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九章:夜袭
    对于白天并没能攻下冈崎城这件事情,酒井忠尚等人虽然有些小小的不满,却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只不过是第一天而已,就已经看到了冈崎城被攻破的可能性,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麾下的部队可一个都没上呢!

    所以在收兵之后,酒井忠尚等人很不在意的举办了酒宴,还从乱民之中挑选了数十名姿色还算不错的少女助兴。喧闹声、嬉笑声不断从一向军的本阵中传出,哪里有半点战争时期的紧迫感呢?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松平家这么一个敌人,如今看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而传闻中的织田家的援兵,就在入夜前酒井忠尚却已经得到了消息,织田家正在和斋藤家对峙呢。这么一来,织田义信麾下那不过1、2000人的兵力,又怎么会被他们放在眼里呢?

    就算织田义信武勇无双,可如今在这里,却是有着将近4万大军啊!单个打不过,群殴还不行吗?酒井忠尚等人才不相信4万多人打不过2000人!

    所以,他们毫无顾忌,哪怕本多正信这位后来被德川家康称为“吾之友”的未来智者,虽然有些许的担忧,却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端着酒杯,本多正信看着周围闹得正欢的诸人,眼神中充满着火热。“早晚有一天,我本多正信也会成为一名位高权重的武士!”本多正信心中暗暗发着誓。

    话说,此次他之所以会来参加一向一揆,除了信仰之外,更是觉得他在松平家的仕途已经到头了,虽然他是大久保忠世的家臣,可也不过是一名微不足道地位低下的下级武士而已。所以在听闻一向一揆爆发后,他立刻就离开了大久保忠世,一路纠集那些毫无组织几率的乱民,一边向冈崎城赶来。

    如他所料,当他率领4000多人来到冈崎后,虽然依然没有得到太大的重视,却也算是步入了三河统治阶级的小圈子了。而现在,他依然还在等待,等待这一个机会,他相信,只要他能抓住那个机会,那么他本多正信,正式成为三河的豪族武士就不再只是想想而已了。

    正想到开心处,一个柔和的声音忽然传来,“正信,想什么事情呢?想得如此开心?”

    本多正信闻言猛地抬起头来,却看到空誓正拿着酒杯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脸色红润,身旁两名姿色还算不错的少女轻扶着他,看来喝了不少啊。

    呃……顺便一提,这个时代的和尚,和华夏的和尚大不相同,许多宗派的和尚并没有戒掉酒肉色这些东西,最出名的恐怕就是本愿寺一向宗了,每代主持都是夫人儿子一大堆的说。

    “空誓大师!”本多正信连忙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在下刚才只是在想,只要攻下冈崎,那么从此整个三河就能在本宗的感化下幸福的生活,所以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哈哈~正信你可真是本宗的虔诚信徒啊~”空誓闻言大笑着,随后又颇为感叹的说道,“唉,可惜你志在武士,不然肯定可以成为出色的僧侣!”

    这倒不是他故意要夸奖本多正信,因为之前本多正信带了4000人前来,这让空誓很是好奇,尤其在得知本多正信不过是一名豪族武士麾下的下级武士后更感惊讶。而随后的交谈中,让他发现本多正信虽然学识不高,却颇有智慧,而三河的武士,绝大部分都是只注重武勇的莽夫,这才使得空誓对于本多正信有那么一丢丢的另眼相看。

    “大师谬赞了。”本多正信闻言笑道。

    本多正信和空誓这边谈笑风生着,引来了无数嫉妒的目光。那可是本证寺的主持空誓啊!可是一手造成如今这恐怖的一向一揆的主推手啊!竟然和一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下级武士谈笑风生?

    而酒井忠尚等人看向本多正信的目光也有些不一样了,面露思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酒宴,一直持续到亥时才结束,醉醺醺的酒井忠尚随意的吩咐了一下警备的事情,就去休息了。

    子时,一向军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入睡,只有那么几个可怜的乱民被推出来负责警戒。而很遗憾的是,他们对于这件事情压根就没有上心,只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随意闲聊着。显然,他们根本不觉得会有什么敌人偷袭的事情发生。而这,也正是织田义信的机会。

    织田义信休息的地方。

    “主公,根据属下的观察,敌军的戒备并不是非常的严密,如果我军在此时偷袭的话,恐怕他们在短时间内很难反应过来。”前田庆次低声说道。

    “嗯,很好。”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好消息却还没完。

    “主公,还有一件事情,属下在打探的时候,听到那些负责警备的人说,敌军本阵之中之前似乎在举办酒宴。”前田庆次再次说道。

    “哦?”织田义信闻言,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随后失声笑道,“他们还真是有信心啊,不过这样正好,看来此次作战,我军必胜啊!”

    “主公,不可轻敌啊。”李华梅闻言,连忙提醒着。

    “放心,我怎么可能会轻敌呢?就算敌人再怎么大意,也是有着4万大军啊。”织田义信轻笑着,毫不避讳的捏了捏李华梅的脸蛋,顿时惹来李华梅的一阵笑骂。

    嘛,虽然这种事情看起来有些孟浪,却也让所有人的心情不再那么紧张了。虽然是偷袭,但毕竟,他们等下就要强攻足足拥有4万大军的敌军本阵啊。哪怕没有表露出来,但只要想想,就能知道众人此时心中有多么的紧张了。

    织田义信淡淡的看着一向军本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李华梅的声音,“主公,丑时已经到了。”

    “哦?这么快啊?”织田义信闻言有些诧异的嘀咕着,随后转身淡淡的看着诸人说道,“诸位,成败在此一举,虽然敌军的数量是我军20倍之多,但你们要记住!你们的大将,是我织田义信!天下最强的武士!”

