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七章:定计
    冈崎城,松平家康的宅邸,评定间中。

    织田义信毫不客气的高坐首位之上,嘛,虽然是松平家康客气让他坐的,但他这样是不是太不谦虚了?尤其这小子还摆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简直就是在拉仇恨嘛。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松平家的家臣们却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满之情,难道他们已经失去了抗争的勇气吗?

    好吧,这自然不是了,只不过在他们看来,既然织田义信特意带着援军过来,那么坐在上首之位,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更别说松平家如今作为织田家的家臣,理论上也是比织田义信的地位要低。至于织田义信身为松平家康父亲这个事实,嘛……被所有人都华丽丽的无视了,除了松平家康。

    “父亲大人,孩儿如今所有的家臣,能来的都已经聚集在此了。至于其他的人,都在自己的领地上,也不知道是否有反叛。”松平家康有些无奈的说道。做大名做到半数以上的家臣通通反叛,恐怕除了那么少数的几位之外,松平家康这也是独一份了。

    顺带一提,在松平家康说这番话的时候,松平家的诸人只是沉默的看着织田义信,这算是默认了?

    “啧啧,还真是……”织田义信看着寥寥无几的诸人,再回想一下当年来冈崎时的模样,心中一时间还真有些同情松平家康。

    只是如今显然不是闲聊的时候,所以织田义信很快就恢复了正经的表情,看着诸人沉声说道,“诸位,先告诉你们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本家前来三河的援军,只有我带来的2000多人了。兄长大人现在正忙着应对斋藤家,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往三河派遣援军了。”

    虽然早从服部半藏那边听到了这件事情,但在织田义信亲口说出来之后,松平家康仍然忍不住失望起来。而其余不知情的家臣更是有些绝望的低下了头,虽然多了织田义信这么一支援军,但显然他们依然不觉得能够战胜叛军。

    “都怎么了?!还没有开战就已经失去斗志了吗?!你们这样还算是松平家的武士吗?!”一声怒喝在评定间中响起,不是松平家康,不是织田义信,更不是那些松平家的三代元老,而是年轻一代的酒井忠次。

    听到酒井忠次的话,众人顿时露出了羞愧的表情,随后大声嚷嚷着一定誓死杀敌云云。

    “呵呵,家康,你真是有一名好家臣啊……”织田义信见状,看着身前不远处的松平家康轻笑着说道。

    “是啊……我有忠次的相助,实在是幸运之至啊!”松平家康叹道,他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这让听到松平家康称赞的酒井忠次连忙连连表示自己不值得松平家康如此称赞,只不过是做了一件家臣应该做的事情。

    “嗯……能力,品格都不错,给家康这小子真是可惜了……”织田义信暗想着,不过却也没打算撬墙脚。一是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酒井忠次,嘛……谁让这小子在游戏中并不是非常的突出呢?好吧,再次声明,织田义信玩游戏时,只会注意那些能力有两项上90或者单项上100的人物。

    其二……啧啧,看看松平家康和酒井忠次在那边不断眉目传情的模样,织田义信就没了挖墙脚的念头了。而且毕竟已经挖了好几次了,总不能盯着松平家康不放吧?太也太不是东西了。

    所以织田义信在这件事情也没有纠结太久,片刻后,他干咳了两声,让评定间内重新恢复了安静。“诸位,这次我深夜前来,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击败叛军。”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松平家康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不过这倒不是真的相信织田义信能够做到,只不过在这两天,松平家重上到下言谈中,除了誓死效忠就是拼死杀敌。嘛……这凡事都谈到一个死字,显然代表他们本身也没有啥信心。

    所以在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松平家康立刻问道,“那不知道父亲大人有何良策?”

    “呵呵~家康,你觉得就算加上我这边的援军,冈崎城能够守多久?”织田义信没有回答松平家康的问题,而是直接反问道。

    “这……”闻言,松平家康立刻沉思起来,没一会,他就给出了答案,“如果只是单纯算上兵力,再算上敌人不顾一切强攻的话,恐怕只能守上2、3天……”

    说完,看到织田义信那诧异的眼神,松平家康连忙解释道,“父亲大人有所不知,虽然自从孩儿回到冈崎城后就不断进行翻修加固,但因为资金缺乏,如今冈崎城的城防只能说比寻常的城砦好上一些,却远远比不上那古野这等坚城。”

    好吧,松平家康这话说得还是挺有水平的,啥叫单纯算兵力?那不就是说织田义信的武勇比得上千军吗?这马屁拍的。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语了,他真的好想问问松平家康这小子到底把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毕竟人家拍了这么一个让人舒服的马屁是不?

    于是,织田义信只是淡淡的说道,“嗯,既然如此,我有一个想法,就看你们敢不敢了?”

    “织田大人的意思莫非是……主动出城迎击?”酒井忠次瞬间就猜到了织田义信的想法,只是猜到归猜到,他同样和众人一样,不敢置信的看着织田义信。那样子,似乎是在看一个疯子?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冈崎城内不过3000余人,织田义信在城外则是2000多人,加起来也不过5000人的数量,这么点人去冲击3、4万人的大军?

    看到众人沉默,织田义信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不屑,“怎么,怕了?啧啧,不知道是哪些人刚才还一直嚷嚷着誓死效忠松平家呢,怎么连和敌人作战的勇气都没有了?嘿,说起来,此次作战,我的两位夫人也随着一起前来了呢。我儿,真是想不到啊,你引以为豪的家臣们却连女人都比不上。”

    这种激将法……好吧,实在是太过直白简单了,可偏偏松平家的这些家臣就吃这一套,只见他们愤怒的站起身来纷纷大吼着,“我等愿意出城迎击!”

