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两百二十六章:分歧
    冈崎城外远处的一座山中密林里,织田义信率军在躲过了无数叛军模样的小团体后,终于看到了冈崎城。说起来,这一路可是让织田义信无奈坏了,到处都是乱民,让他不得不率军一直在密林中穿行。虽然那些人根本不是织田义信部队的对手,但他可不想打草惊蛇。

    抬眼看去,虽然距离很远,但织田义信根本不用寻找就一眼发现了叛军的位置。好吧,想要看不到那也是真心困难,因为那人数……啧啧。

    话说,虽然一直知道一向一揆的恐怖,但在和其交过手之后,织田义信就不怎么在意了。因为在他看来,一向一揆不过就是纠集一帮乱民的部队而已。唯一需要考虑的,只有那些装备精良而且还悍不畏死的僧兵,以及久经战阵的武士部队了。

    只是当织田义信真正看到叛军时,却发现他实在想得太过于天真了。“这尼玛得有3、4万人吧?”织田义信的表情有些呆滞看着下面的叛军,着实被这恐怖的人数给吓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向宗明明是跨界抢那些大名的饭碗,可却没有任何大名愿意和其真正的敌对。因为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中,那些所谓的武士,不过只是海浪中的一片孤叶而已。

    “主公,叛军估计还不止这些人,还有许多人正在赶来的路上……”李华梅指了指远方正在不断向叛军本阵靠近的一大群人说道。嘛~不管怎么看,那群人也不像是松平家的援军。

    看了看李华梅指着的方向,织田义信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谁都明白,战争并不是靠人数来衡量的,不然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了。只是不管是任何的名将,如果给他们一个选择的话,恐怕他们百分之百都会选择自己是人数多的那一边。

    因为就算是部队的战斗力再怎么弱,当人数多到一定程度后,依然会变得无坚不摧。就好像当年那席卷大汉的黄巾起义一样,那些大汉的官兵真的很弱吗?或许并不是很强,但怎么也比那群农民强吧?!而且他们还有坚城据守。可就算如此,依然被黄巾军破城无数。这,就是所谓的量变引起质变。

    “麻烦了啊……”织田义信嘀咕着,表情沉默的看着远处的叛军。本来来此之前的打算是直接进城,可如今眼前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因为叛军虽然没有直接攻城,可却将冈崎城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想要突破进去的话……好吧,如果这种情况下织田义信都能够率军杀进冈崎城,那直接冲本阵不是更简单?

    “主公,如此大军,肯定需要耗费大量的食物,不如……”费南德提议道。

    “不妥,以如今叛军的兵力,如果强攻冈崎的话,松平家很难守得住太久。而且既然他们选择聚集兵力直接包围冈崎城,就不可能没有想过粮食的问题。估计后面前来的那些叛军,会带来大量的粮食。”李华梅直接打断了费南德的提议,面无表情的说道。

    随即,李华梅再次说出了一个让织田义信无法接受的可能,“而且这么包围下去,不需要几天,可能就会瓦解守城将士的士气。届时就算松平家康不选择降服,我们也会失去唯一的援军。”

    李华梅的话让众人沉默了,确实,他们根本就耗不起。而且李华梅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既然会有那么多的松平家家臣选择反叛,那么在持续被包围而且毫无希望取胜的情况下,难免会再次出现叛变的人。

    而这种人一旦出现,就算被当场斩杀,也会给冈崎城内的士气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而且届时松平家康恐怕将无法信任绝大部分的家臣,那样的话,又如何守城呢?

    就在这时,被织田义信派去找援军的松平利长等人回来了,只见他们满身的杂乱,衣服上被树枝刮破的地方到处都是。他们气喘吁吁的跑到织田义信的面前,不等休息片刻,就飞快的说道,“织田大人,大草城、三木城一代全是叛军,我们根本无法靠近和通过。”

    “这样啊……唉,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织田义信随口说道,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失望的模样。倒不是他有自信凭借自己击溃这群乱军,而是因为他现在觉得,就算那些援军来了,也没什么卵用。

    2000多人变成了3000多人,对于足足3、4万人而且还越来越多的叛军而言有区别吗?织田义信觉得,没区别!

    “这样吧,大家先原地休息,晚上我趁夜进入冈崎城和家康商量一下。”织田义信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只能有些无奈的说道。

    “主公?!”李华梅等人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现在叛军可是将冈崎团团围住,别说一个大活人,恐怕一只老鼠出现都会瞬间被这群乱民拨皮拆骨吧?

    “放心,我有分寸。以我的忍术而言,这点人还挡不住我。”织田义信摆了摆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对于自己的忍术,他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就和他的剑术一样。

    闻言,李华梅等人只能无奈的说道,“那请主公一切小心!”

    “嘿嘿,放心吧~我可是很怕死的~”织田义信毫无形象的怪笑道,顿时惹来一群人的白眼。

    就在织田义信等待天黑之时,叛军本阵之中,酒井忠尚也在和诸人商议着接下来的如何对付冈崎城的办法。呃,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争吵吧?

