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八章:叛军的弱点
    战争一直持续着,从早上打到了中午,仗着人多势众,一向军完全没有任何停歇休息,不断向冈崎城发起潮水一般的攻势。按照酒井忠尚等人的想法,在这等攻势下,冈崎城应该很快就会被拿下来的说,哪怕是一只观战的织田义信,好几次都已经准备接受三河重回今川家怀抱的结果了。

    只是,结果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面对一向军连绵不断的攻势,冈崎城虽然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失守,可实际上一直到现在,冈崎城上的松平家家纹依然好端端的飘扬在空中。

    “想不到松平家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如此的战斗力……”酒井忠尚看着明明摇摇欲坠,可自家部队却怎么都无法进入冈崎城半步的情况,颇为感慨的叹息着。

    “毕竟只是一群平民而已……”松平家次不屑的说道。

    “哦?那不如请松平大人展示一下麾下部队的威武如何?”酒井忠尚闻言顿时说道。一句话,就让松平家次没了声音。而其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武士,也同样低下了脑袋。

    好吧,虽然一向军看起来人多势众,可除了傻傻被宗教信仰什么忽悠的乱民之外,绝大部分的武士和其麾下的部队却是完全没有出过阵,也丝毫没有要出阵的意思。至于理由,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所以都很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部队拼死拼活的拿下冈崎城后,其他人却在后面坐收果实。而这,也是冈崎城一直无法攻陷的最大原因之一。毕竟只靠一群拿着十八般兵器的乱民,战斗力俨然还是很有限的。

    不过对此酒井忠尚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让那些武士派自家部队出阵?他们怎么可能舍得?!没看到那个笨蛋松平家次都不愿意吗?还有谁会愿意?让酒井忠尚带头?他也不愿意啊……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看起来惊险,但在松平家诸人上下的拼死奋战下,直到临近黄昏时,一向军依然没能攻破冈崎城,倒是丢下了数百具尸体。

    “唉……让他们回来吧……”酒井忠尚看了看天色,有些无奈的说道。随后,一向军的本阵处响起了一阵阵螺号声。

    “那是……”松平家康站在城墙上,听到这个声音后顿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城外的敌军。直到最后一名敌军退回了敌军的阵势后,他才终于明白,第一天的战争,结束了。

    松平家康缓缓走下城墙,此时,因为不断的拼杀,让他看上去丝毫没有一名家督的风范,而所有松平家的将士看向他的目光,却都充满了敬意。因为就是这个男人,在敌人进攻最凶猛的时候,并没有站在高台上做那无谓的指挥,而是直接提着太刀冲上了城墙,和家臣、足轻们一起拼死作战着。

    在诸人的目光注视下,松平家康缓缓走上了高台,随后转过身面向着诸人。他在众人的身上不断扫视着,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被鲜血染红了衣服,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数十名足轻、武士或躺或靠在那边,他们,是因为受伤过于严重被撤下来的。而在城墙的下方,同样躺着数十人,只是他们,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了。

    手中太刀缓缓举起,松平家康注视着所有人,忽然,他大声高喊着,“我们!胜利了!”

    “喔喔喔!”

    “喔!喔!喔!!”

    “喔!!喔!!喔!!!”

    所有松平家将士高声欢呼着,呐喊着,似乎不这样的话,根本无法发泄心中的情绪。

    话说,在这种时候,这场胜利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了。虽然从得到消息后,松平家康就一直用各种方式来鼓舞士气,减少将士对敌人的恐惧之心,可不管如何,敌人的强大却依然铭刻在他们的心中。而如今,这场胜利却让他们重新拾起了丢掉的信心。

    “我们胜利了!我们战胜了十倍于我军的敌人!这证明了敌人虽然数量众多,却不是不可战胜的!也证明了!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松平家康在高台上不断大喊着,看上去情绪似乎非常的激动。

    或许,此时的他,也需要宣泄吧?毕竟自从一向宗的缴文发布后,他几乎就没有一天能够睡得着的。做梦,都会梦到冈崎被攻破,松平家在他这一代彻底成为了史书中的一段文字。

    说到底,他也不过只是一名刚刚20岁的年轻人,从小就过着人质生活,好不容易摆脱了,却又背负起复兴松平家的期望。而如今,在他不断的努力下,松平家终于有了这么一点点的起色,却又遭遇到了半数以上家臣,大半个三河的背叛。

    对于这么一个年轻的武士来说,没有被压垮,已经是非常非常的了不起了。

    冈崎城中的欢呼声不断响起,哪怕在一向军的本阵,以及织田义信休息的地方也能听得到。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看你们能撑几天!”酒井忠尚阴着脸不满的想着。不远处,本多正信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冈崎城,目光闪烁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呵呵,家康这小子,到真是够坚挺的啊!”织田义信摇头笑道,“不愧是历史上最后能够取得天下的老乌龟。”当然了,最后一句话只不过在织田义信的心中想了想而已。

    “主公,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属下今天一直在观察着叛军的情况,发现了一件非常古怪的事情。”费南德出言说道。话说这小子似乎从来就不晓得什么叫做低调,一直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难道欧罗巴的人都是这样吗?好吧,这小子是新大陆出生的。

    “哦?什么事情?”织田义信好奇的问道,对于费南德,他是越来越重视了,因为这小子总是能够发现许多别人发现不到的地方。有些时候,织田义信都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因为在游戏中一直担任瞭望手,所以才拥有如此强大的观察力?呃,这似乎反了吧?