    “嗯,很好。”织田义信笑道,随后转头严肃的看着松平家康说道,“家康,今天我来的时候,发现敌军的防备还是不错的,所以我决定明日晚上丑时一起夜袭敌军!”

    “那如果明日白天敌军进攻的话?”松平家康担忧的问道。

    “呵呵,如果你们连一天都守不住的话……”织田义信说着,耸了耸肩膀笑道,“那我觉得三河的主人还是换个人吧。”

    闻言,松平家康的脸色顿时变得潮红,只见他高声大喊着,“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定然不会让父亲大人,还有织田殿下失望!”

    “嗯,那就好。”织田义信说完,就直接起身离去。松平家康见状,连忙迎了上去,毕恭毕敬的将织田义信送走后,这才回到评定间一脸严肃的看着诸人说道,“刚才织田大人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吧?”

    “听见了!”

    “那么,如果明天敌军开始攻城的话,我希望你们……”松平家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诸人给齐声打断了。

    “请主公放心!别说一天!只要属下等人还活着,就不会让一个敌人踏入冈崎城内!”

    隔天一早,也不知道是不是织田义信乌鸦嘴,叛军真的开始进攻了。不得不说,那数万人围攻冈崎城的画面,真心让织田义信震撼到了。毕竟,以往他经历过的战争,可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攻打一座城的时候。

    只见冈崎城外,密密麻麻的敌军如同蚂蚁一般,不断向冈崎城涌去,他们架梯子,套绳索,或者直接叠人墙,用尽各种方法不断试图冲进冈崎城内。而冈崎城的城门更别提了,几乎是挤满了人,哪怕是站得远远的织田义信,都觉得冈崎城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分分钟就能被攻下来的说。

    “主公,我们不去支援吗?”一旁的李华梅低声问道。

    “不了,如果他们连第一天的攻势都扛不住的话,那也没有救的必要了。”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什么不对。如今的他,早已经不是刚刚接触乱世的傻小子了,对于生死,已经看得很淡了。

    说完,织田义信转头看向李华梅等人笑道,“你们接着休息吧,晚上……可是要拼命呢~”

    虽然织田义信这番话是笑着说的,但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他言语之中的慎重。这种话,在织田义信口中可是从来没有冒出来过的说,哪怕是在面对今川义元的时候。

    不过这也难怪,当初今川义元上洛,虽然名义上是4万大军,可织田义信真正看到的,也不过是被分成数只的小军团,直面对抗的,也只是今川义元本阵的5000人而已。5000人和4万多人放在一起,看起来可绝对不会是一个感官。

    “希望这些乱民被夜袭之后,会直接溃逃吧……”织田义信一边关注着战事,一边暗想着。

    织田义信在这边不断观察着叛军,思考着晚上夜袭的成功率,而在叛军本阵之中,酒井忠尚等人却在等待着织田义信的消息。

    “你们说,织田义信如果要救援冈崎城的话,会在什么时候出现?”酒井忠尚一边看着前方战事一边问道。

    “酒井大人,以在下的愚见,恐怕织田义信看到我们这么多的部队,就直接撤回尾张了。毕竟我军声势如此之盛,那织田义信就算率军来援,也只会被大军直接埋葬!”吉良义昭轻笑着说道。

    吉良氏虽然是西三河的老牌家族,但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彻底的落寞了。如今吉良义昭这位家督,不管是声望、实力还是在今川家心中的地位,都远远不如酒井忠尚。所以他在面对酒井忠尚之时,一直都非常的恭敬。

    而这一点,让酒井忠尚心中非常的舒服,谁让吉良氏家格高贵呢?闻言,酒井忠尚连忙笑道,“吉良大人莫要如此多礼,在下受之有愧啊!”不过,酒井忠尚似乎也没打算真的要吉良义昭改口,紧接着就继续说道,“吉良大人莫要小看了那织田义信,昔日三河诸多豪族,可没少被他欺压呢。而且此人自从初阵以来,大小战役十数场均无败绩,可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猛将啊!”

    “呵呵,酒井大人是不是太过于高看那织田义信了?”一旁的空誓闻言笑道,“如果那织田义信真的敢来,就让本证寺的护院僧兵来见识一下这位一等一的猛将吧。”

    空誓此话一出,酒井忠尚也就不再多言,毕竟在他心中,确实也没有太在意织田义信的事情。2000多人?能泛起什么浪花吗?只要织田信长的大军不开来,那么冈崎城的结局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而此时,冈崎城内,松平家的家臣们确实做到了他们昨天所说的,不让敌人踏入冈崎城内一步的誓言。任凭敌军怎么凶猛的攻击,冈崎城依然坚挺在那边,没有一丝一毫要被攻破的迹象。

    不过,这种局面并没有让松平家康的表情变得轻松,反而更加严峻起来。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天,不过刚刚开始,这一波进攻,也不过只是敌人的试探而已。

    “噗!”的一声,被誉为血枪九郎的长坂信政再次刺死了一名敌人。抽出长枪,他看都没看那名被杀死的敌人,直接转身冲向城墙的另外一边,又是一枪刺出,将刚刚爬上城墙的敌人挑了下去。

    重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说一句话,就会少杀一名敌人一样。而其他松平家的家臣,也和长坂信政一般模样,沉默的守卫着城墙,让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冈崎城,变得固若金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