而言。对于一向军来说,这美丽的火焰只代表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败了。

    “跑啊!”也不知道谁喊得第一声,但这显然已经不重要了。面对织田军和松平军两只恶鬼一般的敌人,这些没有人指挥的乱民唯一的选择,也只有一条路,溃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