    众人闻言,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变得更加坚定起来,尤其是前田庆次等人以及死神众们,那眼神可能得用狂热的崇拜才能形容吧?

    “出发!”织田义信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就提着弑神戟向一向军本阵方向冲了出去。而前田庆次等人,也连忙安静的跟了上去。

    此时,冈崎城内。

    “主公,丑时已到,我们是不是……”酒井忠次走到松平家康的身边低声说道。

    “不,再等等,等到织田大人那边行动了,我们再进攻也不迟。”松平家康摇了摇头说道。

    虽然和织田义信已经约好了时间,但松平家康实在不敢先行行动,不然的话,万一出现什么差错,他可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说完,松平家康转头看向不远处已经集结好的部队,他们的脸上明显充满了疲惫。虽然已经让他们尽可能的休息了,但经历了白天那么惨烈的城战,这么短时间的休息,他们又能恢复多少呢?

    “唉……不知道今夜过后,本家这些忠义勇猛的将士们还能剩下多少……”松平家康感叹道。

    “只要能够帮助本家取得最终的胜利,属下等万死不辞!”酒井忠次闻言恭声说道。

    “胜利嘛……”松平家康喃喃自语着,呆呆的看着城外敌军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喧哗声忽然传到了松平家康的耳中,顿时他就激动起来,转头循声看去,却发现那边只有无数的火把而已。

    “忠次!是不是织田大人行动了?!是不是织田大人行动了?!”松平家康激动的问道。之前无论松平家康如何的镇定,到了这个时候,依然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因为松平家的存亡,就看今天这一战了。一旦输了,恐怕松平家康甚至连逃到尾张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松平家康的话,或者压根就无所谓松平家康说什么,当听到敌军处传来喧哗声后,酒井忠次、服部半藏、还有所有松平家的将士们就已经纷纷看向了那边,他们的情绪同样激动起来,不过却丝毫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诸位!”这时,松平家康依然有些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回头看去,却发现松平家康已经从高台上缓缓走了下来。

    一旁的小姓将他的爱马牵了过来,翻身上马,松平家康提着长枪,在越来越大的喧闹声中,语气坚定的说道,“开城!”

    在黑夜中,他无法知晓那边的喧闹声到底是不是织田义信袭击的结果,但他明白,想要取胜,在没有织田信长的援军下,现在是唯一的机会。经过白天的城战,他已经深深的明白,按照敌军这种强度的猛攻,冈崎城恐怕连3天都守不住。

    没有丝毫的犹豫,一直守在城门边上的足轻立刻将大门打开,松平家康手持着长枪,看着前方不断闪烁的无数火光,猛地将手中长枪往前一伸,“进攻!松平家的存亡就看这一战了!!”

    “哦!”松平家的将士们大声喊道,跟着松平家康就飞快的冲出城去,向敌军发起了进攻。

    另外一边,当织田义信率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进敌军之中时,一向军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不远处一名负责警备的足轻还擦了擦眼睛,似乎以为是在做梦。直到织田义信率军迅速的向前推进了足足50米时,他才反应过来,但此时,却已经晚了。

    “不要管其他人!目标只有一个!敌军本阵!”织田义信高声大喊着,“费南德!你一定要记住方向,不要让我们走偏了!华梅、鹤!你们两个一定要跟在我后面!”

    织田军不断向前冲着,而此时,最外围的那群乱民才被吵杂的声音惊醒过来,他们迷糊的睁开眼睛循声看去,却只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不断向自家本阵方向冲去。

    “这是怎么了?!”无数人脑中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或许在他们的想法中,根本不存在被偷袭的可能性?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敌袭!敌袭!”这下,他们终于反应了过来,提起武器就准备上去阻拦,只是当挡在织田军前方的部队被瞬间击溃时,他们又慌了。

    就在这时,冈崎城方向再次响起一阵阵的惊叫声,“敌袭!”这一下,彻底让一向军炸开了锅。无数的乱民仿佛无头苍蝇一般的乱跑着,偶尔有勇气挡在敌人前面的人,却被毫不留情的斩杀。这种情况,让他们更加的恐慌起来。一时间,织田军和松平军竟然在4万大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怎么回事?!”正在本阵之中休息的酒井忠尚被吵闹的声音惊醒过来,猛地翻身坐起怒喊着。

    “主公!不好了!织田义信率军偷袭!同时冈崎城内的松平军也出城袭击我军了!”一名酒井忠尚的家臣冲进来惊慌的大喊着。

    “什么?!”酒井忠尚闻言,震惊的站了起来,正想要说些什么,又有数人闯了进来,却是空誓等人。

    “酒井大人,敌军夜袭!必须立刻派人前往阻挡!”空誓一进来就直接命令着。

    “嗯!速度召集所有大人前来议事!另外,你们先去前方指挥下那群信徒!”酒井忠尚闻言立刻说道。

    并没有多久的时间,所有人就已经聚集起来了,可当酒井忠尚提出要派人去阻拦敌军时,所有人却低着脑袋默不作声。

    “混蛋!到了这种时候,难道你们还想保留实力吗?!如果我军被击败了,你们谁能好得了?!”酒井忠尚见状立刻大骂道。

    这时,忽然有一人闯了进来,却是本多正信,“不好了!织田义信率军正向我军本阵攻来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