    按照酒井忠尚等亲今川派系豪族的想法,既然已经聚集了这么庞大的大军,那拿下冈崎还不是小菜一碟?直接强攻就是了,就算死了也不过是一群贱民而已,还能节约粮食。当然了,他们是不会这么说,只是不断强调着强攻的好处而已。

    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急迫想要强攻的原因,那就是尾张那边的态度。虽然今川氏真已经联系了斋藤龙兴让其帮忙牵制织田家,可斋藤龙兴到底愿意牵制多久,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最起码,从来都是损人利己的酒井忠尚等人,可不觉得斋藤龙兴会一阵瞎忙活就为了织田信长不痛快。

    而一旦斋藤家不再牵制,那么织田信长就算还要提防斋藤家,但3、5000人总是能够派出来的。届时织田家的援军加上冈崎城内的松平军,就算无法正面对抗自己这边的大军,但如果人家压根不来这边,跑去三河各地一阵乱来的话,那他们可就坐不住了。要知道此次前来,绝大部分的武士在自己的领地内只留了一点点的部队而已。

    这么说起来,他们要求强攻冈崎城也没什么错,而且兵力这么多的情况下,强攻冈崎也不会非常的困难。而偏偏,有一群人强烈的反对强攻,他们,却是松平家那些反叛的家臣们中的人。而且在反叛的松平家家臣中,这些人不但占据了大多数,而且绝大部分还位高权重。使得那些心中偏向强攻的松平叛臣,也不得不赞成他们的提议。

    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无非是什么强攻死伤太多有违天和云云。可实际上,任谁都明白这不过只是托词而已,真正的原因是这些人虽然选择了信仰而背叛的松平家,但却不想和松平家刀兵相见。带兵前来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强攻冈崎城亲手杀死昔日的同僚和主公?他们还做不到那么绝。

    两方人马吵得昏天暗地,谁都无法说服谁。虽然酒井忠尚有心强制执行,可偏偏这群人在松平叛臣乃至整个三河都拥有极强的影响力,哪怕是酒井忠尚,也不敢轻易的得罪他们。再加上拥有绝高声望的空誓等人闭着眼睛装作不存在,更是让这种争吵没完没了。

    就在这时,一名瘦弱的年轻人忽然匆匆小跑了进来,正是本多正信。只见他附在酒井忠尚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见状,场面忽然重新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酒井忠尚表情严肃的看着本多正信小声问道,“正信,此事属实吗?”

    “酒井大人,这件事情是刚刚在下在巡视部队时,无意间听他们说起的。根据他们口中描述,那名武士使用的大枪很可能就是松平家康送给织田义信的名枪蜻蜓切,如此一来,织田义信很有可能已经在赶往冈崎的路上了。”

    “嗯……”酒井忠尚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走到空誓等人的身边低声汇报了这件事情。听完,空誓等人点了点头,酒井忠尚这才回到了座位上。

    见状,众人心中明白,对于冈崎是强攻还是围城,恐怕已经定下来了。果然,酒井忠尚回到座位上后,立刻就说道,“诸位,在下已经请示了空誓等四位大师,决定强攻冈崎城!”

    闻言,之前还反对的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等待酒井忠尚后面的说词。

    果然,酒井忠尚说完之后,顿了顿就再次说道,“根据刚刚得到的情报,织田家大将织田义信正率领2000左右的部队出现在福釜城,想必现在已经在赶往这边的路上了。”

    “织田义信?!”

    “他竟然来了?!”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议论纷纷。虽然织田义信不过2000多人,但人的名树的影,织田义信的武勇早已经传遍了天下。更别说当年织田义信可是好生在三河肆虐了一遍。从酒井忠尚到那些小豪族,吃过织田义信亏的人可不在少数。

    而且最重要的是,既然织田义信出现在这里,那是不是就代表织田信长已经准备出兵支援三河了呢?而织田义信,只是织田家的先头部队而已。

    看到诸人的表情,酒井忠尚大声说道,“所以,现在我决定,明日起直接攻城!外围部队则负责防御织田义信的突袭!一定要赶在织田信长的援军到来之前攻下冈崎城!”

    “是!”

    入夜,冈崎城内,松平家康依然还没有入睡,他站在高台上呆呆的看着远处那无数的火把,无奈的叹息着。嘛,这已经不知道是他今天第几次叹息了。

    “主公,还没有休息吗?”酒井忠次的声音传来。

    “呵呵,怎么睡得着呢?”松平家康苦笑着应道。如果说之前他还有那么一丝抗争到底的心思,如今面对敌军如此大军……嘛,反正他是什么念想都没有了。

    “主公不用多虑,半藏不是已经说织田大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吗?相信只要有织田大人的支援,本家一定能够击败这群叛军的!”酒井忠次低声劝慰着,虽然他自己都不想相信自己说的话。

    击败叛军?就凭织田义信那1000来人?!那还不如松平军自己上呢,好歹他们这边也有3000多人的说。

    “哈哈,忠次你就别安慰我了,虽然织田大人武勇非凡,可在这么多敌人的面前,又能有什么作用呢?”松平家康苦笑道。

    “有没有作用,打了才知道嘛~”就在这时,一个略带不爽的声音穿了过来,顿时吓得松平家康三人拔出太刀警惕的防备着。嗯?怎么会是三人?嘛,因为在声音刚传出来后,服部半藏就从阴影中跳了出来护在松平家康的身前了。

    “哟,半藏,我觉得你继续躲在那块破石头的后面,等看清楚敌人时在做打算更好呢~”戏虐的声音再次传来,却打趣起服部半藏来了。

    只是这一次,松平家康却长舒了一口气,异常恭敬的拜伏了下去,“孩儿见过父亲大人!多谢父亲大人前来支援!”闻言,酒井忠次和服部半藏顿时也反应过来,连忙拜倒在地。

    话音一落,织田义信就出现在三人的面前,口中嘟囔着,“切,真没意思~”好吧,这小子现在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行了,都起来吧,进去说话。”织田义信摆了摆手说道。

    “是!”