    “属下发现,敌军这一整天的攻城,只是派出了那些乱民,只有少数的武士在后方进行着指挥。那些真正属于武士的部队,完全没有出动过。”费南德恭声说道。

    “嗯,这很正常,毕竟这不过是第一天而已,没必要一开始就全力进攻。”一旁岛左近应道。

    “呵呵,恐怕不只如此。”李华梅轻笑着,在众人看过来的疑惑目光下轻声解释着,“虽然敌军看起来数量众多,但相应的,组成也非常的杂乱。这里面,一向宗的势力最大,但他们的麾下大部分都是乱民。其他酒井忠尚,松平家次、松平亲清、吉良义昭、荒川义广等人虽然拥有强大的势力,但也只是松平家反叛家臣中的一小部分而已。真正的战斗力,应该是除去他们之外,那些反叛的松平家家臣。”

    “嗯……你是说他们不希望让自家的部队损失过大,所以才不派兵出阵?”织田义信闻言,想了想说到。

    “不错!虽然此时他们是联军,但那是因为有同一个敌人松平家!如果这个敌人没了呢?一向宗自然还是回到寺院当和尚,而乱民们也会回到各自的领地上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可剩下的那些真正的武士、豪族,他们在三河的统治者被击败后,也会在返回自己的领地后和平相处吗?”李华梅点了点头,给了织田义信一个赞赏的眼神后说道。

    “所以,他们才要保存自己的实力,以免在此战中损失过大,导致在击败了松平家后被其他家族吞掉?”织田义信明白了李华梅的想法,恍然大悟的说道。

    “不错,主公您变聪明了呢~”李华梅闻言娇笑道。

    “哼哼!不是变聪明了,是一只这么聪明!”织田义信闻言得意的笑道,好一个不要脸的家伙。

    不过在得瑟完,织田义信倒是有了想法,“那么这一点,可是非常值得拿来做文章的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不错,既然他们都希望保存自己的实力,那么等下我军夜袭时,大可以直奔敌军本阵!”李华梅应了一声,可却说出了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的话。

    “直接进攻敌军本阵?!”前田庆次闻言直接跳了起来,哪怕是勇猛如他,对李华梅这番话也有些无法接受。

    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知道虽然是夜里偷袭,但以区区2000多人的兵力去进攻一支足足有4万多人的大军,已经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如今竟然还要直接去进攻本阵?要知道任何部队的本阵,都聚集着那支部队最为精锐的部队。更别说一向军所有的武士部队全都聚集在本阵周围了。

    不过,织田义信闻言却没有反对,而是一直沉默着,良久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却有点危险呢。”

    “主公?!”众人傻眼的看着织田义信,心中已经无语到了极致,“这是什么有点危险啊?简直就是非常非常危险好吗?!”

    看着众人的表情,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华梅所说的提议,其实很不错。敌军的主力部队既然都想要保存实力的话,那么一旦我们强行进攻本阵,你们觉得他们会怎么做?联合起来反扑我军吗?”

    “不会!如果我是敌军中的一员,看到有人带着不到自军十分之一的部队冲击本阵,那绝对不可能出多大力气的。因为我军在兵力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哪怕我不出力,也不可能会被击溃。”沉默之男岛左近难得开口说道。

    “哈哈~左近都说话了,看来这个提议真的不错呢~”织田义信见状,顿时打趣起来。话说,岛左近虽然是织田义信的家臣,而且还是军略上委以重任的家臣,可因为织田义信从来就没玩过什么军略,让岛左近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发挥出什么才能。

    再加上性格使然,让他一直以来,在各种会议评定上都显得非常的沉默,除非织田义信主动发问,不然绝对不说话。久而久之,岛左近就被前田庆次这个中二少年冠上了沉默之男的称号。对此,岛左近依然沉默以对。

    只是没等织田义信笑完,岛左近就直接泼起了冷水,“不过主公,一旦敌军没有按照我们的想法行事,而是正面阻拦我军的进攻,同时调动大军包围我军,那么恐怕我军是很难逃出来的……”岛左近沉声说道,表情很是淡然,似乎丝毫不觉得在开战之前说出这么不利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吉利。

    好吧,刚才还在说费南德那样子说话是欧罗巴或者新大陆的风格,不过目前看来,估计是织田义信家臣的传统了。

    听到岛左近的话,虽然是反驳自己的提议,但李华梅却也没有生气,而是赞同的说道。“岛大人说得不错,如果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军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李华梅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织田义信的身上。话已至此,唯一能够下决定的,也只有织田义信自己了。哈?松平亲俊和松平信一?嘛,他们是没有发言权的。

    而织田义信呢?看着一向军本阵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他缓缓说道,“如果只攻击外围的乱民,一样会有很大的危险,因为敌军本阵那些人可以有充裕的时间调动部队来包围我们……而且,松平军那边也不可能离开冈崎太远,不然敌军完全可以趁机攻打冈崎城。”

    一句话,就让所有人的表情严肃起来,因为他们已经猜到织田义信的决定了。

    “所以我决定,直接突袭敌军本阵!”织田义信看着远处的敌军本阵,语气坚定的说道,“我坚信!我等前方,绝无敌手!”

    “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